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惊异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惊异

    那灵国皇帝听得那老者这样说,脸上神色依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静静的看着那老者而已,那双眼之中的神色却依然如同之前那般冷漠。

    “罢了,为了给全国上下一个交代,太傅的命,朕不得不拿走。但,凌迟便不必了。”他淡淡的说道。

    “老臣,谢陛下隆恩!”那老者老泪纵横的道。

    灵国皇帝对着两旁的护卫喝道:“来啊,将太傅去了官服,投入死牢。三日之后,开刀问斩,朕要亲自监斩。”

    “是!”两旁的护卫凛然,齐声应了一声,接着上来几个人,直接七手八脚的拉着那老臣,便离开了现场。

    等到那些护卫将那老者拉走之后,那灵国皇帝方才有些怔忪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在他面前的这一座国师府。

    虽然他方才没有表现出来,但他此时此刻的心中却是极为纷繁杂乱,一种无助,一种茫然,一种绝望,充斥着他的整个心神意念,让他感觉原来极为轻盈环绕着他的元气都好似变成了沉重无比的巨石一般,让他感觉自己好似是呼吸都需要用尽自己的全力,那种莫名的窒息之感,让他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胸口。

    “陛下,吾心有所动,欲要外出游历一番,短时间内怕是不可能归来了,所以特来辞去职司,还望陛下恕罪。”便在这时,一个人影由虚化实,出现在灵国皇帝身前,对着他躬身一礼。口中这样说道。

    这人影,乃是一名中年道人的模样。

    灵国皇帝一看这人,就知道他乃是一名先天大罗之修,是当初在征服其他国度的过程当中所收服的一名修士,如今掌控着灵国山川梳理之职。

    “果然来了……”此人此时说要辞去职司,灵国皇帝心中虽然是千不肯万不肯,但却也知道这乃是必然的,根本就阻止不了,只能叹息一声,道:“道长自去便是。还是修行重要。”

    那中年道人微微一笑。又向那灵国皇帝躬身行了一礼,身形一顿,化为一道长虹,冲天而起。半空中。隐隐飘下这样一句话:“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这中年道人的到来。便好似在水坝上打开一个缺口一般,引发了极为激烈的后果,接下来半个时辰之类。这整个灵国之内,所有的修士,除了刚刚加入不久的天神等人人之外,几乎所有修士,包括那原来的穆国师,都前来和这灵国皇帝辞去了职司,有些直接交还印玺,有些原本便没有印玺的,便直接空手而来,再飘然而去。

    短短的半个时辰之间,整个灵国便从原来那无比繁盛的状态沦落到人员四散的地步了。

    这些修士的离开,让灵国皇帝最后存在的一点点希望都完全被打落。之前罗帆的离开,他虽然心生茫然,心生绝望,觉得灵国的命运将扭转,将沦落,但毕竟还有这许多修士存在于这里,哪怕是没有了罗帆,有着哪些修士存在,在这一片区域,灵国却也还算是极为强大的国度,等闲的周围国度绝不敢上来挑衅,更不敢入侵。

    但,随着其他修士的离开,他的这种侥幸,终于完全被打消了。

    要知道,灵国现在的地盘,在这一片区域已经可以算是一大块肥肉了。这样的一大块肥肉,若是长在一头老虎身上,自然是没人敢摸上一摸,但若是长在一头肥猪身上,那就是等人来割了。之前有着那许多修士在灵国任职,灵国就是老虎,现在失去了那些修士的守护,灵国便沦落成肥猪了。

    “还好,还有几年前的天神等修士没有离开,他们如此强大,不如从他们那里找一个来当国师?”灵国皇帝忽然想到一些东西,心中有涌起了一种莫名的希望。

    当然,他却不敢去细想,这种希望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的。

    一个时辰之后,灵国皇帝已经回到了皇宫之中。

    而且,并不是在上书房之类的地方休息,而是在那大殿之上,在那朝会之处,召开了不久前刚刚召开的大朝会。

    至于那让人准备祭天的事情,现在自然是没有必要去安排了。在现在这个时候,在如今这个状态之下,灵国都要国破家亡了,祭天?难道是告诉上天灵国要完了?

    在那朝会之上,此时乃是一片死寂的状态。数百人在下方陈列着,但却没有任何人敢发出任何声音,甚至每个人的呼吸声都不敢放得太重,好像害怕自己的声音会让那灵国皇帝注意到自己一样。

    “报!急报……”

    一声匆忙无比的声音从大殿之外传来。

    接着,一个身着士兵服饰的大汉惶急无比的从大殿之外冲进来。

    “放肆!朝会大殿,尔怎敢如此乱闯!来人,将他拉下去,治一个君前失仪之罪!”在这个时候,一名站在最前方的老者用极为洪亮的声音这样大喝一声。

    这声音,将这大殿之中原本死寂的气氛直接打破,让所有人都有松一口气的感觉。

    “丞相,先听听有什么消息再说。”这个时候,灵国皇帝脸上有一丝厌恶闪过,口中这样说道。

    那说话之人,正是这灵国的丞相。这话若是在平常说出来,这灵国皇帝只会欢喜,但在此时此刻说出来,灵国皇帝却只会想起在那国师府之前太傅所说的那些话,以及想起太傅说了那些话之后所造成的后果,那感觉当然便与平常完全不同了。若不是为了不留下暴虐的名声,他甚至现在就有将这丞相拉出去凌迟处死的冲动了。

    那丞相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拍马屁拍在马腿上了,连忙退开。道一声陛下宽宏……

    “有何急报,还不报来。”灵国皇帝看着下方那狼狈不堪的兵士这样说道。

    那兵士此时面上满是仓皇,整个身体更是微微的发抖着,那一种绝望的情绪,明显得让傻子都能够看出来。

    灵国皇帝之前并没有注意这兵士,现在忽然看清这兵士的模样,心中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这兵士接下来说的话语,让他知道这种预感是何等的准确,虽然他宁愿自己的这种预感是错误的……

    “在河东镇镇守的仙长。挂印离去了……”那兵士艰难的说道。

    “挂印离去……”那兵士的话语。让整个大殿瞬间陷入了一种绝望的气氛当中。那灵国皇帝更是身体一晃,直接软到在那龙椅上,整个人身上那种完全绝望的气息不断的透出来。

    河东镇,这便是这灵国皇帝当初分出去给天神等人镇守的一个镇。其面积占据了整个灵国的百分之一左右。

    按道理来说。光是这个镇镇守的修士离开。那并不算什么,毕竟只是百分之一的面积而已,便是没有了修士镇守。那对灵国的损失却也不大。但,让他们在场所有君臣所担心的却是,这河东镇的修士离开了,那与这河东镇的镇守修士同一批在灵国任职的修士呢?他们难道会与那河东镇的镇守修士的选择不同?

    “报!……”“报!……”……

    很快的,在在场君臣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声声焦急的急报,数名兵士陆续冲入这大殿之中,给他在场君臣带来了一个又一个让他们绝望的消息。

    在方才那一个时辰之间,数年之前主动来要求要职务的天神等人,没有任何一个遗漏的,尽皆挂印离去,甚至连回来和灵国皇帝说上一说都懒得做!

    这,已经是将灵国皇帝最后的一点希望,完全的清除。

    “朕不信!朕不信!来人啊,将这些谎报军情的混账拉下去,乱棍打死!乱棍打死!”那灵国皇帝忽然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冤枉啊,陛下,冤枉啊……”这话,让那些原本已经是极为仓皇,极为绝望的兵士惊惧得完全失态了,每个人都痛哭大叫。

    皇帝都已经开口了,自然便有侍卫上来,将这几个兵士拉起,不顾他们的哭求,他们的大叫,直接拉出大殿之外。接着便是噼里啪啦的乱棍声响以及凄厉的惨嚎声不断的从大殿之外传进来,好一阵子之后,方才完全消失。

    接着,那些侍卫便上来回报,言称已经是完成任务。

    “陛下,接下来,该如何是好?”整个大殿内部,君臣都是一片死寂的沉默当中,那丞相硬起头皮,上前说道。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灵国皇帝喃喃着。

    猛地,他大怒,叫道:“朕是皇帝,你们是臣子!你们应该为朕解忧才对,怎么来问该如何是好?!如果事事都要问朕,朕要你们何用?!”

    这话,说得在场所有人都是一阵难堪。便是那丞相,也不得不低下头来,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整个大殿,由此又是陷入了死寂当中。

    大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有一名文官支撑不住了,硬起头皮,出列,道:“陛下,如今最重要的是安抚民心,最好是能够维持民心不变,稳定灵国品级不掉。之后,再去各处寻找修士来充当国师……”

    这话,让这大殿之中的诸多臣工眼前一亮,连连出列上前附和。甚至有着十几个更是直接向灵国皇帝申请便由他们前往那些传说中有修士存在的地方去延请修士前来掌控那国师之位。

    那灵国皇帝看着这满殿的臣工,心中痛恨厌恶之极。在现在这个时候,连那些原来在这里任职的修士都主动离开了,去哪里还能够请到敢来这里当国师的修士?!这些提议,简直便是愚蠢到极点!

    只是,经过之前大半个时辰的冷静之后,他也已经想清楚了,现在再在这里继续耽搁下去,那事情根本就是没有个结果的,也懒得与他们分说,看那几个主动申请要离开前往延请修士的臣工,也不管他们本来的身份。直接赐予他们钦差的身份,将他们打发出去,让他们按照他们所想的去做。

    当然,那文官的提议却也有一个是需要做的。那便是稳定民心。在这世界之中,民心便是气数,自然便是一个国家最为重要的东西。稳定民心的这个提议,自然还是有道理的。因此,灵国皇帝也直接让那文官去想一些办法稳定民心,自己却懒得去管民心虽然重要,但没有根本。便是用再多的手段。也是事倍功半的,灵国皇帝虽说知道这是极为必要的,但本身却对此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自然懒得去管了……

    不想再看着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臣工。灵国皇帝直接宣布散朝。让那些臣工滚出他的视线范围。那些臣工早已是在这里待得受不了了,在灵国皇帝宣布散朝之后,那离开的速度却是前所未有的快速……

    回到皇宫之后。灵国皇帝呆呆的做了几个时辰。

    那灵国接下来将会出现的变化在他的心中不断的回转,不知不觉间便已经钻入了牛角尖,那绝望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浓郁。若是在这个时候,有人来劝导,他或许还能够从那钻牛角尖的状态脱离出来,但在这个时候,哪里有人敢上来自寻不痛快?

    因此,这灵国皇帝在这牛角尖之中便越钻越近,那种绝望的情绪便越堆积越多,最终居然渐渐的散发出来,渐渐的让他的整个人笼罩在一种莫名的黑烟之间。

    此时此刻,灵国刚刚突破三十二品国度成为三十一品国度不久,整个国度的本质依然是处于一种极为活跃的状态。

    极为活跃,这用另外的一种说法,便是极为容易受到影响。所以,在此时的情况下,灵国皇帝身上那种浓郁得甚至已经化为实质透出来的绝望气息,却是渐渐的对这灵国的国度本质造成了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的影响。

    首先出现变化的,便是那天子印玺,也即是这灵国的御玺。

    那一个原本金光灿灿,散发无穷威严与神圣的御玺不知不觉间带上了一层淡淡的黑色,在这黑色的晕染之下,这御玺所散发出来的威严与神圣渐渐的改变,威严变成了威压,神圣变成了高高在上。这两者,虽然只是小小的一点区别,但所代表的韵味却已经是完全不同了。之前那种模样所透出的,是明君的感觉。而后面这种,却是暴君的感觉。

    在这御玺开始改变之后,其他的诸多各级官印,也开始随着而变化。

    那变化,与这御玺所发生的变化表现虽不同,但本质却是一般无二,同样是从原来的开明变得暴虐……同样都是从正面便成负面……当官印开始变化之后,随着改变的,便是这整个国度的气息了。

    原来那种给人以归属感,让所有在这灵国范围之内的生灵都能够产生归属感的感觉都渐渐的扭转,渐渐的变成了一种让人生出恐惧的感觉!这样的变化,比起之前那国师印玺离开罗帆手中之后的变化还要强烈,还要明显。

    瞬间,整个灵国之中的所有生灵,都生出一种惊惶恐惧的情绪出来。这种惊惶恐惧的情绪乃是从规则法则层深处产生,根本没有任何来由,却是让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方才造成这样的恐惧出现。

    若是正常来说,这样的恐惧,应当会让这国度之中的所有人离心离德,要么逃亡,要么造反的。但,现在所出现的情况却并非如此。虽然有着这种毫无来由的恐惧与惊惶,有着这种与过往一切完全不同的变化出现,但却没有任何人产生那种要造反,要逃亡的情绪,反而是更加凝聚,更加认同自己作为灵国一份子的事实!

    这,可以说,是另外的一种归属感!一种因为恐惧,因为惊惶而产生的一种归属感!

    当这样的变化出现之后,忽然有一层极淡极淡的黑雾从虚无中诞生,笼罩住整个灵国领土范围之内,一切有着人口存在的区域。

    而灵国皇帝在这个时候,便感觉自己的身心一畅,那种原本绝望的情绪虽然依然存在着,依然是浓郁得超乎想象,依然是足以化出肉眼可见的色泽出来,但却好像变成了一种无比自然的情绪一般,让他根本产生不了任何违和感。就好似,他本来,就应当拥有这种绝望的情绪,这种绝望的情绪,本身便是镌刻在他的魂灵深处的一种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灵国皇帝喃喃着。此时此刻,他的脸上不自主的挂着一种奇异的笑容,这种笑容,乍一看极为温暖,但细细一看,却会发现其根本就是冷漠到物极必反的境地的一种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正在那岛屿中央区域,与那阴神教主正交谈着的罗帆忽然心中一动,发现自己身上那符文结构所化的长袍忽然一震,接着其中的符文结构自然的产生种种奇妙而玄奥的变化,种种奇光不断的吞吐着,好一阵子,方才平息下来。

    “居然是这样的提升方法……”罗帆细细感应这变化之后的符文结构,忍不住一阵惊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