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三层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三层

    血光滔天之间,罗帆居然隐隐间有种自己与这天地,与这世界所存在的那种奇妙的联系似乎被阻隔了一般。()

    虽然他依然能够在这里获得超乎想象的神通,拥有无法形容的威能,但本质上,但和之前那种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的近乎圣人的状态相比,却已经是有了不小的差别。

    罗帆感觉到这样的变化,眉头便忍不住微微一皱。

    “原来,这种状态,却并不是绝对无敌的状态。其他在这天地当中有着超常权限的修士,若是提升到某个境界,却是能够对这样的状态造成冲击的。”罗帆暗自想着,抬手向着那农悦所在之处轻轻一按。

    瞬息间,农悦身前那散发着无穷血光,几乎是将这天地改换成为一片血狱的铜镜便微微一震,那上面的血光忽然稍稍一滞,似乎就要散去一般。

    但在下一瞬间,那铜镜剧烈震荡,上面的血光猛然暴涨出来,强烈的光芒在虚空当中好似一头猛兽在疯狂的嘶吼,在伸缩作势,随时准备向前扑出,将阻挡住它的一切完全剿灭,完全杀死一般!

    “杀!”农悦此时杀意冲天,大吼一声。

    随着这一生大吼,两只巨大的血色手掌从那血色铜镜当中猛然伸出,便好似拍苍蝇一般,向着罗帆和阴神教主两人所在之处猛拍过来。

    在这两只血色手掌猛拍过来的瞬间,整个世界。整个天地在这瞬间似乎所有力量都凝聚起来了一般,那规则法则层,那时间,空间,尽皆在这个时候变了个模样,变成了完全针对罗帆,针对那阴神教主两人,以一切可能来瓦解他们两人的抵挡能力,以一切方式来限制他们两人行动的方式。

    阴神教主面对着这样的变化,就感觉自己的整个人被锁定在半空中。无论是自己的身躯。还是自己的力量,甚至是自己的思维,都好像被固定住了,连稍稍震动。都做不到。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来抵挡这两只手掌拍击所带来的恐怖危险。

    因为思维都已经固定了。他却甚至连恐惧都来不及产生,只有一种强烈无匹的危机感笼罩住他,这种危机感。是生命受到最大威胁,自己的存在在下一瞬间就会被完全抹去的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相比之下,罗帆便没有阴神教主那种狼狈至极的表现了。

    那种整个世界都在压迫他,排斥他,都在瓦解着他一切反抗能力的感觉刚刚降临他的身上,便自然而然的转移开去,便好似春风拂面一般,只是让他感到一阵凉爽,而根本无法产生真正的作用。

    他和这天地毕竟是有着那种极为奇妙的联系。

    此时此刻这种联系虽然因为农悦的缘故而受到了不小的阻隔,但毕竟还没有被截断。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这天地的力量来对付他,那效果却是要大打折扣。因此,便会发生此事这样的情况,那种足以让阴神教主连思维都不能活动的恐怖效果,在罗帆而言,却只是春风拂面而已。

    心中微微一动之间,罗帆轻轻一拉阴神教主,抬步轻跨之间,身形就已经以一种无法形容的方式,穿越了时空,出现在农悦身前,出现在那镜子和农悦的间隔之间!直接脱离了那两只手掌的笼罩!

    若是正常来说,那农悦乃是三级伪圣,对自身力量的掌控能力强大到超乎一切生灵的想象,任何力量,只要是他发出的,哪怕是在完全爆发的亿万分之一刹那,他都能够让其完全停滞下来,不会出现击空,误伤的情况。

    但在这个时候,农悦已经被愤怒,被杀意遮掩了自己的理智。

    所以,在罗帆躲开那两只手掌的拍击,出现在那镜子之后,农悦之前的时候,农悦根本无法调整那两只手掌转移方向,那两只手掌毫无保留的拍在一起,便好似罗帆和阴神教主依然是在那原来的位置一般。

    这一拍,当真如同天地崩灭,宇宙消亡,那强烈无匹的力量冲击,直接将这天地撕开一大片,使得那手掌所在的区域开始,向着这天地的边缘的方向上出现了一片扇形的,时空崩灭,规则法则层完全损毁,甚至一切元气,一切物质完全消亡,完全消失的状态!

    这种状态,混乱得超乎想象,对于这整个天地而言,也是一种极大的伤害,在这破坏产生之后,整个天地都在剧烈的震荡当中,甚至隐隐间有着一种痛苦的情绪从这天地的本源当中,从这天地的天地意志之间传递出来,让这天地当中的所有生灵都在一瞬间笼罩在一种难言的痛苦当中。

    这样恐怖的破坏,恐怖的冲击,哪怕是农悦极力控制,将那破坏的方向转移到远离那血色铜镜,远离农悦自身的方向,却也有着一些余波突破这样的控制,直接波及这个方向,波及那铜镜,波及农悦,以及,波及此时此刻出现在这方向上的罗帆和阴神教主两人身上!

    在这瞬间,这个方向上,方圆不知多少亿万里范围之内的时空产生一道道涟漪一般的断层,那规则法则层,同样是因为这样的余波而出现那许多断层。

    因为这样的断层,这方圆不知多少亿万里的范围好似变成了不知多少亿兆层时空,要将其中存在的一切物质,一切存在完全分割开去,分布在这样的不知多少亿兆层时空之间。

    这种变化,对于任何生灵来说,都绝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

    若是那生灵只是普通生灵,这样的变化,足以将其完全抹去,让其再不可能存在,哪怕是那生灵的道行相当强大,能够抵挡。却也不会那样好受,更不可能丝毫无损。

    这个时候的阴神教主,便是如此。

    若是他有所准备,使用自己的力量来抵挡,在这个时候,自然不至于受伤,但他刚刚思维被完全禁锢,此时刚自回复思维,哪里来得及调动自己的力量来抵抗?在这种种断层出现的瞬间,阴神教主的整个人身上便出现了无数的裂缝。便好似是那些断层要直接将其完全分割开去。每一小部分碎片都完全投入那无数层时空当中的某一层之中一般。

    这样的变化,让阴神教主产生一种被千刀万剐的痛苦。

    来不及思考其他,周身力量狂震,瞬息间便护住他周身。直接自成一体。将那无数断层对他的影响完全驱除出去。

    随着这变化。他身上的那无数裂缝瞬间完全消失。

    只是,毕竟伤害已经造成,他在无数裂缝完全消失的瞬间。猛然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脸色变得苍白了许多。好一阵子方才完全恢复过来。

    相比于受到这断层伤害的阴神教主,罗帆却是丝毫不受影响。

    正如之前所说的,他本身与这天地的奇异联系虽然受到阻隔,但并没有完全消失,这天地本身的变化想要伤害到他,却是休想。

    在这冲击余波扫过来的瞬间,他只是心中一动,那种种破坏效果就完全脱离他的身躯而存在,再无法对他产生任何效果,让他整个人甚至连神色都不需要变上一变,便抵挡过去了这无数断层的影响。

    相比于罗帆这样轻松,农悦虽然不至于阴神教主那般,受到冲击而吐血,但却也没有像罗帆这样轻松,面色还是变了一变,方才抵挡过去这样的影响。

    方才这一拍无法制服罗帆,这一点农悦自然是早有所料。毕竟,罗帆之前表现出来的恐怖威能可不是作假的,在这样的恐怖威能之下,要说罗帆能够轻易被搞定,能够轻易的被杀死,那他是怎样都不信的。

    不过,哪怕是预料到罗帆不会在这一招之下身死,他也绝不会料到这一招居然是连伤害到他都做不到,预料不到,罗帆居然这样轻松自在的,便躲过了这攻击——这是肯定的,若是预料到这一点,他便不可能还施展出这一招了……

    罗帆此时却没有等他继续攻击的想法。

    他也不施展那神庭天鼎,而是直接一拳轰出去,直接将自己的拳头交给因果律,在半空中闪过一道很没有道理的轨迹,直接印在了农悦的眼睛上。

    这一拳的力量,强大得超乎想象,更是蕴含了这的无上威能,爆发出来的效果,哪怕是这农悦此时因为愤怒,因为这天地的加持而提升到几乎接近五级伪圣的程度了,却也难以抵挡。

    瞬间,农悦的头颅完全爆碎开来。

    而那一股拳力还是在不断的作用,不断的破坏着农悦的身躯,要将其身躯整个完全轰碎,将其存在完全抹去!

    头颅破碎,这对于修士来说,并不是什么大的伤势。只要道行境界能够提升到仙境,哪怕只是最基本的散仙之境,头颅破碎了,也不会致命的。更何况对于道行境界已经达到了三级伪圣的存在了。这头颅的破碎,对其来说,其实也只是相当于普通人的手指被划破一样的伤势而已。

    但,便如同手指被划破也可能因为感染而致命一样,让头颅破碎的伤势若是不处理,却也是可能致命的!特别是这个时候,那一股让农悦头颅破碎的拳力还在浓郁的身体之上,不断的作用不断的破坏着一切。

    如此这般的状态,很显然,对于农悦来说,若是不处理,下一瞬间,他便要整个人被完全抹去了。

    在这瞬间,那血色铜镜放出的血光一凝,直接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构筑出一个农悦出来,出现在那铜镜下方。而那一个头颅爆碎的农悦,却是瞬间完全失去抵抗能力,被罗帆的拳力完全绞碎,崩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涉及因果的运用……”罗帆一看如此,便恍然大悟,知晓了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何种玄奇的变化,脸上不由得现出莫名的笑容。

    他与伪圣级数的存在对抗的次数已经是相当不少了。

    但,却是直到此时此刻。方才在农悦身上发现了伪圣级数真正的不可思议的威能。那涉及因果律的威能。

    在以前,哪怕是斗神子、悟道子、苍木子他们,所施展出来的,都是绝对的力量,绝对的神通,完全没有什么华丽的变化,返璞归真,单纯以强大的力量,强大的神通碾压一切,根本便没有施展涉及因果的特殊威能。一直到此时此刻。他方才真正的感受到。这种因果律的恐怖效果。

    那血光凝聚出来的农悦,同样是真正的农悦,而被自己一拳打碎的农悦,也一样是农悦。两者之间的关系。极为奇妙。极为玄奇,甚至可以说是极为诡异。其中的变化过程,如何让农悦拥有两个本体。如何让这两个本体忽然凭空转变,尽皆是以一种罗帆所不能理解的方式产生。

    甚至,极有可能便是农悦自身,也难以理解其中的具体变化方式。

    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某种结果,想要让自己脱离罗帆拳力的剿灭的同时,能够出现在罗帆的背后,所以就出现了眼前这样的变化了。

    正常时间的发展,是原因、过程、结果。此时这般,只是拥有原因就会出现结果,完全不需要去管期间的过程,这便是因果律的特殊运用,也是伪圣级数的存在所拥有的特殊威能所在了。

    这种威能,显然是修士在成就伪圣之前看清因果那种能力的加深与拓展。

    一名修士,在成就仙道之后,便开始渐渐的拥有看清因果的能力。当然,这还需要特定天地的大道相配合才行。有些天地,乃是因果占据了绝对的主体,因果,决定了修士的一切行为,甚至决定了修士的命运。在这样的天地当中,因果的联系无比的明显,能够看清因果联系的门槛就会降低,只需要道行境界只是散仙之境便能够看清了。但有些天地,因果依然是颇为重要,但却不是影响修士命运的主体,也即是说,因果并没有决定一切的根本。那样的天地,修士能够看清因果联系的门槛就会提升,可能需要达到先天大罗之修,甚至达到准圣级数方才能够看清。

    而地球宇宙,从这天地未曾破碎之前的地球宇宙一直到后世的末法时代,都是介于这两种极端之间。

    也即是说,因果,对于地球宇宙来说,虽然并不是绝对决定修士命运的主体,但却也在影响修士命运的种种因素当中,占据了相当巨大的份额。特别是在后世的末法时代,这种份额甚至接近了占据主体地位的程度。

    所以,对于地球宇宙而言,在后世末法时代之中,想要看清因果联系,需要的道行境界并不甚高,甚至只需要有太乙纯阳级数就能够做到了。而在这天地未曾破碎之前,却还需要先天大罗级数,才能够看清。

    这种看清因果联系的效果,对于修士而言,虽然是极为重要,但因为其只是看清,所以,对于修士来说,其意义,就只有顺势而为,或是结下因果,或是了结因果,或是躲避因果这三种而已。想要借助这样的手段来对敌,那却是想都别想。

    以上,便是修士在成就伪圣之前对于因果这等玄奇存在所能够做到的一切了。

    而一旦修士成就伪圣级数之后,因为已经踏上了成圣的台阶,所以这种看清因果的能力,便会自然而然的得到加深,得到拓展,最终化为对因果的运用,或者说,对因果律的运用!

    直接定义原因和结果,借助因果律自然而然的补全期间的过程,便是其中最简单的一种对因果律的运用方法。

    若是这种运用手段再继续提升,接下来的,便是直接定义结果,而让因果律自然而然的补全原因和过程了。

    最后,这种能力再往上提升,那便是能够逆转原因和结果!

    也即是说,对于伪圣级数的存在而言,对于因果律的运用,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便是此时此刻罗帆和那农悦所在的层次,通过定义原因和结果,让因果律自然而然的补全期间的过程。第二个层次,便是往上一层的,直接定义结果,让因果律自然而然的补全原因和过程。比如,若是之前的农悦对因果的运用达到这个层次的话,他甚至不需要动手,甚至不需要借助他的法宝,直接在罗帆一拳轰到他头颅的瞬间,他的身形就会直接消失,在另一个绝对安全的位置,重新凝聚出来,而整个过程甚至完全超乎他和罗帆两人的理解范畴,几乎如同圣人所为一般。而第三个层次,便是逆转因果。再比如方才,农悦若是对因果律的运用达到这第三个层次的话,罗帆这一拳轰出去,根本不可能打到他,那轰击的力量,将会直接反过来作用在罗帆自己身上,直接将他的头颅爆碎,甚至可能直接将他自己完全抹去!

    罗帆的思维无比快速,推演能力更是强大无匹,此时虽然只是第一次真正看到伪圣级数的存在对于因果律的运用手段,他却是一瞬间便推演出了这因果律运用的三个层次出来,心中却是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