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征服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征服

    “看来,这一种结构能够有这样的妙用,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变化啊。()”罗帆随手散去了那他后来凝聚出来的印玺,细细的感应着那一件长袍的玄妙。

    虽是他所创造出来的结构,但在其完成之后,却因为整个魔界规则法则层的存在而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这种微妙的变化让那种罗帆原来无比熟悉的结构之中多了一些更繁复玄奥的变化,这些变化使得这结构对他变得陌生了许多……

    则这便让这一种结构有了让他重新进行体悟的必要了。

    毕竟是他所创造出来的,哪怕是因为规则法则层的影响而变得有些陌生,但相比于那第一次接触到的印玺来说,这一种长袍模样的结构罗帆体悟出来还是容易了许多。

    很快的,他就体悟到了某些他之前所未曾了解的真实。

    与这结构联系的那一道法则,乃是一种蕴含凝聚之意的法则。这一法则几乎与整个规则法则层当中的任何一道规则法则都有着紧密的联系。这种联系,使得这整个规则法则当中,能够有着某种极为玄奇的存在通过那一道法则灌注于这结构之中,从而让这结构的主人获得那种规则法则层的加持。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若是想要加强这一结构的妙用,那接下来要做的,就应当是想办法让这一道法则凝聚灌注的那种奇妙存在变得更加的强大了。”罗帆暗自想着。

    只是,可惜的是。他虽然这结构会对其主人有这种加持的根源所在,但却根本找不到将这种加持变得更强,找不到如何让那一道法则灌注在这结构之中的那种奇妙存在变得更加强大的方法。

    这就像是明明知道在一个发动机当中填入相应的液体能够让这发动机发动起来,爆发惊人的动力,但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种液体到底是什么液体一样,这种感觉,显然是不会让人多么愉快的。

    “按照这样类推,那国师印玺想来也应该是同样性质的存在。而且,加强这国师印玺功效的方法,很明显。应该就是与这国师印玺发布的国度息息相关。能够随着国度的强大而变得越来越强大。就是不知道是与人口相关,还是与领土相关,还是与其他更加玄奇的东西相关。”顺手将那长袍罩在身上,罗帆这样暗自想着。

    在这长袍临身的瞬间。罗帆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是笼罩在一层无形的屏障当中。周围时空似乎都与他有了莫名的间隔。便好似外界时空的一切都已经被他隔绝开来,他的身体周围自然形成了一个独立的时空一般。

    心中一动之下,这长袍微微变幻。周围的时空自然演化,正常的视角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为奇特,好似是一片光芒世界一般的景象。

    那原本存在着的凉亭以及各种庭院中的摆设在这时完全化为一团团奇异的光芒。这些光芒色泽各异,但隐隐间却都极为暗淡,这种暗淡,并不是那些光芒本身的弱小,而是好似是一种隔了一层墨镜看过去一般的,被过滤了许多光芒的一种暗淡。

    “幸好,还能够借用这结构本身的妙用来寻找与其契合的事物,若不然的话,自己创造出来的结构根本上有什么作用,该怎么提升其威能都不知道,那也太丢脸了。”罗帆看着周围变幻了模样的世界,不由得就是一阵轻松。

    他自然是知道,若是通过这样的视角所看到的什么事物的光芒能够强大到他觉得耀眼,能够让他感觉到完全没有任何隔阂,那便极有可能是这一件衣袍一般的奇异结构相互联系在一起的事物,能够通过其来让这一结构的功效再度获得提升的存在。

    当然,这种事物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找的,至少此时此刻,在这庭院当中有着这样多的事物,却是没有任何一件是这样的事物……

    将视角切换回来,罗帆拿出那国师印玺,想要激发这印玺带来的奇异视角,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就像是这印玺本身根本没有这样的视角存在一样。

    这让罗帆有些出乎意料,又有些在情理之中的感觉。

    那衣袍之所以能够给他带来那样的视角,想来还是托了他乃是这一个结构的创造者的福。若不是他乃是这结构的创造者,那么说不定连这衣袍也不可能给他带来这样的视角,便如同此时此刻他所获得的那一个国师印玺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只能够暗自叹息了。

    他将那印玺重新收起,开始继续之前正在进行的,对魔界规则法则层的解析过程去了。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

    第三天,这灵国皇帝很准时的亲自上门来将他们这三天所制定的,将这整个岛屿的征服计划呈了上来。

    这一份计划极为详尽,若是记载在普通书本之上的话,那至少需要一本足有一人高的书本方才能够将这计划完全写清楚——在这时当然不是使用普通的纸质来记载这样的计划了,此时此刻出现在罗帆面前的,是一片玉牒,看起来就像是玉质竹简一般的玉牒。这玉牒简直就像是容量超乎想象的硬盘一般,只是小小的一把,就已经是将原来需要一人高的厚厚书籍都不一定能够记载清楚的计划给完全包括在其中了。

    罗帆念头扫过这玉牒,瞬间就将这玉牒当中的一切细节完全了悟于心。

    这计划极为详尽,极为精巧,可行性更是极强。一个国度当中,哪怕是灵国这样的小国,也是绝不会缺少人才的。能够掌握一个大杀器的情况下来计划出一个征服整个岛屿的详尽计划对于他们来说却实在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说不定,这些计划可能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只是等待着一个像罗帆这样强大的修士前来执行而已。

    在这计划当中,灵国君臣很不客气的将罗帆的计划拔升到能够压服这岛屿之上任何一名修士的高度!这也是自然的,罗帆并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实力是达到何等程度,而口气又是这样大,这灵国的传国之宝更是完全无法估计他的实力,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灵国君臣自然就只能将他的实力提升到一个能够让他们的计划有着最大成功可能的高度了。

    看着这样的计划,罗帆却是颇为满意。就他所感觉到的那些气息来说,这一个岛屿当中虽说有着数股极为强大的气息,但这些强大的气息却都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多少威胁。按照这样的情况来说。这计划之中将他的实力看做能够压服这岛屿之上的任何一名修士却是并没有错误的。

    “二十年时间征服全岛?虽然保守了点,但以你们的见知来说也算是不错了。就按照这个计划执行吧。”罗帆将玉牒一拂,那玉牒就送回了灵国皇帝的手中,同时口中这样淡淡的说道。

    听到罗帆这样一说。那灵国皇帝忍不住欣喜若狂。哪怕是在罗帆面前。也完全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

    罗帆这话。分明就是默认了他们在计划当中的猜测,其实力确确实实就是真的能够威压这整个岛屿之上的一切修士!这简直就是命运在对他们说,小子。你们走了狗屎运了,准备万古流芳吧……

    至于罗帆会不会吹牛,这一点他却是没有太过怀疑。这毕竟是关乎自身的性命的事情,若是罗帆撒谎,那就是将自己的生命送到屠刀之下去自寻死路!这种事情,便是比较明智的凡人都不会去做,像这样强大的修士,怎么可能去做这样不理智的事情?

    当下,这灵国皇帝便激动得身体微微颤抖的,小心的躬身行了一礼,说了一些仰慕的话语,然后退了出去。

    接下来,整个灵国就像是一台发动起来的战争机器一样,开始进入了战备状态。整个国度当中的一切人口都被发动起来,那原来颇为繁冗缓慢的节奏忽然加快到了几乎所能达到的极限。数日之间,国度之中的官员有着数万名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而人头落地,更多的,年轻力壮的官员被提拔起来,整个国度短短的数日便焕然一新了。

    任何一个皇帝,哪怕是一个小国的皇帝,都是习惯了唯我独尊的。这样的皇帝,便是再小,当然也是会有着统治一切,将一切在他头顶的人统统踩在脚下的心思。这灵国皇帝自然也不会例外。统一这个岛屿虽然只是罗帆为了了解这魔界秘密的一个命令,但对于灵国皇帝来说,却是已经在他的心底缠绕了不知多少年,几乎是他登上皇帝位置之后就盘踞在他心底的一个念头,一个他平常甚至都不敢表现出来,害怕因此而让整个灵国遭受灭顶之灾的念头!

    正是因为这灵国皇帝本身也有着这样的念头,整个灵国才能够这样快的就发动起来。

    才能过这么顺利的就完成这种在平常甚至可能激起无数叛乱的行动。

    整个灵国焕然一新之后,罗帆便按照灵国皇帝他们所制定的计划,为灵国的数百万军队加持了一些增益战斗力,增益防御力的法诀,使得灵国的军队战斗力足足提升了数十倍之多。

    这提升了数十倍的军队战力,让灵国在短短一个月之内,扫灭了灵国周围的十几个原来与灵国相差不多的国度,将这些国度的皇帝头颅斩断,将他们的国师印玺抢夺,一个个送到了罗帆的面前。

    这样的事情,在这海岛上虽然并不常出现,但却也并不是没有出现过。再说,只是吞掉了在这海岛之上最底层的十几个国度而已,这样层次的战斗,自然根本就不能在这岛屿之上引起太多的反响了。

    除了周围几个实力与这成长之后的灵国实力相差不多的国度提高了警惕之外,整个岛屿没有因此而出现任何变化。

    不过,这些却对罗帆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他并不是领军作战的将领。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在合适的机会将对方的国师制服,再为灵国的军队加持增益法诀罢了。其他的什么国与国之间的各种勾心斗角,各种连横合纵,对他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此时此刻,在罗帆面前摆放着十几个国师印玺。

    这些国师印玺每一个看起来都是方方正正的,除了上面透出来的气息微微有些区别之外,乍一眼看上去根本就是一模一样的。

    “光是拿着这些印玺根本没有作用,看来需要将这些印玺完全吞噬才能获得一些好处。”罗帆这样想着。

    他当初得到一个国师印玺都能够获得不少的好处,现在获得更多的国师印玺。很显然应当获得更多的好处才是。现在未曾获得更多的好处。显然就只是方法不对罢了。

    至于为何会想到要吞噬,自然是因为这印玺本身的结构的缘故了。这印玺看似完整,其实便是由无数细小的颗粒构筑而成,本身就像是无数细沙堆积而成的一般。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人都能够很轻易的想到。两件这样的东西应该是能够融合成为一件的才对……罗帆却也不例外。

    想法一动。属于他自己的国师印玺就出现在他的面前,随着他的意志,化为一团烟雾。瞬间裹住了那十几他所征服的国师印玺。

    就在那十几个国师印玺被裹住的瞬间,十几声微弱的震动在前方那烟雾当中传了出来。

    噗噗噗……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充满气的橡胶球被扎破之后所传出来的声音一样,让人产生一种有某种莫名的东西正在流逝的感觉。

    在这变化之间,罗帆忽然感觉自己对于这魔界规则法则的解析过程再度获得了提升,这一提升,虽然比不得他当初第一次获得国师印玺,或者第一次创造出那一件衣袍一般的奇异结构之时所获得的提升,但却也足足减少了他半年多的解析时间……

    “原来并不是领土,也不是人口,而是一种更加玄妙的东西能够增强国师印玺的功效。”罗帆瞬间就有了明悟。

    在他的明悟之间,那烟雾微微一缩,再度凝成了一个国师印玺。只是,这个国师印玺和最开始的那个相比却是大了一圈。当然,这一圈还是远比不得增加那十几个国师印玺的体积的。这体积的变化极为微妙,极为奇异,这新完成的印玺若是分解开来,化为烟雾一样的时候,那体积和十几个国师印玺是一般无二的,但当其压缩成为印玺的时候,这个印玺的体积却只是大了那样微不足道的一圈,这就像是有着许多国师印玺的材质在这过程当中被重叠在一起,完全不占用时空了一般。

    罗帆对于这国师印玺的体积变化并不感到惊讶。这种变化其实是十分自然的,在这印玺的结构当中,便包含着一种空间折叠的效果,其体积要增长所需要的材质并不是线性提升,而是指数提升。多了十几个国师印玺能够大上这一圈,他已经是相当的满意了。

    他抬手握着这印玺,细细的感应这印玺的变化。

    那一道与这印玺联系在一处的法则当然并没有任何变化,但他却能够感觉到,两者的这种联系,却是变得紧密了许多,能够获得的,规则法则层通过这一道法则所灌注而来的奇异存在变得更加的容易——这就像是两个地方之间的道路变得更加宽阔了,在两个地方之间的运输变得越来越方便。

    当然,只是通道变宽广而已,真正从那法则当中灌注而来的那种奇异存在却没有因此而马上增加许多。

    之所以罗帆在这个时候就能够确定能让这国师印玺功效提升的不是领土的增加,却是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这国师印玺的潜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接下来,哪怕是不再征服国度,不再增加灵国的领土,这国师印玺的功效也将不断的提升!

    “莫非是,民心?”罗帆目现疑惑,这样想到。

    若是真的是民心的话,那却是说得通的。毕竟,刚刚征服的领土,对于国度的认同都定然不会太高的。哪怕是这被征服的国度原来有多弱小,多腐朽,而征服这国度的国度是多么强大,是多么的清明,征服之后可能过上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都不会改变这个事实!

    任何世界,任何天地,任何时代,都是如此。

    人心,并不是一种很简单就能够说清楚的存在。人的感情,也不是单纯的利益所能够取代的。

    一个国度,能够长久的存在下来,定然是有着辉煌的历史,定然就有着让这国度的民众感到自豪,感到骄傲的某一段历史存在。这样的国度,哪怕再腐朽,哪怕是给民众带来再大的痛苦,这国度的民众所期待的,也只会是改朝换代,而不会期待有着其他强大的国度来征服他们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