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战争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战争

    玄文方才与那阴神将和了愿二人说起要将规模控制在中等规模,那便代表着这一场国度之间的战争将会是中等规模的战争。()

    而中等规模,在这整个岛屿数万个国度之间,那便是涉及国度不超过一千的战争了。

    十日之间发动一场涉及国度数百这等规模的战争,而最终在一年之间完成这一场战争,这种效率,却是让罗帆也不由得赞叹不已。要知道,他之前看灵国发动征服战争,那效率可是远远比不得这等效率的啊。

    因为这次的争端发生的三方分成两个阵营,所以,在这一场战争当中,三大门派各自能够参与的国度却是并不相同。当然,也并没有达到阴神教和五蕴庵两方的国度数量加起来刚好和天青庙这一方的国度相同的程度——以单独的意志来违反大多数的意志,那本来就需要付出代价的。

    所以,这一场战争,天青庙这一方能够参与的国度虽然比较多,但其他两个门派,每一方所能参与的国度,却是达到了天青庙的七成之多。两方合起来,那参与的国度总量,几乎比起天青庙的要多上一半!

    这,可是一个相当巨大的优势。

    可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天青庙选择用这样的规矩来决定对错,决定争端的结果,那就是将自己放在一个极为不利的状态,正是因为如此,那阴神将和了愿方才在之前听到玄文的决定之后那样惊讶,一再询问他是否真的要这样做。

    罗帆听清楚这老规矩是怎样的,不由得颇为好奇起来,对玄文道:“我却对这一场战争颇感兴趣,不知能否在一旁旁观?”

    玄文一听。面上现出迟疑之色。发动一场这样规模的战争,这对他来说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毕竟是他们天青庙颇为**的事情,其中可能会有许多天青庙本身的秘密包含在其中。罗帆若是要看的话,显然是有些不方便的。

    但。他一想起之前自己一再推迟时间,一再让罗帆谅解,一再让罗帆配合,而对方却都毫不犹豫,毫不在意的配合了,谅解了。那种拒绝的话语,他却是有些说不出口。无奈之下,他咬咬牙,对罗帆道:“自然是没问题。这只是小事罢了。只希望道友不要觉得太过枯燥便是。”

    罗帆自然看出玄文的犹豫,不过那又怎样,正如玄文所想的。他之前那样配合,几乎是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说三天后就三天后,说推迟一段时间就推迟一段时间,虽然事实上确实正是他所所说的无所谓,但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极为配合了吧,既然自己这样配合了。现在怎么也轮到对方来配合自己了吧……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罗帆却是相当理所当然的享受着玄文给自己的特殊待遇,微微笑道:“多谢道友成全。”

    玄文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自然便不会迟疑,当下便与罗帆一同离开了这平台。

    这平台虽然看起来飘飘欲仙,十分的美妙,十分的玄奇,但毕竟只是一处待客,一处休闲的地方,要真正办事。当然不可能就在这平台之上。而是在其他专门的地方了。

    很快的,玄文便与罗帆来到了一座洞府之前。

    这一座洞府和其他洞府颇有不同,其他洞府虽然各有妙趣,但大体上还是自然景观的模样,或是山峰。或是森林,或是湖泊,或是溪流等种种模样,继而将洞府隐藏在那各种自然景观当中。

    而眼前这一座洞府却不同,这一座洞府乃是一处建立在巨大而平坦的平面上的一片建筑群。这一片建筑群显然是这整个天青庙颇为重要的一处中枢所在,整个平面上的建筑群颇为密集,其中更是有着数量繁多的修士在其中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或是在与一些一看便是身份比较高的修士请教,或是进行着什么事物的交换,或是去领取什么资源……时不时的,更是有着一些修士出入这洞府,或是从各个洞府到来,或是前往各个洞府,甚至有些还直接离开了这一座蛮荒兽灵阵,前往外界似乎去执行什么任务去了。

    十天时间要发动一场涉及数百个国度的战争,这不是一件小事,哪怕是玄文有许多经验,现在也没有什么时间浪费。

    因此,他带着罗帆在诸多修士的躬身之间,落在这洞府中央的一座大型殿堂之前。

    这一座殿堂颇为巨大,颇为宏伟,整个更是散发出一股极为威严,极为古朴的气息。

    将身形降落之后,他便开始发出一道道命令,化为一道道光芒四处飞散。而他自己便与罗帆一同进入这殿堂之中。

    殿堂之内的空间颇为广阔。在其中摆放着许多的桌椅。自然烘托出一种肃然的气氛。

    玄文先请罗帆最上方的侧面客席坐定,自己坐定在那主位之上。

    不一会,便有许多遁光从各个方向向着这一座殿堂飞来,很快便来到这殿堂之内,在一个个座位之上坐定。

    只是数刻之间,整个殿堂之内的所有座位就已经坐满了一位位强大的修士。这些修士的道行境界有高有低,但哪怕是最低的,道行境界也达到了大成准圣,最高的,更是与玄文也差不了多少,同样是只差半步便能够成就伪圣的层次。

    这些修士坐定之后,没有一个开口说话,但尽皆是面色肃容。

    “那件事被其他两个门派抓住了端倪,现在我们需要按照老规矩解决。这需要诸位长老配合,还望诸位长老抛弃戮力同心,共同赢得这一场赌斗。”玄文在所有人到齐之后,便开口这样说道。

    他却是完全没有将罗帆介绍给在场诸人的意思,更没有向罗帆介绍在场这数十位长老。

    这却也是自然的,此时情况相当的紧急,罗帆又说好只是来旁观的。他自然就将罗帆当成不存在,自己去做自己的安排了,至于罗帆能够看到多少,能够看清多少,这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他又哪里可能给他解释太多?

    罗帆却也不在意,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在场诸多长老,细细的琢磨自己需要多少招才能够将在场所有人杀个干净……

    在场诸多长老对于在掌门侧面坐着,看起来好似是事不关己一样的罗帆虽然好奇,但却也没有询问太多。既然掌门不说,总有他的道理的。自己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有何必多嘴?

    玄文接下来便开始具体的安排一位位长老负责的事情。

    听着他的安排,罗帆就感到一张巨大无匹的网络在自己的面前铺陈开来,整个岛屿在玄文的安排当中,当真就如同掌中的纹路一般清晰,八百多个任何一个都比起现在的灵国要强上数倍的国度渐渐的发动起来。

    那诸多长老每一个都在听到命令之后。便开始活动起来,但他们却并没有离开这殿堂,而是将自己的命令化为一道道光芒发出这殿堂,传递往或是这大阵当中的某处洞府,或是直接冲出这大阵,投往这一座岛屿之上的某一处位置。

    “果然如此……”罗帆看着那种不知不觉间弥漫在这殿堂之中的劫煞之气,感受着那规则法则层正在发生的种种奇妙变化。心中如此暗道一声。

    在场诸人虽然没有施展什么了不得的神通,更没有将自身的气息涌现出多少,但他们此时此刻正在做的事情,却是发动一场波及数百个国度,涉及的人口达到数千亿甚至数万亿的战争!这样的意志,这样的念头,这样的行为,自然便会引起这魔界当中,比起其他世界更加稳固,更加严密的规则法则层的反应。当然便会引发此时此刻这般的劫煞之气出来,自然而然的便会引发此时此刻这等规则法则层的微妙变化。

    罗帆细细的体悟着这种十分隐晦的劫煞之气,感觉自己的心念变化都收到了极为微妙的影响,似乎变得更加的活跃,也更加的躁动了。不由得一阵感慨。这种劫煞之气却是相当的玄妙,对于一些修士来说,是一种如同心魔一般的存在。但对于另一些修士而言,却可能是一种灵丹妙药,能够对他们的修行有着极为巨大的好处!

    罗帆微微感受了一下这种劫煞之气对自己的影响之后,心中一动,自然便将这种劫煞之气对自己的影响完全斩断,让自己的心念完全恢复了正常,让自己再不受这劫煞之气的影响。

    对他来说,这种劫煞之气对他的影响虽然不是心魔那般对修行有所影响,但却也不是什么好事,他却是不愿沾染。

    心神回复清明之后,他在看玄文他们,便发现他们此时的眼神都微微有些变化,显然所有人都收到了那劫煞之气的影响了。

    接下来,罗帆就知道为什么玄文当初为何会说只要罗帆不觉得枯燥就好了。

    因为,接下来的十日之间,罗帆确实是觉得有些枯燥了。因为,这十日之间,这殿堂之内的景象几乎没有任何变化,都是玄文在上面安排,而那些长老便各自将自己的命令化为光芒发出去!

    这过程当中,虽说玄文的那诸多命令能够让罗帆大概的看到那诸多国度整合起来的状态,但毕竟是八百多个国度之多,几个罗帆还是相当感兴趣的,但数量一多,那自然便必然有些重复了,当然便不可能再引起罗帆的多少兴趣了。

    十日之后,在那当初说好的准备时间到来之际,玄文终于停下了命令,将一道信息化为两道光芒发了出去。

    在这瞬间,罗帆能够感觉到,这蛮荒兽灵阵微微震动,接过这两道光芒,将之投往两处相聚颇为遥远的位置当中去了。

    一阵子之后,又有两道光芒凭空出现在这殿堂之中,直接来到玄文的面前。

    玄文一点这两道光芒,那两道光芒便转化为两个人影。一个是一个罗帆所从来没有见过的金甲神人,其实力与玄文不相上下,甚至隐隐间还有些超出之处,是中年人的模样。其面貌更是威严强猛到极点。而另一个,却是一名绝美的女子,这女子的道行境界和玄文差不多,身上穿着杏黄长袍,气质幽冷淡雅。眼神似乎茫然,又好似是包含着无穷情绪在其中。

    这两人的身影出现之后,只是向玄文点了点头,各自道了一声:“国度数量确定,地点确定,那就开始吧。”

    说完之后。那两个身影各自一震,化为无数细小的光点,四处飞散,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玄文随手向前方一指,这殿堂之内的虚空就自然扭曲,转眼间就显现出一处栩栩如生的地图出来。这地图。罗帆一看便知是这这岛屿之上的某一处区域,上面用种种线条勾勒出数千个封闭的区域,这些区域染上了三种不同的颜色。其中,最大的,足有八百多个封闭区域的位置染上了淡淡青色,剩下的一千二百多个区域平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染成金色。一个染成一种好似所有颜色混合在一起,又好像没有任何颜色的色泽。

    这样的景象,任何人一看便知道其中代表的意义。

    这地图并不是平常的地图模样,而是好像是一个人从高空俯瞰大地之时所看到的景象一般,那上面甚至还有这密密麻麻的人影在活动着。

    这个地图出现之后,玄文便闭口不言,静静的坐在主位之上。

    而那诸多长老便开始发出一道道光芒进入那地图当中,随着他们将光芒发入地图,那地图之上被染上青色的区域一片片的光芒开始变亮,等到所有长老都将光芒灌入那地图之中之后。那青色区域已经是全部亮起。

    罗帆静静的看着这一场变化,微微感应一番,就知道,这地图不是普通的地图,这地图其实乃是一座阵法。一座和这地图之上显示的那些国度之上有着紧密联系,能够将命令发往那些国度的阵法。

    也即是说,这地图之上所出现的任何变动,所产生的任何变化,其实都是能够直接传递到那诸多国度上的。

    “原来是一个**,果然是残酷。”罗帆最终给这个阵法做出了总结。

    这上面所显现出来的国度当中,任何一个,至少都有数亿人之多,有多的,更是数十亿上百亿。这样多的人口,就在在场诸人的动念之间,被送上战场,再被斩杀,被抹去,这是何等的残酷啊。

    不过,虽然觉得残酷,但罗帆却并没有任何发表自己看法的意思。

    毕竟,相对他曾经所做的那些来说,这样的残酷又算得了什么?要知道,当初在那个他好像圣人一般的宇宙当中,他可是一动手便是将一个河系给抹去的,那一个河系当中的人口到底有多少?那可是以兆亿计算的恐怖数量啊!能够随意这样做的罗帆,哪里会因为这样的只是涉及数百亿数千亿人的残酷战争而真正动容?

    在那些长老的遥控之下,那八百多属于天青庙掌控当中的国度开始动作起来,无数人被送上了三处区域的交界处,被送上了三方区域的残酷战争当中,投入那血肉绞盘之内,化为天青庙与阴神教、五蕴庵之间赌斗的牺牲品。

    那地图之上,三个区域之间的交界处开始出现了变化,原本顺滑的线条,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波折,或者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凹凸。

    这看起来,便好似是那地图之上的三方的界线开始活了过来一样,渐渐的开始在地图纸上胡乱窜动,忽而往天青庙这边的方向游动好一段距离,忽而又向另外两方游动更多的距离,如此这般的反复,便是接下来数个月之间那地图的变化主流了。

    这样的景象乍一看上去很是有趣,但罗帆却知道,这每一次界线的变化,都代表着数十万,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生灵的身死!

    很显然的,这一点,对于在这殿堂当中的所有人来说,都是无比清楚的。不单单只是对罗帆来说而已。但,虽然清楚这一点,但在这殿堂之中的所有人,都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有任何的动容,所有人都只是在为那界线的变化而紧张而已,却并没有任何一个为那些被他们控制之下数十万数百万去送死的普通人而感怀。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这样数个月之久,这殿堂当中的那种劫煞之气,也就足足增长了数月之久。

    到了后来,这殿堂之中的劫煞之气,已经是比起原来浓郁了数百倍甚至上千倍了。隐隐间甚至已经达到了肉眼可以察觉的地步!

    当然,这些劫煞之气,却也并不是完全均匀的分布在这殿堂之中的。哪怕是在这相对于整个岛屿来说渺小到极点的殿堂之中,这些劫煞之气的分布,也是分了三六九等。其中,最浓郁的位置,便是在那地图周围!那浓郁无比的劫煞之气,甚至已经是让那地图变了颜色,从原来和自然景观完全一般的颜色变得暗红暗红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