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印玺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印玺

    罗帆之所以想要国师的位置,当然不是为了享受那一点成为国师所能够获得的灵国供奉,更不是为了那可能只是错觉的一点修行速度的提升。【】

    而是为了更直接的理解这魔界的秘密。

    以罗帆此时所知道的的魔界来说,最为奇怪的,就是那些圣人的表现,而这些表现,推衍开来,挨着一块大岛屿之上,也就与那三大门派要时不时掀起杀劫的原因有些联系。对于此时此刻的罗帆来说,最为直接了解这其中秘密的方法,当然便是直接加入其中了。

    “那你便去上书皇帝吧。”罗帆淡淡的道。

    那国师的面色惨变,但还是无奈的应了声是。

    接下来的事情,当然便是那国师自己去上书灵国皇帝了,这些琐事,罗帆自然是懒得去管的。不几个时辰,那国师就上来禀报罗帆,说事情已经完成,只差皇帝亲眼见一见罗帆之后,罗帆便是这是灵国真真正正的国师了。

    “效率不错。你让那皇帝进来吧。”罗帆淡淡的道。

    “这个……”那国师听了有些勉强,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答应了下来。

    也由不得他有些勉强了,那皇帝虽说只是一个很是平常的修士,甚至连仙人都不是,只能算是有些力量而已,但毕竟是这灵国的皇帝。而罗帆要的位置虽号称是国师,但怎么说也只是灵国皇帝座下的臣子而已。正常的手续来说,灵国皇帝想要见罗帆。当然是罗帆前往皇宫那里去见那皇帝了。怎么可能让那皇帝来这国师府亲自见罗帆?

    但,这些话,他显然不可能和罗帆分辨。

    以罗帆之前的作风,没有直接施展神通将灵国皇帝一手抓到自己面前来这已经算是很克制,很给他面子了,只是叫那灵国皇帝来见他,又算得了什么?

    这样安慰了一番自己,这国师的心气终于是平了。

    罗帆吩咐下去之后,便不管那国师怎么去做,怎么将那灵国皇帝弄来这国师府。只是细细感应着这魔界的规则法则层。努力的将之进行解析,以求让自己能够在这个世界更好的发挥自己的实力。

    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若是这魔界是如同地球宇宙一样的结构,那他解析起来自然是极为简单,甚至可能不需要怎么解析。就能够将自己的所有实力完美的发挥出来。但很显然的。魔界和地球宇宙却是完全不同的。这种不同。便让罗帆想要完美的发挥自己的实力需要对这个魔界的规则法则层进行深入的解析才能够做到——若是罗帆的道行境界没有这样高,那事情反而就没有这么麻烦了。一般先天大罗之修若是从地球宇宙进入魔界,根本就不需要这样的解析过程便能够完美的发挥自己的实力。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规则法则层有没有融入大道,这根本就毫无区别,他们根本涉及不到那么深入的层次……

    这个解析过程,按照罗帆具体推算,至少也要十年左右才能够完成。

    不知道那国师到底怎么和那灵国皇帝说的,只是几刻钟之后,那灵国皇帝便浩浩荡荡的带着一大对仪仗停留在了这国师府的门口。

    再由那国师亲自在前头引路,将那皇帝以及几名接近太乙纯阳级数的金仙簇拥着来到这庭院中央的凉亭之前。

    这些金仙,显然便是这皇帝的保镖或者说是侍卫,很显然,这皇帝对罗帆也并非是毫无戒备的。虽然,他的这些戒备在罗帆看来几乎就是在诱惑他出手一样……

    “灵国皇帝见过仙长。”这灵国皇帝乃是一个中年男子的模样,相貌平常,但举手投足之间却带着十足的威严。来到罗帆面前之后,却表现得相当的谦恭。直接躬身行了一礼,道。

    “你很不错。认得清形势。”罗帆扫了这灵国皇帝一眼,就知道这灵国皇帝是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凡,不由得赞叹起来。

    “我灵国有一件传国之宝,能够评估绝大部分修士的实力。方才我斗胆激发了其妙用,得到的结果却是根本无法评估,所以方才知晓仙长的神威浩荡,不可抵挡。”这灵国皇帝说道。

    虽然是这种话语,但其说得也是相当的从容淡定,完全没有正常来说的那种狼狈。

    罗帆对其不由得更加满意了,笑道:“不错,够坦诚。看来你的福缘果然相当深厚。原本我有着两种打算,一种是让灵国统一整个岛屿来达到我的目标,一种是让灵活覆灭,同样来达到我的目标。现在看在你这样坦诚的份上,我就选第一种吧。”

    这话,说得在场众人各是面色大变,那灵国皇帝更是冷汗直冒。

    他虽然修行过,但毕竟是皇帝,因为某种特殊的机制作用,却让他的修行成果只不过是让他的寿命得到一定的增强而已,甚至连让他获得长生都无法做到。在这种情况下,他哪怕是因为成为灵国皇帝而心志比一般修士坚定,在听到差点整个领过了就要毁于一旦,祖宗基业差点完全崩灭,他还是忍不住将情绪反应在自己的身体之上,整个人显得狼狈了许多。

    “我替灵国广大众生谢过仙长慈悲。”灵国皇帝只能这样说道。

    “好吧,你将必要的仪式完成之后,便去做好征服的计划吧。我想在有我在的情况下,这种征服计划你应该做得出来吧。”罗帆淡淡的道。

    以罗帆的道行,实力,想要将整个海岛毁灭,那也只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要他做出足够严密的,让灵国征服数万国度,最终统一整个海岛的征服计划,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很显然的,他虽然想要借助这灵国来窥探魔界的秘密,但却并不代表他要为魔界尽心尽力,这种征服计划他来做固然是能够做得完美无瑕,让征服变得更加的有效率,但那又何必?

    这种事情反正那灵国皇帝比他积极得多,只要吩咐下去他自然便会去努力的计划了,哪里用得着浪费他的精力?至于灵国皇帝能否制出征服计划,那更不用多说了。若是有了自己这样一尊大杀器在这里他还无法制作出足够完善,足够可行的征服计划。那他怕是就要考虑换一个国度来当当国师了。

    果然。听到罗帆的话语之后,那灵国皇帝十分恭谨的道:“这是小事,只要三天,征服计划便会呈上仙长览阅。到时该有什么修改。还望仙长指点。”

    罗帆看出那灵国皇帝强自压抑着的激动与狂热。不由得微微一笑。道:“计划出来了再说。现在重要的是国师的仪式。”

    灵国皇帝点头,向着钱国师躬身一礼,道:“还望穆国师交还国师印玺。”

    那前国师。也就是被那灵国皇帝称为穆国师的太乙纯阳级数修士叹息一声,抬手一晃,他手中就出现了一方玉印。

    这玉印晶莹剔透,散发出一股温润的荧光,刚自出现,就给人一种温润的感应,显然是一种极为名贵的暖玉所制成的。

    罗帆一看这印玺,便双眼一亮。

    他隐隐间能够感应到,这印玺之上似乎缠绕着某种玄之又玄的东西。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无形无质,更微妙难言。

    “这难道便是秘密所在?不可能这样顺利吧……”罗帆暗自想着。

    这时,那灵国皇帝很是歉意的笑了笑,小心的从那前国师手中接过那印玺。随着那印玺离开手中,那前国师身体微微一震,身上那种一直弥漫着的,某种奇特的气质忽然消失无踪。

    这种奇特的气质极为微妙,就像是眼镜上的灰尘一样,在没有擦干净之前,很难发现这灰尘的存在,但当你真的将这眼镜擦干净之后,这灰尘的存在就会显得前所未有的明显。也即是说,在这种奇特的气质没有消失之前,这种奇特的气质根本就难以察觉,就算是一直在他的身上,其他人也感应不到,但当这气质消失之后,却是让人很轻易就知道他身上失去了某种无法说清楚的气质……

    当然,在场当中,除了罗帆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这种气质的离开之外,其他任何人都感应不到这一点。

    他们只知道在失去了那印玺之后,那前国师身上多了一种颓废之意,但也只是以为这是因为失去了国师之位,心情有些郁闷的缘故,却并没有多想。

    那灵国皇帝将国师印玺双手托着,小心的上前几步,呈上来到罗帆面前,道:“小皇镇理灵国,今拜仙长为国师,日夕供奉,但求国师守护灵国。”

    “可。”罗帆淡淡的吐出这样一个字,抬手接过了这国师印玺。

    他的回答,当然不是正常的回答,一般来说,在这个时候至少应该说什么很荣幸之类的话,这样就吐出一个字,那若是在其他时候简直就是失礼到极点。但,在这个时候,在场诸人却没有任何一个敢这样想。因为,眼前这人有着这样的资格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能够让这灵国的传国之宝评估不出实力强弱的存在,便是整座岛屿之上到现在都找不到一个,这样的存在,便是在其他更大上百倍、千倍的岛屿充当最大国度的国师都是绰绰有余的,现在来当灵国的国师,那绝对是屈就,在这个时候只是说这一个字,那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罗帆自然是不管什么按照常理该怎么说,到现在,他已经是几乎到了随心所欲的境地,待人接物,几乎是心中怎么想就怎么说,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在这个时候他确实是认为自己接过灵国国师之位乃是灵国天大的福缘,能够勉强吐出这么一个可字,已经算是他很是屈就自己的心意了……

    就在他接过那印玺,并说出可的那一瞬间,他猛然间有种极为奇妙的感觉。

    便好似那弥漫周围的规则法则层忽然间变得清晰了些许!

    这种清晰,就好像他之前看这规则法则层乃是隔了一层毛玻璃。而现在却将这毛玻璃换成了高透的玻璃一样,那种感觉虽然依然是隔了一层,但却已经是完全不同了!

    “居然有这样的妙用,怪不得得到国师之位会对修行速度有所帮助。”罗帆忍不住赞叹起来。

    这样的变化,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多少作用。毕竟,他原来对于这魔界的规则法则层就已经看得极为清晰了,足以让他毫无障碍的体悟、解析这规则法则层。在这样的情况下,看规则法则层再变得更加清晰,那就相当于一个原本就透明的玻璃变得更加的透明,那影响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自然对他就没有多少用处了。

    “一切礼仪便是到此为止。从今往后,仙长便是我灵国的真正国师了,这一处国师府仙长若是想要,可以在此居住。若是仙长想要新的国师府。我可为国师重新建造一座。”那皇帝松了口气的道。

    罗帆回过神来。道:“不必再麻烦了。我便在这一处国师府住下了,你自回去制定征服计划便是。”

    罗帆这样选择,那皇帝自然是高兴了。要知道。当初建造这一座国师府,这灵国几乎掏空了大半个国库,要是还需要再度建造一座国师府,那显然至少也要再掏空半个国库——新建造的国师府当然不可能比起现在这个国师府要差了……

    因此,他很是恭谨的谢过罗帆体谅灵国国力弱小,之后便带着他的几个保镖或者侍卫出了国师府,领着一大对仪仗回归皇宫去了。

    很快的,在这庭院当中,就只剩下罗帆和这国师府的前主人,也就是那被称为穆国师的悲剧修士了。

    他之所以不离开,原因很简单,因为罗帆并没有叫他离开,更没有说起对他的安排!在这样的情况下,以罗帆的实力,他若是离开,随手一抓就能将他抓回来,在这样的情况下,趁机逃离,那只是触怒罗帆,只能是将原来还有着的那么一丝丝的希望给掐灭而已。

    “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计划,难打还担心我会将你灭口吗?”罗帆淡淡的扫了一眼那前国师,道。

    “这个……”这前国师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到底灭不灭口和知不知道计划之间难道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你既然知道我的计划,就知道灵国将会千百倍的扩大。按照你之前所说的,灵国扩大之后,需要的人手就不再是现在这么少了。”罗帆淡淡的道。

    他并没有将话语说透,但这灵国的前国师却已经是明白了过来,知道了罗帆的意思。灵国若是扩大的话,自然便需要有强大的修士去镇守诸多新征服的国度,既然是这样,若是将这前国师杀死,日后也一样是要寻找修士加入,却是更加的麻烦,相比之下,反而是留下他来得好!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到了这个时候,这穆国师方才连连躬身谢过罗帆给他指出一条生路,那种发自内心的放松,让他整个人忍不住有种脱力的感觉。在这一刻,他无比庆幸自己方才没有趁势逃跑,更无比庆幸自己之前屈服的举动……

    罗帆看他的表现,只是一笑,道:“这国师府你原来怎么住,现在还怎么住,这一处庭院便留给我了,如何?”

    这庭院才是这国师府的精华所在,平常这穆国师虽然是居住在其他地方,但更多的时间却是呆在这庭院当中。但,在现在,罗帆都这样说了,他还能够说什么?只能够连连点头,谢过罗帆宽容让他继续留在这国师府当中,享受这国师府当中他所构筑出来的绝妙修行环境,根本不能再说其他什么。

    等那穆国师退去之后,罗帆方才细细的感应那一方国师印玺。

    他双眼之中闪着灼灼的光芒,一点一滴的扫过这巴掌大小的印玺。

    这整个印玺看起来极为古朴,就是方方正正的,就像一个方形柱子一般,在最底面上面用一种极为繁复的文字刻着“一国之师”这四个文字。

    这整个印玺外面看起来是一个完整无缺的整体,但内里却是分成了不知多少个细小的部位,整个印玺似乎是由细细密密的小点所凝聚而成的,就像是沙子堆积而成的一般。

    当然,这些细细密密的小点堆积构造成这印玺的方式自然不是随意堆积,胡乱堆积,而是有着种种极为微妙,极为玄奇的构造。

    这整个印玺并不是法宝,甚至若是严格来说,都算不上是一件法器。这印玺的材质,也是那些细细密密的小点的材质正如外面所显示的,是一种极为精贵的暖玉。这些小点构造成整个印玺的方式根本没有赋予这印玺其他特殊的功能,只是单纯的加强这印玺的坚固程度而已!这种奇妙的构造,甚至让这印玺以这样普通的暖玉材质居然做到能够抵挡一般先天大罗之修的全力一击!这样的玄妙构造,就算是罗帆,也看得忍不住一阵赞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