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二十六章 歇斯底里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二十六章 歇斯底里

    虽说没有走上那两团光团所指点的道路,但,这壮硕修士毕竟是五劫强者。本身的神通威能之强,放在任何一方天地,哪怕是大天地,都是足以震天动地的。

    在这时候,他含愤而发,对自身的力量再无任何一丝抑制,这爆发出来的破坏力之强,足以让任何境界不足五劫的生灵绝望!

    在这瞬间,周围那些外来者尽皆一个个的面色大变,各自的力量激发出来,不断的在周身回荡,极力的抵挡着这种扑面而来的恐怖威能,身体更是不住的后退。

    虽说他们现如今的实力也是五劫强者级数,但面对一个含愤而发,出手毫不顾忌的存在,他们终究没有信心自己仓促应对能够抵挡对方的攻势,所以,选择显然只有一个,那便是退。

    在这时候,那两团光芒怒了。

    两团光芒之中各种各样的恐怖波动瞬间爆发出来,带着无限的威能,疾扫那壮硕修士释放出来的恐怖威能海浪,将那些威能海浪快速的碾碎,让那些威能海浪在这瞬间不断崩裂,不断瓦解。

    这两团光芒在罗帆面前显得极为脆弱,被他的天地之光根须轻轻松松的就解决掉了,但在这些正常的五劫强者面前,他们的强大,却几乎已经是绝对的!

    他们所释放出来的任何一种攻势,哪怕是随手而发的,都已经足以让这些一般的五劫强者绝望了,这时候他们心中愤怒,出手却是再无限制。

    只是一瞬间,这整片虚空便已经是变了个模样,好似忽然间有着不知多少亿兆天地凭空涌现出来,直接将这众多修士丢入那不知多少亿兆天地之中一般。那壮硕修士所爆发出来的的威能海浪在被碾碎之后,直接便被这不知多少亿兆凭空涌现出来的天地所吞噬,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那壮硕修士,也在这瞬间感受到亿万种恐怖的力量作用在自己的天地之光雏形之上,更作用在自己身上!要将他的天地之光雏形,要将他的身躯,他的意志,他的心灵,他的意念,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尽皆完全撕碎!

    一种死亡的危机在这瞬间涌上他的心头,让他就觉得自己的心灵好像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黑幕,似乎马上便要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了……

    在这瞬间,哪怕是心志坚定,这壮硕修士心底也不由得涌现出一种绝望的情绪。

    他的天地之光雏形在这瞬间爆发出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演化出不知多少亿万方天地,不知多少千奇百怪的时空,疯狂的向着周围凭空出现的那无限天地冲过去,要阻挡这些天地的力量。

    但,这一切的手段最终都只是泡影。

    无论是多少天地,多少时空,多少力量涌出去,都在瞬息间被周围那两团光团释放出来的波动所带出来的那无限的天地所完全吞噬,连水花都没有溅起任何一点,只能徒劳的看着那无限的天地要将他吞没……

    与此同时,在这虚空之中的那众多修士,虽说都不是那两团光团对付的重点,但光是那余波,却就已经是牵扯着他们投向破碎的深渊,要被周围无尽的天地剿灭,吞噬掉……

    面对着个,这众多修士只能够激发自身的天地之光雏形,极力的借助这天地之光雏形的力量包裹住自己的身躯,守护住自己身躯的完整,意志的完整,乃至其他一切的完整!

    但,哪怕是有着天地之光雏形,想要做到这一点,也无比的困难。

    甚至,让他们的天地之光雏形必须时时刻刻的释放不知多少亿万的相应变化方才能够稍稍抵消这种分割的力量,让自身的身躯乃至其他一切面前保持完整。

    如此这般一来,这众多修士却是根本你无法注意周围,只能够一心的关注自身极力的守护住自身的一切额日益。

    除了这个之外的一切,却都已经是再无法在意了。

    在这瞬间,这些修士却是终于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与那两团光团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么巨大!

    甚至,有些修士对于自己的坚持都隐隐有了些动摇。

    哪怕是明知道这一条道路被那制造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主宰说是错误的道路,他们居然也有着要踏上这一条道路的冲动。哪怕是光是为了这样不可思议的威能……

    “住手!”一声无比愤怒的吼声在这时候从那无边的天地之中传出来。

    这吼声清脆无比,却是一名女子的吼声。

    这大吼出来的,显然便是那耐看女子……那壮硕修士愿意为了这耐看女子而歇斯底里,足以表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了。在这种关系之下,这女子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壮硕修士为了自己而被那两团光团完全剿灭?!

    随着这一声大吼,强烈无比,玄奇莫名的光芒瞬间从那无边的天地之中爆发出来,一道道的,如同利剑一般,疯狂的刺向那无边的天地,将那一方方天地穿透,毁灭,让那不知多少亿兆天地一大片一大片的陨灭,消亡!

    就在这种变化产生的瞬间,无论是那壮硕修士还是其他被殃及池鱼的修士都感觉作用在自己身上的那种惊天动地的分割力量在快速的减弱,原本抵挡得无比艰难的,变得能够轻松抵挡。原本完全无法抵挡的,变得有了抵挡的可能……

    “一起动手!”这时候,不知何处传来了一声巨吼。

    在这一声巨吼之下,一团团光芒从那无边天地的各处疯狂爆发,同样是化作一道道的,如同利剑一般的模样狠狠的将大量天地不断的毁灭!

    大概的算了算,这样的光团,至少也有上百团之多!

    而这上百团光团虽然尽皆是光团,但种种特性却都有所不同。大部分的光团,都像是没头苍蝇一般,虽然同样是在破灭那无尽量的天地,但那也只是因为天地太过密集,数量实在是太多太多的缘故,却并非是那些光团有多少准头。

    相比之下,剩下的那一小部分光团却就不一样了。

    这些光团却是有着绝对的针对性!

    所释放出来的那些光束,一道道的,都如同锁定了一些天地一般,在虚空当中并非是直来直去,而是每一道都有着微妙的弧度,直指相应的天地,将相应的,在那些光团周围的天地尽可能的毁灭!

    至于如何辨认这两者,那却是极为简单。

    那些没有准头的光团,虽然破坏的天地不比那些有准头的光团要少上多少。但,它们却总会漏过许多靠近它们的天地!也即是,出现许多漏网之鱼!

    相比之下,那些有准头的光团就不一样了,在那些光团经历之处,所有的天地,都完全被抹去,根本没有任何漏网之鱼能够绕过这些光束冲到那光芒的本体之前……

    不过,在这时候,有准头和没有准头对于那无边的天地来说显然是没有多少区别的。

    因为,他们对于那无边天地的破坏,都是差不多的……

    “不自量力。”这时候,在那无边天地之外忽然有着这样一声平淡的声音传下来。

    那是那碧绿光团之中传出来的声音!

    就在这时候,那耐看女子所化的光团闷哼一声,代表她的光团猛然间暴涨了不知多少倍,就像是忽然间从萤火变成了太阳一般,直接便将不知多少天地完全淹没了!

    “冲进去!”接着,她叫了一声。

    随着这叫声,那壮硕修士就感觉到有着一股温和而庞大的力量狠狠轰在自己身上,将自己向着某个方向猛推过去!

    这个方向上原本有着巨量天地存在。

    但在这时候,这巨量天地却像是遭遇到某种无形的撕扯一般,不断的被扯碎,剿灭,消失,最终让开了前进的道路,让这壮硕修士毫不收遮挡的,便冲入了其中,向着某个极为方位快速的冲过去。

    “是你?!”在这瞬间,这壮硕修士猛然反应过来那推着自己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那,赫然便是那耐看女子的力量!

    一时间,这壮硕修士的面上显现出一种焦急之色:“不要!”

    他这时候已经是猜测出来那耐看女子推自己前往的位置到底是在何处,明白等待自己的到底会是什么。但,他更是明白,以那耐看女子的实力层次,想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付出的代价到底是多么的惨重!

    甚至,那种代价,极有可能包含了她的意志,包含了,她原本尚且能够在天地意志之前长久持续的,自我的意识!

    只是,这时候那耐看女子却完全没有回应他了。

    甚至,便是那推动他的那种力量,都似乎已经是渐渐失去了温和,似乎要变得越来越狂暴了。

    这种情况,更是让他确信了自己的猜测,想要做到这一步,那女子,怕是真的付出了她自身难以承受的代价!

    “你不要命了?!你将我们之前传授的一切禁忌几乎都犯了!”这时候,那碧绿光团之中传出来的声音变得有些焦急起来。

    周围那无尽的天地在这时候也似乎变得混乱了起来,就像是已经是失去了掌控。

    因为这种变化,那壮硕修士被推动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了。

    只是一转眼间,他的面前便已经是一空,有着一条道路,出现在他的面前……

    在这瞬间,这壮硕修士面上现出苦涩之色:“没想到,我居然是这样踏入最后的机缘之地的……”

    在这种苦涩之中,他顺着那种推动力量,直接踏入了那一条道路之中。

    他知道,现如今的自己,唯有踏入这道路,方才是对那耐看女子最大的帮助!唯有自己踏入其中,那耐看女子方才不用分心来帮助他,方才能够更加全心全意的去守护自身的意志……

    踏入其中之后,一阵难以形容的变幻之间,他就感觉到自己来到了一条绵长的山路之上。

    在自己的背后,只有一团奇异的迷雾正在翻涌不休,那迷雾之中,隐隐间似乎有着无数的光点在闪烁,在生灭。

    再看看四周,他便辨认出来了,这里,赫然便是他在混沌星空之中所看到的,那一座山峰之上。

    从脚下,有着种种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的气息不断渗入他的身体之中,让他不知不觉间陷入恍惚之间,好似是看到了无边的天地,无限的宇宙,无穷的大道,无尽的玄奥,无量的道理……

    “终于没有考验了?”好一阵子,这壮硕修士回过神来,叹息一声。面色变得莫名的复杂。

    在其中,担忧有之,痛苦有之,怨恨有之,轻松有之,喜悦有之,兴奋有之。种种种种的情绪交织混合在一处,便形成了这样复杂的表情。

    好一阵子之后,他叹息一声,顺着这道路开始前进。

    虽然不知道这道路到底是通往哪里,那最后的机缘又在何处。但,既然有着道路,这道路又是如此玄妙,他自然会走一走。

    每走一步,这修士就感觉自身的道行境界受到了一次震荡,原本桎梏自己提升境界的**颈似乎就松开了一些。

    无穷无尽的玄奇信息,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灌入他的身体之中,灌入他的心灵之中,让他时时刻刻的能够感受到自己正在一点一滴的进步着。

    这种感觉,渐渐的压下了他心中种种复杂的情绪,让他渐渐的沉迷于之中道行境界的提升之上。

    恍恍惚惚之间,甚至产生一种哪怕是付出一切,能够走到这里,都是值得的感觉。

    当然,这只是一闪而过的瞬间想法而已,等他回过神来,这种想法却就完全消弭了。

    不知走了多久,感觉上似乎已经是做了不知多少亿万里了,他,终于发现前面的道路出现了一点变化。

    一座凉亭,横亘在道路的尽头,挡住了他。

    在看到那凉亭的瞬间,这修士便猛然愣在了那里。

    无穷无尽的信息通过他的双眼疯狂的灌入他的心中,让他在这瞬间直接宕机,思维变得一片空白,不管是思考能力,乃是对时光的感知能力,都在这瞬间完全消失了。

    他,就像是在这瞬息间,完全化作一具奇异的雕塑了一般……

    时光,一点点的流逝。

    一天,两天,十天,一个月,一年,十年,百年……

    不知不觉间,已经是上千万年时间过去了。

    这壮硕修士,就像是真的化作了雕塑一般,足足千万年时间,都没有任何动弹,没有任何改变。

    直到,又一名修士,来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