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国师之位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国师之位

    这魔界虽然广阔无边,甚至可以与天地为层破碎之前的地球宇宙相媲美,隐隐间甚至有着一些超出之处,但这样的面积对于圣人而言,其实也是极为狭小的。()

    单独一位圣人的话,容纳起来自然是问题不大。但当圣人的数量是复数的时候,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对于圣人而言,整个魔界便是再广大,也尽皆倒映在心间,了解这整个魔界当中所发生的一切哪怕最细微的细节,都如同掌上观纹一般清晰。

    如此一来,很显然的,两位圣人居住在这里,彼此都像是就在对方面前搭了一张床铺一样,就算是能够布置一些屏风来隔绝视线,那感觉也是绝不舒服的。而显然,对于无所不能的圣人来说,但有一丁点不舒服,正常来说,他们都是不应该选择的,毕竟,对无所不能的圣人来说,选择实在是太多了……

    正是因为如此,听到五十四位圣人尽皆居住在这魔界当中,而且尽皆是集中在那虽然巨大得超乎想象,但相对于整个魔界来说还是极为渺小的四块大陆之上,这更是让罗帆觉得诡异。

    “或许,小地方的人所知道的东西都是错误的吧。”罗帆最终,只能在心底这样劝慰自己。

    不过,这种劝慰也仅仅是劝慰而已,其实他还是明白,就算是这国师乃是小地方的修士,有着道听途说之嫌,但却也不可能错误得这么夸张,罗帆虽然有着足够的自信。但也没有达到认为其他所有人都是傻子,只有自己一个是聪明人的地步。他能够想到的东西,这魔界当中能够想到的人,显然也是绝对不少的。既然都有人能够想到这些,但这些传言最终依然是传播开来,连这小地方的国师都清楚的听到,这传言定然是有着相当真实性才对的。

    所以,这其中定然是隐藏着他现在所不知道的秘密,其中甚至可能包含着魔界最深的奥妙在其中。

    想了想,罗帆便将这种想法抛在脑后了。这种事情。对于现在的罗帆来说。还是太远太远,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介入这种高度的争端之前,他根本没有资格去管这些事情。

    “这一座岛的情况呢。”罗帆将有关圣人的情况抛在一边,开始询问那国师他现在所在的这座岛屿的情况。

    这一座岛屿之上拥有着数万国度。这些国度之中。这些国度层层依附。最终依附在这岛屿的三大修行门派之下。这种情况,罗帆已经是知道。而他现在所想要了解的,就是更深层的种种。

    “这一座岛?”那国师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有些惊讶起来。

    对他来说,这一座岛当真就是这无边海域当中一座最普通的岛屿,这岛屿之上的情况,也是整个海域当中最为普通的情况,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说之处啊。不过,很快的,他就反应过来了眼前这人乃是天外而来,对于整个世界都是如此的陌生,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座岛屿和整个世界的岛屿一般无二,对他来说也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不知道这一座岛屿的情况了。

    知道这些,这国师不由得有着一种更加心寒的感觉,对于这世界这样陌生,那岂不是越加可能想要不将秘密泄露,灭口的可能性岂不是比之前他所猜想当中的更加大?

    想到这里,他的身体忍不住微微有些发抖。作为一个太乙纯阳级数的修士,身体发抖的感觉,这已经是好多年来他所未曾感受过的了。

    罗帆自然是看出这国师心中的恐惧,不过他也懒得与他解释清楚,他便是解释得再多,最终也很难取信对方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何必去吃力不讨好?

    再说,这样的恐惧对他来说也是有利的,至少能够保证眼前这人不敢在他面前撒谎。

    这国师果然是不敢和罗帆撒谎,虽然心中是这样恐惧,但还是一言一句的将这岛屿之中他所知道的那诸多情况给讲了出来。

    而从这一座岛屿当中的情况却也能够知晓,这整个魔界当中,除了那四块大陆之外的诸多海域,诸多岛屿之上的情况。

    那四块大陆虽然广阔无边,每一块都有着不知多少亿光年方圆的面积,但在五十四位圣人存在于那里的情况下,这四块大陆分给那五十四位圣人,被那五十四位圣人的势力笼罩都不太够了,自然不可能再给那些与圣人没有任何关系的散修了。

    因此,那四块大陆之上,除了五十四位圣人之中绝大部分圣人都建立的门派之外,便是与那些圣人有着极为紧密的,属于圣人门下所建立的门派、势力了。而那些与圣人没有任何关系的无穷散修,最终所能够选择的,就只有离开那四座大陆,离开那圣人的阴影。

    所以,这整个魔界当中,广阔无边的海域之中,除了那名义上各个海域的主人乃是圣人指定的之外,其他无穷无尽的岛屿,其实都是被散修所占据的。

    那些散修,占据了岛屿之后,便与诸多志同道合的散修形成了一个个的势力,或是门派,或是联盟,甚至可能就是一个商会之类的存在而已。

    而罗帆现在所在的这一座岛屿,就是以门派的方式建立起来的。

    也即是说,这在这整个岛屿之上众生看来至高无上,稍稍一动就能够碾死一大片国度的天青庙、阴神教、五蕴庵这三大门派,在这整个魔界当中,其实只是不入流的势力,甚至,别扩散到整个魔界,便是在魔界的散修界当中,也是不入流的,微不足道的势力。

    而三个门派虽然在整个魔界当中是不入流的门派,所占据的位置也是在整个魔界当中根本排不上号的一个小小的岛屿而已。但他们之间却也有着诸多争端。

    这个岛屿虽然广阔。但供奉的修士自然是有限的。这三个门派想要更好的修行,就需要尽可能的获得这岛屿之上众多国度的供奉,而这,便造成了他们三个门派势力之间的矛盾冲突。这种矛盾冲突表现出来的,自然便是这整个岛屿之上时不时爆发的战争。

    罗帆听到这些,心中就知道,这岛屿之上的情况,怕便是那四块大陆之上所发生的情况的缩减版。

    “上行下效,不外如是。”罗帆暗自叹息着。

    之前这国师说起魔界当中五十四位圣人在那四块大陆之上时不时掀起杀劫,激发影响整个魔界几乎所有区域的冲天煞气之时既是憧憬又是恐惧。却不知道。在这岛屿之上,他们正在做的却也是和那四块大陆差不多。只是他们所在的层次比起圣人差了无数倍,所以他们所掀起的杀劫影响却不如那五十四位圣人所掀起来的。

    “一般修士成就大圆满之后便能自成一体,自给自足。虽说还可以借助一些外物来提升修行速度。但却并非绝对必要的。你们又何必掀起杀劫?”罗帆问道。

    “这个……前辈有所不知,虽说成就大圆满能够自给自足是没错。但对于一个门派来说,并不是所有弟子都是大圆满级数的。所以,任何一个门派,对于外物的争夺都是必不可少的。若是没有外物,那么这个门派的传承便会很难发展起来。除非有大圆满级数的修士来无偿制造种种修行资源提供给门下弟子修行……”那国师这样说道。

    “原来如此,却是我想差了。”罗帆点头,笑道。

    那国师这样一说,他其实就已经是完全明白了,先天大罗之修虽然强大无匹,能够随意开辟世界,能够随意制造无穷资源来提供自己与他人修行。但对于一个门派来说,哪怕是本质再高的修行门派来说,也不可能所有的弟子都是先天大罗之修,而对于那些非是先天大罗之修的修士,想要修行,就必须借助外物,必须有外来的修行资源支持才行。当然,若是硬要一名先天大罗之修去开辟一些修行资源提供给门下弟子修行,那当然更是不可能的。一名先天大罗之修,他能够创造出来的修行资源一般也就能够支持他自己修行提升而已,若是将制造出来的修行资源交给门下弟子,那他自己的修行怎么办?所以,让先天大罗之修自己创造修行资源去给门下弟子修行,这当然就是不可能的。如此这般一想,就知道,对于修行资源的争夺,就是必不可少的了。

    “除了修行资源的争夺之外,想来还应该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吧。”笑着点头之后,罗帆又道。

    争斗的理由虽然已经有了,但那并不代表这个理由足够让他们时不时的掀起杀劫。要知道,确定修行资源归属的战斗,一般一次就已经足够了……其他时候,除非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改变,否则的话,再掀起战斗就是没有多少意义的事情。所以,罗帆却是猜想,除了争夺修行资源之外,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让他们不得不时不时的争斗。而这深层的原因,或许也是那五十四位圣人不得不掀起诸多杀劫的原因所在。

    那国师张大嘴巴,好一会才道:“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这个原因难道尚不充分?”

    罗帆如今自然是能够看出任何一个境界不如他的修士是否在撒谎,甚至若是不顾及其他的话,要知道对方的活动的一切念头都不是什么问题。此时看这国师的表情,动作,自然就知道他说的并不是虚言敷衍,而是他心中真正的想法,没有半点虚假。

    看出这些之后,他不由得有些失望。

    “原来你也不知,看来此事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啊。”罗帆这样道。

    那国师听得罗帆之言,不由得面色有些难看起来。他当然不是觉得罗帆说他不知道这个不大不小的秘密而感到自尊心受损,而是他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是无法给出对方所需要的信息,那么自己便是对对方没有什么用处了。自己的命运怕便要在下一瞬间被决定下来……对于这样一直认为罗帆会在最后动手将他灭口的这国师而言,这当然不是一个好消息,他的面色会这样变化,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罗帆微微一笑,问道:“看你之前所说的,你似乎与这岛屿三大门派都没有关系,你具体的身份是什么?”

    之前这人说起天青庙、阴神教、五蕴庵之时,都没有对这三大门派有任何的特殊倾向,就算是明知道这灵国乃是最终依附于天青庙,也是这样。这一看就知道他并不属于这三大门派当中的任何一个。这让罗帆不由得对他感到有些好奇起来了。

    毕竟。这灵国乃是最终依附于天青庙的,而在这灵国当中充当国师的修士却并不是天青庙的弟子,甚至都不依附于天青庙,对天青庙没有多少认同感。这样的情况。让罗帆怎能不感到好奇?

    “我?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散修而已。无门无派,资质悟性尽皆是一般,自然不可能是这三大门派的弟子。”这国师有些无奈的道。

    “既然你不是这三大门派的弟子。怎会在灵国出任国师?”罗帆又问道。

    “灵国只是这岛屿当中最底层的一个国度。对于掌握数万个比灵国更加强大国度的三大门派而言,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这样的国度,甚至不足以让三大门派将门下弟子派出来掌握。这就是我们这些散修中的散修的机会所在了。其实,像灵国这样的小国,在这岛屿之上还有数百个,它们的国师,也都是像我这样的散修。”那国师神色复杂的道。

    罗帆点头,却是明白了过来。

    这整个魔界当中的诸多岛屿虽说是被掌握在这魔界当中的诸多散修手中,但他们被称为散修其实也就是相当于魔界圣人的势力来说的而已。在他们彼此聚集组成种种势力之后,他们其实也已经不再是真正的散修了。

    而显然的,在这魔界当中,定然不可能所有的那些所谓的散修都聚集在一起,形成诸多势力。定然是有着许多是真正无门无派,没有依附任何势力,自己独自在这天地间求索,追求超脱的修士。这些,相对于那些散修势力来说也是散修的修士,便是散修中的散修了。

    而这国师,显然就是这样一种散修中的散修。

    至于这灵国为何会被这样一个散修中的散修占据国师高位,原因也很简单,那三大门派的弟子数量并不足够占据依附他们的所有国度的高位!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就需要对占据的国度有所取舍,灵国这种弹丸小国,自然就不被他们看在眼里,让这个便宜落到了这国师的手中。

    “你成为国师之后,获得了什么好处?”罗帆明白究竟之后,这样问道。

    “成为灵国的国师,一般修行需要的资源都能够从灵国获取。却是省去了搜集资源的过程,让修行变得更加的方便。”那国师这样说道。

    “修行速度呢?修行速度和原来相比有什么变化吗?”罗帆淡淡的问道。

    “修行速度?这点我却从来不曾推算过。似乎是比起以前快了些许,不过想来应该是因为少了诸多杂务影响,所以心念更加通达,所以才会让修行速度比原来快上一些吧。”这国师有些不确定的道。

    罗帆点点头,对于那三大门派为何要时不时掀起争斗有了一些猜测。不过毕竟获得的信息太少,那猜测还是模模糊糊的,根本无法确信。

    想着,他起了一个念头,对那国师说道:“我欲成为这灵国的国师,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这话,让那国师面色大变。

    作为一名太乙纯阳级数的修士,他虽然相对于罗帆来说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但毕竟也是太乙纯阳级数的存在,这灵国国师之位对他来说虽然能够带来许多便利,甚至对他的修行速度也有一些提升效果,但他也并没有真的将这个国师之位看得多重,在一般来说便是失去了,他顶多也只是可惜,而不会有什么失去不得了东西一样的痛苦。因此,他此时面色大变,当然不是因为罗帆要占据他的国师之位所带来的损失,而是他对自己即将被眼前这人灭口的预感变得更加的强烈,让他几乎有忍不住马上逃离的冲动了。

    可惜,从之前几次预感到自己要被灭口了,这国师都没有付诸行动,而是硬生生的将那种感觉压下来,表现得很顺从这种表现来看,这国师的性格是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这一次虽然比起之前几次的预感都要强烈,但……最终这国师还是表现得很顺从……

    “前辈要成为灵国国师并不难,只要我上书皇帝,自愿让位,推荐前辈来当这国师便可以将国师之位转让给前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