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幸运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幸运

    这一只手掌一探出来,整个宇宙就好像是被塞进了远超其容积的密封**子一样,开始微微的晃动起来。【】

    那之前因为手三足圆鼎的出现而停下来的那种,宇宙走向完全毁灭进程的过程再度开始启动,继续向着毁灭的深渊沉沦着!

    这样的变化,赫然便是这一只手掌居然在本质上已经是比这整个宇宙要高,达到了这宇宙都无法承受的境地!这是何等可畏可怖的手掌?!

    罗帆所轰出的那三足圆鼎所对着的,正是这样一只手掌。

    “这是正尊的本体吧……”罗帆瞬间这样想着,脸上神色更加的严肃,心的警惕变得愈发的高涨,疯狂的搜刮这宇宙的一切力量灌入那三足圆鼎之,增加这三足圆鼎那原本已然是强大得恐怖的威能,而不再顾及这宇宙的承受能力,再不管这宇宙因为他抽取这样多的力量之后会造成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那一只白白嫩嫩的手掌探出来之后,微微一晃,在这宇宙的震荡当,对着那三足圆鼎一抓。

    这原本已经放大了不知多少倍,甚至足以比拟恒星那般大小的三足圆鼎在这样轻轻的一抓之间,便受到某种不可思议的机制作用,缓缓的缩小,最终化为巴掌大小,被那一只白嫩嫩的手掌握在掌心之。

    至于这一尊三足圆鼎原来所具有的那种甚至便是气息散发出来都足以让整个宇宙产生莫名变化,隐隐间都要完全崩溃的恐怖威能则在这样的情况下如同完全不存在一般,根本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便在那一尊三足圆鼎刚刚落入那手掌的瞬间,那手掌微微颤动了一下。瞬息间在那手掌之上的诸多毛孔窍穴之猛然有着无数红色的鲜血喷涌而出。

    这些鲜血一出现便化为无数强大无匹,散发出甚至可以比拟巅峰准圣,也就是可以比拟道尊级数存在气息的无数奇异生灵,要向着整个宇宙分散开去,将这宇宙破灭。

    但,就在它们完全成型的瞬间,又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在这些鲜血生灵的体内爆发开来。瞬间将这些强大无匹的鲜血生灵整个崩散,将它们全部重新转化为细碎的血雾,再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便如同普通人所吐出来的鲜血一样……

    罗帆一看这变化,便心头一动。

    这手掌忽然有着这种异常,却并不是因为那三足圆鼎的冲击。这三足圆鼎毕竟是他借用那天地与混沌状态的间隙之间那无穷无尽的灰蒙蒙存在所凝聚出来的,他自然对其上所产生的一切变化有着清晰无比的感应。在方才那手掌抓住这三足圆鼎的瞬间。他能够感觉到,那三足圆鼎本身的强大威能根本没有发挥任何效果。直接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一样化为虚无,一点都没有那种击对手,甚至击任何事物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明显,就代表着这三足圆鼎那强大无匹的威能根本就没有一倾泻在这新出现的,应当是正尊本体的那手掌之上。

    既然是如此,那么这手掌现在所受的强大伤势,当然就不是他的所为了。

    “莫非,他当初大战所受的伤势到现在依然没有恢复?他现在将手掌探过来根本就是极为勉强的?!”罗帆瞬间就产生这样的念头。

    这样的念头出现。让他方才不由自主诞生的绝望瞬间完全打消。既然正尊的本体将手掌探过来是这样勉强,那么就代表着这手掌根本没有多少余力来对付他,那他只要稍稍小心一点,便不难获得生机!

    明白此处,罗帆抬手又是凝聚出一尊三足圆鼎的符出来,再继续之前那种过程,从冥冥之抓取出比之前更大的一团灰蒙蒙存在。灌入那符当,转眼间就再造出一尊灰蒙蒙的三足圆鼎出来。

    若是在其他宇宙,其他天地,罗帆想要凝聚出这样一尊三足圆鼎出来根本不可能这么简单,而是需要长时间的准备,在将那灰蒙蒙的存在引出来的时候更不可能这样大大咧咧一下子将那样多的灰蒙蒙存在引下来。而是需要做出无数准备,再一点一滴的将极少量的灰蒙蒙存在抓取出来,一点一滴的融入那符之,最终在耗费漫长的时光之后,再做到如今这般将这样一尊三足圆鼎凝聚成形!

    比如在地球宇宙当,他想要做到这一步,至少也需要十几万年才能够完成。

    但。在这一个宇宙当,情况自然是完全不同。

    作为一个近乎这宇宙乃是他所开辟出来的强大存在,罗帆在这宇宙当几乎便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了。

    哪怕是这宇宙此时似乎正在走向毁灭的深渊,但毕竟还是没有毁灭,这宇宙的伟大威能依然是存在着。而这,便让他能够毫无顾忌的做到自己所想要做到的一切!进而,便能够肆意的牵引那灰蒙蒙的存在进入这宇宙,再随意的将这些灰蒙蒙的存在进行改造。如此这般一来,方才将正常需要十几万年时间才能够完成的过程压缩在转眼之间便完成了。

    将这一尊三足圆鼎形成之后,那一股镇压一切,毁灭一切的气息甚至比起之前那一尊三足圆鼎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要浓郁。只可惜,此时刻,因为那手掌的存在,这宇宙走向毁灭的进程比起之前更加的坚决,虽说有着这三足圆鼎在镇压,但却也无法阻挡它继续走向毁灭,甚至连稍稍迟滞都做不到……

    这个时候,正尊本体所探出来的那一只手掌因为之前的异变,上面布满了血渍,看起来已经再无之前那种近乎完美代言的意味,反而是显得好像是从地狱深渊当探出来的,正艰难的向着光明伸展出来的一只手掌。

    甚至,这手掌此时还微微有些才颤抖,便好似一个已经垂死的病人正艰难的将他的手抬起来一样。

    这手掌在虚空之间,似乎正在犹疑着要继续探出来将罗帆抹去,还是要就此收手。

    而就在这个时候,罗帆所新凝聚的那一尊三足圆鼎终于完全成型,那一股强大无匹的镇压气息瞬间笼罩住这手掌。

    就在这时,那手掌的主人似是终于做出了决定。不等那三足圆鼎轰过来,就微微一缩,缩回了那被手掌打破的位置,完全离开了这一个宇宙。

    随着这手掌的离开,这宇宙那种塞进了远超其承受极限的物体的感觉瞬间完全消失,整个宇宙那种向着毁灭深渊走去的进程瞬间停止下来,保持着那一个残破的状态稳定不动。看起来便好似是将可能这样永久的存在下去一般。

    罗帆见此,方才松了口气。知道自己的猜测果然是没有错误,那正尊在不知多少兆年以前所遭遇的,那将他的伪圣之宝也打碎的战斗当所受到的伤势虽不足以将他的性命完全抹去,但却一直残留在他的体内,依然是和他的身体不断的纠缠,哪怕是过去了这么长的岁月,也完全没有消退。

    而这伤势,也足够严重,严重到让他甚至连这一尊在正常情况下对他没有任何威胁的三足圆鼎都没有信心抵挡。这才让罗帆逃出升天,免受那正尊顺手将手掌探过来将他抹去的命运。

    “幸好如此,不然的话,今天怕是在劫难逃了……”罗帆长长呼出一口气,脸上现出庆幸的笑容,“或许,除了身体受伤的原因之外。还有我所凝聚出来的三足圆鼎才是他的目标的缘故才让我安全的挨过这一波吧。”

    大概猜出正尊的状态,罗帆对于正尊为何在之前只是将一具力量那么弱小的投影投入这宇宙的疑惑已经有了答案,同时,对于自己进入魔界之后的安全,也有了一些把握。

    从方才那手掌的变化来看,正尊方才出手那一招显然是让他的伤势有了恶化。此时即便不是自身难保,也难以抽出手来对付自己了。

    这样的话,他进入魔界之后,只要小心一点,不要作死送上门去给正尊当菜,安全就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明白这个,他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的愉快了。

    愉快了一阵。他看看这宇宙的情况,不由得暗自叹息。

    整个宇宙因为之前和正尊的那一番战斗,几乎毁了六成之多!便是这宇宙当现如今产生越来越困难的智慧生灵,也在这过程当毁了足足七成之多,整个宇宙在此时当真是已经从原来天堂一般的天地变成了战场的废墟。

    几乎任何一个河系,任何一个恒星系都有着或大或小的破坏,整个宇宙当几乎没有任何一颗行星是完好无损的,哪怕是最完整的的行星,在此时上面都有着一些几乎深入地核的裂缝存在。

    这样惨烈的景象,让这宇宙如今当真是哀鸿遍野,尽皆笼罩在一股悲伤绝望的气氛当。

    对于这样的变化,哪怕罗帆并不是同情心泛滥之辈,也看得有些难受。

    “可惜,在整个宇宙几乎完全破灭的破坏当,死去的生灵实在是死得太彻底了,不光是肉身,连魂灵都已经完全崩散消亡,连生命本源都完全消散,根本就无法将他们恢复过来……不然的话,便能将整个宇宙完全恢复原样了。”罗帆叹息一声,抬手虚空一拂。

    刹那间,整个宇宙便好似一头之前正处于深层睡眠当的狮子忽然被叫醒过来一样,开始微微颤动起来,整个宇宙所有的力量都被瞬间调动起来,无论是时空的力量还是元气的力量,甚至是规则法则层的力量,都在瞬间从原来死寂的状态化为无比活跃的状态!

    在这无数力量的变化之下,整个宇宙如同世界开辟,天地演化一般,那原本破碎的恒星开始重新凝聚,原本破碎的行星重新恢复过来,那各个星球之上原本出现的诸多破损都好似时光倒流一般渐渐的恢复原来的模样。

    整个过程,便如同神迹,如同宇宙开辟之初的万物演化一般。

    而那原本本崩碎的规则法则层,虚无层,乃至冥冥之,都随着这变化而开始渐渐的恢复过来。

    这种变化,不单单的出现在一处位置,而是出现在整个宇宙,不知多少亿兆光年范围之间,出现在这宇宙当的任何一处位置。无论是在罗帆附近的,还是在距离罗帆无穷遥远的宇宙边陲,都是一般无二,在进程上没有任何的差距,当真是无远弗届,一视同仁……

    这,便是罗帆在这宇宙当的强大威能。那足以让整个宇宙反复的伟大威能!

    虽说罗帆借助的乃是这宇宙本身的力量来做到这些修复工作,但俗话说。破坏容易建设难,整个宇宙被破坏的时候只不过是短短的几个瞬间而已,但等到罗帆要将之完全修复的时候,那所需要的时间,就不只是短短的几个瞬间了。

    足足是过了三日三夜之后。

    罗帆方才停下了这样的修复过程。

    而这个时候,整个宇宙的情况已经重新恢复了被破坏之前的模样了。甚至,比起那时候更加的完整,更加的无暇,更加的平静。除了死去了七成。不知多少京,多少垓,甚至多少秭的人口之外,一切都显得和正尊出现之前一模一样……

    其,万亿为兆,万兆为京,万京为垓。万垓为秭……

    这宇宙的众生这数日之间的心情当真是大起大落。自己正在过着平静的生活,忽然间天地反复,各种恐怖的波动席卷,各种强大的气息压迫得他们几乎头脑一片空白,忽然间更是整个宇宙尽皆陷入毁灭之,自己的不知多少同伴。多少亲人,多少好友忽然间随着星球的毁灭,恒星的毁灭,河系的毁灭而身死。接着,不一会,一切平静下来,天地又开始重塑。一切之前毁灭的都在开始重新恢复过来,如此这般的变化,完全是超过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让他们一时间根本把握不住该用怎样的态度来面对现如今这看似熟悉,但其实已经完全陌生的宇宙。

    这种变化,不知道改变了多少人的心态,不知道让多少人原本顽固无比的念头发生了改变。而他们的这种改变,对这整个宇宙所造成的影响却是极为深远,让整个宇宙的形势不知不觉间发生了种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改变。

    那修行的气氛,由此而变得愈发的浓郁了——这显然是肯定的,以往便是对修行不屑一顾的存在在经历那一场天地剧变之后,哪里还可能保持原来的心态?哪里还不知道修行的重要性?

    罗帆自然不会去管这些,他尽自己所能将这宇宙所遭遇的破坏完全恢复过来之后,深吸一口气,将这三日因为掌控这整个宇宙的力量进行操作所造成的身心疲倦完全消除。

    虽说他这三日三夜并不是使用自己的力量来完成对这整个宇宙的改造,不是消耗自身的力量来补充这个宇宙。但毕竟是掌控整个宇宙那样伟岸的力量,毕竟是做出那样精细的操纵,对他的力量虽然没有多少消耗,但对他的心力消耗却是极为严重,这才使得他经历这三日三夜之后,身心显得极为疲倦。

    也幸好他此时已经是将自己的修行成就与自己的一切完全融合,并将自己的一切也都完全融合在一处了。

    若不然的话,他不能掌控这宇宙还是其次,便是能够掌控,这三日三夜的消耗,怕也足以让他需要修行若干万年才能够恢复过来,哪里像如今这般,只需要深吸一口气,便将身心的疲倦完全恢复过来?

    “我以后,不会再成为你的累赘的!……”就在这个时候,罗帆的心出现这样一把声音。

    这声音,是一把清冷的女子声音,蕴含了一种让人心情平静的气质。却是罗帆所无比熟悉的声音,空女的声音。

    空女并不是闭死关,虽然她是在创神殿之,创神殿更是在罗帆的袖里乾坤之内,但因为罗帆遭遇大敌,根本没有精力去封锁袖里乾坤,所以对于罗帆之前和正尊的战斗,她却是看得一清二楚。对于罗帆为何那么急将她塞进这创神殿之去整理自己的世界观,更是再无疑惑。

    明白究竟之后,空女心涌起一股无法言喻的难受。

    她和罗帆结为道侣之后,虽说罗帆遭遇过不少敌人,也有过不少战斗,但那些战斗都几乎是绝对碾压的战斗。这种战斗,根本就不能让她对自己的实力弱小有太多的触动。毕竟,对手那么弱小,她再强也不会有什么帮助,再弱也不会有什么拖累。

    但这一次,罗帆所遭遇的正尊之强大,已经达到了一个让人绝望的境地!让罗帆费尽心思才逃出生天,这让她终于感受到了自己的实力是多么弱小,明白自己跟着罗帆,是何等的累赘!

    “若是我强一点,能够帮助到他,哪怕是一点,这一次他都不会这么艰难才打退敌人了吧……”这就是空女在知道这些之后所冒出来的想法。也正是这想法,才让她将那句话送入罗帆的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