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圣人所在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圣人所在

    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华丽道袍的中年男子缓缓的出现在那两个兵卫的身边。()

    这一名中年男子面色白净,五缕长须飘飘,那仙风道骨的样子,当真是让人一看便知道他绝不是平常人。

    这男子出现之后,面上神色却是十分恭谨,道:“不知前辈到来,有失远迎,还望前辈恕罪则个。”

    这男子出现的方法,乃是一种触动规则法则层,让规则法则层之中的某一个规则产生莫名的波动,进而让他能够跨越虚空,直接从国师府深处瞬息间来到罗帆的面前。这样的手段,在凡俗中人看来或许很是奇妙,但在罗帆这等存在看来,却是华而不实。

    当修士强大到一定程度,规则法则层之中所发生的一切变化都是如同掌上观纹一般的明显,触动规则法则来挪移自身,在尚且没有出现之前,规则法则层的变化就会将他的动作完全出卖,若是在对敌,那就是直接送上门去给对手蹂躏。这哪里是什么实用的方法?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样的方法,其实也只能够在自己曾经到过的位置来使用。若是没有到过,根本就无法定位落点在何处,说不定最终会出现在墙壁山石之中,那可就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了。

    暗自闪过这些念头,罗帆只是淡淡一笑,道:“且住,我有事需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你这府邸不错,我欲在此居住。不知你可愿意?”

    这种话,就算是白痴都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中年男子能够做到一国国师,那自然不可能是白痴,当然知道自己若是真的不愿意那就是找死,当下便做出欢迎之至,感激之极的神色,连连道欢迎,连连道是自己的荣幸。

    罗帆也不在意他这话是否出自真心,当先就向着那府邸内部走去。那样子就仿佛这里就是他的府邸,而不是这国师的府邸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国师自然是敢怒不敢言了。顺手拍了拍那两个兵卫的头颅。

    这一拍,规则法则层之中的某道规则再度发生莫名的波动,瞬间扫过他们两人的记忆,将他们两人之前遇到罗帆整个过程的所有记忆都瞬间抹去。

    “此人相当不凡。那身形虽看似平常。但却似乎包含着深邃得我都无法体悟的奥妙。他停留在此处。未必不是我的机缘所在。”这国师将他们两人的记忆抹去之后,暗自想着,转身进了府邸。

    而那两个从武入道的兵卫却一脸迷糊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眼中满是茫然之色,却是完全将之前所发生的那一切完全忘记了。

    “方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其中一个兵卫揉着头这样说道。

    “我好像也是。”另一位兵卫脸上现出一种又是茫然,又有些凝重的神色。

    他们两人都不是傻子,结合彼此的感觉,很快就知道了一个让他们震惊的真相,那就是,他们两人的记忆可能被人抹去了!

    而为什么要抹去他们的记忆?那肯定就是他们见到了自己所不该见到的人,知道了自己所不该知道的事情,只有这样,才会有记忆被抹去的情况出现!明白这个,他们两人的眼神都变得凝重起来。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

    虽然已经是发生了这种事,他们的记忆甚至很可能是这府邸的主人所抹去的。但即便是如此,他们两人也完全没有离开这里的想法。这种逆来顺受的心态,自然是和之前他们面对罗帆的时候那种完全没有风骨的状态一脉相承。

    这魔界别开是修行圣地,但这样多的生灵数量,这样多的修士数量,想要出头,那难度甚至比起其他宇宙,其他天地,其他世界更加的困难。以他们两人的资质,以他们的实力,在离开这里之后,想要过得如同在这里一样舒心,那难度实在是太大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知道自己的记忆被人玩弄,被人随意的抹去,他们也不愿放弃这一分工作……

    罗帆当然不会去管那两个兵卫的情绪变化,那国师,对此更是毫不在意。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这两个兵卫都只是极为渺小,极为微不足道的存在,根本不足以占据他们太多的精神……

    罗帆早已知道这府邸的构造,直接就来到了庭院中的一处凉亭,在凉亭中的石桌后面坐定。这整个庭院从外表看来只有数百丈方圆,但内里通过对规则法则的运用,却是开辟出了一片好像广阔无边天地一般的景象。

    而这凉亭使用的材质也不是普通的青石,而是一种极为奇妙,蕴含着极强规则法则亲和力的奇特材质。在这凉亭之中坐定,瞬间整个庭院之中那种种千奇百怪的奇特景观尽皆历历在目,哪怕是凡俗之人,也能够看清整个庭院的一切。

    罗帆在这里坐定,四处看了一番,赞叹了一句,道:“虽然只是一些小手段,但这样的奇思却是颇有可取之处。”

    “前辈谬赞了。此处是小子耗费灵国数万年供奉所建造出来的,对于这里的景观,小子却还是有几分自信,希望前辈喜欢。”这个时候,那国师已经来到罗帆身边,脸上神色显得更加的恭谨了。

    这整个庭院虽然看似普通,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其中包含的防御之强,甚至便是他自己知道方法,也需要极为小心谨慎方才能够保证安全,几乎是他这国师府邸当中最为强大的防御了。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眼前这不知如何称呼的神秘修士居然好似这些防御完全不存在一般,轻轻松松的就已经来到了这庭院的中枢。也就是眼前这凉亭之中。

    这怎能让他不对罗帆的实力有着更深的了解,更加明白眼前的罗帆是多么的强大,有怎能不显得更加的恭谨?

    “我初入此界,你且将此界的诸多常识与我讲一遍。”罗帆也不绕圈子,直接便对眼前这中年国师讲出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

    在话语之中,他完全没有掩饰自己乃是外来者的事实,直接便说出自己是第一次来到这世界,说出自己对这整个世界的陌生,完全不需要那中年国师去猜测,去试探。

    那国师听得罗帆之言。脸上神色不动。但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初入此界?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此人并不是我们世界的修士,而是来自天外?!是了,定是如此。若非是如此。也就不需要我来说出此界的常识了!

    在想清楚这些之后。他心中猛然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

    他自问,若是自己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当中能够对那世界中的修士这样毫不在意的讲出自己乃是外来者的事实,那就只能有一个原因。他确信那人绝不会将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也就是说,他绝对会在将那人的一切利用价值压榨出来之后,选择动手将那人灭口!

    “难道我接下来要遭遇的,也是被灭口?!”他心神意念之间出现这样一个恐怖的念头,这让他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虽然已经是太乙纯阳级数的修士,而且充当这灵国的国师数十万年之久了,但在面对他认为当中的,即将在等一下便将自己灭口的强大存在,他还是忍不住的恐惧,甚至恐惧到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罗帆看着这人的表现,瞬间就知晓他心中的想法,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他之所以直接说出自己乃是外来者,不是这个世界的修士,根本原因当然不可能是因为等一下要将这国师灭口。老实说,这国师甚至还没有达到让他灭口的资格……他之所以这样直接,原因无他,因为他知道,这魔界当中,该知道他外来者的,早已经知道,而这些对他最有威胁的存在都已经知道了,那么其他人知不知道,哪里还有什么所谓?既然是无所谓,他自然也懒得去演戏掩饰自己的设法了。

    不过,这些话他当然不可能和这国师解释,因此,他只是淡淡的看着这国师而已。

    他相信,这国师知道该怎么选择的。

    果然,这国师最终的选择却是没有超乎罗帆的意料——他很快就屈服了,开始和罗帆细细的讲解他所知道的的,有关这魔界之中的诸多常识。

    会被灭口,这毕竟只是一种猜测而已。虽说成真的可能性极为巨大,但毕竟还只是可能而已,按照眼前这恐怖的存在所说的去做或许还有一两分机会能够生还,但若是不按照他的话去做,那么百分百的,他讨不了好,绝对会被对方随意碾死的——毕竟,这人所询问的只是这天地的诸多常识而已,这又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自己不说,他还有这无数人可以找,却不足以让对方投鼠忌器,让他因为自己知道的东西而放过自己……

    罗帆静静的听着这国师的讲述,渐渐的搞清楚了魔界当中的种种常识,脸上也现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这魔界,与未曾破碎之前的地球宇宙一般,有四块巨大无边,几乎无边无际,又不知多少亿光年方圆广阔的大陆。甚至,这四块巨大大陆的名称,也同样是那四个,东胜神洲、南瞻部洲、西牛贺洲、北俱芦洲。

    在这四块大陆之外,是无边无际的,比那四块大陆更广阔不知多少倍的巨大海洋!

    这无边无际的海洋之上,有着无数的岛屿。这些岛屿有大有小,那打的甚至是以光年方才能够计算出其具体面积,而那些小则可能仅仅能够容人站立而已。

    此时罗帆所在的这一座岛屿,在这整个魔界当中,也只能算是底层的岛屿,比这岛屿广阔的岛屿多得无法想象,至少,以这灵国国师的见识,根本就不清楚那比这个岛屿要巨大的岛屿到底有多少,是多大的数量级……

    而这一座岛屿所在的海域。名叫做战乱迷海,面积虽然在整个魔界当中是这样的微不足道,但其在魔界当中却也算是小有名气。根本原因无他,因为在这一片海域当中,有着一处整个魔界的禁地!一处哪怕是伪圣高手,都不敢轻易踏足的禁地。

    没错,那一处禁地,便是罗帆不久前才从那里出来的,正尊和另外一名九级伪圣惨烈战斗所留下来的战场。

    九级伪圣已经是距离圣人最近的一个境界了。这种存在,在整个魔界当中。能够绝对压服他们的。也就只有那高高在上的诸多圣人而已了。除了那些圣人之外,便是同样是九级伪圣的存在,也没有任何一个足以另其他九级伪圣信服,没有任何一个有着压服其他九级伪圣的威能。所以。这种九级伪圣之间惨烈战斗所留下的战场。能够安全进出的修士。其实也就只有那么有数的那么些个而已。这样的战场不是禁地,还有什么能够称得上是禁地?

    除了这一处禁地之外,整个魔界当中还有这数量众多的禁地。那些禁地有些这国师能够说出个一二三来,有些则只是知道一个名字,知道它所在的地方叫做什么而已。他毕竟只是魔界当中一个底层岛屿之中的一个底层国度的国师而已,能够知道这么多,已经算是他过往兴趣广博了。

    罗帆暗自将这诸多禁地记住。走了这么多世界,这么多天地,这么多宇宙,他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一般来说,想要了解某个天地的根本秘密,最好的途径就是从这天地当中的禁地去了解。而他来到这魔界当中当然不是为了旅游,既然是如此,他自然是有心想要了解这魔界的根本秘密,对于这些禁地自然是要记得清清楚楚了。

    当然,记清楚这些禁地的所在,这并不代表罗帆立马就会去闯荡那些禁地,他还没有这么嚣张。他现在的道行境界虽然已经是道尊圆满,而且是无暇无碍的道尊圆满,但其实力在整个魔界当中还是根本够不上班的,这些禁地之中不乏能够让九级伪圣都不敢靠近的禁地,他前往那里,那就是自寻死路而已,这样的选择,他又怎么会去选择?

    他现在记住这些,只是为了方便日后而已。

    而当罗帆问起这魔界的圣人之时,这国师却是面现憧憬与恐惧之色。

    好一阵子方才和罗帆分说清楚,让罗帆明白了究竟所在。

    传说中,魔界之中有五十四位圣人,这和罗帆当初在那气息天地当中所感应到的数量一般无二。而这五十四位圣人,却并不是高踞九天之上,更不是如同未曾破碎之前的地球宇宙之中的圣人一般居住于另一处圣人所开辟出来的时空之中。他们,所有的五十四位圣人,都是居住在魔界之中!居住在魔界正中央,那无边海域包裹之内的那四座大陆之上!

    而那四座大陆,因为有着五十四位圣人的存在,却是变成了一片整个魔界最好,也是最坏的修行场所。

    说是最好的修行之所,那自然便是因为这四座大陆之上靠近圣人,能够有着更多的机缘面见圣人,得到圣人的指点。

    而说是最坏之所,那却是因为,这五十四位圣人之间彼此争斗,动不动便掀起滔天杀劫,让那四块大陆化为修罗沙场,那滔天的煞气,甚至这一座岛屿距离那四块大陆遥远得超乎想象,也能够时不时的感应到!

    这国师,同样的也是感应过不少次。而每一次他所感应到这些煞气,都让他知道,以他的实力,不需要踏上那四块大陆,甚至只需要靠近那四块大陆,就定然会因为煞气的影响而失去理智,被遮掩了灵智,不知死活的投入那四块大陆的杀劫当中,最终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正是因为这种事实,这国师方才会在方才提起圣人的时候显得那样的既憧憬又恐惧。

    “杀劫……”罗帆听到那五十四位圣人居然居住于四块大陆之上,而且是不是的掀起诸多杀劫,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便显得愈发的浓郁了。

    圣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万劫不磨,永恒不灭,这样的存在,本该逍遥超脱,任何天地当中的一切都不该成为其桎梏,就像是地球宇宙之中一般,他来到这个时间点的地球宇宙当中,何曾听说过圣人所在,何曾听说过圣人之间的争斗,又何曾听说过圣人居然会掀起杀劫?地球宇宙之中的圣人,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尽皆只是传说而已!

    而在这个魔界当中,虽然足足有着五十四位圣人之多,但这些圣人的做派,居然是这样的诡异,居住在这魔界之中的大陆之上也就算了,这毕竟可以用圣人自我的想法特别来解释。但他们之间彼此有着争斗,甚至还因为这种争斗掀起无边杀劫,几乎波及整个魔界的每一处区域,这样的情况,就实在有些超乎罗帆的理解极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