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章 悲喜二分

正文 第两千三百章 悲喜二分

    那众多修士眼见如此,心中自是大为不爽,甚至有着一种自己已经被背叛的感觉。

    只是,现如今,除非他们想要一拍两散,否则的话,却也只能够顺着那中年散修的意思去做。更何况,以那中年散修的手段,显然也有着办法能够制住他们,让他们无法威胁到他……

    对于那众多修士,这中年散修并没有太过去在意。

    他对于这些修士的了解实在是太深了,却是清楚的知道这些修士并没有与他同归于尽的魄力,至少,在他止于现在这一步,没有做得更过分的情况下,他们不会有同归于尽的心思。

    在这时候,他只是仔细的思考着该如何打破那罗帆禁锢住他让他不能飞升的那种屏障,努力的抓住这些年自己心中所产生的丝丝灵感。

    毕竟已经是酝酿了那么多亿年时间了,他的灵感已经是酝酿到了相当的程度了。

    而那些修士对他来说虽说不算什么威胁,但毕竟代表着一些隐藏的麻烦。他们的醒悟,使得整个形势变得再非之前那般悠然,隐隐间已经是对他的心灵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压力了。压力化作动力,这种微妙的压力的出现,却是使得这中年散修的潜力得以激发,使得他在接下来耗费了不过数百年而已,便已经是将所有灵感整合,找到了一个具体的办法来突破罗帆之前对他禁锢!

    “开始吧。”抓住这个之后,这中年散修没有丝毫迟疑,扫了那众多世界群一眼,便直接便这样开口道。

    随着他这样一开口,那被他如同禁锢一般划分在各自世界群之中的修士都心头一震,心中生出复杂的情绪。又是放松,又是忐忑。

    放松的,自然便是那中年散修终于要完成他当初所做出的承诺了。而忐忑的却是,那中年散修的计划不知能不能真的成功……

    就在这个瞬间,这众多修士便感觉到,一种无比恐怖的吸力作用在他们的世界群,甚至他们的身上!

    这种吸力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恐怖,在这种吸力之下,他们就感觉自己无论是世界群还是真身身上都有着某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玄妙威能在不断的被抽取出来,通过某种无比神秘的渠道,直接传递到某处神秘之所,融入某个无比恐怖的整体之中!

    在这瞬间,他们恍惚之间就感觉自己已经是与其他所有修士,乃至那正在无数世界群中央的中年散修融为一体。

    种种或是陌生,或是熟悉,或是伟大,或是卑微的思绪在这时候直接传入他们的心中,一种自身已经是成长扩大不知多少倍的感觉在这时候的浮现于他们心头。

    不等他们多体会这种玄妙莫名的感觉,那中年散修便已经是采取了行动。

    无数火焰,凭空浮现于诸多世界群之上,便如同点点烛火一般,渐渐的落入那些世界群之中。

    这点烛火是如此的微弱,但在这众多世界群之中的所有散修都能够从中感受到无法想象的恐怖!就仿佛,这点烛火一旦爆发,便足以将他们所有人都完全抹去一般!

    在这时候,这点烛火直接落入那些世界群之中,并在瞬息间膨胀了不知多少亿兆倍,从原本的点滴细微的烛火化作一片滔天火海!

    一片将整个世界群完全覆盖住的,滔天的火海!

    “怎么回事?!你要杀人灭口吗?!”一名散修尖叫出来,声音之中充满了惶恐。

    紧接着,一名名散修,一名名道尊门下都随着发出惊呼、闷哼,似乎一个个都在承受着接近无法承受的痛苦……

    那些烛火所化的火焰在与落入众多世界群之后,因为各个世界群的不同,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那火海的颜色,也随着产生种种相应的变化。

    如此这般一来,却就使得那无数火海变得色彩斑斓,将无尽的世界群化作一片难以想象的火焰天地,火焰,世界群!

    各种各样的,千奇百怪的火焰,几乎是将一切修士所能够想象的,不能够像想象的一切火焰都包拢在其中了……

    滋滋滋滋滋……

    咔轰咔轰咔轰……

    隆隆隆隆隆隆……

    种种或是能够想象,或是不能想象的恐怖声响,不断的从那色彩斑斓的火海之中不断的传出来,一种又一种的冲击波不断的从其中不断的传递出来,在周围的创世之力之间造成惊天动地的变化,形成了种种难以想象的冲击世界群,密密麻麻的堆叠着,毁灭者,诞生着,场面之宏大,达到了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境地……

    那众多修士的痛呼,惨叫,尖叫,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弱。

    隐隐间,甚至有些修士开始将这种种对疼痛的呼声转化为欢呼了。

    就仿佛他们已经是感受到了某种他们所期待的变化出现了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那中年散修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笑容,紧接着,他笑容一收,抬手虚空掐动,无数繁复的手印在他的双手之间浮现出来。

    掐动手印,这本就是修士施展一些自身所无法完全掌控的神通法诀之时才有的举动。以这中年散修从第五层逆行而来的身份,能够让他都没有把握自己已经完全把握的神通法诀到底有多繁复,多玄妙,这显然极为值得期待。

    在他的众多手印之下,一种如同某种无比坚固之物断裂开来的声响,不断的在那众多世界群之间响起。

    而每一次断裂,都有着无穷的威能释放出来,向着四面八方宣泄!

    若是按照正常来说,这些因为断裂而宣泄出来的威能应当完全散逸,直接分散在周围的无尽虚空,或者无穷的创世之力之中。

    但,在这时候,在这中年散修的施为之下,这些散逸出来的威能却并没有任何分散,相反的,反而是在某种无上威能之下,不断的汇聚,渐渐的跨空来到他的头顶,不断的堆积,不断的压缩,渐渐的化作一团难以形容的,祥云!

    一种一般仙境修士本身的道行境界具现而成的一种祥云!

    这种变化,固然是让他显得神圣万分,似乎变得极为超凡。但,若是算上其身份,算上其本身的实力的话,那这种变化简直就像是一个老年大学的学生戴上红领巾加入少先队一般的怪异了……

    毕竟,以这中年散修的身份,早已是返璞归真,对于自身的力量控制,道行的控制,威能的控制,乃至其他一切一切相关之物的控制,都达到了进无可进的高度了。这样的他,若是不愿意显露出任何异常的话,那便该是任何生灵都无法看出他身上有什么异常,有什么特殊之处才对。现如今这种祥云的出现,明显便与他本身返璞归真的本质相悖!

    这中年散修在这时候面上稍稍显现出吃力之色,似乎无论是施展这神通还是托着那祥云,对他来说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一般。

    不过,哪怕是如此的艰难,他却也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打算。而是接连不断的,继续掐动手印,不断的施展那种难言的神通,将那世界群之间断裂所带来的威能极力的收缩凝聚在自己的头顶那一朵越来越大的祥云之中!

    两片世界群,二十片世界群,两百片世界群,两千片世界群,两万片世界群……

    传出断裂声响的世界群的数量不断的增加,那凝聚在他头顶的那一朵祥云的面积也不断的增加。

    不过是短短的数百个呼吸之间,边缘传出断裂声响的世界群的数量就已经是到了数千亿!那一朵祥云受此影响,其面积也已经是达到了一个甚至无法用光年来描述其大小的程度!

    它悬浮在中年散修的头顶,其面积之广阔,哪怕是千百世界群填入其中,怕都只能占据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

    而这中年散修自身,相比于这祥云而言,其大小更是已经是缩小到近乎没有的那种秒消程度了!

    而到了如今,这中年散修的身体已经是在时时刻刻的颤抖着了。

    至于他的面色个,更是已经苍白到了极点,原本已经在他身上消失了不知多少年的汗水更是不断的从他的毛孔之中泄露出来,化作丝丝烟雾,不断的蒸腾而起。

    这种吃力的模样,简直是已经将自身的一切都压在上面了。

    也幸好这时候他身体周围有着那犹如活物一般的天地之光在支撑着他,否则的话,他怕是连意志的存在都无法完美支撑下来了。

    而这时候,那众多包裹住一片片世界群的火海也已经是产生了种种难言的变化,有些已经是渐渐熄灭,有些却是前所未有的旺盛,甚至便是各片火海的色泽,相比于原来,也都是有了或大或小的改变!

    与这些火海变化相对的,还有着,那在众多世界群之中的那些修士。

    那些修士,这时候却是有悲有喜,有的兴奋,有些愤怒,有的哀伤,有的得意,各种各样,种种不同的模样,将生灵的种种情绪,展现得淋漓尽致!

    而在那众多修士之中其实有着一个共性,那便是,一般情绪正面的,身上那种飞升的韵味,都变得比起当初强了至少十倍以上!

    似乎只需要稍稍触动某种开关,某种因缘,他们便足以飞升而起,脱离这道尊之路第四层,踏入代表着自由,代表着超脱现如今的一切束缚的,道尊之路第五层!

    而那些情绪负面的,却是那种飞升的韵味没有丝毫提升,甚至反而是开始减弱的那种修士。

    其中,正面情绪的,以道尊门下居多。而负面情绪的,又以散修居多……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却是,在那无边无际的火海的作用之下,所有修士的世界群在承受巨大损伤的同时,与其他世界群之间的联系却是在被不断的削弱!也即是,所有的世界群,都是在向着自由不断的前进!而这种前进的结果,却就使得那些底蕴已经是满足飞升要求的修士身上飞升的韵味变得越发的浓郁。而那些原本以为自身底蕴已经足够,但事实上却还差上一些的修士,那种飞升的韵味却开始变得越来越稀薄……

    这种遭遇的差别,便造成了此时此刻他们情绪的不同。

    至于为何会有这种变化,为何在之前他们明明都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底蕴充足,足以飞升,但等到真正要飞升的时候,却有些修士根本达不到飞升的要求,那原因也更加简单。

    因为,他们之前感觉到的,不过是因为众多世界群融合之时的那种感觉而已!

    事实上,等到那世界群独立开来之后,环境改变,他们在融合的过程之中所不需要考虑的问题却需要被他们重新纳入考虑范围,原本以为的圆满,完满,自然也就有了缺失,自然而然的,便造成了现如今这种不同。

    至于为何满足要求的是道尊门下多,不满足要求的是散修多,这更不用多说。道尊门下几乎都已经是在原来便已经是积累了足够飞升的底蕴了。便是在之前的相互弥补修行过程之中有所缺失,也不足以影响他们原本的圆满,完满!自然便不会因为这种缺失而不能飞升了。而那些散修则不同,绝大多数散修都是靠着这种融合方才将自身原本不足的底蕴补足,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独立而产生的缺失,破绽,对他们的影响自然就超乎想象的巨大,足以直接将他们打落尘埃,让他们无法飞升了……

    对于那众多修士的心绪变化,那中年散修却没有丝毫理会的心思。

    在这时候,他疲倦欲死,早已是将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头顶的那一朵祥云之中,艰难的操纵着越来越大的祥云向着他所想要的方向发力。

    在他的感应之中,在那祥云上方,有着一层难以形容的,甚至都无法确定其是否是真正存在着的屏障,死死的挡在那里,挡在他重新回归道尊之路第五层的必经之路上!

    “嘎嘎嘎嘎……”在那祥云的不断增长之间,那一层若有若无的屏障之上似乎有着这样的声响不断的传来。

    在这种声响之间,这中年散修就像是受到了激励一般,更加落力的操纵那祥云向上,操纵那祥云去冲击那屏障!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