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老规矩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老规矩

    玄文面上神色更是难看了。【】

    这两派虽然都不是掌门亲来,但来的两个都是门中举足轻重的存在,身份上虽然比他低了一点,但却是相当有限,除非他想要与这两个门派翻脸,否则就得客气的对待他们。

    玄文十分为难的看了一下罗帆,只能无奈的将罗帆介绍给他们两人。

    一番对话之后就,罗帆就知道了,这女子名为了愿,乃是五蕴庵的副庵主。五蕴庵的结构大体上与其他两个门派相似,但却也有着一些特别之处。那就是他们的掌门并不是直接叫掌门,而是叫做庵主。而在这庵主之下,还设有几名副庵主,这却与天青庙的掌门之下的副掌门差不多。

    与此相对的,阴神教却也有着相应的特点。那就是他们的掌门不直接称掌门,而是称教主,而在这教主之下,也有副教主存在。眼前这一名出现的阴神将虽然只是一名长老而已,但却是传功长老,地位比起一般的副教主都要高上许多。

    罗帆之前想要躲开他们在一个洞府之内调息只不过是应玄文的要求而已,却并不是怕与其他两个门派见面。

    在这个时候,表现得自然是相当的从容淡定,以类似对待玄文的态度对待他们。

    阴神将和了愿二人表现得对罗帆极为感兴趣,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来这里是因为什么,但他们却并没有直接开口询问,而是和罗帆与玄文两人东拉西扯的,最后更提出要找个地方与罗帆长谈。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玄文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不过还是勉强的应付一番,最后因为却不过他们的要求。将罗帆和他们两人引到了那一处之前罗帆和玄文他们交流的,那云雾飘渺,好似仙境一般的平台之上。

    罗帆却不管玄文怎么不愿意,也不管那了愿和阴神将两人在背后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反而是对他们东扯西扯的那些内容颇为感兴趣。听得颇为认真。

    随着交流,他却是渐渐的知晓了这三大门派的修行特点。

    这三大门派所走的修行路线,乃是极为正统的修行路线。也就是并没有太过特殊,太过有特点的,和罗帆理解当中相当,但却有着各种侧重的修行路线。

    其中。天青庙更注重的,是力量,他们的修行,便是不断的集聚体内的力量,再不断的淬炼这些力量,最终甚至可能在这些力量当中融入天地。融入世界,融入诸多规则、法则。而与之不同的阴神教,却更加注意神魂。阴神教的修行,是不断的淬炼神魂,最终完全将身躯化去,融入神魂之中,再通过神魂衍生出完全基于神魂的肉身出来。相比之下。五蕴庵却是与这两个门派都不相同。五蕴庵更注重的,却是意志,精神,意念。五蕴庵之中有着涉及方方面面的无数修行法门。这些修行法门有些淬炼肉身,有些淬炼力量,有些更是淬炼神魂,但无论是开始走的是什么路线,最终都定然汇入意志,汇入精神,汇入意念当中。

    这三种修行方法各有侧重。各有特点,但最终却并没有太多优劣之分——也只有这样,这三大门派才能够结成如此稳固的联盟。

    与他们的相互交流当中,罗帆却是越来越对眼前这一片魔界的各种奇妙之处而惊异,心中对于自己进入这魔界的打算却是变得越来越庆幸起来。

    他隐隐间有了预感。或许这魔界,乃是自己的机缘所在,或许自己能够在这魔界当中成长到自己以前所不敢想象的高度!

    在这样的想法之下,他与这两人的交流就变得更加的自然了。

    却是根本完全不在意那背后的事情,所有的心意都投入在他们表面上的交流之上。

    罗帆的见识极为广博,因为整理出了自己独特的世界观,所站的位置却是处于一个极高的层次,看问题的角度,却是比起在场诸人都要高上不止一层。虽然他更多的是倾听而已,但偶尔间露出的只言片语,便已经是让在场诸人感到大有收获,甚至那五蕴庵的了愿更是美目发亮,体内的力量微微波动,几乎让一般人都能够感觉到她时时刻刻都在收获着什么。

    因为有了罗帆这么一个道行境界虽不比他们强上多少,但看问题的角度却比他们强上不知多少的修士存在,这原本只是想要随意拉扯一些有的没的的阴神将和了愿两人不知不觉间却是渐渐忘记了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将自己越来越多的注意力放在与罗帆的交流之上。

    对于达到他们这个层次的强大修士而言,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只是一眨眼之间的事情,更何况是区区数日而已了。

    在他们三人都感觉颇为愉快的交流过程当中,时间很快便过去了两日。眼看着,只是不到一日,他们便要开始出发前往那一处天青秘境去抽取天地意志了。

    到了这个时候,玄文的耐心终于被消磨殆尽,打断了他们的交流,道:“两位道友,我与罗帆道友将有一件私事要去办理,怕是没有时间与两位道友交流了,不知两位道友可否线性回去,待得我们办完事情再来与两位论道?”

    玄文的这句话,终于将了愿和阴神将他们两人从那种与罗帆的愉快交流当中回过神来,想起了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

    两人对视一眼,脸上皆是现出满意的神色。

    他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知道天青庙到底和眼前这一位显然颇为强大的修士到底有什么计划,到底能不能被他们门派所利用,在这个时候当然不可能如同玄文所说的那般,直接灰溜溜回归他们门派,去等待不知什么时候才会结束的所谓私事了。

    “玄文掌门这话就不对了,我等三个门派同气连枝,天青庙的事情便是我们的事情。既然罗帆道友能够帮忙的,我们也定然能够帮得上忙,道友千万不要和我们客气!”了愿在这时笑嘻嘻的这样说道。

    “没错没错,这个忙,我们阴神教和五蕴庵绝对是帮定了!”阴神教就比较直接了。呵呵笑着这样道。

    玄文被他们两人的这话顶得几乎一口气喘不过来。

    “都说是私事了,居然完全不顾我说什么而自说自话到这一步!”他心中只有这样郁闷的念头。

    不过,作为一个门派的掌门,他自然不可能就这样屈服了,当下便不断的说什么这私事根本不用也不好麻烦他人,他与罗帆两人可以搞定之类的话。但。了愿和阴神将两人也都用种种理由敷衍过去,总之就是一句话,他们赖在这里不走了!一定要跟着玄文和罗帆两人去办那件事情!

    玄文讲得口干舌燥,他们两人却只是咬死这个底线,让玄文有好几次几乎忍不住要出手直接将他们两人丢出去,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脱离他的视线。

    可惜的是。他心中明白,他们两人虽然讨厌,但他们背后的靠山,却与天青庙不相上下,若是自己将他们两人丢了出去,那么其他两个门派便有了借口直接动手,用强硬的手段来在自己与罗帆即将去做的事情上参上一脚!这样的话。结果根本就没有多少改变,反而是直接与那两个门派翻了脸,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罗帆看着他们三人在那里口干舌燥的争论着,心中却觉得颇为有趣,只是呵呵笑着在那一旁看着,却不发一言。

    好半天之后,玄文终于再无办法,无奈道:“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我们要去做的事情,是不可能让你们参和的,这一点是最后的原则。你们就不用想了。”

    听到玄文说出这样的话,阴神将和了愿两人面上那种笑嘻嘻的神态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肃容。玄文居然是这样的态度,这就让他们有越来越多的不祥预感了。

    “我们三大门派同气连枝,任何一个门派发生的事情。都一定会影响其他两个门派。你现在这样说,便表明这件事对我们两个门派的影响将极为巨大,你说,我们可能不参和进去吗?”阴神教淡淡的道。

    了愿在一旁也是淡淡的点头,道:“没错,道兄说的有理。玄文掌门越是如此,我们便越不可能放弃。我希望玄文掌门最好还是将事情说清楚的好,免得最后出现什么问题,我们两家仓促应对,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

    玄文坐在那里,眉毛抽动,面无表情,好一阵子,才道:“这件事,对我们三派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一点。”

    罗帆看着他们三人的交谈,脸上只有淡淡的笑容,心中暗自思考着他们要怎么收场。

    “这样的回答,不可能让任何人满意的。”阴神教也是面无表情的道。

    了愿在一旁却是似笑非笑,显然也是和阴神教是同样的意思,不觉得这个问题能够让他们五蕴庵满意,一定要让玄文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不愿说,你们又一定要知道。那么,我们便使用老规矩吧。”玄文淡淡的道。

    “老规矩?”了愿和阴神将两人都是面色微变。

    罗帆一看他们的表情,心中就愈发的感兴趣了。这老规矩,到底是什么规矩?怎么让了愿和阴神将两人的表情变得这么丰富?

    “没错,只能用老规矩了。”玄文长呼出一口气,脸上表情反而变得轻松下来。

    “若是使用老规矩的话,失败者,可是要将蛮荒兽灵阵十万年以内的所有产出完全放弃,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只是为了隐瞒这件事而已,你难道觉得真的有这样的必要吗?”阴神将这样说道。

    “我觉得,有这个必要。若是你们觉得没有这个必要,那你们便现在马上回去,等待日后我将这件事办完之后,再亲自上门与你们解释清楚。”玄文这样说道。

    他确实是这样想的。若是他们两人真的能够就此转身离去,不再管他准备去做的事情,那么他确实是有着日后亲自前往他们两个门派去与他们解释清楚的想法,甚至,便是要他亲自上门去与他们两个门派请罪。他也是愿意的。毕竟,若是这件事成功了,那么他就已经成为了一级伪圣,生米已经煮成熟饭。那时,天青庙的实力自然凌驾于其他两个门派之上。他在这三派联盟当中就能够占得许多优势,便是上门去,他们也只能表示欢喜,表示祝贺,而不能再多说什么,更不会如同这时一样。害怕他们两个门派来给自己造成麻烦,破坏他的计划。

    “老规矩吗……这件事我无法决定。待我先请示教主才能决定。”阴神教面无表情的道。

    “我也要请示一下庵主才能答复你。”了愿也在一旁这样说道。

    玄文看他们这样的态度,就知道他们绝对不愿就此转身离去的,这事情最后怕是真的得要用老规矩来决定了,只能暗自叹息一声,道:“你们自便便是。”

    两人站起身。向罗帆道了声抱歉之后,便使用自己的方法去联系他们的教主或庵主了。这里毕竟是蛮荒兽灵阵内部,他们两人都有着一部分大阵的权限,想要联系他们的教主或者庵主却是相当简单。

    罗帆也不见他们有什么的动静,只是感觉似乎有着某种联系从他们身上蔓延出来,与这蛮荒兽灵阵联系在一处,接着这种联系微微波动。好一阵子之后,这种联系完全断开,他们两人便各自回过神来。

    “教主已经同意,使用老规矩来决定。”“庵主也已经同意了。”他们两人各自这样说道。

    玄文一听这话,叹息一声,道:“好,那么事情就放在十日之后。规模不用太大,就用中等规模吧?”

    “好。这十日之间,整个蛮荒兽灵阵将随时监控三大门派的一切修士,一旦任何人有特殊的异动。便算失败。”阴神教这样说道。

    “这是规矩,我自然明白。”玄文叹息道。

    “告辞。”阴神将和了愿两人各自向玄文和罗帆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了这平台,飞遁出不多远,就消失无踪。回归了他们两个门派之中了。

    就在他们消失之后不久,罗帆就感觉整个蛮荒兽灵阵出现了莫名的变化,一种奇异的,毫无感情,更没有任何意志透出的奇异窥视之感笼罩住他的全身上下。瞬息间,罗帆就知道,这便是这蛮荒兽灵阵的监控了。

    心中暗自衡量了一下,发现这种监控虽说严密,但对自己来说却不是什么问题,只要自己愿意,只要稍稍的施展一些神通,却是随时能够挣脱这样的监控,心中终于放下心来,也不去管这监控。

    “实在是抱歉,我之前并不曾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去做那件事的时间怕是要推迟一段时间了。”玄文十分歉意的对罗帆说道。

    罗帆只是摇头,道:“对我来说,时间长和时间短却不是太大的问题。反正事情是道友之事,你决定什么时候,自然就什么时候好了。”

    “多谢道友体谅。不过道友放心,这件事便是最慢,也不会超过一年时间便能够出结果,却不必道友等太久。”玄文这样道。

    “一年时间吗?这确实是不久。不过,我却对道友所言的老规矩颇感兴趣,不知道友能否告知?当然,若是有什么妨碍,那便算了,我之事好奇罢了。”罗帆笑道。

    玄文一听,摇头道:“哪来什么妨碍,这却并不是什么秘密,道友既然要知晓,我便说与道友一听,只希望不要污了道友之耳。”

    接着,玄文便将那所谓的老规矩给罗帆细细的解说一番。让罗帆却是终于明白了许多东西。

    天青庙、阴神教、五蕴庵虽然已经有了漫长岁月的交情,彼此之间更是几乎结成共同进退的一个整体。但,他们毕竟是三个门派,若是真的毫无隔阂,毫无阻隔,哪里还用得着分这三个门派?事实上,他们三个门派之间,各自各自的立场,各自有各自的利益,在漫长岁月的相处当中,自然便会时不时的出现一些摩擦,出现一些矛盾。这些摩擦,这些矛盾,若是任其积累,任期发展,那最终可能愈演愈烈,最终小摩擦变大摩擦,小矛盾变大矛盾,最后将这三个门派的关系完全斩断。

    所以,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出现,这三大门派的先人之间,便约定了一种方法来解决争端!这种方法,就是玄文之前与阴神将他们所说的老规矩了。

    而他们所约定的方法,其实当初罗帆第一次与那灵国的果实交流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那方法,正是掀起国度之间的战争,也就是在这岛屿之上掀起杀劫!按照他们原来约定的规模,发动他们三大门派各自掌握的一些国度之间进行战争,最终以战争的胜负来解决他们的争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