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二十七章 敌人?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二十七章 敌人?

    这一名来到这里的修士,不是其他人,正是那耐看女子!

    那当初为了救这壮硕修士,付出了绝大的代价,甚至可能连自己的自我意识都已经失去了的,那耐看女子!

    来到这里的时候,那耐看女子的身躯显得模模糊糊的,身躯的轮廓忽而清晰,忽而模糊,就像是由一团奇异的光芒凝聚而成,并时时刻刻的在快速的震荡着,每时每刻的,都有着不知多少光点,多少流光从其身上脱离,又在她自身的意志掌控之下重新凝聚成为这身形一般。

    而她身上所流泻出来的气息,更是强悍得超乎想象。至少,相比于当初的那耐看女子来说,已经是强了不知多少万倍了。

    感觉上,现如今的这耐看女子,相比于那堵住道路的那两团光芒来说,都要强上十倍甚至百倍以上!

    顺着这道路追溯,在那道路的源头,那一团迷雾之中,现如今已经是一片空寂。

    原本在不断闪烁着的那种种光点,种种力量波动,种种气息,这时候却都已经是完全消失了。

    等到那耐看女子已经来到那壮硕修士所在之处的时候,从那迷雾之中,方才有着一个个身影陆陆续续的从其中钻出来。

    这些,便是当初那些同样是在那虚空之中与那两团光团对峙的修士。

    只是,相比于当初,这些修士却一个个的眼中隐含无奈。

    甚至连身上的气息都无法和当初相媲美,就像是遭受到了极为惊人的打击,早已是无法维持自己的巅峰状态了一般。

    从这种模样就能够看出来,这千万年来,他们所经历的日子显然不会很愉快。

    那初始修士,同样是在这些修士之中。

    只不过,相比于其他修士,他的表现却是要好上许多,至少,和当初比起来没有太大的区别。

    等到他们完全的脱离那迷雾之时,那迷雾重新变得一片空寂。

    似乎,原本在其中争斗的那两团光团已经是完全消失了……

    “没想到最终居然是她取得胜利……”有一名修士叹息一声,似乎正在感慨世事无常。

    “只是,她似乎已经不再是她了。这种胜利,真的有必要吗?”另一名修士接口道。

    “对于她而言,最重要的或许并不是我们所关注的吧。”有一名女子神色显得颇为复杂的道。

    此时此刻,他们站在这一处迷雾之外的出口。

    虽然有着数百人之多,但站在这一条看起来似乎很小的道路上,他们居然不显得有任何拥挤。反而是相当的空旷,每个人多能够有充足的空间站立,甚至说不定想要做一些需要大空间支持的动作都能够轻松做到。

    这种变化,并没有引起这众多修士的惊异。

    从踏入这道路开始,他们便能够时时刻刻的感受到一种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的气息不断的涌入他们的身体之中,让他们好似正在时时刻刻的体悟着某种他们原本梦寐以求的玄奥。从这时候开始,他们便那已经是明白了这道路到底是多么玄奇。

    而这样玄奇的道路,出现眼前这种根据站立人数而调整空间的变化,却着实是再正常不过了。

    他们之所以在这里站立,而不马上采取行动,顺着道路前进,原因却似乎,他们这时候的心中早已是充满了一种对那耐看女子的戒惧!

    这种戒惧,来自于之前那耐看女子在那虚空之中所做的一切。

    哪怕是,那耐看女子并没有针对他们,甚至都将他们当成是蝼蚁一样看待,眼光都没有扫他们一下,但光是她与那两团光团战斗所产生的余波,却就已经是让他们疲于奔命,一个个的近乎将自身的一切消耗殆尽。若不是他们一个个的都乃是五劫强者,有着概念性的不死性,说不定光是那种恐怖的余波,就已经是足以让他们完全被抹去了……

    他们此时此刻稍稍回忆之前那女子的恐怖,心中便再无法产生马上追着那女子前进的冲动了。

    “或许,那主宰所说的是正确的,这种修行道路,确实是错误的。”有一名身躯有些模糊的修士在这时候却是叹息了一声。

    这身躯有些模糊的修士,便是听从了那两团现在已经被敲碎,直接封印于不知多少亿兆天地之中的那两团光团所指点的道路的修士。

    也即是,和那耐看女子同样道路的修士!

    原本,他们已经是被那两团光团说服,认同这种将自身与天地之光雏形完全融合的道路,甚至也已经采取行动,将第一步修成,完成了与天地之光雏形的大概融合了。

    但,在见识到了那耐看女子的变化之后,他们原本无比坚定的信心忽然间变得再没有那么坚定了。心中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悔意。

    听到他这样的话语,在他身边的那些修士一个个的暗自叹息。

    他们的暗自叹息,更多的并不是因为那修士走上了错误的道路。而是,他们清楚的知道,那修士只要产生了这样的想法。那么,无论这一条道路是否是正确的。那么,他都将再难有寸进了……

    这一条道路是错误的,那自然不用多说。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最终不完全沉沦已经算是好运气了,哪里还能够奢求进步?

    但,即便对方的判断是错误的,这一条道路是正确的,那对这修士来说,也并不是好事。因为,因为他,已经怀疑了自己所走的道路!

    这种怀疑,这种不信任,对于修行来说,就是最大的敌人!有了这种怀疑,从今往后,他的道路便将不再稳固,而不再稳固的道路,最终所造成的结果,便是,再难寸进……

    不过,虽然知道这个,但却没有任何人开口提醒这修士。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根本就是不用提醒的。这种修行的常识,能够来到这里的任何修士怎么可能会不懂?!

    而既然这修士懂得这个都会这样说,那显然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便是,哪怕是知道,他也无法扭转自己的怀疑!

    这种怀疑,已经是在不知不觉间深入到了他的心灵深处,成为不可破除的一个痕迹了……

    既然是如此,那说还是不说,又有什么意义?!

    其他几名同样是已经完成了这一道路修行的修士眼中都显现出莫名的悔恨。

    显然,他们也同样是怀疑了自己现在所走的道路,怀疑自己是被那两团光团给坑了……

    若是在其他时刻,他们这时候怕便已经是要绝望了。

    但,在这时候,在此处,这些修士虽然后悔,悔恨,失落,但,却并没有绝望!

    这自然不是他们自身有着什么办法能够扭转自身现在的修行之道,让自身与那天地之光雏形再一次分开事实上,他们任何一个都已经尝试过不知多少亿万次了,最终的结果是他们依然与天地之光雏形完全融合,不可分割。所以,很显然的,对于他们来说,他们自身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将自身与天地之光分开!

    他们所以尚且抱有一点希望,那便是因为,此时此刻,他们正在通往最后的机缘之地!

    通往那最终能够给他们的天地之光以及他们自身带来无尽好处的,那机缘之地!

    他们自身没有办法,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够将自身与天地之光雏形分开,扭转自身的修行之道,但,他们却相信,最后的机缘之地,能够帮助他们!能够让他们在这过程之中化不可能为可能!

    正是这样的希望,让他们不至于完全绝望,也不至于变得歇斯底里!

    在这些修士于这道路起始之处感慨着,憧憬着,迟疑着的时候,那耐看女子已经是来到了那壮硕修士身边。

    此时此刻的她,眼神极为深远,就像是无边幽深的天空一般,好似隐藏着无尽的情绪,无穷的智慧,又好似是空空旷旷的,毫无任何情绪,也毫无任何智慧。

    总之,与她原本的双眼,却是已经是完全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了。

    在这时候,那壮硕修士的双眼一震,轰隆的两声爆响从其双眼之中传出来。

    随着这两声爆响,他的双眼直接爆碎开来,化作一片血雾,从他的双眼之中喷涌而出。

    在这变化之后,这壮硕修士身体一抖,猛然转身,从原本面向那凉亭,转而变成面向那耐看女子。

    接着,不等他说什么,他的身体一软,就已经是软倒在地,陷入了最深层的睡眠之中去了。

    那耐看女子静静的看着那壮硕修士的变化,面上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双眼依然是似乎深远,似乎空洞,似乎蕴含无穷情绪,又似乎无比漠然。

    她看向那凉亭,却似乎完全没有任何触动,似乎那凉亭只是单纯的,普通的一座凉亭而已。

    接着,她眼光一扫,就看到了在凉亭旁边的,那壮硕修士在这里站了千万年都未曾发现的,那一条斜斜向下的岔路!

    不过,不知为何,她却并没有马上采取行动,无论是踏入那凉亭之中,还是踏入那岔路。而只不过是静静的站在原地而已。

    过了数日,那壮硕修士慢慢的醒转过来。

    经过这几日的演变,那壮硕修士原本空旷的眼眶之中已经是重新长出而来两只眼睛,两只和之前一般无二,看起来就像是时光倒流一般的两只眼睛!

    在这时候,他就像是那凉亭那是蛇蝎之地一般,眼神完全不敢去触碰,只是将自己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那耐看女子身上。

    他对那耐看女子无比熟悉,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心中便知道,眼前这耐看女子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她了。

    良久,他干涩的道:“你,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

    那女子神色冷淡的道:“我只是彻底将我的意识融入天地意志而已。”

    那壮硕修士一听,身体一颤,眼中显现出无比悔恨之色,道:“是我害了你……”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这女子依然漠然,无论是神色与眼神都没有因为这些对话而产生任何一丝丝的改变!

    这种模样足以看出,这女子虽说所有的记忆都在,但却已经是只是记忆而已了。她,已经再不是原来的她,原来这些记忆所带来的种种情感触动,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或许已经只剩下电影之中的情节而已了。

    “我一定会帮你脱离这种状态的!”那壮硕修士双目一凝,道。

    那女子神色依然冷淡,只是眼神已经是稍稍凝聚了。

    “那样的话,你就是我的敌人了。”

    听到这话,那壮硕修士身体一震,面上苦涩之意更甚,眼神却也因此而变得更加的坚定了。

    他自然是清楚这女子说出这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毕竟,要让这女子恢复原本的模样,那相对于现在的她而言,那便是要灭杀现在的她!这,不是她的敌人是什么?!

    “不过,你是不可能成功的。这一处凉亭是道尊留下的遗迹,里面甚至有道尊留下的投影,现在的你,根本没有资格领悟。”那女子说着,转身就向着那凉亭旁边的岔路走去。

    那壮硕修士双目一凝,却是直到这个时候方才发现在那凉亭旁边居然有着一条通往下方,通往那山峰深处的岔路存在!

    他的心中虽然对眼前这充满无边的信息,甚至光是这些信息就让自己失去思维上千万年的凉亭感到极为好奇,但却再不敢看那凉亭一眼。

    至于这上千万年他所接收的那凉亭之中传来的信息,他虽然清楚的知道其中蕴含了无穷的道理与玄奥,若是完全体悟能够给自己带来无穷好处,甚至能够让自己的道行境界得到天翻地覆的提升。

    但,他却根本无法体悟那些信息半点!

    甚至,这些信息在现如今已经是成为了他的极大负担,让他的思维似乎都因此而变得迟钝了许多。

    因此,在这时候,这壮硕修士,却是在开始思索该如何将这些信息斩去了……就像是当初的罗帆一般……

    当然,他毕竟相比于当初的罗帆要强上许多,很快的,他就已经是想到了办法。天地之光雏形悍然冲入自己的身体之中,微微一颤之间,便有着丝丝缕缕的流光从他的身上不断的散逸出来。

    这些流光是如此的玄奇,如此的奥妙,虽然是丝丝缕缕,但却如同实质一般,不断的萦绕在他身体周围,最终化作一片难以形容的光雾,渐渐向着四面八方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