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气数、冥土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气数、冥土

    罗帆微微一笑,道:“我出现在这一作岛,那么是何处通通往那拥有圣人的域外天地,那还用得着说吗?”

    那玄文一听罗帆之言,便面色一变。()

    他与那智慧超过其他师兄弟的玄智对视一眼,两者尽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一种震惊之色。不过,在这震惊之色当中,他们两人却都依然有些无法置信。

    “道友所言的,莫非便是那一处禁区?”玄文最后小心的和罗帆确认道。

    这一处海域名为战乱迷海,最著名的,就是在距离这一座岛屿距离不算太远的一处在整个魔界当中也是相当著名的一处生命禁区!连海域的名称都是以那一处禁区为名而得来的,所以罗帆这样一说,他们自然很容易就想到了那一处被称为战乱之地的禁区所在!

    之所以震惊,自然便是那禁区的危险程度他们虽没有直接的感受,但却通过种种传说明白那一处禁区便是伪圣级别的存在,都无法自认安全的进出,若是眼前这人是通过那禁区从天外世界来到他们这个世界,那岂不便是说这人比起伪圣级别的存在更加恐怖?!这怎能让他们不感到震惊?

    不过,同样的,也正是因为这种事实若是真的,足以让他们震惊甚至震撼,故而他们却是不由自主的怀疑罗帆是否用虚言来欺骗他们,怀疑罗帆是否原来便不是从那一个有圣人存在的天外世界到来的,而只是从一个不知什么旮旯跑出来的修士。故意说出这样一个无法确认,却只能让人感到震撼的来源来!

    罗帆对于他们的心态自然是相当了解,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点头,道:“自然是如此。这一路赶来,当真是九死一生,若不是运气绝好,说不定就在半路就已经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

    这话。让在场诸多修士面上神色尽皆微微有些变幻。

    好一会。那玄智终究还是忍不住,道:“道友所言实在是让人无法置信。不知道友可能证明此事?”

    罗帆呵呵一笑,道:“此事如何证明?诸位道友若是相信,那便相信了。若是不信。我便是说得再多。便是拿出再多的证据,诸位也自是不信。再说,此事也不是我此来的重点。再纠结于此事却是没有什么必要。”

    那玄智被罗帆这样一句话说得不由得有些不知该怎么开口了。

    罗帆的话虽然听起来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但他却不得不承认,这话却是正确的。他自认无论罗帆说出什么理由,用什么证据来证明,他都可能不会相信,而是会找出许多其他解释来推翻这种证据——哪怕是再真的东西,在有心寻找的时候,都是定然能够寻找出一些漏洞破绽的,这一点,他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玄文在一旁看着玄智张口结舌,不由得有些无奈,只能够将这个话题揭过,口中道:“既然如此,不知道友此来有何指教?”

    罗帆笑道:“我观贵门在这岛屿之上掌握了许多国度,并时不时的在这岛屿之上掀起种种杀劫,心中着实好奇,不知其中可有什么讲究,还望诸位道友教我。”

    玄文等人听得罗帆之言,不由得面色微变。

    一时间却是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场面由此而陷入了沉寂当中。

    罗帆一看他们的表现,心中就知道,这其中果然是有着一些讲究,定然是包含着一些他所不知道的奥妙,若不然的话,他们绝不会有此时这样的表现,定然是直接便开口回答他的问题,至少,也会给出一个拒绝的回答!

    这,便让他不由得暗自欢喜起来。不管能不能在这里获得自己需要的答案,至少这已经表明他之前的努力方向并不是错误的,他在这方向继续走下去,定然能够有所收获,哪怕是最终无法完全获得这整个魔界的真相所在,至少也能够有足够让他欣喜的所得!

    “若是道友问其他事情,我等直接告知道友,也是没问题的。但道友问的却是这个问题,这却是我等无法直接回答的问题。”那玄文好一会长呼出一口气,道。

    “这是为何?莫非其中有什么玄虚?”罗帆皱眉道。

    “道友此时询问这个问题,看来道友应该是已经有所发现才是。只是不知道友是否发现了什么?”玄文这样说道。

    对于罗帆的身份,他早已是清楚的知道。毕竟,罗帆当初和浮流认识,就是因为国家的征伐,因此浮流自然是知晓罗帆乃是灵国的国师了。而浮流知道了,当然就代表玄文这等天青庙的高层也都知道这些了。

    “我是有些收获,只是正是这些收获,方才让我更加的疑惑。”罗帆叹道。

    说着,他也没有什么隐瞒,直接就将自己的国师印玺从衣袖之中掏了出来。

    这一个印玺的底部此时看起来已经是有十公分的边长,而且高度也比起之前要长上一倍左右,看起来已经是颇为特别。

    他的身份既然已经是被对方所知晓,那么很显然的,对方也就知道了他绝对有着一方国师印玺。既然是如此,他自然不需要掩饰自己是从国师印玺当中发现一些特别的收获了。不过,哪怕是并不打算隐瞒,罗帆却也没有直接将自己的发现说出来,而只是这种近乎明示的暗示罢了。若是真正的秘密就是他所发现的那些,那自然不需要多说什么,对方就能够完全明白了。但若是这真正的秘密并不是这个,那他将这印玺拿出来也能够有其他的解释,也不会透露自己的特别发现。

    看到罗帆拿出那印玺,那玄文等人面上神色皆是微微一变。

    就是这一变。让罗帆知道,这印玺,怕便真的是与真正的秘密有关,怕便关联着那真正的奥妙所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脸上只有一种淡淡的笑容,只是将这印玺一收,就重新收入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去了。

    “没想到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只是征服那几个小国,道友居然就已经明白了真相,实在是让人佩服。”那玄文叹息一声。道。

    “果真是因为如此吗?”罗帆皱眉道。

    “自然是如此。这印玺的构筑方法乃是天地所赐。每一个国度建立后皇帝率领百官第一次祭天,天地便会自然而然的凝成这样或大或小的印玺,赐予这国家相应的官员。这样的印玺,每一方。都有着种种玄妙的作用。与天地相合。能够凝聚气数,让持有这印玺的生灵获得莫测的加持,修士的修行速度大大增加。普通凡俗中人的寿命获得增长,甚至可能死后直接封神,居住于各个国度的冥土之中,获得另类的长生……”玄文也不隐瞒这些,直接便说道。

    “各个国度的冥土?”罗帆一皱眉。这种东西,他在这岛屿之中这么久,可是从来没有感受到过。此时第一次听到,便不由得相当的好奇起来,不知道这冥土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拥有什么样的特点。

    “哦,冥土此物也与这印玺一般,在国度诞生的同时由天地凝聚而成,处于一处奇妙的异度空间,介于虚实之间,与诸多印玺相合,这国度之中的众生死亡之后,其烙印便会自然的被其吸入,在那介于虚实之间的冥土之中凝聚出身形,根据生前对这国度的贡献,自然的获得种种待遇,或是遭受惩罚,或是获得享受,甚至是死后封神之类的。此却只不过是一处无聊的所在,对我等修士而言,却是没有丝毫意义。”玄文看罗帆惊讶,笑着解释道。

    这种东西显然只不过是一些常识而已,只要稍稍有些常识的修士都能够知道这些,罗帆便是不在他这里得到答案,在其他地方,也是能够轻松的得到答案的,自然也无所谓隐瞒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在灵国之中这么久都不曾发现那冥土的存在。”罗帆恍然大悟,“原来此物却是如同互联网络一般的存在……”

    当然,这后面这句话,罗帆却并没有开口说出来,而只是在心底这样暗想着而已。互联网络,这种概念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在场当中想来只有他能够理解,其他修士听了定然是一头雾水。自己能够理解,而其他人完全不懂的话说出来又有什么意思?

    至于为何这样类比,却是在罗帆感觉当中,这国度的冥土,便是和他穿越之前的地球之上所见到的互联网络除了表现有些区别之外,其他的根本就是一模一样!

    互联网络,同样是一种介于真实与虚假之间的空间。说其是真实的,乃是因为这一个网络当中能够容纳几乎一切信息,甚至能够开辟虚拟世界,供生灵的精神在其中生存。说起虚假,却是因为这样的互联网络,根本就不是在真实世界存在的空间!任何人,哪怕是眼力再强,哪怕是有着修士那种超乎想象的目力,也不可能在真实世界发现那互联网络的存在,唯有借助种种终端,才能够发现这互联网络的存在,甚至可能还能够通过特殊的方法进入这样的网络之中。

    除此之外,互联网络还有着一个特点,那便是,它乃是由一个个终端组合而成的,没有这些终端,便没有这整个网络存在。

    以此角度来看,这各个国度的冥土和这互联网络是何等的相似啊!

    同样是介于虚实之间,同样是在正常的真实时空当中根本无法发现,但却能够真实不虚的容纳一些东西,这与互联网络相比,只不过是表现上有些区别而已。而且,与互联网络更加相似的却是,这各个国度的冥土,同样是由诸多终端,也就是那诸多官员的印玺组成!没有这些印玺,也就没有了整个冥土!

    “气数……原来他们称这种加持为气数。不过,这样说起来,这种加持。确实是可以用气数来称呼。”罗帆接着又一转念,想到了之前玄文所说的内容。

    他获得这国师印玺之后,便感受到自己受到了一种规则法则层的莫名加持,能够让修行的速度大大的提升。这种变化,和传说中获得了气数却是有着一些相似之处。用气数来称呼这种加持,却显然是说得过去的。

    若是按照这个称呼来类推,国师印玺能够增加修士的修行速度,那么其他官员的印玺,显然也应该有着相应的作用。或许是增加他们的运气,或者是给他们一些守护。又甚至可能是增长他们的力量之类的。至于具体是什么。那就只能等他有机会去寻找一些官员的印玺来研究才能够知道了。

    “道友明白了这些,想来知道我等为何要掌控这些国度了吧。”玄文看罗帆恍然大悟的神色,笑道。

    “确实是明白了。一个修行门派,不单单需要物质的资源。也同样需要气数的加持。若是没有了气数。那门派显然便会变得不稳。”罗帆点头道。

    “不过,虽然明白这个,但我却依然有些疑惑。还望道友不吝解答。”罗帆点头过后,话锋一转道。

    “哦?不知道友尚有何疑惑?但讲无妨,若是能够解答,我定然不会隐瞒。”玄文颇为好奇的道。他显然对罗帆只是当了这么短的国师能够产生多少疑惑而十分感兴趣,想要知道罗帆到底能够问出什么来。

    “从这一段时日的经历来看,国度的增大,人口的增多,能够让气数加持增加得更多。既然如此,为何诸位要将这岛屿之上留下这么多的国度,而不直接将这整个岛屿统一,那样少了诸多叛乱,岂不便能够获得更多的气数了?”罗帆问道。

    那玄文一听,面上神色就微微一变。

    这一次,他却没有直接开口回答罗帆的问话,而是整个人沉默在了那里,似乎正在考虑,正在衡量着什么。

    除了玄文之外,其他在场诸人也都面上神色变幻不定,似乎也同时都在思考着。只是,这个问题似乎关系颇大,所以他们却是并不敢打扰玄文的思考,虽然心神变幻,却没有任何一个敢开口去打扰玄文思考,没有任何一个敢于插口和罗帆说话。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个飘飘如同仙境一般的平台之上便陷入了一片沉寂当中。若是在场尽皆是凡俗中人的话,现在说不定整个平台就已经被粗重的呼吸声所掩盖的。但很显然的,这里并没有任何一个凡俗中人存在。所以,在这个时候,这里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连心跳声都不闻,完全便是一片死寂死寂的状态。

    罗帆看着自己一句话场面就变成现在这一副模样,甚至比起之前所有人沉默的时候更加的沉寂,心中就知道,自己想要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看来并不是那么简单了,甚至极有可能根本无法获得这个问题的答案!

    就算,他终获得这个问题的答案,那也绝对不会向之前那样,只是几句话就能够获得了。

    不过,哪怕是这样,罗帆却也没有什么担忧,他的脸色平静依然,也同样是如同之前一般从容,就好像完全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完全不表现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自己想要的一般。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为他有足够的自信!自信自己绝对能够获得这问题的答案,哪怕是在这过程当中有着一些波折,最终结果也定然不会改变。

    这种自信的根源,除了他自身的力量之外,最重要的还是那神庭天鼎的存在。

    神庭天鼎,乃是一件九级伪圣级数的法宝,这样的一件法宝,虽说和真正的九级伪圣耗费无穷岁月所炼制出来的九级伪圣级数的法宝来说还有这巨大的差距,但相对于非这等级数的修士或者法宝来说,却绝对有着碾压性的优势。这天青庙之中哪怕是隐藏着更强的修士,对他来说也都只是蝼蚁而已。

    任何世界,哪怕是表现得再特别,再特殊的世界,其根本上都定然是实力的世界。

    只要有着足够的实力,就有着绝对的优势,一般而言,也就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在现在,有着足够自信,有着绝对实力的罗帆,无比自信自己能够在这天青庙之中获得自己想要的答案。

    有了这样的底气,有了这样的自信,罗帆不自信,不从容,不平静,那才怪了。

    好一会之后,玄文似乎终于考虑清楚了。

    他开口说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本来直接给道友也是无所谓的。但这个答案毕竟是本门诸多祖师耗费漫长岁月寻找出来的,在这过程当中我们更是有了无穷的牺牲,若是直接给道友,我却是难以去面对列祖列宗。”

    罗帆一听,微微一笑,道:“我理解道友的顾虑。不过,我想什么事情都可以谈的。贵门既然不能直接将答案给我,那不知不直接的方法,是怎样的?道友尽管言来,若我能够做到,定然不会推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