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中心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中心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灵国虽然干脆无比的将这十几个国度一举征服,显现出超强的国力,一看便知道前途相当的不错,但却也没有凝聚起多少民心。

    整个国度之中的民众对于灵国的认同度,依然是很少很少。

    当然,这种事实却不是不能改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之前那十几个国度原来的痕迹渐渐的消退,随着新一代的成长起来,他们对于灵国的认同感自然会不断的提升,最终变得与原来灵国当中的民众一样对于灵国极为认同,甚至以之为荣。

    暗自感慨一番之后,罗帆便收起那国师印玺,开始继续解析这魔界当中的规则法则层。

    而灵国的征服进程却没有因此而有任何停止的迹象。因为有了罗帆的帮助,每征服一个国度,对于灵国的军队损耗却是不大,政府这十几个国度之后,灵国的军队却和当初依然是差不多,甚至因为有了许多战斗经验,战斗力反而是比当初增强了一筹。

    如此情况下,当初所制定的征服计划,当然是很顺利的被执行着。

    如此这般,一年之后,这灵国已经是变成了一个在这岛屿当中算是中等级别的国度了。所征服的国度数量,将近一百个!

    这样的国度,在这整个岛屿当中,数量也只有上千个而已。却已经是再非当初那样几乎不入流。

    换句话说,这灵国的国师之位。显然已经再非当初那般让那三大门派连派门下弟子来担任的兴趣都没有了。

    这一日,罗帆将那上百个国师印玺凝聚合一,完全吞噬一空,便感觉到自己对于这魔界规则法则层的解析进度猛然大进,瞬间便有一种随心所欲,轻松自在的感觉油然而生。那种原来存在着的,和魔界的隐隐隔阂更是在瞬间完全消失。

    这样的变化,很明显,却是他已经是将对这魔界规则法则层的解析进度走到了终点,却已是拥有了在这魔界当中完美施展自身的实力的能力!

    就在这个时候。罗帆心情极为畅快。忍不住将自己的力量稍稍放出。

    刹那间,整个海岛忽然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那海岛周围的规则法则层更是随着开始微微的震荡,便好似是忽然有着某种活力被注入这部位的规则法则层一般。

    这岛屿之上的生灵数量几乎是以万亿计算。其中的修士数量更是相当繁多。更有着几名已经是将近踏上九级台阶。就要成就伪圣的修士存在。

    这样剧烈的变化,瞬间就让整个岛屿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

    那些凡俗中人自然只是有着天地即将翻覆,世界即将毁灭的恐慌。而那些强大的修士所感受到的却是更多。

    等到这变化消退之后。自然便有无数命令从这岛屿中央的那修行圣地之中发布出来,这岛屿之上存在着的诸多修士随着开始变得活跃,开始向着整个岛屿的各处分散,一看便是为了寻找这变化的根源。

    而在这个时候,罗帆却已经是收敛自己的力量,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现在,是找出那些三大门派为何不将这整个岛屿尽可能统一的原因的时候了。”罗帆这样暗自想着,站起身来,抬步轻跨,身形就已经出现在了这国师府的门口。

    这种一步跨出便瞬间穿越时空的随意,他来到这魔界当中一年多时间,却是直到这个时候方才能够重新感受到。这却让他在施展开来之后,有种难言的惬意。小别胜新婚,用来形容这个虽然不是十分准确,但却已经有了那么几分意思了。

    现如今的灵国,国土面积已经增长了数百倍之多,其中的人口数量同样是增加了数百倍以上。整个灵国当中,除了他这样一个国师之外,却还有这数百名最高不超过先天大罗的修士充任这国度的修行部门——也就是国师所掌控的朝廷部门,现在已经被罗帆交给了这灵国的前国师,也就是那被称为穆国师的太乙纯阳级数的修士掌控了。

    虽说,那穆国师本身的道行境界只不过是太乙纯阳级数而已,但谁叫他运气好,先抱上罗帆的大腿,其他修士哪怕是道行境界比他高上一个层次,却也不肯违背他的命令,只能够在其指挥之下,为整个灵国开疆拓土。

    正因为如此,现如今,需要罗帆出手的时候已经是越来越少,一般的任务,都由那修行部门当中的修士去执行,罗帆只需要在国师府当中静静的等待,最终那些国师印玺自然就会送到他的面前。

    当然,也有需要他出手的。一般都是那某个国度的国师或者是三大门派派出的弟子,或者是表面看起来平常,但内部隐藏着超乎想象强大的力量的修士。那样的话,其他修士或是不敢动手,或是不是对手,这才需要罗帆动手。

    不过,对于那些三大门派的弟子,罗帆却并不是像对其他散修一般来收服,但也并没有将之抹杀。而只不过是将之驱逐而已。灭国之战,这还只是世俗之间的争端,那三大门派或许能够容忍自己掌握当中的国度被其他国度灭掉,但定然不可能容忍自己门下的弟子被人随意的杀死。罗帆虽说不害怕那三大门派,但在没有完全解析这魔界的规则法则之前,他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并不能达到巅峰,在这样的情况下,与那三大门派对上显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我记得有一个属于天青庙的弟子隐藏在附近。”罗帆念头一动,就锁定了在灵国附近一处灵山当中藏匿的修士。那是当初与他战斗过的,属于某一个被灭掉的国度的国师。其道行境界只是先天大罗巅峰而已,甚至都还未曾成就准圣之境,这种道行境界,在后世的末法时代的地球宇宙当中或许算是屹立在最高层的强大存在了,但在这魔界当中,那却只能在这样一个边缘小岛当中的一个近乎边缘的小国之中充当一名国师来混日子……

    这修士自以为自己藏匿得很好,但却不知道他在罗帆眼中,便如同黑暗中的萤火虫一样显眼,之前不去管他只是懒得去管而已。

    心中一动,抬步轻跨之间。罗帆就已经跨越了数千万里的距离。离开了灵国,直接来到了那一座灵山上空。这一座灵山并不算太高,之所以称之为灵山,只是因为有着一道灵脉在这一处位置打了个旋。故而使得这一处位置的元气比起其他位置要浓郁上数倍而已。

    在这一座灵山周围。还有这其他数十座山峰。这些山峰与这灵山一同组成了一片颇为广阔的山脉。在这山脉之中,生长着不知多少或是强大,或是弱小的生灵。整座山脉因此而人迹罕至,到如今却都还没有受任何开发,当真是有着几分蛮荒原始的意味在其中。

    罗帆并没有掩饰自己的身形,虽说气息等等一切可能让人形成道尊烙印的种种都被他身上那一件长袍所遮掩住了,但想要将他发现的话,甚至不需要有太强的感知能力,只需要有足够好的视力就能够做到。

    那被罗帆赶到这里的,天青庙的弟子虽说对自身的隐蔽能力有自信,但毕竟是在藏匿自身,自然是时时刻刻的注意着周围,罗帆出现的瞬间,他自然便已经感应到。

    一时间,藏在另一个小世界当中的这修士面色惨变。心中充满了莫名的恐慌,但却仍有一丝侥幸存在,觉得自己藏匿得足够完美,那灵国国师可能不是来这里找他,而是刚好巧合的来这里要办什么事情而已,却是硬生生的按捺住自己立刻逃跑的心思,只是极力的运转法诀,将自己的藏匿之法激发到极限,奢望那侥幸的心思成真……

    “侥幸心理果然不是那么容易打消的。便是已经如此强大的修士也不例外。”罗帆叹息一声,顺手一抓,那一个小世界便瞬间崩溃,那一个神色有些仓皇的中年男子就出现在那灵山半山腰的位置,也就是那小世界破碎的位置。

    这小世界的破灭,原本应该会顺便将其中所拥有的一切事物完全绞碎,那先天大罗巅峰的修士便是不会因为这样而身死,也定然会因为这世界的破碎而受到种种难以愈合的伤势的。

    但在这个时候,在那小世界破碎的瞬间,在那无数比起刀片更加锐利千百倍的世界碎片四处飘飞,将那灵山上下各处切割得布满深深的沟渠的时候,在这变化的中央,在本该被世界碎片肆虐得更加严重的位置,那天青庙的弟子,却只是因为剧变而神色仓皇而已,其他的,甚至连衣袖都未曾因为这些世界碎片的冲击切割而出现任何变化……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这中年男子面色白净,唇边有着短短的胡须,整个人看起来相当的英武,但如今却是双目惶然,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天空之上正静静看着他的罗帆。

    周围的世界碎片并不能长久的存在于魔界当中,很快的便被整个魔界吞噬,化为一片虚无,消失无踪,只留下被其疯狂肆虐过的这一座灵山留在原地。

    “你是天青庙的弟子?”罗帆淡淡的问道。

    “……是,晚辈天青庙第十八代弟子浮流,不知前辈有何吩咐?”这天青庙的弟子此时显得极为老实,再无当初那种嚣张的模样。要知道,当初他见到罗帆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喝问罗帆是否是想要找死,虽然没有马上要罗帆自尽恕罪,却要他自己前往天青庙去请罪,不然便要让他后悔出生在这世上……

    “我想前往拜访天青庙,不知你可否为我引路?”罗帆道。

    拜访天青庙?一听到这个,那天青庙第十八代弟子浮流就忍不住有种不敢相信自己双耳的感觉。眼前这人难道疯了,还是走火入魔了?他这样对待自己,现在居然要自己带他前往自己的宗门?这难道不是自寻死路?!

    这样想着。他忍不住面现犹疑之色。

    一个疯子,显然不可能修成这样恐怖的神通,所以这人绝不是疯子。而看他的表情神态,又不像是走火入魔烧坏了灵智,那显然也不是走火入魔。既然是这样,那么这人既然敢说要与他一同前往天青庙,那显然是还有这其他的谋算的!

    “难道,他有什么阴谋?”这浮流心神意念之间出现这样的念头。

    他虽在天青庙当中是极不成器的弟子,但毕竟还是对天青庙有着极强的归属感,一想到罗帆可能有着阴谋要谋算天青庙。心中就开始犹豫起来。不确定要不要真的按照对方的说法,将他带到天青庙。

    罗帆看着这人面色变幻不定,心念一动,就忍不住一阵好笑。

    自己若是要直接与三大门派对上。那何必来找他。自己亲自打上门去不就可以了?现在整个岛屿之上难道还有谁能够拦住自己不成?

    不过。他自然不可能与这蝼蚁一般的存在解释太多,没有必要,也解释不清。这浮流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但毕竟也是先天大罗巅峰的存在,这样的存在,心志自然是相当坚定,认定了的东西,想要用言语动摇,那却是相当的困难,为了让这人相信自己而浪费那么多的精力,罗帆并不觉得这是有必要的。

    “莫非,这是一件让你为难的事情?”几个念头闪过之后,罗帆这样淡淡的说道。

    这话,却是让那浮流从那种举棋不定的状态当中脱离出来,瞬间他想起了自己门派的强大,终究不认为眼前这人可能对他们门派造成什么威胁。因此咬咬牙,道:“自然不是什么为难之事。我天青庙一向欢迎友好的同道到访,前辈想去在下自然愿为前辈引路。”

    “好,那便出发吧。”罗帆微微一笑,这样道。

    “是。请前辈随我来。”那浮流已经下定了决心,现在却是变得相当的坦然,当下便化为一道长虹,向着岛屿中心所在的方向飞遁而出。

    罗帆却并没有化为遁光,只是好像在散步一样,在虚空之间一步一步的向前跨出。虽然是这样,但他的速度却是相当的惊人,表面看起来很是平常,但身形却悠悠然的就跟在那浮流身边。

    浮流感应到这变化,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不服。

    “我乃是一缕浮云成道,先天速度便超越道行境界至少一个境界,便是是师门长辈在我放开限制全速飞遁之时也不能这样悠哉,这人怎能做到这一步?!”

    在这样的不服之下,他开始有意识的催动自己的身形,那速度因此而变得愈发的快速,几乎是瞬息间便数十万里的距离!甚至,为了甩开罗帆,他更是变幻自己的飞遁节奏,忽而加快,忽而减慢,忽而螺旋前进,忽而遁光一阵扭曲,想要让罗帆出出丑。

    只是,结果却是很明显的。任凭他如何加快速度,如何变换节奏,如何改变飞遁方式,最终却发现,他和罗帆之间的位置就像是完全固定住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罗帆,依然是轻轻松松,优哉游哉的跟在他的身边,两者的相对位置没有增加半分,也不曾减少一丝……

    数十个呼吸之后,这浮流终于心服口服,知道眼前的罗帆在速度之上的造诣造诣深刻到了他所不能想象的境界,自己再想要将之甩脱,那只能是自取其辱而已。无奈之下,只能够放弃了一切将罗帆甩开的努力,以正常的速度,正常的飞遁方式,静静的向着这岛屿的中央,那天青庙所在的位置飞遁而去。

    这岛屿虽说只是一个岛屿而已,在这整个魔界当中是这样的微不足道,但其面积本身却是相当的广阔——没有足够的广阔,怎能容纳数万个国度?又怎能容纳这样多的修士在其中修行?

    那浮流的速度虽说快得惊人,但等到他带着罗帆飞越了遥远的距离,来到这岛屿正中央的时候,那时间却已经是过去了半日之多。

    这一个岛屿的正中央是一片巨大的山脉。在这山脉正中央,又有着三座如同鹤立鸡群一般,能够俯瞰整个岛屿的山峰。这三座山峰呈品字形环绕。整片山脉当中的所有山峰,隐隐间形成了三个奇异的大阵。这三个大阵之间相互补充,却又相互竞争,以一种极为诡异的方式结合在一起,将这一片巨大的山脉打造成为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堡垒一样。

    罗帆看着这一片山脉,忍不住就是一阵赞叹。这一座山脉从外面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异状,只是群山相互间隐隐关联,似乎组成一片奇异的阵势而已,但他却一眼看出来,这一片山脉其实却是自成世界,甚至是自成宇宙!外面看起来只是占了这岛屿之上几乎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区域而已,但其内里的面积,可能比这岛屿都要大上千百倍之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