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离去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离去

    隔了好一阵子,罗帆的声音方才从那国师府当中传出来。

    “我已知晓一切,你自去便是。”

    却是一点都不鸟那灵国皇帝,直接便将他打发走,连见都不愿意见上一面。

    面对罗帆这样毫不客气的吩咐,那灵国皇帝心中自然是极不舒服,他作为灵国之主,权势之强,便是以前遇到的那诸多强大修士在见到他的时候都需要躬身行礼,现在自己屈尊降贵来到这里见罗帆,结果得到的反而是这样一句话,那落差怎么可能让他受得了。只是,毕竟是灵国皇帝,知晓罗帆的重要性,心中虽然不舒服,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放肆!陛下屈尊降贵而来,你不亲身出迎,居然敢如此无礼!”在灵国皇帝身边,一名白发白须的大臣愤怒得头发胡子都几乎竖了起来,整个身体不断的发抖着大声怒喝。

    “住口!”灵国皇帝听了,不由得大惊失色,大声怒喝一声。

    那大臣敢在这个时候开口,哪里可能被灵国皇帝这样一句话就喝退?向着灵国皇帝跪倒,道:“陛下恕罪!此人狂悖无形,无君无父,今日,微臣以一命求陛下降旨,剥夺此人国师之位!以正国法!”

    说着,几个头猛叩下去,砰砰声之间,鲜血四溅,一股极其惨烈的气氛扑面而来!

    “反了!反了!还不来人将这狂悖之徒拉下去!”那皇帝吓得手脚冰凉,大声叫道。那声音之中夹杂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与惊慌。此时哪里还有半分之前那种皇者威严的气势?!

    话音刚落,便上来三四个人急匆匆的将这老者手脚并用的拖走了。

    那老者一边挣扎,一边大叫道:“此人乃是妖人!陛下!不可轻信此人啊!若是陛下再任凭此人充当国师,国将不国啊!……陛下!微臣一片忠心,尽是为陛下打算啊!若是陛下今日不将此人的国师之位夺去,灵国必将万劫不复啊!……陛下……”

    那人一边叫着,一边被拖走。最后,在离开众人视线之后,不知什么东西捂住了此人的嘴巴,嗡嗡的几声闷响当中。那人的声音就已经是消停了下去。

    这个时候。那皇帝依然是脸色发白,周身颤抖。

    “早知道他今日会发疯,朕干嘛要将他带过来?!祸事啊,真是天大的祸事啊!只希望国师不要与他一般计较……”他的心神意念之间。只有这样一个念头在疯狂的闪耀着。

    那老臣所说的话。自然不是他的意思。虽说他也认为罗帆的态度实在是太过狂悖了一些。但与他所带来的利益相比,这样的态度却是绝对可以容忍的。只要灵国能够获得更多的好处,他的权势能够变得更大。更强,那么罗帆的态度便是再狂悖几十倍,几百倍,他也绝对能够轻松的承受下来的。

    他却万万没想到,他的臣工居然会对这国师的态度这样在意,而且居然还敢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这简直便是要将灵国陷于万劫不复的境地啊!

    “糊涂啊糊涂,这老东西平常看起来很是理智,怎的今日会这般愚蠢?!难道他不知道国师稍稍动手,便能够瞬间将整个灵国完全抹去吗?别说国师能够给朕带来大的好处,便是没有任何好处,只有坏处,灵国又有什么资格反对他的要求?又怎么可能夺去他的国师之位?!”灵国皇帝脸上紧张无比,心中种种念头闪过。

    他这样想着,向着那国师府的大门躬下身体,道:“太傅专注礼仪,有些迂腐了,还望国师看在他对朕一片忠心的份上,绕过他一命。”

    “饶他一命?这似乎不是你应该专注的重点吧。”罗帆的声音从那国师府内部传出来,涌入那灵国皇帝的耳中。这声音十分柔和,但却自然蕴含着一种极高的本质,便好似光是凭借这声音,就已经能够震荡天地,能够让整个世界都发生变化一般。

    灵国皇帝听过罗帆的声音,但却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听到的声音有此时这般玄妙,这般高深。在这声音之中,他忽然发现,自己原本自以为重要,自以为强大的权势是那样的微不足道,是那样的渺小。

    在这瞬间,他对于方才那老臣实在是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要不是他,他哪里用得着承受这样的压力?

    同时,作为无比精明的他,却是从罗帆所说的话语当中,听出了罗帆的意思。

    不由得更是惊骇,道:“国师恕罪,此事却并非我的意思,而是太傅自作主张。若是国师不信的话,我可以马上下令将他千刀万剐,以消国师之怒!”

    “不必了。此人所言颇有道理。从今日始,我便再不是这灵国的国师了。这国师之位,便还给皇帝吧。”罗帆的声音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直接轰入那灵国皇帝而耳中,让灵国皇帝刹那间感到一种那一形容的惊骇,甚至脑袋都在瞬间变成了一片空白。

    好一阵子,他方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听到的是什么。

    国师要辞去国师之位?灵国将失去这一名高深莫测,甚至让灵国在这战乱的海岛之上都依然能够保持着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的和平状态的强大存在要抛弃灵国了?那灵国怎么办?灵国还能够保证和平吗?灵国还是能够继续扩张吗?甚至,灵国还能够保持此时的级别,还能够继续当三十一品的国度吗?……

    这无数纷繁扎乱的念头瞬间将他淹没。

    在这无数念头当中,这灵国皇帝真正将那老臣,也就是那太傅恨之入骨了,方才说要将那太傅千刀万剐只不过是为了安抚罗帆,让罗帆见识到他的诚意而已。但现在他却真的从自己的心里产生要将那老臣千刀万剐的**了。

    “国师不可!万万不可!……灵国不能没有国师啊……”灵国皇帝完全忘记了矜持。直接就在国师府的门口跪倒,口中苦苦哀求起来,要罗帆收回成命。

    这样的态度,那诚恳程度,已经达到了一个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地步,一个国度,一个国家的皇帝,那万民敬仰,甚至只有在祭天祭祖的时候方才跪下的皇帝,居然在国师府的门口。向着这个国家的国师。跪下了。

    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件震撼无比的事情。那怕是那些感应着此时此刻这里所发生一切的那些强大修士,也尽皆在这个时候变得极为震惊。

    灵国皇帝都跪下了,在他身后的那些护卫。那些太监自然不敢依然站立着。当下便扑通扑通的。直接跪了一地。

    罗帆却并没有回答灵国皇帝的哀求。

    他的决定,怎么可能这样轻易便被扭转了?当这灵国国师,当然不可能是为了享受国师之位带给他的权势。而是想要通过亲身来当这个国师,让他更好的体会这魔界当中的特殊之处,了解那国师印玺的玄妙。现在他已经了解了一切,更通过变化趋势能够推出这国师印玺的提升趋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没有绝对的必要留在这里当这个国师了。若是在这里没有什么人打扰他,一切顺利,他也不会排斥留在这里。但现在,显然这灵国对于自己这个国师的存在已经是有了相当的不满,既然如此,他又哪里需要继续留在这里?难道他没有去处了吗?

    他在那庭院当中,起身,抬步轻跨,身形就已经是出现在那灵国皇帝身边。

    顺手便将那国师印玺一抛,抛回给灵国皇帝,那灵国皇帝正在国师府门前跪倒,苦苦哀求着罗帆,忽然间发现罗帆凭空出现在自己身边,更抛给自己一件什么东西,本能的就抬手将这东西接过来。

    当接过来之后,他便发现,这东西虽然和自己当初交给罗帆的东西有着不小的差别,但却依然可以看出,那便是自己当初交给罗帆的国师印玺!

    在这瞬间,他所有的侥幸都被完全打消了。

    “原来,他不是开玩笑……不是为了提价啊……”整个念头,瞬间占据了灵国皇帝的心神意念之间,让他瞬间变得无比绝望。

    罗帆哪里去管这灵国皇帝如何想法,也没有管那些在灵国各处镇守的天神等人,一步跨出,就消失在灵国皇帝的视线范围,消失在灵国之间。

    对于灵国,他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当然不会去管它的死活。而对于天神等人,他虽然有些香火情,但那种交情,却不足以让他时时刻刻的守护着他们。他当初说好带他们进入魔界,现在更是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安定的位置,早已是仁至义尽,却不可能继续一直如同之前那般带着他们,更不可能永远当他们的保姆。

    正是因为这样,他方才会这样毫不留恋的离开灵国,完全不管他身后的一切。

    随着罗帆的离开,或者说,是随着罗帆抛弃了国师印玺,整个灵国便好似变成了无根的浮萍一般,原来那种给人以强烈归属感的感觉已经是完全消失。有着不知多少刚刚诞生对灵国归属感的普通人,在这时忽然间完全没有了那种归属感的感觉。

    甚至他们在回想之前的时候,甚至还有一种莫名的惊异,惊异自己之前居然会产生那样的归属感……

    这种如此明显的变化,对于这灵国皇帝来说,自然是有着最为直接的感觉的。

    他所掌握的,毕竟是天子印玺,那虽然并不是国师印玺那种对修士有着极大好处的印玺,但却是对整个灵国的方方面面尽皆有着极为深入掌控的一方印玺。正是因为这印玺的存在,让灵国皇帝在瞬间就感觉到了整个灵国方才那一瞬间所发生的变化。

    当感应到这变化的瞬间,灵国皇帝如同听到晴天霹雳一般,整个身体软了下去,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口中喃喃:“完了……完了……”

    喃喃了好一阵子,他忽然暴怒起来:“来人!将太傅拉过来!朕。要好好招待他!”

    这声音阴冷得好似万载寒冰一般,直让周围的那些护卫听得身体发抖,有几个甚至身体晃了晃,似乎承受不住这样的阴冷而差点软倒在地。

    “是……”当下,便有几个护卫应了一声,快速的离开了队伍。

    这个时候,那灵国皇帝已经站了起来,脸上震怒阴狠的神色,让周围的温度几乎降低了几十度一般,在场所有人都因为他的神色变化而完全不敢开口。甚至似乎连呼吸声都不敢放得太大。只能够小心的在一旁伺候着而已。

    好一阵子,几个护卫拖着同样变得失魂落魄的那太傅,也就是那白须白发的那一位老者出现在灵国皇帝面前。

    “太傅啊,你是朕的老师。朕当初能够胜过几位兄弟。登基为皇。你有最大的功劳。朕。一直是将你当成是真正的老师看待的。”灵国皇帝看着那老者,眼中已经没有了阴冷,没有了愤怒。有的,只是一种冷漠,一种深入骨髓的冷漠。

    这样的冷漠,反而是让周围的情绪压力变得比起之前更强,让在场诸多太监、护卫几乎都感到呼吸困难,所有人的冷汗,都止不住的往下流。

    “微臣……微臣……辜负了陛下的期待,微臣,罪该万死……”那太傅跪在下方,口中喃喃着。

    他却是从来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此时这般模样。他作为灵国皇帝还在皇子的时候就跟着他的老臣,这灵国皇帝甚至启蒙都是他所启蒙的,现在的地位,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是比起这灵国皇帝低而已。可以说,他对于灵国皇帝的感情,并不只是皇帝和臣子之间的感情,而是一种近乎师徒,近乎父子的感情。

    正是因为这样的感情,所以这太傅对于罗帆这等将灵国皇帝当成是下人一般呼喝的态度,当真是深恶痛绝,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态,他之前方才会直接用那样坚决的态度要灵国皇帝撤除罗帆的国师之位,为的,便是要让罗帆有所收敛,让罗帆对灵国皇帝能够保持最起码的尊重。

    这样用心,不得不说其忠心已经是天日可鉴,足以成为一切臣子的楷模。

    但,他却没想到,罗帆居然会这样干脆,自己只是这样提议而已,他居然就主动放弃了国师之位,直接离开了灵国!

    到了这时,他方才从那种维护皇权威严的狂热当中回过神来,瞬间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这一瞬间,整个灵国被卷入战争泥潭,四周的数十个国度在灵国国土之上四处劫掠,四处杀戮,他的家族子孙一个个躺在血泊当中,灵国皇帝自杀,整个国家完全消失等等等等可怕的景象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不断的闪过。

    一种绝望,恐惧瞬间让他完全清醒了过来,一时间心中尽是无尽的绝望与后悔。

    “我……到底做了什么?”他在这样的呆滞当中,被那些护卫拉着回到了灵国皇帝的面前,看到了灵国皇帝,听到了灵国皇帝说出了那样一句话。

    作为一个从灵国皇帝还是皇子的时候就跟着他的老臣,这太傅对于灵国皇帝的了解,甚至可能比起灵国皇帝自己都要深。在看到他的神态的时候,就知道灵国皇帝已经下了杀心,而且是一种倾尽五湖四海都不能洗刷的杀心,杀意!

    灵国皇帝却没有马上下令将他杀死,而是冷漠的看着他,口中却是在说着:“朕生在帝皇家,为了这个皇位,父母、兄弟、姐妹,尽是勾心斗角,尽是相互算计,相互防备,厮杀起来,甚至比起仇寇更加的惨烈,在他们身上,朕,从来未曾享受过亲情。太傅乃是我的启蒙老师,虽说名为君臣,但朕却从太傅身上享受了父母兄弟身上所享受不到的亲情。”

    这话,说的那太傅又是感动,又是后悔,当下只是泪流满面的伏在地上,却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种帝皇家难得的亲情,所以,对于太傅,朕,朕做到了任何帝皇都不可能做到的一切。给了太傅任何皇帝都不可能给予的殊荣。”灵国皇帝终于叹息了一声。

    那太傅跪倒在地上,此时猛然抬起头来,道:“陛下,老臣如今犯下大错,已经变成灵国的千古罪人,却再无面目活在世间,请陛下下令,将老臣,凌迟!”

    听到这话,在场诸人,除了那灵国皇帝之后,所有人都面色大变,看向那太傅的眼中,满是震撼。

    这是什么样的存在才可能做到的狠辣啊。凌迟,这是随便说的两个字么?这代表着的,可是活生生的,将人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这样一直割到死的一种刑罚啊。一般人便是要下令将别人凌迟,狠辣程度不够都不一定做得到。这人,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控这灵国国政几百年的太傅,居然要求皇帝对他凌迟?!这还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