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炼宝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炼宝

    罗帆听得心中响起的话语,微微一笑,道:“你如何是累赘?此事本来便是我惹出来的,若是真要说,该是我拖累了你才是。【】”

    这话,却是没有得到空女的回答。很显然,空女并不认为罗帆的这种回答算得上是真正的回答,并不觉得这样的话语有回答的必要。

    罗帆听得心中再无任何话语传来,叹息一声,却是知道了空女的想法,却也不去纠缠。虽说他并不认为空女是累赘,但空女有这样的想法,因此而产生上进的心思,这却也是一件好事,他不能,也不需要去将其这种想法打消。

    将此事放过之后,罗帆抬头看向那一个巨大无匹的门户。

    此时此刻,这一个门户耸立在宇宙虚空之间,那巨大无匹的模样,那真遗憾人心的气势,无不昭示着其与众不同。这样一个耸立于宇宙虚空之间的巨大门户,此时显得无比的显眼。现在整个宇宙刚刚剧变完毕,没有多少生灵会在意这宇宙当中所出现的变化,但若是这巨大的门户依然是在这里更长时间的停留之后,那些生灵,定然是会渐渐注意到这巨大门户的存在的。

    到得那时,这里说不定会因此而再度成为这整个宇宙的中心……

    不过,这一切却都是建立在罗帆会将这样一个巨大的时空门户留在这一处位置的基础之上!毕竟,这个门户此时此刻存在的根基,已经再非其最开始出现之时那般是一片伪圣之宝的碎片所化的漩涡。而是罗帆的意志!

    那一片碎片此时早已是化为创神童子的一部分,成为了她本体的资粮,那一个漩涡更早已完全消失无踪。在如此状态下,这一个门户之所以依然存在着,其根本原因,便是罗帆希望这个门户存在,是因为罗帆想要通过这门户进入魔界之中,所以这个门户在此时此刻方才依然存在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离开之后甚至都不需要将这门户散去,而只需要将维持这门户存在的意志抽离。这门户便会轰然崩溃。直接在瞬间化为虚无!而不可能如同当初一般,长久的留存下去。

    罗帆站在这一个巨大的门户之前,在他前方,便是那一道相对于门户来说极为渺小。但相对于他来说却是相当巨大的门缝。

    这门缝之中充斥着浓郁得超过常理的魔界气息……对于这些魔界气息为何如此浓郁。罗帆在之前根本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造成这些气息如此浓郁。但在经过与正尊的一番交流,一番战斗之后,他却已经是完全明白了过来。这些气息之所以如此浓郁。根本原因便是因为这门户所通往的,魔界当中的位置,乃是当初正尊和另外一名强大无匹的伪圣之间的战斗之地!

    正因为乃是那战斗之地,所以那里凝聚了大量的力量,自然带来了浓郁无匹,远远超过魔界其他区域所拥有的那种魔界气息,而在那战场的魔界气息再通过眼前这一个巨大的门户传播过来,故而才显现出这样惊人的浓郁,表现出当初那般不可思议的种种场景。

    之前罗帆认为那战场经过了不知多少亿兆年岁月之后,那战斗的余波早该比当初消散许多,便是有些破坏能力,也应该不大,他只要稍稍有些准备,便不难将之完全承受下来。

    但,在见识到疑似出自正尊本体的那一只手掌所遭遇的那些变化之后,他这种想法便被他瞬间抛在九霄云外了。

    那在正尊体内的力量时时刻刻受他消磨,时时刻刻的抵挡着正尊的炼化,驱逐,在经过这不知多少亿兆年之后,居然依然有着那样恐怖的威能,甚至让正尊连多施展一下自己的力量都做不到,那战场之中的战斗余波只是自然演化,到如今难道还会比起正尊体内的表现更差?消散得更多?!

    “看来,需要先准备好最强的防御方才能够在踏入那战场之后不会被瞬间抹去。”罗帆暗自想着。

    他想了想,将自己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前那一尊三足圆鼎。

    以正尊之前的表现来看,这一尊三足圆鼎如今对于他而言却是极为微不足道的——他一手捞过便将同样一尊三足圆鼎捞在手中,由此可得出这结论——但若是将其等级再往上提升,将其淬炼成为法宝,继而成为伪圣之宝,甚至提升到伪圣之宝的巅峰,那情况便不一样了……

    那战场那是正尊和另外一名强大伪圣之间的战斗所造成的。当初的战斗都只是将这伪圣之宝打碎而已,这战斗余波,显然还是在那伪圣之宝的承受之下。这么一来,罗帆即便不能将这一尊三足圆鼎祭炼到当初正尊手中的那个等级,但想要在那战斗余波当中护住自己,想来问题应当是不大的。

    如此这般一想,罗帆脸上便现出淡淡的笑容。

    却是已经做出了决定。他悬浮在这宇宙虚空之间,随手一拂,刹那间无数线条凭空出现,瞬间在他面前勾勒出一个反复玄奥的时空阵势出来。

    这个时空阵势一出现,便瞬间将那一尊三足圆鼎包裹在其中,再将那三足圆鼎周围的时光流速急速加快,加快到正常速度的万倍之多。

    接着,又有无数线条凭空出现,将原来那个时空阵势包裹住,同样的是开始将那时空阵势周围的时光流速加快到外界的万倍。跟着,又是时空阵势将第二个时空阵势包裹住……

    如此这般,一层时空阵势套着一层,而每一层时空阵势都是将其内部的时光流速扭曲到外界的万倍之多。而时光流速也随着一层一层的叠加!当两层时空阵势之时,在最里层的时光流速便增加到万倍的万倍。也就是外界的亿倍。而当时空阵势的层数达到三层的时候,那最里层的时光流速再在这基础上增加万倍,也就是万亿倍……如此这般不断递增。

    当最终罗帆完全停下来的时候,那时空阵势的层数已经是有数百层之多了!

    而这个时候,最里层的时空阵势之内,那时光流速与外界的时光流速之间的差距,已经是几乎超越了数字的极限。

    几乎是外界的每一刹那,每一瞬间,都相当于那最里层的时空阵势之内的数兆年之多!这样的恐怖差距,比起当初罗帆为创神童子所布置的时空阵势还要恐怖上不知多少倍。

    而做到这一步。罗帆虽然还想要继续套上几层时空阵势下去。但却发现再无法做到了。

    并不是因为这就是时空阵势所能叠加的极限,而是因为这已经是这整个宇宙和他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罗帆之所以能够在现在以比当初为创神童子所布置的时空阵势更加狂放的构筑这些时空阵势,更加无顾忌的加快时空阵势对时光的扭曲,根本原因便是他现在在这宇宙当中能够做到近乎无所不能。

    也就是说。他其实是借助这宇宙的威能来布置这些时空阵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每一个时空阵势的构筑完成。便相当于给这一个宇宙加上一种无形的负担。而显然的,任何事物,哪怕是宇宙。甚至是混沌状态,都不可能无极限的负担一切。

    时空阵势叠加得越多,加载在这宇宙之上的无形负担便会越沉重。

    到了如今,在那时空阵势的层数叠加到如今这般足足有着数百层之后,这种无形的负担终于达到了整个宇宙的承受极限,甚至便是他将自己的身躯硬顶上去去帮助这宇宙承受这种负担,也无法再让这种时空阵势再叠加上哪怕少少的一小层了!

    因为承受的无形负担已经达到了极限,此时此刻整个宇宙却是正处于一种极为奇妙的状态当中。

    整个宇宙时时刻刻的发出咔咔咔的声响,就好像一根木头承受着接近极限的重量,其内部正在渐渐的瓦解,渐渐的破碎一样……

    在这宇宙当中的任何生灵,更是发现自己眼中的世界变得无比的怪异,时间似乎发生了混乱,空间也变得极为玄奇,忽然能够看到不知多少年以前发生的事情,忽然又能够看到不知多少年以后的未来所发生的种种,有时候更是能够看到距离他们所在之处不知多少光年之外的景象,种种种种,当真是如同一个极为荒唐,极为诡异的梦境之中一样。

    罗帆此时帮助这宇宙承受着那种无形的负担,细细感应着那数百层时空阵势最中央正在发生的种种。

    那种强大的无形负担此时此刻让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根本连动弹都不能动弹一下,似乎只要动作稍稍错上一点,那等待他的就将是整个身体瞬间完全崩溃,连同他的生命本源都会瞬间完全被抹去……

    这样生死一瞬之间的感应,他也只是在之前和正尊的本体对上的时候有这样的感觉而已,却是让他有极为难言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他其实只需要将那时空阵势减少个上百层,其实就能够完全消除这样的感觉的。那样的话,那时空阵势的内部所扭曲的时光依然是极为恐怖,也依然能够做到每一瞬间都相当于其内部数量极为巨大的年份。

    但,罗帆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

    一件法器想要成就伪圣之宝,那绝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特别是此时此刻罗帆根本没有心思去祭炼的情况下,那难度更是大得恐怖。

    哪怕是此时的罗帆,也不知道那一尊三足圆鼎想要从法器成长到其所能成长的极限到底是需要多长时间,是恒河沙年,还是阿僧祇年,还是那由他年,还是不可思议年,甚至是无量大数年?(个、十、百、千、万、亿、兆、京、垓、秭、穰、沟、涧、正、载、极、恒河沙、阿僧祇、那由他、不可思议、无量大数,这便是计数单位。)

    若是时间太过漫长,等他现在在外面等待了数年。甚至数月,或者更短数日之间这一尊三足圆鼎方才能够成长到其所能成长的巅峰,也就是相当于伪圣九级级数的法宝,那他再减少上百层嵌套,岂不是要等到天荒地老,等到宇宙毁灭?上百层嵌套,这所扭曲的时光流速可是达到了每一瞬间相当于不知多少亿年的层次啊……

    正是因为这样的考量,罗帆方才要将这种时光阵势的嵌套做到自己的极限——若是达到了自己的极限依然不能等到那一件法器成长到巅峰,那他也只能等他成长多少算多少了。若是因为自己为了轻松一点而减少时光阵势的嵌套,使得自己等不到那法宝成长到巅峰。那可就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罗帆盘坐在虚空当中。静静的观察着在那层层时空阵势嵌套当中的那一尊三足圆鼎,看着那一尊三足圆鼎自身淬炼自身,艰难无比的提升自身的本质。

    外界时光足足是过了一个多时辰之后,那一尊三足圆鼎方才自然而然的突破了极限。从原来的法器层次蜕变为法宝。诞生出了刚自出现便聪慧得完全体悟自身的符文。甚至开始按照这符文创造出修行法门来加快对自身淬炼速度的宝灵出来。

    这看起来似乎很快,但别忘了,外界虽然只是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但在那层层时空阵势嵌套的最中央,时光却已经是过去了不知多少垓年之多了!耗费这样长时间方才从法器蜕变为法宝,虽说是因为没有人去主动淬炼它,紧紧只是凭借它自身的力量流转来淬炼自身,但却也足以看出这一尊三足圆鼎要成长究竟有多么的困难了!

    “居然是这么困难,幸好之前做到了极限。若不然我还要等待多少年才能够看到它成为法宝?”罗帆一想到那一个漫长得几乎让他想起宇宙尽头的岁月,忍不住暗自庆幸起来。

    诞生宝灵,成为法宝之后,这法宝的自我淬炼却是比起之前要快上不知几万倍。

    不过,法宝的蜕变相比于法器的蜕变,那难度也提升了不知几万倍……这样一来,却是让这一尊三足圆鼎的等级提升根本不显得比之前快上多少。

    又是在那阵势之内过去了不知多少垓年,在外界又是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之后,这三足圆鼎突破了仙道之宝,成就了太乙纯阳级数,威能比起之前又强了上万倍之多。

    而提升到这个层次之后,那法宝要蜕变的难度再度提升,这一次却是耗费了两个多时辰,方才突破了太乙纯阳级数,成就了大圆满级数。

    而成就大圆满之后,这法宝要提升,那难度更增。

    却是等到了一日一夜之后,方才突破了大圆满级数,跨入了准圣入门。又三日,跨入准圣小成,再九日,准圣中成。一个月,准圣大成……

    如此这般,因为提升难度不断的提升,不断的增长,一直等到足足万年之后,这一件法宝方才终于提升到了其所能达到的巅峰层次!

    这万年之间,这一件法宝一直是在那时空阵势之内静静的淬炼这自身,在整个时空阵势周围的时空则好似被扭曲成为一个黑洞一般,黑乎乎的一片,甚至连在旁边的罗帆的身形都完全遮掩了。

    而整个宇宙在这样长的时间里面,因为宇宙一直是在处于极限负担状态,所以这一切生灵,却都是处于那种极为诡异的梦幻状态当中——无论是多强的修士,都完全无法脱离那种状态,完全无法知道这种状态的根源所在!

    而因为这样诡异的梦幻状态,所以整个宇宙的无穷生灵虽然是踏踏实实的过去了这万年时光,但却没有任何一名修士知道自己已经过去了万年之久。在所有生灵的感觉当中,时光的流逝,已经完全失去了概念。甚至,连空间的变化,对于他们都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

    整个宇宙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罗帆所在的这一片区域因为有罗帆存在镇压一切之外,其他所有位置几乎都混合在一处!这样的混乱,哪里可能是那些生灵的智慧所能区分开来的?

    当然,这种让所有生灵迷迷糊糊混合在一处的奇异状态却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因为时间、空间、规则法则都变得混乱,所以,那些原本寿命没有上万年的生灵,却完全没有感受到寿元的流逝,哪怕是朝生暮死的浮游,都足足生存了这万年时光,没有任何生灵因为寿元耗尽而身死。这却也是一种意外之得了……

    此时此刻的罗帆,承受了那种无形的负担这样万年之久,那感觉自然是难受得便是他都有些受不了。

    但,虽然身心极为难受,但他却反而是几乎时时的感到欢喜,感到庆幸。幸好他帮助这宇宙来承受这种无形的负担!若是他不帮助这宇宙承受这种负担,只是将那时空阵势加载到这宇宙自身的承受极限的话,那么他得等到多少万亿年之后才能见到那一尊三足圆鼎达到其巅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