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根源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根源

    这种结构极为玄奇,在流动当中,蕴含着惊人的稳固,便好似是一种能够自动改变结构的奇特存在一样。罗帆细细的分析体悟着这印玺的结构,希望能够体悟出自己在获得这印玺之后会出现那种奇特改变的根本原因所在。

    随着罗帆对于这印玺结构体悟的深入,他渐渐的发现,这印玺的某种极为微妙的结构却是与这魔界的规则法则层结合在一处。

    这种结合,使得这印玺似乎能够借用规则法则层的无上威能。正是这种威能,便造成了获得这印玺的存在能够因为这样的威能而获得种种特殊的加持,从而让他们能够对规则法则层看得更加的清晰,看得更加的明白,体悟起来随着变得越加的轻松起来。

    只是,虽然已经知道了这印玺会让获得其的修士获得那样的特殊加持的直接原因,但罗帆却还是不明白那根本原因到底是在哪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根本原因才会造成这样的直接原因出现。

    他将自己的体悟方向从这印玺之上转向了那与这印玺那某种微妙结构相互联系在一起的那一部分规则法则,或者更具体的说,是某一道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法则!

    那一道法则的变化奥妙虽极为深邃,极为繁复,但本身来说对罗帆却并不是什么难题。他只需要耗费几日时间便能够将之完全体悟清楚。但,这只是这一道法则本身而已,在这一道法则与整个规则法则层的综合在一起考虑之后。哪怕是此时的罗帆,也无法尽知其中的玄妙!

    原因无他,那变化实在是太多,太繁复了,哪怕是他已经抓住了这一道法则是这印玺加持的根源所在,但却根本无法完全体悟为何会与那法则联系在一处便会有着这样的加持存在。

    他只是知晓,这样一道法则几乎整个规则法则层都有着某种难以破除的联系。这种联系,让这一道法则近乎成为了整个魔界规则法则层的一个中心!

    这种千头万绪的联系,更让罗帆对其本质的挖掘变得更加的困难,难度比原来都要增加不知多少。

    细细体悟了半天。越是体悟。他就越感觉到自己想要完全将之体悟清楚怕是要将整个规则法则层都完全体悟方才能够做到,不由得叹息一声,停下了这种徒劳的努力。

    将整个规则法则层完全体悟清楚,这对罗帆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技术难度。但那却是一个极度繁复的过程。哪怕是以罗帆此时的道行境界。想要做到这一点,所需要耗费的时光,也必然是要以万亿年来计算方才能够做到……

    显然的。连这世界都不确定还有没有万亿年的寿命,罗帆哪里还有这样多的时间去浪费?

    放弃了那种徒劳的努力之后,他却并不是就此不再管那规则法则层,而开始从另一个角度去解析规则法则层,去努力的将自身的道行境界,自身的实力与那规则法则层相契合,让自身能够在魔界当中能更好的发挥自身的实力。

    虽然同样是对规则法则层进行体悟,但这种解析和追寻那一道法则的根源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方式。追寻某一道法则的根源,那需要的是完全把握住其中的一切细节变化,完全将与其关联的一切规则法则与这规则法则的相互作用

    原本,在他的计算当中,想要做到这一点,至少也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够做到。

    但此时此刻,在获得了这印玺之后,他忽然发现,自己的道行境界居然天然的就和这魔界多了几分契合度,原本需要长时间体悟才能够知晓的规则法则层的玄妙,他此时却是一看便知,根本就不需要再多浪费时间去解析便能够发挥出比之前强上许多的实力!

    按照这样的变化推算,他完成解析,能够完美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出来之时,时间却在不需要如同之前那般足足要十年才能够做到,而是顶多只需要八年时间,便可以了。

    “居然有这样多变化?”罗帆微微有些惊讶。

    心中一动,他便将那印玺与自己的联系暂时性的截断这对他并不困难,对于此事无暇无碍的他来说,加持在自己身上的一切特殊效果,其实他都能够感应得到。这种让他对于规则法则层感应变得更加清晰的加持,自然也在他的感应当中。而显然的,对于道尊圆满的存在来说,一般感应得到的,便是有办法处理的……所以,将那种加持截断,对罗帆来说却并不困难。

    在将自己与那印玺截断的瞬间,罗帆就感觉到了自己对规则法则层的感知变得稍稍模糊了一些。显然是那种加持的功效已经消失。

    不过,虽说是如此,但他最在意的,那对规则法则层的解析度,却依然存在着!

    换句话说,此时此刻,他依然是感觉自己再解析规则法则层最多八年时间就能完成之前十年方才能够完成的任务。

    感觉到这些,罗帆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这代表着得到印玺之后的所获得的收获其实都是真正的收获,却并非是只有在印玺加持的时候方才有效的收获。

    “这样看来,统一全岛的行动却必须加快了。”他这样想着,重新将自己与那印玺联系在一处,重新享受起那印玺的加持。

    就在这个时候,罗帆心中一动,忽然感应到了又有一人在魂灵深处凝聚出一个属于他的道尊烙印,不由得微微一惊。

    细细感应一番,他就发现,原来在魂灵深处凝聚出道尊烙印的不是他人,赫然便是那这灵国的前国师,也就是那被称为穆国师的太乙纯阳之修!

    “没想到我都已经这样收敛了,居然还能够让人凝成道尊烙印。这却是有些麻烦啊。”罗帆眉头轻皱,感觉有些无奈。

    他进入魔界之后,因为不知道魔界之中到底是什么情况,一直是完全收敛自己的气息,更用一些手段遮掩住自己身形的玄妙,免得让任何一个人在看到自己的瞬间都会在自己的脑海中形成道尊烙印,进而知道自己的特殊。

    一直以来,他所施展出来的手段效果似乎也相当不错,进入魔界之后,他根本就没有感应到任何一个人因为看到他而在魂灵深处凝聚出道尊烙印。这在之前还让他颇为欣喜。觉得自己的手段起了作用。

    但在此时此刻。在那前国师在自己魂灵深处凝聚出那一个道尊烙印之后,他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那些手段所起到的作用也只是减慢这种道尊烙印形成的速度而已,根本就无法阻止他们在自己这里获得道尊烙印!

    这样的变化。却是让他既是无奈。又是头痛。

    “若是这样。那我日后怎么行动?看来得创出一些专门的法门来干扰这种道尊烙印的形成了。”罗帆暗自思索着,脸上神色却是颇为困扰的样子。

    每个人一看到自己便会形成道尊烙印的话,这虽然对罗帆的本质来说没有多少影响。甚至是能够让他清楚的知道任何一个获得道尊烙印之人的心念想法。但,那也只是正常来说的情况而已,在一个他所熟悉的,甚至能够完全掌控的宇宙、天地,这样做当然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但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甚至有着五十四位圣人在这里,更有着不知多少万伪圣,有着不知多少亿准圣的魔界当中,他若是还这样做,那显然就是将自己的把柄送到人面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道行高深之辈顺着他留下的道尊烙印直接伤害到他……

    所以,在这魔界当中,到处播撒自己的道尊烙印,那显然是一种不明智的做法。

    当然,哪怕是如此,罗帆却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初将自己修行至无暇无碍的境界,让任何人在看到自己之后都能够将他所不能理解的奥妙瞬间凝成道尊烙印。

    那毕竟是一个正确的修行方向,若是仅仅为了不将道尊烙印到处播撒就不走这样一条正确的道路,那简直就像因噎废食一样荒谬……

    “或许,这印玺的结构是可以利用一下……”罗帆将目光扫向自己身前的那国师印玺,心中这样想到。

    想着,他停下了对于这魔界规则法则层的解析过程,开始努力的推演这印玺的玄妙结构。

    这印玺现在的结构虽然奇妙,能够让普通暖玉经过这样的构造之后拥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坚固特性,但这却并不代表这已经是到了极限。事实上,罗帆方才那一番体悟已经是找到了数十种将这种结构继续推进,让其赋予的坚固特性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惊人的结构。

    此时此刻,有了针对性,罗帆自然不会犹豫,细细的推演一番,终于又推演出数百种在玄妙程度不相上下,而且能够赋予这结构某些全新特性的结构出来。

    将这种种结构进行一番对比之后,罗帆就选定了其中一种能够将时空进行扭曲来转移一切感知的结构出来。

    这种结构,与规则法则层有着极为微妙的联系,当然,和那一道让这印玺有着特殊妙用的法则同样是有着联系,但却不再是将与那一道法则的联系当成是主体,而是将之前那结构当中与另一道法则的联系当成是主体,进行拓展。

    这全新的结构比起之前那印玺的结构更加的复杂,更加的精巧,更加的玄奇。

    光是将之构筑出来,罗帆就隐隐间感觉到整个规则法则层微微的震动,好似正在欢迎这样的结构出现一般。

    罗帆此时的见识是何等的广博,在这瞬间就知道,这分明便是这种结构和这整个魔界的大道有着某种程度的契合,故而这魔界的大道在因为这结构的出现而喜悦,而这魔界的大道乃是与其中的规则法则层相融合的,其喜悦自然也就带动了整个规则法则层的变化了。

    “这种震动……莫非是这天地间有天纵奇才开创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绝妙**?!”在这一刻,不知有多少感应到这震动的强大修士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当然。这些强大的修士却并不包括那高高在上的五十四位魔界圣人。这魔界当中的圣人虽说在罗帆的感觉当中是有些诡异的,但毕竟还是圣人,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彼此,其他的,哪怕是发生在九级伪圣之间的战斗,对他们来说都只是在脚边的蝼蚁正在打架一样无聊,这种疑似天地间有人开创出一种全新**的震动,对他们来说自然没有任何意义。

    “居然从来未曾出现过这样的结构,看来我的运气却是不错。”罗帆在明白魔界大道的欢欣之后。不由得也是暗自欢喜。

    为免夜长梦多。他并没有迟疑,抬手虚空一拍,规则法则层自然反应,便有无数细小的丝线被他凭空创造出来。

    这种丝线极为坚韧。更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特性。比如什么无限延展性啊。什么对力量的绝对吸收啊……等等等等,几乎一切生灵所能想到的,丝线可能拥有的特性它便拥有。

    对于道尊圆满这一境界的存在来说。开辟宇宙都只是小事而已,更何况创造出一种天地间原本并不存在的丝线了。哪怕是罗帆此时在这魔界当中还未能完美的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出来,要做到这一点,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丝线成型之后,罗帆随手轻拂,那些丝线便快速的在虚空之间不断的游转勾勒,瞬息之间,就已经勾勒出一个玄妙得无法想象,复杂得无法想象的结构出来。

    这一个结构刚自出现,这一个庭院之中便渐渐的被一种奇异的香味所充斥,整个规则法则层在这瞬间好像是形成了一个漏斗一般,开始将种种异香,种种天音,种种玄之又玄的光影向着这一个庭院之中疯狂的塞进来。

    转眼之间,这一个庭院就完全变了个模样,从原来就已经颇为玄妙的庭院转眼间变成了一片梦幻仙境。

    在这样一片梦幻仙境当中,那丝线组成的结构开始变得越来越完整,变得越来越坚固。道最终,当这结构完全成型之后,出现在罗帆面前的,却是一身长袍。一身青色的,看起来极为简单,极为古朴的长袍!

    当然,这简单、古朴当然只是这长袍本身,在此时此刻,这整个庭院都因为这长袍的出现而变成梦幻仙境的情境下,这长袍看起来当然不可能和普通这个词有任何联系。整件长袍看起来,当真便是如同传说中的神帝仙袍一般高贵,如同宇宙中心一般重要……

    与此同时,一股玄妙的仙光从罗帆现在所在的庭院之中直冲而起,冲入天空之上的云层之间,将云层冲开一个破洞之后,向着四面八方辐射开去,转眼间便辐射了几乎整个魔界,好一阵子放下完全消失。

    随着仙光的消失,这整个庭院之中的一切异象变化尽皆完全消失,便如同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让这庭院看起来就和之前再无任何区别,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罗帆微微笑着,抬手一招,这长袍就已经落到他的手中。

    当这长袍入手的瞬间,他就眉头一皱,却是发现他自己对于魔界规则法则层的解析度再度增长,原来尚且需要八年时间才能够完全解析完全,此时此刻却发现只需要六年时间便能够做到了!

    “怎的会有那国师印玺同样的效果?”这虽然是一件好事,但罗帆眉宇之间却没有多少喜色。

    这一件长袍明明是他所构筑出来的,虽说蕴含了太多玄妙,但他自信自己对于这长袍的一切都还是有着充分的把握的,但此时此刻这长袍却多了一种他所从来未曾想过的功效,这明显是超出他的控制,这让一心要控制自己一切的罗帆怎能感到多欢喜?

    他想了想,抬手虚空一罩,无数细小的暖玉凭空出现,接着便在虚空当中不断组合,直接组合成为一个看起来极为古朴,却有些圆润的印玺出来。

    这个印玺和那一个国师印玺本质相似,但却又有不少的区别,这从表面上就能够看出来了,那国师印玺方方正正,看起来像一块长方体多过一方印玺,而眼前罗帆所构筑的印玺却是有些圆润,顶部更是一个半球形。

    罗帆所构筑的印玺,同样是和规则法则层有着联系,甚至,与它相联系的法则,也是与那国师印玺向联系的是同一道!

    这个印玺成型之后,罗帆抬手接过这印玺。

    印玺一入手,他就眉头优势一皱。这一次,当然并不是他对魔界规则法则层的解析度再度增长,而是根本没有任何变化出现!这个印玺就像是很普通的一方暖玉印玺一样,握在手中只是微微温暖,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异常情况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