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传说中的道侣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传说中的道侣

    听到血煞子之言,那熊魔王大怒,甚至懒得开口,直接一拳向着血煞子所在的方向轰过去。

    这一轰,使用的手段和方才轰破虚空的方式有着一些微妙的区别,虽然依然是无声无息,但却加上了一种狂暴的韵味。在这一拳之下,那血煞子身体周围的虚空直接形成了一个拳印,疯狂的挤压着那血煞子。

    那血煞子面上只是冷冷一笑,也不动作,体内就有一道血龙直冲而出,微微一震之间,便将那拳印震破,接着那狂暴的杀意气息冲天而起,甚至将天空之上的云层直接冲开,让周围的虚空几乎变成了血色。

    当然,这变成血色的虚空,却是让开了在这虚空之间的那十几名八级伪圣。

    而且,是十分规整的,完全没有任何不规则之处的那种让过。让那十几名八级伪圣所在之处,便好似十几个无形的球体一般。

    “居然真的敢动手。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还以为傍上大腿就举世无敌了。”那血煞子冷冷一笑,那一条血龙微微一晃,规则法则层一阵波动之间,那血龙就已经穿过了颇为遥远的距离,直接出现在熊魔王的头顶,那血红的爪子直接便向着熊魔王的头颅抓去。

    这一抓,玄妙诡异得无法形容,甚至让人怀疑这一抓甚至已经足以开天辟地,足以划开一切阻碍。

    面对着这一抓,那熊魔王面色微变。

    身体一耸。从他体内就有着一个巨大的手指从他的后背直冲而出,好似不需要经过任何时光一般,刚自出现,就已经插入那血龙的头颅之中,再一震之间,那原本轻轻松松便将那拳印剿灭,甚至随便一爪都能够让人有种其乃是足以开天辟地的血龙便完全破碎开去,化为无数的细碎血光,星星点点的四处飞散,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样的手段。让在场诸多八级伪圣皆是面色微变。看向那熊魔王的眼光变得有些忌惮起来。

    那血煞子更是面色大变。那神态之间似乎有着心痛,又似乎有些愤恨。好一会,方才长呼出一口气,道:“你行。这次我认栽了。”

    说着。懒得在这里继续耽搁下去。转身抬步一跨,规则法则震荡之间,他便已经消失无踪。

    而那熊魔王看着血煞子的离去。却也没有阻止。那一根手指在将那血龙轰碎之后,悬浮在他的头顶之上,缓缓的沉浮着。

    “正好,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既然熊魔王赶走了一个,那之前你让这力量种子受损的事情就不加入等一下分配的考量了。”那十二三岁的少儿在众人之间是神色最为镇定的存在,此时却是淡淡的开口道。

    “嘿嘿……我忽然发现,则会一颗力量种子根本不够分,还是先放在我那里,日后我们找到机会再补偿诸位如何?”那熊魔王此时却是嘿嘿一笑,这样说道。

    这话,分明便是要将这力量种子独吞了。

    听到这话,在场诸人皆是面色一变,只是却没有人开口,都是用一种莫名的表情看着熊魔王,便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样。

    “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成就八级伪圣的。”那十二三岁的小儿淡淡的说道,“居然只是一根九级伪圣的手指,就让你膨胀到这个地步。”

    “看来,你们是不服了。既然如此,那便做过一场吧。”熊魔王这样淡淡的说道。

    “算了,本来想要教训教训你,但既然你拿着九级伪圣的手指来抢夺一点九级伪圣级数的力量种子,如此的在意,此物便让给你又如何?”那十二三岁的小儿顿了一下,似乎想要动手,但又觉得不值,好一会才说道。

    说着,也不停留,直接转身抬步一跨,便同样如同那血煞子一般,在规则法则的变化之间,完全消失无踪,甚至便是其他八级伪圣,都难以抓住他的消失痕迹,晃眼之间,就完全脱离他们的感知了。

    那熊魔王听得那十二三岁的小儿说出那话,面上一阵难看。那话语,分明便是在说他拿着金碗乞食一般,这可不是一句好话。只是,他虽然有着那九级伪圣的一根手指,虽然能够爆发出超乎想象的攻击,甚至可能让在场诸人感到生命的危险。但这毕竟因为他本身的力量所限,却还不可能将这手指的威能发挥到极限。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对于那十二三岁的小儿却是没有多大的把握。若是那小儿真的要动手,他却是连六成胜利的把握都没有。

    好在,他赌赢了,那小儿虽在最后用言语刺了他一下,但毕竟还是不认为因为这样一点力量种子来与自己战斗是值得的。所以主动放弃了。

    那小儿已经放弃,在场诸人最多也就和那血煞子差不多,在那九级伪圣的手指帮助之下,他想要战胜却至少都有八成把握。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信心更足,脸上神色更是傲然,静静的看着其他十几人,道:“诸位觉得如何?”

    其他十几名八级伪圣,实力都不如那十二三岁的小儿,见得那人都离开了,也懒得再在这里与熊魔王纠缠,有些不发一言,有些冷哼一声,便各自转身离开了。

    转眼间,这一片海域,便只剩下那熊魔王悬浮在虚空之上,遥遥对着那一株小草而已了。

    等到所有人离开之后,熊魔王方才哈哈大笑起来。

    抬手虚空一抓,那好似固定在虚空之上的那一株小草就直接脱离虚空而出,向他直飞而去,转眼间便落在他的手心之上了。

    抓住这小草之后,这熊魔王脸上现出满足之色。

    “果然没错,是卢尊的力量种子。这种子和我的修行极为契合。若是能够从中悟出卢尊的修行之道,定然能够让我获得极大的进步!他们几个以为我之前是考虑不周冲击这力量种子,却不知我是在试探这种子的特性。”这熊魔王抓着这一株小草,心神意念之间无数念头闪过,脸上现出莫名的满足神色。

    小心的将这一株小草封印起来,收入身体之中后,这熊魔王方才松了口气。

    刚要将那手指收回体内,他忽然面色微变,道:“是哪位道友,为何不肯出来一见?”

    说着。将自己的视线投往虚空的某处。

    “原来是熊魔王道友。我师兄弟二人并非有意窥视,还望恕罪。”便在这时,两个人影出现在熊魔王目光所注视的位置。

    “原来是荆如子和意如子两位道友,两位道友若是想要知道什么。直接出现便可。却不必隐身一旁。若非我方才多问一句,现在岂不是要发生无意义的战斗了?”熊魔王淡淡的说道。

    那两个人影,一个是中年模样。一个是青年的模样。两人身上的衣着皆是白色长袍,尽皆颇为英俊,颇有魅力,周身上下也都是弥漫着种种与熊魔王不相上下的气质,显然,两人同样是与熊魔王差不了多少的强大修士,也即是,尽皆是八级伪圣这等级别的存在!

    “呵呵,却是我等师兄弟二人考虑不周了。”那中年男子也即是那荆如子这样说道。

    “不过,虽然有些过分。但我们师兄弟,还是希望道友能够将手中的那一点力量种子交出来。”那在一旁好似青年母羊的意如子却是这样淡淡的道。

    说话间,有着一股极度傲然的气势冲天而起,那样子,便好似他的话便是命令,熊魔王愿意要听,不愿意也一定要听一样。

    熊魔王眉头一皱,淡淡的道:“此事免谈。这力量种子对我极为重要。却绝不可能交给两位道友。”

    “早便听说八级伪圣熊魔王运气极好,被某位九级尊者看上,与其结为道侣,原本我们还不太相信,现在看来却是真的了。”那荆如子此时面色平淡,口中这样说道。

    这话,让熊魔王脸上现出一种愤怒,道:“要么动手,要么滚蛋,哪来那么多废话!”

    “果然,神童道友说的是真的,你果然已经因此而太过膨胀了。为了你的道途,我们师兄弟二人却不得不让你清醒清醒。我相信,道友的道侣是不会怪我们的。”那意如子这样说道。

    说着,他微微一晃,便有一个四足方鼎从他的头顶钻出来,狂猛的气息向着四面八方散逸开去,瞬间便将周围数万里范围的虚空完全镇压,让这方圆数万里范围之内的规则法则层,时间、空间、物质、能量都发生微妙的变化,好似是全部化为这四足方鼎的一部分一般!

    “便是正尊门下又怎样?!你们本身也只是八级伪圣而已!别说得自己好似是圣人门下一般!这天地之间,圣人都有五十四位,你们有算得了什么?还想要教训我?今日,我便让你们知晓,并不是拜了一个九级尊者为师,就能够好像天地正统一般!”那熊魔王大怒叫道。

    说着,在他头顶之上的那一根手指微微一震,一个巨大的手指虚影便凭空出现在那四足方鼎之上,向着那四足方鼎猛按下去。

    “我们自然不是真正的天地正统,但,却比你正统!”那意如子这样叫道。

    说话间,那四足方鼎也不放出其他威能,直接便合身向着那巨大的手指虚影猛撞上去。

    咔轰……

    一声巨大的声响从那两者相撞之间产生,规则法则层在这瞬间疯狂的震荡起来,看起来便好似是有着一只大手在捻起一点规则法则层开始剧烈的抖动一样,一波又一波的规则法则层的涟漪从那两者相撞的位置开始向着四面八方传播开去。

    这里乃是魔界,规则法则层与大道融合在一处,则会规则法则层的变化产生的异象却是更加的巨大,更加的惊人。

    在这瞬间,被这规则法则层涟漪影响而造成的异象,却是更加的惊人,更加的明显。看起来便好似在瞬间这天地变得无比混乱。便好似这方圆数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在瞬间被不知多少万个时空塞进去再疯狂的游转变幻一般。

    那种模样,奇异诡异之处,比起当初正尊和那所谓的卢尊战斗之中所留下的战场来自然是差了不知多少,但却也达到了近乎超越正常生灵所能想象极限的地步了。

    “你们现在死心了吧?”在这个时候,熊魔王的声音忽然传遍了方圆数万里范围的虚空。

    在这声音之下,这规则法则层的涟漪好似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抚慰一般,开始渐渐平息下来。那因为规则法则层产生剧烈波动,巨大涟漪而形成的诸多异象更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渐渐消失,如同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在意如子头顶,那四足方鼎静静的悬浮着。而那一根手指的虚影。却已经消失无踪。

    这表面看起来是四足方鼎占了上风,得了胜势,但那也只是表面看起来而已。只要细细观察,就会发现。那意如子接下这一指之后。脸色却是颇为苍白。体内的气息更是忽而放出,忽而收敛,显然是受到极大的冲击。而并非丝毫无损。

    而在对面远处的熊魔王,却好似没事人一样,那一根在他头顶沉浮着的手指,也根本没有任何变化。

    这孰强孰劣,却是一看便知。这也由不得那熊魔王说出这样的话语了。

    “没想到,居然是真正的手指。看来,那位九级尊者对你当真是一往情深呢。”荆如子双目放出莫名的光芒,这样说道。

    “看来,我一个人暂时是收拾不了你的了。既然如此,那这件事便算了吧。你有实力保留那一点力量种子。”那意如子却是这样说道。

    “别说得好像你们的施舍一样。如果你们不服,随时可以继续。”熊魔王淡淡的道。

    “这次是我们的错,还望道友见谅。”那荆如子很是干脆的躬身道。

    只是,这其中到底有多少诚意,从其这样快速的转换之上就能够猜出来了。

    不过,熊魔王虽然听出来荆如子并没有多少诚意,但他虽然靠着那手指方才将那意如子压落下风,但若是真正战斗起来,他却也没有多少信心能够战胜他们两个。认真来说,他们双方的实力却是持平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在有了一个台阶,他也就只有顺势走下来了。他清楚的知道,若是自己硬要荆如子他们诚心诚意的道歉,那最终结果绝对只有翻脸一途,最终造成的结果,却是他所不愿承受的。

    因此,他只是冷哼一声,道了声:“这件事便就此作罢。告辞。”

    说着,懒得再管他们两个,转身,抬步,身形瞬间就消失无踪。

    “没想到一名九级尊者,居然真的会将自己真身的一根手指截下来交给只是八级伪圣的道侣。”意如子见得熊魔王离开,脸上神色颇为难看的这样说道。

    “九级尊者的事情,不要多说。师尊如今伤势未愈,虽然最近说有了一些痊愈的希望,但毕竟还无力护住你我。若是触怒九级尊者,你我皆要吃大亏。”荆如子淡淡的道。

    “是。我明白了。”意如子悚然道。显然,是将荆如子的话听入耳了。

    “之前这里曾有师尊法宝的力量气息传出,我还以为是某位门人在这里修行。现在看来显然不是,却要尽快将其找出来,收回师尊的传承。”荆如子一边查看四周,一边道。

    “想来该是如此。此人之前施展法宝力量引来卢尊的弟子,显然是有过激烈的争斗。而且,结果定然是卢尊的弟子吃了大亏,若不然,他不可能因为心生不忿,将这一股卢尊的力量种子留在这里,将我们引来。那卢尊弟子敢将我们引来,定然便是认为我们一旦知晓,定然便会对那人不利。所以,他定然不可能是师尊认可的门下,极有可能是使用一些卑鄙手段获得了师尊的传承,至少,也是获得了师尊法宝的一块碎片!决不能任由他存在!”意如子冷然道。

    荆如子点点头,认可了意如子的猜测。

    他们两人在那虚空当中极为细致的寻找着。这里在之前显然经历了剧变,其中有着无数力量的痕迹,更有着不知多少规则法则变化的残留。以他们两名八级伪圣的威能,却是能够轻松的将其中的种种细节区分开来,进而找到他们所想要寻找的痕迹。那当初在这里施展那神庭天鼎力量的修士的存在痕迹!

    好一会,那荆如子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抬手向着虚空一拍,口中道:“找到了。”

    意如子一听,停下了搜索的动作,向着荆如子手中拍击所针对的位置望去,只见得,那里乃是在那原来力量种子所在位置前方不远处的一处虚空。那一处虚空随着荆如子这一拍,空间并没有任何变化,但时间却产生了一种极为微妙的扭曲。

    在这扭曲之间,光芒变幻,似乎有着无数光影闪过。最终,一个人形虚影渐渐的在那一处位置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