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零二章 四万三千亿年

正文 第两千三百零二章 四万三千亿年

    此时此刻,出现在罗帆心中的这么一个时间段不是其他,正是他的下一次大劫即将降临的时间点!

    显然,在方才,在他的天地之光真正完整,其中原本存在着的,尚且只是灵性气息的意志终于冲破界限,化作真正的天地意志的时候,他也从那里面获得了相当巨大的好处,道行境界得到了巨大的提升,终于达到了感应那属于自己的,第六次大劫的层次。

    四万三千亿年看似乃是一段极为漫长的时间,但,相比于原来完全感应不到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天大的跃进了。

    而且,自身大劫降临的时间乃是与自身的道行境界息息相关的,只要道行境界不断的提升,这个时间便会不断的缩短。若是罗帆的手段高明,道行境界的提升速度足够快,将这个时间段缩短到数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这也只是理论上而已,想要将数万亿年之后降临的大劫拉近到数日之后降临,那所需要的提升幅度之大,足以让一切修士绝望,哪怕是罗帆,都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就是了。

    在这时候,在那道尊之狱的力量包裹之下,那来自道尊之路第五层的中年散修渐渐的消失无踪,这第四层之中,转眼间就已经像是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了。

    那中年散修虽说已经被封入道尊之狱中,他所造成的结果,却并没有就此消失。

    在那漩涡内部,那混融在一处的众多世界群,却依然是在不断的崩散,不断的脱离,渐渐的获得已经失去了漫长岁月的,独立性……

    随着这些世界群的脱离,那一个原本规模无比巨大的漩涡,也在同时开始崩散。

    原本被这个漩涡所凝聚而来的那无尽的创世之力,开始化作丝丝缕缕,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逸散。

    这些创世之力的浓度实在是太高太高了,哪怕只是逸散出来的丝丝缕缕也已经是蕴藏了难以想象的恐怖威能,在其冲击之下,周围的无尽创世之力变得混乱起来,种种千奇百怪的光影、力量、时空,都在其中演化出来。

    场面之惊人,变化之惊人,哪怕是罗帆,都不得不凝神以待。

    漩涡崩散的速度越来越快,从其中逸散出来的创世之力也就越来越多,那周围的混乱也就变得越来越强。

    起初还能够看到那些混乱到底是因为哪些创世之力的冲击而产生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那种混乱变得越来越强烈,这源头却渐渐的被那混乱所掩盖。一眼看过去已经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混乱在不断的于漩涡周围不断的叠加,堆积,并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这个漩涡原本占据的体量已经相当的惊人,甚至可以说已经是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数分之一的程度了。

    现如今从其身上生出来的那种种混乱在没有限制的情况下,却很快的,便已经是波及了那众多原本的漩涡所没有波及的区域,不知不觉间,已经是让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都已经是陷入那种惊人的混乱之中去了。

    在这种难以言表的混乱之中,甚至已经是看不到了创世之力的存在。

    若是一个在这时候飞升上来的修士第一次接触到这一幅景象,说不定会直接认为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根本便是这无尽的混乱光影……

    在这时候,罗帆所在之处,同样是受到了这种混乱的波及。

    只是,作为已经能够感应到自己第六次大劫的强者,他的本质早已是凌驾于这第四层之上了。甚至都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光是他自身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蕴含了一种强大的镇压力量,使得一切波及到他身体周围的一切混乱都被镇压下来,没有半点真正波及他的身躯,甚至无法撼动他的任何气息的稳定性!

    一眼望过去,他所在之处的方圆数里范围,就像是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最为特殊的一片区域,一片独立于外界,完全不受外界一切变化影响的特殊区域!

    在这种混乱之中,从那巨大的漩涡之中,有这一片片世界群如同被海浪冲走的落叶一般,从那漩涡之中被不断的冲了出来,伴随着无边的混乱,向着道尊之路第四层的边边角角直冲而去……

    看起来便如同一堆被泉水带到了整个水潭的各处一般……

    在这过程之中,那些世界群同样是承受了惊人的冲击,有着许多世界群承受不住那种混乱的冲刷,一方方天地,一个个世界,一片片时空都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被冲破,毁灭,无数的碎片不断的被剥离出来,融入周围的混乱之中。

    这样的变化,使得这世界群在不断流动的过程之中,自身也在不断的缩小。

    而这种损伤,对于那世界群的主人来说,更是如同一把钝刀正在不断的割着他们的肉一般,让那些修士在这过程之中不断地哀嚎,不断的惨叫着,声音之凄厉,让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怎么回事?!为什么创世之力会变得如此混乱?!”这些修士惊疑不定,一个个的在怒吼着,哀嚎着。

    要知道,他们原本感应到自身的世界群已经是和那混融的整体世界群分隔开来是多么的开心,心中又是多么的期待。甚至有种一旦脱离这种混融,便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但却没想到,脱离那种混融之后,等待他们的居然是这样的绝望,这样的痛苦!

    自身的世界群在被不断的切割,不断的剥夺,那简直就像是自己的过去在被不断的切割,不断的剥夺一般。

    痛苦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那种失去感,那种自我在不断缺失的恐怖痛苦!

    在这种痛苦之中,无论是那些原本已经是做好了准备,将自己的底蕴完全激活,已经只需要一个想法便能够触动飞升程序的修士,还是那些尚且无法真正触动飞升程序的修士,在这时候都只能够一心一意的去抵抗那外界的混乱,去努力的守住他们自身世界群的完整性而已,却没有任何一个有着机会能够真正飞升……

    而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飞升,那显然就已经再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飞升了。

    想要飞升到道尊之路第五层需要做的,便是将自身的世界群完全炼化,完全融入那世界群所提炼出来的威能之中!

    若是这世界群本身都已经有着许多天地、世界、时空被毁灭了,都变得不完整,却哪里还可能达到飞升的要求?

    那漩涡虽然巨大无匹,其搅动的混乱也是惊人之极,但毕竟是有限的。

    而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本身,也并不是能够随意的改变的。

    因此,那种这漩涡崩散所造成的混乱,在罗帆眼中不过是数年之间,便已经是渐渐平息了下来。

    当然,这也只是在罗帆的眼中而已。因为创世之力本身的特质,这段时间对于不同的创世之力所在之处来说,长短也是不同的。也即是,对于沉浸在那无边混乱之中的众多修士来说,这时间便是不同的。

    有些修士运气好,感觉到的时间不过是过去了数百年而已。

    但,对于另外一些修士而言,这段时间,却就已经是增长到了亿万年的级别!甚至,有着某一位道尊门下的运气实在是太差,甚至感觉这混乱所持续的时间已经是达到了上千兆年之久!

    而感应到时光越长的修士,在这混乱之中受损的程度也就越大。

    运气好的,不过是失去成千上万的天地、世界、时空而已,对那运气不好的,却是七八成的天地、世界、时空,都已经是消失在那渐渐平静下来的无边创世之力之中!而那失去了这么多天地、世界、时空的那修士,也同样失去了这些所对应的过去,虽然尚且没有完全化作活死人,却也已经变成了一个头脑一片空白的失忆者,只能够靠着本能去努力的守护自己的世界群,乃至求得那极为微小的几率去恢复自己的世界群而已了……

    相比于之前的种种变化之中,道尊门下占据极大的优势来说,这一次这种混乱之中完全随机的变化却是无视了道行境界的差别,无视了身份的差别。

    道尊门下与散修之间,却几乎完全看不到什么差别。也即是说,那些遭受损失巨大的修士之中,道尊门下的比例,相比于散修来说,却是少不了多少……而那些运气好,没有遭受太大损伤的修士之中,散修的比例也不会比起道尊门下少多少……

    这,可以说是一种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前所未有的公平。

    而在那无尽残破的世界群之中,有着一片世界群却是鹤立鸡群,屹立在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正中央,如同太阳一般散发着无尽的光芒,笼罩着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为那其中的一切世界群提供前所未有光明。

    这一片世界群,自然便是罗帆的世界群了。

    这一片在这漩涡正中央存在的世界群在这漩涡崩溃之时,本该是受到最为巨大的冲击,毕竟,那漩涡之中的所有创世之力都是与这片世界群有着极深的联系。在这种联系之下,这些创世之力崩塌、流泻,对于这世界群来说,自然便都会有着作用力传递到其身上,几乎便相当于对其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撕扯……

    但,这一切,最终却没有在这世界群之上留下半点痕迹。

    这一片世界群,并没有因此而受到任何的损伤!

    相反的,反而是在这过程之中,扩展了将近百倍……覆盖的区域相比于之前那个漩涡所覆盖的广阔区域来说虽然是微不足道,但却已经足以让一切修士瞠目结舌,生出自卑之感了。

    “看来,一切都很顺利。”悬浮在自身世界群上方的罗帆在这时候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笑容,心中这样想到。

    此时此刻,在他的头顶,那天地之光形成了一片小小的,但却扭曲变幻不定,时时刻刻转变着自身形态,自身特质,乃至自身本质的光影。

    这一团光影的变化极为繁复,在变化的过程之中,似乎正在演化着种种哪怕是罗帆也并不理解的玄奥。

    这,便是罗帆所凝练出来的,已经是蕴含了完整的,真正的天地意志的天地之光!

    这一团天地之光虽然相比于那中年散修乃至媚师姐等人的天地之光来说小了不知多少倍,但,其威能却绝非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人所能够比拟的。

    甚至,可以说,这种天地之光与他们的天地之光相比,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存在!哪怕是将其放在一起进行对比,都是对罗帆的这天地之光的侮辱!

    此时此刻,罗帆的心神时时刻刻的与那天地之光之中的天地意志连接在一起。

    那天地之光之中所生出的一切变化,那天地之光之中的天地意志所产生的一切变动,都时时刻刻的与他的心灵连在一起,让他清清楚楚的感应到。

    但,哪怕是这天地之光乃是他凝练出来的,其中的天地意志更是他所培养起来的,他也依然完全无法理解那天地意志!

    那天地意志的一切思维细节,一切变动细节都清清楚楚的呈现在他的感应之中,甚至如同他的另一个心灵正在产生的种种变动一般,但,他却就怎么都无法跟上这种变动,怎么也无法理解这些细节的意义!

    这种模样,就好像是,他不过是一只蚂蚁正在努力的理解一个以星球作为思维节点的庞大存在的思考方式一般。

    就比如,现在这天地意志所在进行的思索之中,那些对于它来说根本就是本能的,一望即明,甚至都不可能再细分的一些变动、联系,只能用常识来描述的东西,罗帆却哪怕是发挥自身的一切智慧,耗费无穷岁月去推演,都不可能推演出来……

    这样的细节,遍布了这天地意志的整个思维过程,充满了它对每一个问题的思索,充满了它对外界的每一个感觉之中。

    正是因为如此,方才会出现现在这般,那天地意志的一切思维细节,一切心念转动都已经是被罗帆所感应到,但他却无论怎样都无法理解它的情况发生。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