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遭遇!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遭遇!

    这一日,就在那时空阵势布置下来上万年之后的某一日,那一个数百层时空阵势微微一震,接着,那种让时空扭曲得好似形成黑洞,完全隔绝外界的一切窥视的变化渐渐的消减。()

    在这一处位置发生变化的同时,整个宇宙那种处于即将崩溃却尚未崩溃的状态也在同时渐渐消减,当然,那消减的度却是相当的缓慢,几乎是好几层时空阵势的崩溃,方才有着一点一般生灵能够感觉到的变化出现。

    这样的过程不断的持续,好一会,当所有的时空阵势完全崩溃之时,整个宇宙的一切异常完全消失!那种时间空间都无比混乱,整个宇宙除了这一处央区域之外完全混合在一处的奇异现状完全消失无踪。就像是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当一切变化消失之后,这宇宙当的所有生灵方才如梦初醒。不过,他们对于之前万年之间所发生的种种,却都好似是隔了一层一样,与一般人做了一场荒谬的梦在醒过来之后只是模模糊糊的感知到那是一场什么梦差不多,同样是只能知道一些短暂的片段,根本就无法知晓那其的真实情况。

    对于这些,罗帆自然是毫不在意的。

    此时此刻,他的所有目光都集在那时空阵势层层崩溃之后出现在他面前的东西。

    那是一尊三足圆鼎。一尊看起来极为普通,极为平常,甚至上面呆着淡淡的铜绿的一尊铜制三足圆鼎!

    这一尊三足圆鼎悬浮在虚空之间,完全看不出任何异常之处,简直像是凡俗之间所铸造出来的一尊工艺品而已一般。

    看着这样一尊三足圆鼎,罗帆脸上只有淡淡的喜悦。

    “童子还不现形,更待何时?”他轻喝一声,抬手向着那一尊三足圆鼎一指。瞬间,那一尊三足圆鼎微微震荡,一股强烈无匹的气息从其身上瞬间爆涌而出。直接席卷了整个宇宙,让整个宇宙之的一切生灵在这瞬间所有神智都被瞬间镇压起来,完全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觉,甚至完全失去了对时间的一切感觉!尽皆化为好似肉身雕塑一般的存在。

    起初,有着这样变化的只是生灵而已,但随着气息变得越来越强,那受到影响的因素变得越来越多。

    从生灵。渐渐的延展向整个宇宙当的一切,不光是种种事物。甚至包括了这宇宙的规则法则层,包括其的一切规则法则!

    这样一股气息,完全将这宇宙当的一切镇压住,让这宇宙在这一瞬间就像是时间完全暂停了一般,一些都凝固了下来。无论是星球表面正在下落的落叶,还是宇宙当正在绕着恒星公转的恒星,还是正在绕着河系央进行公转的恒星,甚至是绕着某个星域央进行公转的河系,一切的一切。尽皆在瞬间完全停滞下来。

    这看起来,便像是这宇宙根本就是一片立体画面,一片毫无生机的,看起来极为诡异的立体画面!

    随着气息的高涨,那一尊三足圆鼎开始缓缓的收缩、膨胀,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心脏正在缓缓的跳跃一般。

    感应到这样一股气息,罗帆脸上不由得比那时一阵欢喜。

    这样一股气息。比他此时此刻都要强大不知多少倍!感觉上虽说比不得那正尊带给他的那种压力,但却也差不了多远,绝对是属于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这种强烈的感觉,让他无比清楚,眼前这一尊三足圆鼎,确确实实是已经达到了伪圣九级的级数。那威能之强,足以在瞬息间毁灭千百个他此时所在的这个宇宙,甚至若是其爆发出来,便是罗帆自己,也不可能完全承受下来!

    哪怕是他在这个宇宙当,能够做到近乎无所不能,甚至能够达到近乎圣人一般的强大。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幸好,这一件法宝是我炼制的,根基是把握在我的手的。”知道这法宝比自己强大上那么多,罗帆并没有什么恐慌,反而是一阵难言的喜悦。

    这一件法宝便是再强,也只是一件法宝而已!而他当初在炼制这一尊三足圆鼎的时候,早已是将自己的烙印镌刻在其根本之处,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件法宝哪怕是再强,却也是属于他的法宝!哪怕是这一件法宝微微一动都足以将他完全绞碎,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如此一来,这法宝越强,对他来说,好处当然便是越大,哪里用得着担忧,自然满是喜悦了。

    那三足圆鼎的每一次收缩、膨胀,都让整个宇宙都有一种随着收缩、膨胀的感觉,似乎是这宇宙都无法承受其身上正在发生的这种变化。

    这种收缩、膨胀持续了一万两千九百六十次之后,猛然一滞,接着那三足圆鼎的身形缓缓虚幻。一个看起来六七岁的男童模样渐渐变得真实起来。

    最终,等到那三足圆鼎完全消失,那男童的身形完全变成真实的时候,那一股镇压住整个宇宙,让整个宇宙都好像时间被暂停了一样的气息完全消失,整个宇宙随着完全恢复了正常的模样,看起来和之前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而这宇宙当的一切生灵,更是感受不到方才他们被气息镇压了那么一段时间,甚至他们都感觉不到自己曾经有这样一段记忆消失,在他们的感觉当,他们只是眨了一下眼而已,宇宙当的一切都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罗帆看着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位男童,神色微微一滞,眉头便皱了起来。

    原因无他,这男童虽然是六七岁大小,但却能够清楚的看出来,那男童,赫然便是正尊小时候的模样!

    那种粉妆玉琢,那种绝对完美的气质,那种让任何人看了都会生出一种将之抱在怀痛惜疼爱的味道,一切的一切,无不是当初罗帆所看到的,那正尊的投影所偷出来的感觉!

    “没想到我都已经将那符改变了这么多,这根本居然都还是在正尊身上,他留下的痕迹居然还是如此的深刻。”罗帆忍不住叹息一声。

    这个时候。那童子已经上前来,对着罗帆行礼,道:“天鼎童子参见老爷。”

    “天鼎?这是你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吧。”罗帆收拾心情,示意它不必多礼之后,问道。

    “启禀老爷,并非如此。天鼎这个名字是我在诞生的时候,自然而然出现在我心的名字。全称为神庭天鼎。”天鼎童子这样说道。

    罗帆听了。眉头又是一皱,这样的情况。很显然,便是当初正尊留在那符之的痕迹实在是太过深刻所致。这神庭天鼎,想来便是当初那一尊三足圆鼎的真正名号了。

    “果然,我不将这一件法宝当成是自己的依凭,是正确的。”罗帆叹息一声,不再说什么,静静体悟这神庭天鼎的种种妙用。

    神庭天鼎如今的级数实在是太过高妙了,至少,对于此时此刻的罗帆来说。其境界已经是高不可攀,一进入体悟当,他便感觉眼前出现一片无边无际的宇宙!这一片宇宙之,充斥着无穷无尽的各种玄妙,各种奥义,而他,却只是相当于这宇宙当一个渺小无比的星球而已。任凭他将自己的感应蔓延,都无法穷尽这宇宙的尽头,甚至都不知道这宇宙到底有没有尽头存在。

    这样的状态,很显然,他便是耗尽自身的一切力量,用尽自己的一切智慧。都不可能完美发挥这一尊神庭天鼎的神妙威能,即便是将之祭出来对敌,最终真正出手的,也只是这天鼎童子,而不是他……

    而作为法宝的宝灵,因为天生的限制,这天鼎童子便是全力发挥。也只能够将自身的力量发挥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万分之一而已。这样的威能,想要用来对抗伪圣九级的存在,那却是想都别想。甚至,若是罗帆在面对伪圣九级的存在之时将之祭出来的话,那伪圣九级的存在都能够瞬间将这一件法宝反夺过去,将罗帆留在这神庭天鼎之内的所有烙印完全抹去,并烙上自己的烙印!

    这便是境界差距的结果,哪怕是罗帆有着远超自身道行境界的实力,面对着这样巨大的道行境界差距,却也无法可想,不可能违逆这样的规律。

    稍稍体悟了一番,罗帆便放弃了继续体悟了。这一件法宝虽然高妙,但却并不是他所行之道,体悟出来,也只是增长一番见识,也只是对他的修行有一些侧面的启示罢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若是很简单便能够体悟出这法宝的玄妙,那体悟一番自然是大有好处。

    但若是要体悟这法宝的奥妙需要耗费漫长的时光,还可能耽搁自己的修行,最终甚至几乎不可能将其奥妙完全体悟出来,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现在的情况很显然的,这一件法宝的等级远远超过罗帆所能理解的极限,他便是体悟上亿万年,除非将道行境界提升到相应的层次,否则根本不可能体悟清楚其一切奥妙,不可能完全掌握其一切威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能在此浪费时间了。

    虽说罗帆无法完全体悟这一件法宝的一切妙用,但他毕竟是这一件法宝的炼制者,方才一番体悟,却也让他知道了这法宝的一切用法。

    抬手向着天鼎童子一指,他便一晃,化为一尊一人高下的三足圆鼎。

    微微一晃,一兜,就将罗帆从鼎口兜入圆鼎之。

    进入这圆鼎内部,罗帆就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灰蒙蒙,无边无际的虚空当。在这里,那一股强大无匹的镇压之意浓郁得超乎想象,甚至可以说,这一片灰蒙蒙,便是正常天地因为那镇压之意太过强烈而被镇得完全无法成型的体现。

    抬手轻轻一拂,周围的光影变化,那灰蒙蒙的一片完全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宇宙虚空,以及耸立在这宇宙虚空当的,巨大无匹的一座门户!

    赫然便是将圆鼎外界的景象。

    眼前这一切,当然并不是罗帆顶着那神庭天鼎那强得超越极限的镇压力量将那灰蒙蒙的一片开辟出来,若是他完全掌控这神庭天鼎的一切,自然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此时此刻他距离那个境界还遥远得难以想象,哪里可能做到这一步?

    这样一片景象,其实只是一片障眼法而已。当然。本质上来说是障眼法,却和普通的障眼法有着天差地别,若是普通人来到这里,甚至就像是来到真实的世界一样,经历一切,感受一切,享受一切。都不会与在真实的世界有任何区别——包括维持其生命的各种物资,对其来说都不会有任何区别。

    罗帆看着周围的景象。暗自赞叹了一下,便控制着那神庭天鼎向着那巨大的门户撞过去。

    那巨大的门户在当初就已经被罗帆推出了一道巨大的门缝,到现在十几万年都没有闭上,此时此刻自然在不需要罗帆去将这个大门打开,这三足圆鼎直接就从哪门户当冲入,直接消失在这宇宙之间。

    便在这神庭天鼎消失的瞬间,这整个宇宙微微一震,就像是一直担负着万金重担的大汉因为重担消失而有些不习惯一样,微微震荡了好一阵子。才渐渐的平静下来。

    而随着其平静下来,整个宇宙的一切生灵,都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轻松的感觉,就像是笼罩在他们心头的阴影忽然消失了一样。

    “终于结束了……”这样毫无来由的叹息,出现在几乎所有生灵的心底,让他们在事后都暗自讪笑自己的多愁善感。

    罗帆自然不知道自己的离开,给那整个宇宙带来那样的改变。

    他此时此刻已经进入了一片无比玄奇。无比诡异的所在当。

    在他周围,各种奇异的色彩渲染成一片一片的,勾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所在。这里,并不是天地,并不是宇宙,更不是什么大千世界、千世界之类的世界。甚至都不是空间。在这里,外界的时间似乎是停止的,而他自己身体内部的时间却是以正常的流向前奔流。而空间,则是扭曲盘旋,有些位置空间延展了千万倍,有些位置却是千万倍的空间压缩成为一份,而那比起当初构成气息天地更加浓郁的魔界气息充斥着周围。影响着周围的时间、空间,更增添了这一片空间的奇诡!

    回头看看来处,那一个巨大的门户早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若非是他对那一个宇宙有着无比清晰的感应,说不定会以为自己已经迷失在这通道之,完全分辨不出自己是否正在向正确的方向前进。

    “魔界果然是与一般的天地,一般的圣人门下的道场完全不同,要进入其他圣人门下的道场虽说麻烦,但哪里有进入魔界这样诡异?”罗帆暗自想着,将自身的警惕提升到最高,随时准备催发神庭天鼎的威能应对一切可能出现的变化。

    外界的时间乃是完全停止的,所以罗帆自身无论过去多长岁月,对于外界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也即是说,对于罗帆来说,这神庭天鼎是否在前进,他观看外界的变化是根本看不出来的,他只能通过对那宇宙的感应的强弱变化来推算自己是在前进,还是停留在原地。

    在他的感觉当,几乎已经过去了数万年之后,忽然间,在周围那变幻不定的各种色彩当,一个奇异器物的轮廓凭空出现。

    周围虽然时间是完全停止的,但因为乃是时空通道之,所以却并非一尘不变,而是有着无数激烈的变化在演化着。

    这奇异器物的轮廓在以前虽没有出现过,但却也只是这通道当的一种变化而已,罗帆自然不会太在意,扫过那一处器物的轮廓之后,便将之放在一边,不再去管。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一个奇异器物的轮廓猛然化虚为实,化为一把巨大的圆锤,向着神庭天鼎就猛轰过来!

    罗帆见得如此,不由得吃了一惊。这里可是因为神庭天鼎的碎片之间的联系所形成的,从其他宇宙前往魔界的时空通道?!在这里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居然会有这种圆锤来攻击进入通道之的他?!

    面对这样的攻击,不需要罗帆掌控,神庭天鼎的自我保护本能自然激发,微微一震之间,身上闪过一层灰色的光辉,裹着其自身与那圆锤猛撞在一处。

    刹那间,整个通道剧烈的震荡,一种即将破灭的意味四散飞逸!恍惚之间,似乎在下一瞬间它便可能完全崩溃,将在这通道当的一切,包括那圆锤,包括神庭天鼎以及天鼎之的罗帆一同抛飞出去!

    这样的变化,让罗帆的心都提了起来:“这同样是一件伪圣九级的法宝!怎么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