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无暇无碍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无暇无碍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空女周围忽然被一种无形的存在笼罩。【】

    这种无形的存在将她与外界的一切变化完全隔绝开来,哪怕外界的气息天地正在崩塌,正在覆灭,也不能影响到她,以及被她抓住手臂的创神童子!

    而那气息天地的崩塌过程却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有任何迟滞,而是依然如同之前那般,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渐渐的让整片包围着那巨大门户的气息天地渐渐的完全化为一种中正平和当中夹杂着毁灭的气息,形成一片似乎变幻莫测的光影似虚似实的充斥着这漩涡zhongyāng的门户周围而已。

    在这些气息当中,有着十处位置同样是出现空女所在这一处位置所发生的情况。同样是有着无形的存在笼罩住某一生灵,将这些生灵所可能遭遇到的外来影响完全隔绝开去,让他们免于受到气息天地崩塌而的影响而受到伤害。

    这些生灵,很显然,便是天神、神屯等人了。

    他们此时正一脸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周围的变化。他们这些年一直是在体悟着罗帆的道尊烙印,体悟着其中的诸多玄妙,正是大有所得,感到自身的道行境界正在坐火箭一般飞跃的时候,忽然间发现周围天地一阵变幻之间完全消失,自己却是被一阵无法形容的光影笼罩,处于一片奇妙无比的虚无当中,这感觉,自然是让他们完全摸不着头脑了。

    特别是,他们的见识。根本比起空女他们远远不及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至于周围那种护住他们的无形存在,他们更是不知道那是什么了。

    空女扫了他们一眼,便将自己的目光投往在那巨大门户缝隙zhongyāng悬浮着的罗帆,看着他身上所发生的那种种莫名的变化。

    此时的罗帆正静静的悬浮着,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一丝丝的气息透出,整个人乍一眼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具毫无任何生命的石雕一般。

    但再仔细一看,便会发现,他那里是毫无生命的石雕?虽然没有任何气息透出。没有任何动作。没有任何活动,但那种生命的存在感,却是强烈得超乎想象,让任何人盯着他超过一秒钟。便会觉得这存在便是生命的起源。乃是宇宙天地之间一切生灵的始祖所在!

    在他身上。一切生灵的奥妙,一切生命的特质,都能够从中找到。

    甚至。更进一步,一切天地宇宙的奥妙,都能够从那身上找到!不管是生命的,还是非生命的,甚至是那冥冥中至高无上的大道,都能够在那人的身形之上找到其存在的所有痕迹!

    这种感觉,不是固定的,而是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增长着的。

    起初,或许只有那么一点点味道而已,但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越是到后来,这种感觉便越是强烈,到最后,甚至有种将其完全取代自己一切感官的趋势,完全扭转一个人的世界观,将一个人对于天地宇宙的认知完全转嫁在这身形之上……

    当然,这只是一般人而已,对于已经开始整理自己世界观的空女来说,自然不至于到这地步。

    不过,哪怕是没有到那一地步,却也让空女感觉到自己神魂深处,那一个道尊烙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她对罗帆身形的观看而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完整,越来越稳固,也越来越玄妙!

    若是在刚刚开始形成的时候,这道尊烙印只能存在数百万年而已,那么到了后来,这道尊烙印甚至达到了便是空女有数亿年不见罗帆,它都能够一直存在下去的地步!这种稳固程度的增长,已经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了。

    发现这个,空女终于是完全放下心来。

    那道尊烙印的变化,很显然便与罗帆身上正在发生的变化相互对应。而从这道尊烙印变得更加完整,变得更加稳固,更加清晰来看,罗帆身上正在发生的显然是好事,对其修行有着极大好处的好事!

    这包裹住空女的玄奇存在,很显然便是罗帆所布置下来的。

    这漩涡zhongyāng方才所崩溃的天地虽只是气息天地而已,但那毕竟是一片这样强大,这样玄妙的天地。这样的天地崩塌,虽说不会如同真正的天地崩塌那般毁灭在这天地当中的一切,但却也定然是会对这天地当中存在着的诸多修士造成极为严重的伤害。这种伤害,或许不会太过致命,但却定然不会那么容易消退。而对罗帆来说,要让他们免受这样的伤害却只是动念间的事情,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不会吝啬这么一点念头去守护住他们了。

    而在将他们守护住的同时,罗帆体内的变化,却已经是到了最后阶段了。

    他的身体之中,神魂、肉身、法力、道果、感知、意志、心神意念、念头、气息、识海……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都进入了融合的最后关头。

    这一次,再没有任何不和谐能够阻挡这种融合,这种种存在在最终完全混合在一处,形成了一种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整体,组成了一个玄妙得无法想象的奇异存在!

    一种圆融无暇,圆满无碍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心中,恍恍惚惚之间,这整个宇宙好似成为了他的掌中天地,成为了他自己所开辟出来的大千世界、中千世界、小千世界一般。

    有一种能够随意调整这宇宙的规则,能够随意调整这宇宙的一切,在这宇宙之中自己乃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就是混元道果的感觉吗……”罗帆缓缓的睁开双眼,口中这样喃喃着。

    此时此刻。他的双眼闪过莫名的光芒,其中好似是包含着整个宇宙的一切道理,蕴含了能够让任何修士体悟一世的无上玄妙,包含着能够引领修士成就至高境界的无上玄奥!

    心念微微一动之间,那些从那巨大门户的缝隙当中涌出来的魔界气息瞬间凝聚,在他的身前凝成了一片小小的,只有巴掌那么大的气息天地。一个和之前存在于这漩涡中心之处,包裹着那巨大门户的气息天地一般无二,同样是有着五十四处疑似魔界气息的位置所在的气息天地!

    随着这无数气息的凝聚,那巨大的门户之中开始有着巨量的气息再度要渗透出来。

    这个时候。罗帆顺手轻轻一拍。那无穷信息便瞬间被堵住,完全停留在那门户之中,再无法涌出分毫,便好似那巨大门户的门缝已经完全消失了一样。

    现在的罗帆。在这宇宙当中的能力。其实当真就是如同真正的圣人一般。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这些气息虽然是魔界的气息。但毕竟是出现在这宇宙当中,自然也就是处于他的控制之下,他自然也就能够随意的将其凝聚成为气息天地,自然也就能够堵住那巨大门户的缝隙,让那些气息不再涌入了。

    之所以他能够在这个宇宙拥有这样近乎真正圣人的威能,原因很简单。

    因为这个宇宙,本质上来说,还只是一个大千世界而已。

    虽然,它比起罗帆以前所见到的那诸多大千世界要强大,要恐怖不知多少倍,但毕竟还只是大千世界,和真正的完美天地相比,还是差了不知多少倍。

    而对于此时已经将自己的一切融为一体,再没有什么神魂、肉身、法力、气息等等一切分别的罗帆来说,任何一个大千世界,只要他待的时间稍稍长一点,他便能够掌握这大千世界当中的一切,如同这大千世界便是他所开辟的一般。

    罗帆在这宇宙当中待的时间可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十几万年之久了,早已是达到了让他掌握这宇宙一切如同他乃这宇宙开辟者的最短时间了,所以他才在这宇宙当中有着这样的神通,有着这样的威能,有着这样的手段。

    不过,可惜的是,这种手段也只能局限于这宇宙之中而已。

    离开这宇宙之后,便是进入其他大千世界,他也需要一段时间的熟悉才能够再度拥有,而进入地球宇宙那种完美天地当中,他要做到这一点,那更是绝对不可能的。完美天地,已经超越了他这种奇异特质所能起作用的范围了。

    却是必须他将自己的道行境界提升几个层次以后才能够让这种特质发挥一些作用,而想要做到让这种特质完美发挥,做到在地球宇宙那种完美天地当中也能够如同在大千世界当中一般待上一段时间都能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那至少也要等到将他证就混元道果才能够做到……

    罗帆悬浮在那里,抬起自己的手,轻轻一晃之间,在他的神魂深处那一个原本无形无质,根本不可能触碰,不可能把握,不可能影响的圣人烙印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一个圣人烙印繁复玄奥之处,比起他的道尊烙印何止强了亿万倍。便是在罗帆的手中,那所放射出来的玄奇气息都已经笼罩住整个宇宙,让整个宇宙当中的一切生灵在这瞬间都感受到一种至高无上的奇异存在出现在这宇宙之中的某一处位置,甚至有些强大的修士还以为是有什么无上法宝出世,一心想要寻找这些法宝的踪迹。

    “这些年多谢诸位圣人至尊的提携,如今吾欲求证自身之道,还望诸位至尊收回烙印,罗帆拜谢。”罗帆放开这烙印,这烙印便悬浮在虚空之间,而他则在这虚空之间对着那烙印叩拜。

    第一次,这烙印并没有任何反应,便好似那只是一个最普通的烙印而已,只是一个死物,罗帆再做的只不过是一件无用功而已。

    对于这一点,罗帆早有所料,并不感到奇怪,而是再度叩拜,口中再度说道:“这些年多谢诸位圣人至尊的提携,如今吾欲求证自身之道,还望诸位至尊收回烙印。罗帆拜谢。”

    如此这般,一而再,再而三,一直到了九次之后,方才有着莫名的变化出现。

    虚空之间传来一声极为奇异的叹息,接着那一个烙印微微一震,渐渐的由实化虚,从有变无,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整个过程。玄妙得便是罗帆都无法想象。无法理解。

    那烙印在这一刻还在他的面前,真实不虚,实实在在,没有一丝一毫的虚幻之处。但下一瞬间。这烙印就没有任何痕迹的消失不见了。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他所能理解的波动。什么时间、空间的异常,什么速度的变化,什么规则法则的变化。一切的一切,尽皆没有!整个看起来,就像是这烙印从来就不在这里,他之前那不知多少年所感受到的那个烙印,所见到的那个烙印都只不过是幻觉而已……

    这种变化,让罗帆瞬间就知道,收走这烙印的,绝对是至高无上,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万劫不磨,永恒不灭的无上圣人。当然,至于是哪位圣人,便是他所不能知晓的了。

    将那圣人烙印送走之后,罗帆方才松了口气,脸上现出了轻松的笑容。

    这烙印的存在,对他来说其实不是一件坏事。因为这圣人烙印当中蕴含着无穷的奥妙,无尽的道理,更包含着无数圣人之道的秘密,能够让他从中体悟得对自己有无数好处的修行玄奥,能够对他的道行境界的提升有巨量的好处。哪怕将这烙印容纳于体内会造成自己的一切念头,一切想法,一切行为会通过这烙印传送给那烙印的主人,也就是那几位圣人。但,这也只是次要的,毕竟,圣人若是想要知道你在想什么,那只是动念之间的事情,哪里需要这烙印。

    对于这样能够给自己带来大量好处的圣人烙印,罗帆之所以这样坚决的要将之送走,原因很简单。

    那就是,他此时体内的一切都已经融为一体,无论是神魂、肉身、法力、意志、感知、心神意念、气息、念头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一个完整圆满的整体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圣人烙印存在于他的体内深处,便是对他进行着干扰!

    哪怕是这圣人烙印能够给他带来无穷的好处,对他来说,也像是一根刺在自己皮肉当中的金刺一样,让他难受之极——金刺给一个普通人自然能够让这人获得许多好处,制造金刺的金子自然是这人所喜欢的,但当这金刺刺在皮肉当中,那种感觉就可想而知了,哪怕是这金刺价值再高,这人也绝不会愿意刺着这金刺去生活的。

    对现在的罗帆而言,这圣人烙印,就是普通人的金刺。

    所以,他才要将这圣人烙印送走。

    当然,这种送走却不能随意的将其丢弃。这毕竟是圣人烙印,毕竟是与圣人相关的存在,若是将其随意丢弃,圣人不在意的话那还好,若是圣人在意,一个喷嚏打过来,那自己的便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结局了。

    故而,才有着之前那一番对话的发生。

    做完这些之后,罗帆一身轻松,只感觉那种圆融无暇,圆满无碍的感觉愈发的强烈了,心念微动之间,空女和创神童子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方才,那是圣人的声音?”来到这里之后,空女尚且没有开口,比较毛躁的创神童子便开口问道。

    这话,让空女神色一变,连忙用力一握创神童子的手,显然是对她这样莽撞开口而感到十分担心,那可是圣人,无所不能的圣人,岂是能够随便谈论的?!

    “无妨,无妨,圣人既然愿意将声音传来,自然便不怕被人知晓。”罗帆一看空女的表现,便不由得失笑,道。

    这话,却也是侧面承认了创神童子的问话,确认了之前那一声叹息便是圣人的声音。

    听到罗帆承认,空女面色一变,看向罗帆的眼神不由得有些担忧了。

    虽然第一次听到圣人的叹息让她感觉极为奇妙,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但因为这声音乃是叹息,却让她更加的担心。圣人为什么叹息?这叹息又是针对什么?被这叹息针对的罗帆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圣人会不会因此而心情不爽?又会不会动手对付他……这种种纷繁杂乱的念头让她实在难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看到空女担忧的眼神,罗帆微微一笑,握着她的手,道:“不必担心,有些事情担心也没有用。我们能够做的,就只是做好自己,其他的事情,不必去多管。”

    事实上,罗帆现在甚至不需要去猜测,存在于空女神魂深处的道尊烙印自然会让他知道空女的一切念头变化,明白他的一切担心。

    这个时候的创神童子眨巴着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罗帆和空女两人,她虽然是将事情看在眼里,但毕竟是小孩子心性,却是完全不明白这其中隐藏的种种,更加听不懂罗帆和空女两人正在说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