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公固子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公固子

    这声音,让罗帆的面上神色变得极为难看,同时也让五蕴庵主的脸色变得极度恐慌。

    “果然不愧是有那物在身之辈,居然这么快便发现我了。”这样一把淡淡的声音悠然穿过那空间折叠的阻隔,直接传入了罗帆和五蕴庵主的耳中。

    这声音,是一把男子的声音。其中包含着某种改变物质的效果,光是听着这声音,罗帆和五蕴庵主便有一种周围的世界在发生变化,这声音好似是天地自然诞生的天音的感觉。

    接着,时空震荡,那种空间折叠的效果居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就已经消失无踪。那一座原本已经消失在那一片海面,就像是已经完全消失在魔界之内的小岛在瞬间重新出现在那一片无边无际的海面上。

    而在那虚空之上,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凭空而立。

    这男子身材精瘦,脸色蜡黄,此时正面容严肃的俯瞰着在这海岛之上的罗帆和那五蕴庵主。

    “在下罗帆,不知前辈如何称呼?为何要与我等小辈开如此玩笑?”罗帆这样说道。

    此人光是方才表现出来的手段,便已经是比起罗帆要强上不知多少,这样的存在,自然便只能称之为前辈了。

    “开玩笑?我从不开玩笑。你身上有一件东西,我需要它。你将它拿过来吧。”那中年男子淡淡的道。

    罗帆一皱眉,此人的道行境界极为高妙。实力极为惊人,此时虽然没有任何气息透出来。但光是其身上所带着的那种气质,就已经是让他心底发寒,这种强大的存在,居然丝毫不顾忌一切,直接便开口要他的东西,这着实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前辈所说的到底是何物,在下却是不明白。”罗帆淡淡的道。

    那中年男子皱了皱眉,抬手向着罗帆虚虚一抓。刹那间,罗帆便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某种无形无质的奇异存在裹住,强烈无匹的压力从四面八方产生,疯狂的作用在他的身躯内外,让他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在发出某种即将崩溃的声响。

    这种无形无质的存在并非力量,更非规则法则,甚至都不是什么时空之类的存在。而是一种完全超乎罗帆的理解范畴,包含着无穷威能的奇异存在。

    这种存在的传递好似是完全不需要花费任何时间,在那男子刚刚作势的同时,便已经作用在罗帆的身上,让罗帆根本连反抗的念头都来不及生出。

    “我或许需要提醒一下你,你才会想起来到底是什么东西。”那男子这样说道。

    说着。他右手微微一紧,罗帆就感觉整个身体轰然一震,那使得身体凝合成为一个整体的奇异存在忽然被瓦解,整个身体瞬间就要四处飞散,化为齑粉消失无踪了。

    在这个时候。罗帆却是清楚的知道,这绝不是矜持的时候。

    心念微微一动。那神庭天鼎的力量瞬间从他的袖里乾坤当中涌出,直接灌入他的体内,瞬间将那一种让他整个身体要分散化为齑粉的奇异存在击退,让他的身体重新保持完整。

    接着,那整个神庭天鼎便出现在他的头顶,一股玄光从神庭天鼎之中涌出,好似流水一般,直接浸润他的整个身躯。

    随着这些好似流水一般的玄光浸润身躯,那一种被某种奇异存在裹住,整个身体都难以动弹的感觉瞬间消失。

    而那中年男子在这瞬间,面上神色微变,有着一种难以置信,更有一种莫名的欢喜。

    “果然是这个!你和正尊是什么关系?怎会有他的神庭天鼎的炼制之法?!”那中年男子冷冷的喝了一声。

    罗帆此时在神庭天鼎的守护之下,借助神庭天鼎的威能,却是感应到了此时在他面前的这一个男子的实力层次。

    这男子,却是一名极为强大的伪圣,虽然并不是正尊那种层次的九级伪圣,但却也是比那只是差了一个级别的八级伪圣!其实力之强,比起此时此刻的罗帆,也要强上不知多少万倍之多!

    “可惜,这一件宝贝虽然是九级伪圣级数,但你的实力却实在太差了。这样一件强大的法宝,你又能够发挥出多少力量?又能够催动多久?”那中年男子淡淡的说着,抬手虚空一招,这魔界融入了大道的规则法则层便瞬间产生无数繁复到难以想象的微妙变化。

    在这微妙的变化之下,罗帆就感觉自己头顶的神庭天鼎居然有要马上脱离自己控制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极为强烈,更是在变得越来越强烈。让罗帆感觉自己在下一瞬间,便要失去对这神庭天鼎的控制!

    罗帆面色微变。

    他轻喝一声,那在石门内部的五个世界就各自发出一道光芒穿透了那一片抽象的虚无,直接投入那神庭天鼎之中,完全将那种神庭天鼎要脱离他控制的感觉完全击溃。接着那神庭天鼎更是瞬间发出强烈无匹的光芒,一种强大之极的吞吸力量凭空而生,直接便抓住了那中年男子,在那中年男子反应过来之前,便将那中年男子直接拉入神庭天鼎之内!

    那中年男子乃是一名八级伪圣,其强大程度,自然是不必多说。

    正常来说,他的念头一动,便能够将一大片魔界的时空完全毁灭,要战胜罗帆这等虽然比起一般三四级伪圣都差不了多少的半步伪圣,那却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方才的情况变化实在是太快了,而且那神庭天鼎爆发出来的威能更是远远超过他的想象之外,故而一时不察之下,他方才这样轻松的,居然便被神庭天鼎给抓住了!

    要知道,正常来说。实力不到那层次,根本就不可能完美的催动相应层次的法宝的。就像那阴神将对于一件半步伪圣之宝都只能催动极短极短的一段时间而已。而且发挥出来的实力甚至也都有着巨大的限制!这还只是半步伪圣级数的法宝而已,罗帆现在掌握的可是一件九级伪圣级数的法宝啊!就算是再谨慎之人,也不会想到他居然能够将这法宝的威能发挥到能够对八级伪圣产生作用的地步。

    “幸好这一件法宝是我炼制的,而且这里又是连接那七个世界,不然的话这次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罗帆这样想着。

    就在这个时候,那神庭天鼎剧烈的震荡起来,隐隐间居然有一种就要整个被完全打破,整个完全崩溃的感觉从中传出来!

    罗帆面色微变。抬步轻跨,直接就撞入那大门之中,转眼间便来到了他之前走过一遍的一个世界之内。

    来到这里,他那种近乎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威能重新恢复。

    心念微动之间,整个世界的力量疯狂凝聚。在神庭天鼎周围形成了极为特殊的变化,布置成了一个极为奇异的阵势,将这时空的稳固程度直接加强了不知多少万倍,达到了甚至比起魔界更加稳固,更加稳定千百倍的地步。

    便在这个时候,罗帆的神庭天鼎终于难以承受。若是再不有所动作,便要整个崩溃,罗帆心中一动,神庭天鼎一倒,就将一个手持方印的中年男子出来。

    这中年男子出来之后。四处看了看,眉头便皱了起来。

    “这里。是我的世界。现在整个世界已经被我完全封锁起来了,除非你能够将我杀死,否则却是不要想离开这个世界,也不要想与外界联系。”罗帆这样说道。

    在这世界当中他能够做到近乎圣人一般的几乎一切,封锁内外,自然也只是小问题而已。

    若不是这八级伪圣级数的存在实力实在是太过强大,超过了这世界的承受极限的话,罗帆甚至只需要一个想法,就能够将他整个封印,甚至完全杀死了。

    那中年男子稍稍试了试,一股股强大的念头从他体内冲出,要向着外界冲去,要与外界联系。但这些念头虽然一颗颗晶莹剔透,几乎化为某种奇异的生灵了,但却根本无法轰开时空的阻隔,甚至连在虚空搅动一些涟漪都做不到,更别说冲破这世界回归魔界了。

    “看来,只能杀了你了。”那中年男子试了试,终于知道罗帆所说的并非假话,却是这样淡淡的道。

    “这位前辈,有话可以好好说嘛。又何必刚刚见面便要分个生死。我虽然有着神庭天鼎,但和正尊却并不是前辈所想那样的关系。”罗帆有着五个世界的帮助,在这时已经有了一些底气,却不像之前在那魔界当中那样担心。当然,并不那样担心,但他也并没有兴趣和一名八级伪圣拼个生死,因此却是期望用言语来打消这八级伪圣的敌意。

    那中年男子皱了皱眉,道:“一只蝼蚁罢了,居然敢与我分生死?”

    说着,他将手一抬,手中拳头大小的方印就悬浮而起,在虚空当中变为三丈大小,向着罗帆所在之处似缓实快的印下来!

    在这方印印下来的过程当中,罗帆就感觉这整个天地在剧烈的震荡,整个天地的规则法则层在这过程当中几乎是寸寸崩溃,甚至让他那种对时空的封锁,对这世界内外的隔绝效果都受到了动摇,好似就要崩溃一般!

    而被他加强了不知多少倍,甚至比起魔界更要稳固、稳定千百倍的时空,更是产生了无数的裂缝,甚至勾勒出那方印正面所镌刻着的那无数符文,一个个的向着罗帆拍过来。

    罗帆面对着这样恐怖的方印,面上神色不变,心中却是将自己的警惕提升到一个巅峰的阶段,抬手一指,那神庭天鼎就轰然一阵,其中喷涌出一道神光,神光当中蕴含了不知多少世界,多少天地,凝成一道长河,向着那方印直顶过去。

    在成就半步伪圣之后,罗帆已经悟到了一些伪圣级数的玄妙。

    出手之间,却是附加了一种极为强烈的因果效果。

    何谓因果效果?便是只需原因。便能够确定结果,而不需要管中间的过程。具体到攻击来说。便是罗帆只需要发出攻击,心中想着这攻击要击中哪里,这攻击便一定会击中!不管他要击中的地方到底是在哪里,不管要击中的存在怎样躲避,最终都定然会击中。

    当然,这也只是一种效果而已,世上从来没有什么是无敌的。这种因果效果却也不是无法抵挡。只要实力足够强大,道行足够高深。便能够在那攻击达到目标之前将其截住,让这种具备因果效果的攻击起不了作用。

    此时此刻,罗帆借助这神庭天鼎的攻击,便是附加上了因果效果。

    那中年男子见得这无数天地,无数时空化合而成的长河,感应到其中包含的那种因果效果,脸上忍不住现出惊异之色。口中发出一声轻咦。

    方印随着一转,直接轰在那长河的正面。

    奇异的波动扫过整个世界,瞬间将这世界当中的所有生灵完全抹去,更让这世界的地形彻底被铲平,让那一块大陆完全化为一个好似是被翻过的田地一样平整,那周边的海域。更是直接被削掉了厚厚的,足足有数十里深的一层。

    而那一道神光所化的长河完全消失,从最开始的神庭天鼎的出口,一直到与那方印相接触的位置,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完全消失无踪。

    与这长河的消失差不多的。那方印所发出的,诸多由时空裂缝所组成的奇异符文,也同样消失,甚至那方印,也重新回到了那八级伪圣的手中,静静的躺在那里。

    那中年男子看看四周,道:“吾名,公固子,至少在这里,你有资格和我平等交谈。”

    罗帆听得此言,终于松了口气。这男子的实力相当的强大,而且更是本体到来,若是他一直不肯停下来好好说话的话,罗帆就只能与他继续战斗下去。而那样的话,最终结果极有可能打到这五个天地完全毁灭,而他却只能凝聚这天地最后的力量驾驭神庭天鼎破开魔界的时空,逃离魔界……

    那样的话,显然是和他的计划不符。

    “原来是公固子前辈,在下罗帆有礼了。”罗帆笑着行礼,道。

    “不必这般虚伪。你若是没有实力,便是跪下来叫爹,我也不会管你。若是你有实力,骂我是条狗,我也不会在意。”那公固子淡淡的道。

    听得这话,罗帆不由得一阵无奈。

    不过,他还是明智的没有和这公固子争论,他小心的道:“在下斗胆问一声,不知前辈为何要找上我?”

    “自然是因为你头顶那一件宝贝了。”公固子淡淡的道,“这天上地下,拥有这样一件宝贝的,只有一人,便是正尊。而我与他有仇,却寻他不到,你既然送上门来,我怎会放过?”公固子这样道。

    罗帆一听,连忙道:“前辈误会了,我与正尊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硬要说有,也是仇敌,却不知正尊在何处。”

    “你说我是不是很想傻瓜?”那公固子皱眉看着罗帆,道。

    罗帆一听,知道他的意思,不由得叹息,道:“自然是不像的。”

    “既然我不像傻瓜,那你认为一个头顶祭起一件我仇敌的法宝的人,说与我的仇敌同样是仇敌,这种话我可能相信吗?”公固子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看着罗帆,道。

    “虽然这话说起来很是荒谬,但事实如此。当初我在一处你们所说的域外天地当中偶然获得了这样一件法宝的炼制方法,之后一不小心便惊动了正尊,而且还与正尊的投影分身斗过一场,好容易才因为正尊伤势未愈,所以才逃出了升天。”罗帆只能这样说道。

    “正尊乃是九级伪圣,他的法宝的炼制方法乃是秘密中的秘密,在一个域外天地当中机缘巧合便能够得到?你便是编谎言,也要编得真实一点,这样的谎言,我便是再愚笨九成九,都不可能会相信的。”公固子这样说道。

    罗帆听到这样,根本就没有办法再解释了。现在自己再将当初在那科技宇宙当中所发生的一切讲出来,这公固子怕也会说上一句这谎话编得比方才却是有模有样了许多……想要他相信,那可能性依然是小得可以忽略。

    “那前辈想要如何?”罗帆无奈之下,只能这样问道。

    “第一,你将这神庭天鼎交给我。第二,你将怎样可以联系到正尊的方法说出来。就这两点。”公固子这样说道。

    罗帆此时面色发苦,道:“第一个条件,我虽做得到,但却绝不可能这样做。前辈对我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我若是交出神庭天鼎,前辈一个念头就便能将我抹杀,为了我的生命安全,此宝却绝不可能交出。至于第二个条件,我根本便不知道如何联系正尊,又怎能告知前辈?”

    “你的担心我可以理解。这样吧,第一个条件就免了。只要你告诉我怎样联系正尊,今日之事,便算了了。”公固子神态冷静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