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帝流浆?!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帝流浆?!

    在那平台光芒的映照之下,在平台前方,也就是罗帆和玄文两人正对着的方向上,有着一个海水组成的漩涡显现出其形态出来。()

    那一个漩涡看起来极为平常,就好似是正常海海水当中时不时偶尔出现的一些海底涡流一般,难以看出有任何异常之处。

    但,罗帆却是一眼看出来,这一个漩涡,必然便是那一个进入所谓的天青秘境的通道入口!因为,他明显的能够感应得到,这一个漩涡,扭曲了魔界的规则法则层,在那一个漩涡内部,魔界的规则法则层露出了一个奇异的空洞,显现出了一处不大不小的虚无所在。

    这样的存在,很显然,正合那通往另一个世界通道的状态。

    “便是那里吧。”罗帆向着那漩涡一指,对玄文说道。

    “道友眼力高明,正是那里。”玄文笑道。

    此时此刻既然已经是来到这里,现在自然是没什么好耽搁的了。玄文当下便提起自身的力量,一股金色的光芒从他的身体内部散发出来。这光芒明亮而耀眼,甚至直接压过了那平台之上所发出来的青色光芒,让周围的环境尽皆被染成了金色,却再不复原来青色的模样。

    在这变化之间,玄文抬手掐动,不知多少亿万符文在他的掐动之间闪现而出,接着这无数符文化为一道洪流,往前一冲,直接便灌入前方不远处的那漩涡当中。

    随着这符文的灌入,那一个好似漩涡一般的通道入口在瞬间变成了金色。

    接着。一道阶梯从那漩涡中央发出,直接架在罗帆和玄文两人的面前。这阶梯,只有九级,内外看起来却是完全一致,与罗帆之前所见到的,这天青庙所发出的阶梯却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道友请。”玄文道了一声,当先便踏上了这台阶。

    罗帆看他的动作,便知道他故意先上前是为了打消自己的疑虑,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他可不认为玄文有什么手段能够暗算到他。要知道,罗帆此时此刻可是有着一件九级伪圣级别的法宝在身。除非能够掌控九级伪圣级别的力量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而显然的。如果掌控了九级伪圣级别的力量,那么这玄文直接便碾压过来不就可以了?又哪里还需要阴谋算计?

    正是基于这种考量,所以罗帆此时此刻心中却没有半点担忧。

    九级台阶当然不长,很快的。罗帆和玄文两人就投入了那漩涡当中。

    在这瞬间。无数奇异的色彩组成的通道出现在罗帆周围!在这通道当中。时间、空间似乎都失去了意义,他们两人好似是正在想着一个不可思议的奇异时空投去一般。

    这样的状态,罗帆颇为熟悉。却是当初他从那一个宇宙进入魔界之时所通道的时空通道,便有着类似的特点。当然,你他之前通过的那时空通道比起此时的通道却要难上玄妙上许多,更是要玄奇许多,那对他的影响,也大上不知多少倍。

    当初,他甚至需要借用那神庭天鼎方才能够完美的保证自己的安全,而此时此刻,在这通道当中,他甚至不需要专门施展手段来守护自身,光凭他的身体,便已经完全不受这通道的影响了。

    玄文并不如罗帆这样轻松,在这通道当中,却还需要发出无数金光裹住他自身的身躯方才能够安全的通过,他在路上看着轻松自如,好似在游玩一般的罗帆,眼中闪过欣喜与敬佩之色。

    他的欣喜,是因为罗帆越是强大,便代表着他想要做的事情越有可能成功,而敬佩的,自然是罗帆的道行境界和他相比强不了多少,但他却是能够以这样的道行境界做到此时此刻这种比他强上不知多少倍的实力方才能够做到的事情。

    这通道并不长,在罗帆感觉当中,只不过是过去了数个时辰,通道前方光影一变,一个完全正常的世界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世界,是一个天圆地方的世界。这整个世界当中充斥着的魔界气息,比起真正的魔界虽然稀薄了许多,但却也是相当浓郁。整个世界广阔无边,天空之上更是显现出只有魔界才拥有的星空。

    此时此刻,这一个世界乃是夜晚,天空之上明月高悬,无穷太阴月华从明月之上倾泻而下,笼罩这整片天地。

    这天地之间唯有唯一的一座大陆,在这大陆之上,并没有任何人类存在,所拥有的,尽是种种拥有着修为,拥有着道行,绝非普通,绝非平常的兽类,禽类。罗帆和玄文所出现的位置乃是在虚空之间,低头俯瞰下去,整片大陆便直接映入他们两人的眼帘之内。

    这大陆的地形与一般的大陆并无多少区别,只是植被种种却是比一般的大陆要茂盛上不知多少倍,整个大陆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片无边广阔,无比茂盛的森林!

    “咦?”罗帆忽然轻咦一声,抬手虚空一抓,无数奇异的液体从虚空当中被他抽取出来,在他的手中凝成一团拳头大小的液体出来。

    “这莫非便是帝流浆不成?”他看着这一团拳头大小的液体,脸上忍不住现出惊讶之色。

    这一团液体之中,充斥着无穷的生机,其中更是包含着一种极为深邃,极为奥妙的意志碎片在其中。这样的液体,任何一滴投入一头普通的生物体内,都会自然的让这生活生机大盛,灵智大开,直接从普通的兽类跨越本身物种的局限,成为真正的妖物!

    这样的液体,又是因为月华而生,显然,只有传说中的帝流浆最为相似了。

    “果然瞒不住道友。没错,这便是传说中的帝流浆。正是因为这天地几乎每个夜晚都能凝聚帝流浆。所以本门长辈才会将这天地看得这样重。”玄文看罗帆一眼便发现了这天地的玄妙,忍不住叹息一声,说道。

    罗帆微微一笑,托着这一团帝流浆的手微微一震,刹那间这一团帝流浆便完全蒸发一空,只留下了一块细细的,无形的碎片出现在他的手心之上。

    这不是其他,正是那一团帝流浆当中所融入的那种意志碎片。

    顺手捏起这碎片,那碎片当中所包含的一切信息瞬间在罗帆的眼前展开。这,乃是一片片残破的天地演化的片段。这些天地演化的片段。乃是以虚空之上的明月作为视角。以明月的位置俯瞰着整片天地,体察着这天地诸多具体的发展过程。

    那大地怎样诞生的,高山怎样隆起的,各种天气气候怎样形成的。生老病死是怎样出现的。怎样流转的……种种种种。足以让任何一名智慧平常之辈从中悟出各种各样的修行法门出来,从而对天地的真相有更多,更深入的理解了。

    罗帆感受着这些信息。脸上现出恍然之色。

    他恍然的,不单单是这帝流浆能够让普通兽类成为妖物的原理,还明白了为何天青庙一定要将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融入那半步伪圣之宝天青庙之内。每天晚上天空的月亮都会投下帝流浆,将那月亮这不知多少岁月所观察到的,这整个天地的种种演化过程融入其中,这就完全表现出了这天地的天地意志到底是多么强大了。

    这些意志碎片,与其说是月亮的意志碎片,倒不如说是天地意志碎片的投影!毕竟,月亮,也是这天地的一部分,月亮之上的意志,自然也是天地意志的一部分。那月亮融入帝流浆之中的意志碎片,当然便是天地意志的投影了。

    这天地意志的投影都泛滥到这样的程度,这不知多少亿万年来,每天夜晚都不断的将意志碎片融入帝流浆之中倾泻而下,笼罩整片天地,让天地之间存在的一切生灵都受益,这样的天地意志到底是多么强大,就可想而知了。

    按照罗帆的推算,这样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可能比起正常这般规模的天地的天地意志要强上是十倍以上。只有如此,这天地意志,才能够宏大到这般层次,才能够这样随意的四处宣泄。

    而那一件半步伪圣之宝,显然是融入越强大的天地意志便能够越加强大,所以,天青庙的诸多先辈将目标固定在这一方天地之上,却是理所当然的。

    “贵门祖师好运气,贵门更是好运气。”罗帆赞叹一声,随手一拍,将那意志碎片瞬间拍散,双手随着一空,同时口中赞叹道。

    玄文微微一笑,道:“确实是好运气。”他是何等存在,哪里会不知道罗帆的意思?

    “便是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吧?”罗帆笑着摇摇头,对玄文问道。

    “正是,还得劳烦道友。”玄文点头道。

    他此时的是神色却是有些紧张。他为了现在这一刻付出了许多代价,这件事更是关系到了天青庙本身的盛衰,在此时事到临头,他自然是难抑紧张,面上神色哪里还能够保持之前那种淡然与从容?

    罗帆一听,却并没有马上说出玄文所想要听的或不愿意听的,只是沉默着细细感应这一方天地。

    罗帆此时的道行境界已经是达到道尊圆满的高度,而且更是无暇无碍的圆满道尊。他的感知能力之强,甚至便是一般四五级的伪圣都比不得他。这一方天地虽然广阔无边,但对他来说,却当真算不上多大,只是一动念之间,整方天地便已经完全被他纳入感应当中。

    在这瞬间,玄文就只感觉到身边的罗帆身上似乎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存在放出来,恍惚之间,他甚至有种自己的一切秘密,自己的一切**,都在瞬间被其看得一清二楚,再无任何一丝丝能够保留!

    “怎会这般强大?!”玄文的心神意念之间瞬间闪过这样震撼的念头。

    这样强大感知,这样可畏可怖的感觉,他却是从来未曾感受到,哪怕是在他以前游历之间所遇到的一些伪圣身上。也绝对未曾感应到这样恐怖的感觉!

    “难道,我这次真的是捡到宝了?这位罗帆道友,莫非比起我以前所遇到的那伪圣都要强大?!”玄文瞬间便是又惊又喜,几乎难易自已!

    猛地,一种更加不可思议的变化忽然出现。玄文隐隐间发现,在自己的魂灵深处,似乎有着某种奇异的烙印正在努力的凝聚,但却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机制在阻挡着这种烙印的凝聚,让这烙印每一次都只是凝聚出一个虚影,一个雏形。便完全崩溃。化为细小的碎片消失无踪。等过了一阵子,再重新继续之前的过程,不断的凝聚,再不断的破碎……

    玄文在这个时候张大了嘴巴。看向罗帆的目光当中已经只剩下敬畏了。

    他不知道这样的变化代表着什么。但他却知道。这样的变化,绝对是眼前的罗帆所引起的!而且,是因为此时此刻罗帆放出的感知笼罩住他所带来的!

    这种能够光凭感知笼罩就让一名道行境界达到几乎半步伪圣层次的存在魂灵深处几乎凝成某种烙印出来。这种威能,他却是想都不曾想过。此时便是发现已经出现在自己身上了,他也只能狂想这种事情怕只能发生在面对圣人的时候……

    如此这般一来,这玄文此时是如何震撼,对罗帆的实力该是有着何等高的估计,就可想而知了。

    在这样的状态之下,玄文忽然无比庆幸,庆幸自己当初与罗帆战斗居然还能够活到现在,更庆幸自己当初提出那两个条件来交换那个问题的答案。同时,他更是对罗帆的身份再无任何怀疑,也只有那一个同样有着圣人的世界,才可能培养出眼前这样的强大存在吧……

    在玄文魂灵之中有着那个烙印在忽而成型,忽而分散的状态下,罗帆忽然渐渐的感应到了一种莫名的联系忽而出现,忽而断绝的出现。同时,属于玄文的丝丝缕缕念头更是通过这样的联系断断续续的传递到他的心中。

    微微思索一番,罗帆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是因为他此时运使感知感应这整方天地,所以让玄文感应到了他的某些不凡,让他此时无暇无碍的特质被玄文所感觉到,从而自然而然的让玄文接收到无穷无尽的,属于他的修行玄奥!若是正常情况,在没有他炼制那一件衣袍来阻挡他的身躯内外的情况下,光是这感知,就已经是能够让玄文直接凝成属于罗帆的道尊烙印了。

    但,此时此刻,那一件衣袍依然在顽固的产生作用,顽固的隔绝内外,这便让罗帆感知的玄妙不能完美的发挥,从而便让玄文根本无法完美的接收到罗帆感知当中所蕴含的,属于他的,过往的一切修行成就!正是因为这样,才让玄文魂灵深处的那一个道尊烙印根本无法凝聚成形!

    不过啊,哪怕是无法真正凝聚成形,但毕竟是时不时的出现那烙印的雏形,烙印的虚影,故而罗帆却是能够断断续续的感应到属于玄文的念头。

    感应着那些断断续续传递过来的念头,罗帆忍不住便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居然光是这样便已经完全相信我的身份了,早知如此,我当初还不如直接屏蔽那衣袍的效果,直接将烙印投在他们的魂灵深处,这样便能免去了当初那一场无谓的战斗了。”罗帆暗自叹息。

    发现玄文诸多念头当中并没有对自己不利的念头之后,罗帆便放下心来,开始细细的感应这天地,细细的寻找这天地的天地意志所在。

    任何天地,任何宇宙,任何世界,都是有着本源意志存在的。这种本源意志,也就是天地意志了。这样的意志,并不是凡俗中人所理解当中的意志,这种意志,确实是有着灵智的,有着智慧的。但,这种灵智,这种智慧,却是完全与正常生灵所理解的灵智、智慧完全不同。也是正常生灵所不可能理解,更不可能交流的存在!

    换句话说,天地意志,虽然是有着灵智,有着智慧,但这种灵智,这种智慧的运转方式,对于一般生灵,甚至是修士来说,都是如同没有灵智,没有智慧一般,却完全是他们所不能理解的。

    按照罗帆的推想,想要真正理解,真正能够与天地意志交流,那修行至少也需要证得混元道果,成就无上圣境才能够做到。

    罗帆经历了那一条超脱之路,从后世不知多少亿兆年之后的末法时代直接来到这个时间点,这期间他所见识过的天地意志成百上千,想要寻找天地意志的存在,他却是极有经验。再加上,此时此刻他所在的这一方天地的天地意志又是那样强大,甚至直接通过月亮每夜将意志碎片融入帝流浆投入这天地各处,这种种便利之下,很快的,罗帆便抓住了那天地意志的线索所在。

    “原来是在这里!”在数刻钟之后,他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口中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