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零一章 浮云

正文 第两千三百零一章 浮云

    丝丝缕缕的裂缝,渐渐的在那屏障之中渐渐的诞生出来。

    一种难言的激动在这瞬间从这中年散修的心中浮现出来,就好像一个溺水之人终于看到了水面就在自己的头顶,马上就能够浮出水面,享受那无穷新鲜的空气了一般……

    在这个瞬间,在那漩涡中央,在那混融的世界群最中心的位置,罗帆的世界群却是忽然有了莫名的变化。

    恍惚之间,似乎一个沉睡的巨人正在从睡梦之中慢慢的醒转过来一般,一种微妙的蠕动开始在这世界群之中的众多天地、世界、时空之中诞生。

    丝丝缕缕的奇异威能更是开始从诸多天地、世界、时空之中诞生出来,并开始渐渐的汇合,渐渐的凝聚。

    不多一会,便已经是让这整个世界群开始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光芒。

    这种光芒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玄奇,在这光芒的映照之下,这世界群便如同一个幽深的黑洞,化作了一个散发着无穷光芒的,太阳!

    这种光芒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将越来越多的世界群纳入其笼罩范围。

    被这光芒所笼罩,那些世界群的主人,一个个的想起了之前被罗帆支配的那种恐怖。一个个的心绪波荡不休,或是恐慌,或是惊讶,或是愤怒,或是仇怨,甚至是歇斯底里!

    “快点,快点!”他们一个个的大吼着。

    那中年散修在这时候心中也是充满了焦急。他作为现如今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主宰,所感应到的,所理解的东西,自然是相比于其他修士要多上不知多少。对于那众多修士而言,那中央世界群如今的变化只是让他们生出不祥的预感而已,虽然觉得不对,但也不知道具体到底是什么不对,不知道若是不去理会的话这种不对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但,对他来说,他却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这种光芒,正在搜刮那些世界群之中的某种难以描述的存在!

    那种难以描述的存在,对于任何一片世界群来说,都是一种极为精粹的所在,似乎包含了那世界群之中的一切秘密,一切的本质。

    一旦这种存在被搜刮,那么这些世界群对于那中央的世界群,也即是那一位镇压住他们所有人,支配他们所有人的那一位强者来说,将再无任何秘密!到时候,对方只需要一个想法,一个念头,便足以让所有的世界群消亡!

    而失去了这众多世界群,失去了这众多修士,这中年散修便是再强,却也没有半点把握能够应对得了罗帆。

    所以,对于他来说,眼前这样的变化,简直便是在断他的根基,这让他怎能不惊骇?!

    不过,虽然惊骇,但他对于这种变化的出现却并不感到惊讶。

    毕竟,他们之前所做的,甚至是现在所做的,都是在断绝罗帆修行的一部分资源!这种变化,不管怎么说,都会触动到罗帆的神经的。他会因此而有所反应,采取相应的行动,那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甚至,能够等到这时候才采取行动,这已经是让他感到极为惊喜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那世界群的应对手段是这般的强力,他又怎会感到惊讶?!

    “给我,开!”中年散修在这时候大吼一声。

    随着这一声大吼,那好似祥云一般悬浮在他头顶的那无穷的威能猛然间炸碎看开来,诞生出了比起原本强上不知多少万倍的恐怖威力,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毕竟,以这中年散修现如今的实力,想要将这一朵祥云推动,让这一朵祥云去砸开那一层禁锢住他,让他不能重新回归第五层的屏障都已经是相当的勉强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威能炸碎开来所产生的那远超原本不知多少万倍的恐怖威力,他又怎么可能进行完美的操纵?!

    所以,这时候才会有这种,他的目标分明是上方,但那爆炸之后所产生的威力却反而是向着四面八方疾扫而过的现象出现。

    当然,毕竟乃是中年散修,其引爆的技巧自然是相当的精微与玄奇,在这种爆炸之中,终究还是有着很大一部分威力在其调整之下向着上方而去,直直撞在那一层屏障之上!

    在他身体周围的无尽虚空被这冲击一冲,便猛然崩碎开来,无穷的天地、世界、时空疯狂的演化,又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覆灭。不知多少生灵的惨叫于这过程之中不断的传出来,甚至有着无限的煞气不断的涌现,在周围堆积,又被那恐怖的冲击绞碎,击溃,最终化作无形……

    这种冲击波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涌去,直直撞在极为遥远之处的那一片片世界群之上。

    虽然传递了这样遥远的距离之后,那波动的威能已经是大幅度的削减了。但,撞在那些世界群之上的瞬间,那些世界群依然是至少都被绞碎了大半!有那倒霉的,刚好是处于那冲击波密集堆积的方向上的,更是整片世界群都被完全抹去,没有一丝半毫的残留!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无论是那中年散修,乃是那些没有被直接冲击的修士,都没有任何心思去理会。

    要知道,现在的情况可分明便是恐怖的剧变正要发生了。他们说不定所有人都会陷入绝境,在这样的情况下,心该有多大,才会有心思去注意其他人的遭遇?!

    那种威能被引爆所产生的恐怖冲击虽然并不集中,但撞在那一层屏障之上的威能所产生的威力,依然比起原来要强上数万倍以上!

    这样恐怖的威力撞在屏障之上,原本就已经是有着丝丝缕缕细小裂缝的屏障,在那冲击之下,悍然崩溃!

    “终于开了!”这中年散修在这时候双眼闪过一种无法言喻的惊喜,再不理会其他,身形冒着无边的威能爆发所产生的恐怖冲击,直直往上冲去,转眼间便已经是顺着那屏障被崩溃开来所产生的漏洞,硬生生的冲过了那屏障。

    在这过程之中,他并没有完全免疫那威能所爆发所产生的破坏力,划过那一片冲击的过程之中,身体也受到了巨大的伤害。穿过那冲击之后,他的身形已经是变得无比的残破,全身上下布满了无尽的裂痕,甚至大半身体都已经是化作齑粉,只是靠着他强大的意志硬生生的凝聚在一起才没有崩散开去。

    不过,面对着这种伤势,这中年散修却丝毫没有在意,而是哈哈大笑着,身形变得越来越虚幻,越来越虚幻,看起来除了那种从天而降的牵引力量之外,却就与飞升一般无二了。

    就在他即将完全消失的那一瞬间,他猛然间感到眼前一亮,一种无法形容的奇妙光芒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是什么……”他心中瞬间闪过这个想法,“难道,我回来的位置出现偏差,不小心进入了某人的修行道场?”

    眼前这种奇妙的光芒根本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其色泽,好像是包含了天地宇宙之间的一切色泽,却又好像是天地宇宙之间的一切色泽都并没有被加载在这光芒之中一般。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光芒,拥有着一种绝对的活力!

    被这光芒包裹住,他就好像是自己被一种无比宏大,无比浩瀚,泄露出任何一丝丝威能都足以将他完全毁灭的恐怖存在所包裹住一般。

    那种不安,那种恐怖,那种卑微,那种渺小,无不在告诉他,自己若是再不脱离这光芒,下一瞬间就该是自己的末日!

    在这样的感觉之下,他开始催动自身的天地之光,极力的抵抗外界那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好似活物一般的光芒,自身随意的挑选一个方向,快速的飙射而出。

    但,就在这个瞬间,一种难言的感觉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危险预感!

    就好像,自己在这个瞬间已经变成一个无比脆弱的婴儿正面对着十几头双眼发青的猛虎一般……

    “怎么回事?这种感觉,好似是道尊之狱的力量……”他刚刚想到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便猛然身体一颤,自身已经是被一种他所无比恐惧的力量所包裹住,周身的光影渐渐的流转变幻,似乎要将自己送入某一处他所极为排斥的所在!

    却果真便是他方才所想的,道尊之狱的力量!

    “难道,我还没有回到第五层?!”这中年散修毕竟是来自第五层的强者,思维敏捷无比,在这瞬间却就已经是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极力向着四面八方看去,隐隐间,他能够看到在这一片光芒背后,影影绰绰的,似乎是一些颇为熟悉的结构,一个巨大的漩涡,好似星云一般悬浮在无边的漆黑之中,虽然那漩涡已经是极度扭曲,但细细辨认一下,却依然能够辨认出来,那赫然便是道尊之路第四层中央的那个漩涡!

    到了这一步,他哪里还不明白,自己已经是被坑了……

    “没想到居然还真的在第四层便将这天地之光给凝炼出来了,果然不愧为能够轻松镇压所有存在的强大存在。”这中年散修面上显现出苦笑之色。

    在周围包裹住他的,无法用言喻描述的光芒明显便是天地之光!而在这第四层之中,除了来自道尊之路第五层的一些修士之外,唯有那一位在之前支配着他们的那一位强者掌握着天地之光。

    如此这般一来,方才包裹住他的天地之光的来源显然就不用多说了。

    他之前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在这天地之光之中居然毫无遮掩的就动用自己从道尊之路第五层带回来的天地之光,那会引来道尊之狱的力量,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就在这时候,罗帆的身形浮现于他的眼前。

    “多谢你帮我斩去那些累赘。”罗帆在这时候对这这中年散修这样道。

    “如果真的有心要多谢的话,不如放过我吧。”中年散修连忙道。虽说这时候他的身形已经是就要被那道尊之狱的力量拉入那道尊之狱中了。但,对于他们这个等级的存在来说,不管多短的时间,都能够被他们当成漫长的时间来度过。趁着这个机会进行交谈,却当真算不得什么。

    “那可不行。你虽然在结果上是帮助了我,让我重新恢复纯净。但,你的行为动机根本就是反抗。这种行为可不值得提倡。”罗帆只是摇头道。

    听到这个话语,那中年散修却是叹了一声,不再开口,身形与那道尊之狱的力量一同,渐渐的消失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

    在他消失之后,罗帆的身形方才真正浮现出来。

    不过,却已经不再于那光芒之中,而是在光芒之外,就站在那漩涡的正上方,微微低头,便能够将整个巨大无匹的漩涡尽皆纳入眼帘了。

    而在他的头顶,这时候悬浮着一团极为细小,不过是拳头大小,但却玄之又玄,妙而又妙,根本无法用言语描述其色泽,甚至都无法用言语描述其特质的一种光芒。

    若是硬要用一种形容词来形容这光芒的话,那也就唯有用有如活物一般来形容了。

    这不是其他,正是他所凝炼出来的,天地之光!

    事实上,之前那中年散修对他的猜测有些正确,有些却是完全错误的。

    正确的是,他确确实实在那天地之光与大势抽取出来的力量湮灭之后陷入一种难言的状态,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他们。

    而错误的却是,在那个过程之中,他并不是无知无感,而是,心神依然清明,那中年散修与其他修士所做的一切计划,所施展的一切手段,他都毫无遗漏的看在眼里!

    而对罗帆而言,只要看在眼中,那他哪怕是没有功夫去理会他们,没有什么精力分出来去处理他们,也必然有着无数办法来打断他们的计划。

    既然他在这个过程之中完全没有插手,那显然就这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这一切的变化,根本就是他默认之下的结果!

    “四万三千亿年……”悬浮在这漩涡上方,看着那渐渐崩解分散的漩涡,罗帆面上没有任何担心,相反的,反而是有着莫名的期待,口中不知不觉间吐出了这么一个怪异的时间。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