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伪圣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伪圣

    原因并不是什么看彼此不爽之类的话语,其实就在这正尊方才那句话上!

    他对于罗帆的修行法门有着绝不能放弃的理由!要知道,这正尊所留下来的痕迹都是能够将半圣法宝残留的符从百分之一推演到百分之九十九的存在,这正尊的道行境界之高妙达到何等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正尊却是无法做到罗帆能够轻松做到的事情,无法如同罗帆这般轻松的掌握这整个宇宙,无法做到这这宇宙当如同圣人一般无所不能。

    只是稍稍一想就应该知道,这正尊的心想法是什么模样了。对于罗帆的修行法门,对于他的修行诀窍,甚至是对于他的一切想法,一切念头,一切感应,这正尊都必然是不可能放弃的。

    而对于罗帆来说,若只是要自己的修行法门而已,他自然不会吝啬。但要他这种成圣的根基,要他传授对方成圣的路径,那除非与他建立极为深厚的交情!让罗帆认为足以将这种成圣的秘密传授给他,否则便是打死他,他也是绝不愿意透露一丝半毫的。

    罗帆不可能透露,而正尊一定想要知道,两人之间,由此显然便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了。

    在这样不可调和的矛盾之下,除非他们两人之间一人放弃自己的想法,甚至放弃自己的原则,否则的话,便是他们再怎么说,都不可能将这种矛盾消除!

    而显然的,道心坚定如同罗帆这般的存在,是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原则的。而正尊,当然更不可能放弃一个这样强大的机会在面前而不去探究。

    这样一来,两人的冲突,几乎可以说是必然会出现的。语言便是说得再多,也对这个并没有太多的改变,最后结果,都是必然的。

    所不同的可能就是那最后冲突发生的时间快慢而已。

    正是因为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罗帆方才在这时将自己的警惕提升到最高。

    正尊却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动手,他抬头看着在罗帆背后那一个巨大的门户,道:“这个门户,你知道是什么门户吗?”

    “我却不知,莫非道友知晓?”罗帆虽然知道这门户形成的原因,甚至也知道这门户到底通往何处,但他确实是不知道这么门户到底是什么门户。至少,不知道正尊他们对于这个门户的认知到底是什么模样。

    “其实。这样的门户,在我们的世界有着一个称呼,叫做伪圣之门。”正尊抬步轻跨,身形没有与一般人行走的动作有任何区别,但却是转眼间就跨越了颇远的距离,穿过罗帆的身边,出现在那巨大的门户旁边,抬手静静的抚摸那巨大的门户,口这样说道。

    他这样的行走方式。让罗帆忍不住眉头微微一挑。

    不过,也只是微微一挑而已,这样的方式虽然玄妙,但对于罗帆来说却没有任何秘密,他甚至不需要在这宇宙当便能够同样做到这一点。

    当然,他却也不会因为这样而毫不动容,这样的手段他虽然能够做到。但并不代表能够让罗帆产生这种诡异的感觉,甚至有种无法打断他动作的感觉是很简单,很普通的事情。

    能够让罗帆产生一种无法打断,无法阻止的感觉,这就表明了他这种行走方式,其实还是包含着一些超过罗帆此时所能理解的玄奥的奥妙在其的……

    若不然的话。罗帆定然不会有这种无法阻挡,无法影响的感觉出现。

    “什么事伪圣?伪圣之门难道这是指跨过这门户能够成为伪圣?”罗帆问道。

    “当然不是。伪圣,其实是超越准圣的一种境界,这个境界,在你们称呼,那就是九级台阶,在我们的称呼。就是伪圣。这样的境界,怎么可能跨过一个这样的门户就能够成就?”正尊呵呵一笑道。

    伪圣?罗帆一听正尊的解释,便恍然大悟。原来这伪圣就相当于踏上九级台阶的修士,也即是说,踏上第一台阶,在魔界当就相当于一级伪圣,踏上二级台阶,便相当于二级伪圣,三级便是三级伪圣……如此这般类推下去,踏上九级台阶的,自然便是九级伪圣了。

    则会其实也就只不过是说法不一样而已,和地球宇宙的境界等级根本没有多少区别。

    “那为何这门户会被称为伪圣之门?”罗帆疑惑的问道。

    虽然他和正尊之间可以预料最后定然是会翻脸的,但在这之前,却也不妨碍他们交流。对于罗帆来说,从正尊口听到更多魔界的信息正是他所愿。而对于正尊而言,通过这种交流,从试探出罗帆的修行法门,知道罗帆为何能够在这个境界做到他甚至在如今都无法做到的事情,这也是他所想要的。

    在这样双方都有心交流的情况下,两人自然是一拍即合,交流起来当真是毫无障碍。

    “你其实早就知道了吧。你方才不是刚刚将这事伪圣之门的根源炼入你的法宝之了?”正尊笑道。

    “哦,原来如此。这么说,这门户之所以被称为伪圣之门,其实就是因为这一个门户是一件伪圣之宝的碎片而出现的?”罗帆恍然道。

    对于这正尊说他将那一件法宝碎片融入自己的法宝之,他却是没有丝毫的羞愧,甚至更没有要将那可能是这正尊的法宝碎片重新拿出来交给正尊……就仿佛完全不知道这些一样,心安理得的将那一件法宝碎片化为己用。

    好在,也不知那正尊不在意那一件法宝碎片,还是因为这一件法宝碎片其实不是正尊自己的。听到罗帆完全没有提起那一件法宝碎片的意思,他也没有提起,只是微微笑着道:“正是。我们的天地之,发生在伪圣之间的战斗很是频繁,伪圣之宝毁灭的数量也是极多。一般而言,能够将伪圣之宝毁灭的战斗都会崩灭时空,所以这些伪圣之宝被毁灭之后的碎片都有很大一部分是分散到天地之外,出现在各个时空之间的。而因为伪圣之宝蕴含着无穷奥妙,所以这些法宝碎片一般在进入某个天地之后都会自然的和其他碎片产生莫名的联系。当这种联系强烈到某个高度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的形成这样的伪圣之门。”

    “原来如此。”罗帆一听。却是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一个巨大门户出现的根源所在。

    那正尊所说的伪圣之宝被打碎之后,有着很大一部分会离开魔界进入其他世界当,但就像是将水从高处倒入一个水杯当一样,自然会有很多水因为冲击四溅离开水杯,但留在那水杯当的水一般而言都会比起四溅飞散的要多的。所以,那伪圣之宝被打碎之后,留在那魔界当的碎片。定然是比起离开魔界进入其他天地的碎片要多的。

    如此一来,碎片之间的联系最强的。当然就是魔界当的碎片和在其他时空的碎片之间所产生了。而当那联系强烈到某个层次的时候,这所产生的伪圣之门,当然也就是沟通了那时空和魔界之间了。

    由此来推算的话,当初罗帆在体神子记忆当所看到的,那一个在某处时空当的巨大漩涡为何会和魔界联系在一起,为何能够沟通魔界当喷吐出那么多的生物,原因也就很明显了。根本就是因为在那里的碎片比较小,那种碎片之间的联系并没有强烈到需要的高度,所以无法形成伪圣之门。方才只能形成那样的异常现象出来。

    “道友或许少说了一点吧,这伪圣之宝的级别,至少也要达到某个高度才可能形成这样的伪圣之门吧。比如,九级伪圣或者超越九级伪圣之类的……”罗帆微微笑着道。

    “确实是对级别有所要求。不过却也不是只能九级伪圣这一级数的法宝方才足够形成伪圣之门,其实只要伪圣七八级的法宝,就已经有着这样的资格了。”正尊笑道。

    “那不知这一件伪圣之宝是何等级数?”罗帆一听,微微一笑。问道。

    “这一件伪圣之宝的级数,也只是九级伪圣巅峰而已,距离超越九级伪圣还差了点。”正尊却是有些遗憾的道。

    “从这一点来看,道友莫非便是这一件伪圣之宝的主人?”罗帆听了,笑道。

    正尊一听,只是一笑。并没有回答这句话,道:“你想要通过这个门户进入我们天地的话,到那边所出现的位置,便会是一片战场。一片两位九级伪圣之间生死剧斗所形成的战场。那一场战斗虽然已经是数兆年以前的事情了,但到现在依然是在有着强大的战斗余波存在。你虽掌控了这宇宙,但却不可能将这宇宙带过去,若是出现在那里。那战斗余波第一次就会将你完全抹去。”

    “是吗?”罗帆一听,心头一紧,不过并没有达到恐慌完全放弃自己打算的程度。

    在听到这门户是因为碎片之间彼此的联系所形成的,所沟通的位置也是那另外的碎片所在的位置之时,罗帆其实就已经有了这样的猜测,大概知道了这时空门户的背后可能便是那一片战场!

    只不过,之前他并没有想到那战场的余波可能还会留在现在。毕竟,这宇宙被改变了不知几千亿年之久了,甚至连宇宙世纪都换过几次了,这就表明那伪圣之宝被打碎的时间至少也是在不知几千亿年以前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那一场战斗便是再激烈,那战斗的余波怎的也该消散了吧……现在一听正尊之言,他便发现,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九级伪圣。

    想想也是,眼前这正尊不知在多少亿年以前出现在这宇宙当所留下的痕迹到现在都依然存在着,依然在发挥着超乎想象的威能,甚至让他能够从悟得众多不可思议的玄奥了,那九级伪圣爆发最强力量战斗,甚至连伪圣之宝都打碎的那恐怖战斗,那余波怎么可能无法留到现在?

    正是因为认识到这个,他才不会认为正尊是在用夸大其词的语言来恐吓自己,才不会认为那些话是谎言。

    不过,哪怕是知道了这个,他也并没有觉得自己就一点机会都没有。

    那毕竟只是战斗余波而已,而且还是不知多少兆年以前的战斗余波,便是再强,到如今也应该有所减弱了。他便是直接进入没有办法抵挡。但做一些准备,搞一些防御过来,那还是有着抵挡住的可能的。

    “多谢道友提醒。我会注意的。”罗帆表面上并没有将心的担忧表现出来,只是微微一笑,向正尊躬身谢过。

    “莫非道友现在还认为自己能够安全的进入我们的天地?”正尊一看罗帆的表现,便知道他的想法,不由得失笑道。

    “总要试上一试。事到如今,若是只因为道友的一番话便打消了计划数十万年的计划。那我也不用去修行了。”罗帆也是笑道。

    “原来如此。看来道友之道心当真是足够坚定。只可惜了道友所创出的绝世**,怕是要就此断绝了。”正尊这样叹息道。

    “道友多虑了。我却不会去送死,在进入之前,自然会做好诸多准备。”罗帆心警惕,知道这怕是到了最后掀牌子的时候了,脸上神色笑呵呵的,但双眼之却闪过凝重的光芒。

    “做些准备总是好的。我看不如这样,道友且将你所创出的诸多绝世**交予我,若是道友无事。我便将这**还给道友。若是道友有个万一,我便代道友将这绝世**传承下去如何?”正尊呵呵笑道。

    “不必劳烦道友了。我所创出的法门只是粗陋之法,传承不传承根本无所谓。说不定传承下去了反而会误人子弟,断绝了传承说不定会更好。”罗帆淡淡的道。

    这个时候,他已经是再无任何笑容了。

    “是吗,这样粗陋的法门,我却很感兴趣。不瞒道友。这一件伪圣之宝,确实是我所炼制的,那战斗之处,也是我与仇家相斗之地。我想,以我的能力,护住道友安全通过那区域还是没问题的。不如我护住道友安全进入我们天地。道友将你所创的绝世**传授与我如何?”正尊依然是笑着说道。

    “哎……”罗帆叹息一声,没有开口,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可惜,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正尊看罗帆那坚定的表现,虽早已料到,但还是忍不住便是一阵无奈。

    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在给罗帆施加压力,想要让罗帆最后屈服,确信没有自己的帮助他绝不可能安全进入魔界,但却没想到罗帆居然这样坚定,似乎隐藏着什么底牌,居然连九级伪圣的战斗余波都丝毫不惧,完全不受他的心灵压力影响,这让他既是有些无奈不的同时,更是对罗帆的修行法门感兴趣了——到底是什么底牌,让这个只是准圣巅峰的存在居然有自信自己能够在九级伪圣的战斗余波当保持安全?若是自己得到这样的底牌会怎样?

    一想到这个,他就忍不住一阵莫名的激动。

    罗帆见此,知道事情再没有任何拖延的可能了,也不再开口,直接抬手就向着那正尊拍过去。

    这一拍,看起来平常之极,简直就像是普通人随意的拍出一样。但随着这一拍,那正尊却是面色微变,抬手轻晃之间,一个三足圆鼎出现在他的头顶,微微一震之间,整个宇宙都随着剧烈的震荡起来!

    周围的规则法则层更是在瞬间完全崩灭,随着这规则法则层崩灭的,还有上面的无数层深渊,还有着那一个晶壁世界,以及那整个晶壁系!

    瞬息间,这一处原本是属于宇宙心的,甚至便是当初科技阵营和修行阵营之间发生的宇宙大战都没有丝毫影响其存在的位置,完全覆灭,消亡,转化为一片好似浆糊一般的景象。那原来存在于这里的,数量众多的晶壁世界所组成的晶壁系完全化为虚无,随着这晶壁系化为虚无的,还有这这晶壁系之内那数量多得超乎想象的巨量生灵,以及那无上神土最后残留的,顽固的科技阵营的力量……

    在这样一片好似浆糊一般的景象当,一个巨大无比的门户从无到有,从虚化实,渐渐的出现在那一片浆糊当。这一个门户,巨大得超乎想象,比那时恒星在其面前,都如同沙石在普通门户之前一样。整个门户无比的稳固,便是周围那剧烈无比的变化对于门户来说,也只不过像是海水对于礁石来说一般,无论周围的变化多么激烈,多么狂猛,都不能影响这门户丝毫……

    就在这个门户之前,一个看起来英俊得刷新任何人心对完美定义的男子头上顶着一个三足圆鼎静静的悬浮着。

    在这男子身前,一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完全没有任何异常气息,特异变化的男子抬手对着那头顶三足圆鼎的男子。

    对于他们两人来说,周围的一切变化都如同虚幻,同样是完全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的影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