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后手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后手

    “这位小友,我已与小徒说清楚了,他定然不敢再对你有任何不敬,不知你如今可否放开这世界,让小徒出来?”在听到那公固子毫不犹豫的回应之后,那一把声音就重新以方才那种极为奇妙的方式出现在罗帆的耳中。

    在这样的时候,罗帆哪里还能够说什么?只能够笑笑,说上一句自然是相信这九级伪圣的话语,之后,心中微微一动,在他脚下的那一个世界微微一震之间,直接就产生了一道时空通道直接连通那一个世界和魔界之间。

    “多有得罪,还望前辈恕罪。”在这通道出现之后,罗帆将这样一句话语灌入脚下的世界当中,直接让公固子听到。

    公固子听得这话,面上神色一滞,但却没有说任何话语,只是冷哼了一声,直接抬步跨入那通道之中。

    那通道因为有罗帆的控制,却是极为直接,只是过了一小会,便让公固子直接通过这通道回归了魔界,直接出现在那一处小岛之上,那石门前方。

    “多谢小友谅解。有缘再见吧。”那老者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传入罗帆的耳中。

    接着,那种笼罩整个世界,完全瓦解一切力量,一切破坏的气息在瞬间完全消失,便如同它之前出现的时候一般,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就这样过去了?”罗帆这样暗自想着,心底不知怎的隐隐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结束。

    就在这个时候,在那个小岛之上。忽然又一股极为微弱,但本质却极为超卓的力量凭空出现。

    这一股力量顶多只不过是常人身体所蕴含的力量那种程度而已。但其质地,却达到了罗帆现在都难以理解的高度。便是这样一点力量,就已经充满了无穷活性,在那岛屿之上猛然一落,化为一株小小的杂草,在那巨大的椰树的根部扎根。

    这一小小的杂草微微晃动之间,自然有着一种虽然弱小,但却极为玄异的气息散发出去。

    这样的气息。其强大程度并没有达到一个多么惊人的地步,但却有如实质一般,远远看起来,便如同这小草正在散发着淡淡的烟雾一般。

    “我就知道没有这样简单!”罗帆在这世界当中,完全能够清楚的感应到那一处小岛之上的变化,这力量化为小草的整个变化过程完全是被他看在眼中,那其中的一切变化。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的秘密。在这小草开始散发那种好似烟雾一般的气息之后,他就感到一阵无奈,心中暗骂起来。

    这一点力量,虽然极少极少,甚至只是如同普通常人身上所拥有的力量那种数量。但其本质却极为高妙,至少也是九级伪圣的级数!

    这样的一股力量。到底是谁留下的,这根本就不用多想,定然便是那当初与正尊战斗的,那公固子的师尊!

    按照之前罗帆与那九级伪圣的交集来看,罗帆绝对是已经得罪他了。若是他有能力的话。在这个时候顺手将罗帆抹去,那也绝对是理所应当的。但。之前这九级伪圣却只能委曲求全,在罗帆面前说尽好话,这对于这样一名甚至已经达到圣人之下巅峰的存在来说,那显然是极为不爽的。

    而这九级伪圣不爽,当然不可能就此毫不在意的离去。

    哪怕因为伤势拖累,没有力量动手,也定然是要施展一些手段来报复回来。而这一点九级伪圣的力量所化的小草,显然便是这样一种他要报复回来的一种手段!

    九级伪圣级数的力量,乃是圣人之下的巅峰。对于圣人来说,自然是如同臭水沟中的污水一般污秽,便是对于九级伪圣来说,却也是一些没什么所谓的存在。但,对于九级伪圣以下的,哪怕是八级伪圣这等存在来说,都是珍贵得难以想象的,足以让他们疯狂的宝贝!

    只要有任何一名八级伪圣获得这样一股力量,哪怕不可能完全从中无得踏上第九台阶,成就九级伪圣的办法,却也定然能够通过对其体悟而知晓许多九级伪圣的奥妙,进而让自己日后的突破难度大幅度的减少。对于这样的存在,那些九级伪圣之下的存在会对这样的力量多疯狂,就可想而知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老者将这样一股力量留在这里,那用意是怎样的,一望便知,分明是自己不能亲手对付罗帆,但却又不愿放过他,而将这样的宝贝留在这里,让其他九级伪圣之下的修士前来和他为难。

    “或许,还有着要祸水东引,引来正尊门下的想法吧。”罗帆心中一转,又想到这样一个可能。

    公固子是如何找上门的?还不就是因为罗帆之前激发了那神庭天鼎的力量,直接让属于神庭天鼎的气息透露出去,让公固子以为他与正尊有关,所以找上门来想要在罗帆身上找到正尊的所在。

    现在,那九级伪圣留在这里的力量想来也有着同样的效果。说不定也会让正尊门下的弟子以为自己和那九级伪圣有关,故而找上门来要让罗帆说出那九级伪圣的位置……

    这九级伪圣门下都有着公固子这种八级伪圣存在,要说正尊门下没有同样级数的存在,那是打死他,他也是不信的。

    这样一想,罗帆当机立断,也不管那力量如何,心中一动之下,这五个相生相补的世界各自一震,那其中的力量瞬间贯通一气,形成了一个整体,自然排开一切外物。

    瞬息间,那一个五蕴庵的诸多先人耗费不知多少精力布置而成的,那一处抽象的虚无所在便瞬间崩溃,完全消失无踪。

    在这抽象的虚无崩溃的同时,那在那小岛之上的巨大石门。也在瞬间完全崩溃,直接化为一处碎石。便堆积在那岛屿的正中心,直接将在那石门前方扎根的那一株小草完全埋在其中。

    与此同时,因为这抽象虚无的完全崩溃消失,这岛屿之上原本完美的符文循环被瞬间打破,所有的力量轰然爆发出来,直接将整座岛屿轰然爆开,让这岛屿瞬间化为一片粉末。同时,更是激起了这一处海面激烈的动荡。瞬间将岛屿爆开所爆发出来的无数粉末轰然吞没,不一会间,这岛屿原来所在之处,就片成了一片空荡荡的海面。

    只有一株栩栩如生的杂草好似根部扎根在虚空之间一般,悬浮在距离海面数十丈高的位置,淡淡的烟雾从这杂草之上不断的散发出去,缓缓的向着四面八方传播开去……

    就在那抽象的虚无崩溃之际。在罗帆不远处的五蕴庵主面色大变。

    却是她在瞬间感觉到,自己和主世界,也就是魔界的联系,忽然间完全断开了。那种原来存在着的,随时能够通过时空通道回归主世界的感觉在瞬间完全消失。那感觉,就好像自己忽然间已经被禁锢在这世界当中。再也无法脱离一般!

    “怎么回事?!”她在瞬间极为戒备起来,身上更有着那种好似什么都是,又好似什么都不是的光芒凭空浮现出来,将她的周身上下牢牢笼罩!却是在第一时间便激发了她的那一件半步伪圣之宝,直接护住她自身。

    这样的做法。一看便是对罗帆极为戒备,认为这极有可能是罗帆要出手对付她。

    “道友不必担忧。我已记住时空坐标,想要回归,却只需动念即可。”罗帆这样道。

    这话,自然是正确的。以罗帆此时此刻在这五个世界当中能够做到近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的状态,想要构造一条直通魔界的时空通道,那自然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但,虽然这样,但他也只是这样说而已,却完全没有任何行动,只是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之间,脚踏着那一个世界,细细的感应着什么。

    “前辈为何要断开时空通道?”五蕴庵主稍稍松了口气,但依然不曾完全放心的问道。

    “呵呵,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罗帆动作没有改变,嘴上却是这样说道。

    “防?不知前辈防的是什么,可否让在下知晓?”五蕴庵主面色微变,这样小心的问道。

    之前三年之间,罗帆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之强,已经让她又是震撼,又是恐惧,现在这样的存在居然如此匆匆忙忙的斩断与主世界的一切联系,那他要防的到底是何等恐怖,何等不可思议的存在?

    一想到这个,她便忍不住惊惧万分,那种对于罗帆的戒备,反而是小了许多。

    之前那种戒备只是本能的戒备。是因为事起仓猝,所以本能所产生的一种戒备。这样的戒备,在她现在恢复理智之后,便发现这种戒备是如此的无稽。毕竟,以罗帆之前三年表现出来的实力,想要对她不利,那她便是戒备了又能怎样?难道还能翻了天不成?

    罗帆并没有回答五蕴庵主的问话,只是脸上却显出一种有些庆幸又有些不安的神色。

    “果然来了。”他叹息一声。

    他之前正在感应的,自然是那海岛原来所在的位置了。

    那里,整个岛屿爆碎开来,再最终完全平静下来,重新化为平静海面之后,就凭空出现了十几股极为强大的气息。

    这些气息每一股,都不比公固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要弱小!

    在这些气息出现之后,时间差距极短的,便有十几名男女由虚化实的出现在这一处海域之上,那位置,差不多形成了一个圆形。在这个圆形正中的,不是其他,就是那一株九级伪圣的力量所化的小草。

    “居然都是八级伪圣……方才幸好躲得快,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罗帆借助那残留的力量感应那一处位置,心中只有这样的想法。

    “没想到今日能够见到诸位道友,实在是可惜可贺啊。这一点力量种子,我觉得大家共同掌握,共同参悟是一个比较妥当的做法。”在这十几名八级伪圣之中。有着一名看起来好像十二三岁小儿的这样说道。

    这人虽只是十二三岁的模样,但在场诸人却没有任何一个敢轻视于他。听到他的话,所有人都在认真的思索起来,却没有一个敢将这话当成是放屁。

    “我也觉得这个方法是个好方法。不过,这参悟顺序该怎么分。我可不觉得你们敢和我处于同一个洞府。”这时,一名黑发黑袍,满眼血红,看起来三十来岁,脸色苍白。身上带着煞气的男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也是一种麻烦。”另外一名看起来好像极为苍老的老者笑着这样说道,“我等身处天南地北,就算是相距最近的两人,彼此之间也有一两个海域的距离。若是有人得了力量,躲起来,那可就不太好办了。”

    这意思颇为明显,他们相距实在是太远了。每个人都有着太多的躲藏空间。若是有人心声歹意,在获得这种力量之后,为了占据更长体悟空间而躲藏起来,那想要找到,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毕竟,彼此之间道行境界的差距都不大。某人一定要躲,另外一些人想要找到,却是相当的麻烦,或许最终能够找到,但为了这一点力量。却似乎有些不值。

    “就是这样一点力量而已,难道你们还想要做过一场?这有些小题大做了吧。”那十二三岁的小儿皱眉说道。

    “做过一场是没有必要。”其他几人也都点头。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里似乎有一股不应该有的意志呢。”就在这时,那原来没有说话的几人当中,有一名看起来面貌颇为平常的,年纪大概是四十几岁的女子忽然开口说道。

    就在这时,罗帆心中一惊,知道不好。

    瞬间心念一动,斩断了和魔界的一切联系。

    “果然是如此。怪不得这里会出现这样的一股力量,看来是有人在算计我们呢。”那十二三岁的小儿面色一冷,这样一句话好似从牙齿之间挤出来一样传出。

    其他十几人也都是面色微变,将自己的目光投向那一株力量所化的小草前方的虚空。

    他们所有人都能够感应到,方才那一股若有若无的,隐晦到极处的意志便是从那一处位置传出来的!

    “明知道都是八级伪圣,居然还敢在此窥视。实在是自寻死路。”一名十分壮硕的男子这样说着。

    话音刚毕,他便猛然一拳轰出。

    这一拳,根本没有任何的声势,没有任何力量透出,更没有什么巨大的拳影。但在这一拳遥遥对着的那一处位置,也就是在那一株小草前方的位置,规则法则层自然发生奇异的变化,直接将时空撕开,直接形成了一个时空破孔。在这时空破孔之后,乃是无数奇异的光芒,色彩斑斓,五颜六色的,直通往一处不可臆测的所在。

    就在这和时空破孔出现的瞬间,在那五个世界之中的罗帆就感觉到一阵难以形容的震荡从世界之上传来。

    在这世界之上的一处虚空当中,忽然有着一个巨大无匹的拳印凭空产生。

    这一个拳印足足有万丈大小,直接印在时空当中,似虚似实的,但却搅动整个世界的时空,让这时空好似就要破碎一般,有一种马上便要崩开,出现一个破洞的感觉。

    罗帆眼见如此,面色微变,抬手虚空一抹,五个世界同时发生微妙的变化。

    接着那一个拳印就被他瞬间抹平。

    “必须马上离开这里。”罗帆瞬间有了决断。

    在那一个拳印被抹平的瞬间,在那魔界当中,在那一株小草之前的那一个时空破孔剧烈震荡,接着轰然崩溃,化为无数时空碎片,四处肆虐,好一阵子方才重新恢复过来,形成了一片完整的时空,看起来就像是之前一模一样。而在这过程当中,任何一点时空碎片都不能接近那一株小草,就好像那一株小草周围有着一层奇异的屏障挡住了一切时空碎片一般。

    “有点手段,怪不得敢这样嚣张的在一旁窥视。”那出手的壮硕男子面上有些挂不住,这样说着,抬手就要再度一拳轰出。

    “熊魔王,你想要将这力量种子轰爆吗?”这个时候,那十二三岁的小儿这样淡淡的说了一句。这句话,就像是卡住那壮汉,也就是那熊魔王的命脉一样,让他那甚至已经递出的拳头僵硬在半空中,再不敢轰出去。

    “那力量种子现在已经散去了万分之一,这是你造成,我觉得等一下决定力量种子归属的时候,需要重点考虑这一点。”那一名满眼血红的男子阴森森的道。

    那熊魔王一听,不由得大怒起来:“血煞子,你想要做过一场吗?别人怕你,我老熊可不怕你。”

    “做过一场?你居然有勇气来和我斗?这可不像是你呢,到底是什么东西给了你怎样的底气?是不是你那来历神秘的骈头给了你什么好东西,这才让你居然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那被称为血煞子的男子似乎有些惊讶的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