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越级!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越级!

    不过,这种对因果律的运用层次,显然并不是那么容易提升的。

    也并不因为道行境界的提升而提升。至少,罗帆便见识过八级伪圣公固子对于因果的运用,应当还是处于第一个层次,甚至都没有达到第二层次,更别说第三层次了。

    甚至,便是正尊和卢尊这两位存在,似乎也没有将对因果律的运用手段提升到第三个层次,若不然的话,当初罗帆和那正尊的投影战斗了那么长时间,哪怕是在那宇宙当中有着近乎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威能,怕也是难以安全脱身的,更别说将正尊击退了。

    当然,其中或许有着另外一种可能,那便是施展第三层次的因果律运用手段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让正尊或者卢尊那种存在都不愿意付出,这自然是另说了。

    那农悦自然不知道罗帆此时心中推演出这样多关于伪圣级数的特殊威能的秘密了,他此时心中既是愤怒,又是惊惶。

    “这怎么可能?!你表现出来的实力绝不比我强,怎么可能这样轻松便将我杀死一次?!”农悦眼中透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虽然无法清楚的看出罗帆的实力具体是哪个级别,是几级伪圣,但作为修士,作为一个在这天地当中有着特殊地位,获得天地的诸多加持的强大修士,他却是能够大概的感应出罗帆的实力到底是比他强还是比他弱。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敢确定。眼前的罗帆,本来的实力应当不会比他强。此时表现出的这种超越他感知能力的特性。也只是因为他的神通手段相当特殊而已。

    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你怎知我的实力并不比你强?或许,你感觉到的,只是我想要让你感觉到的呢?”

    “不可能!”农悦皱眉喝了一声,“我的感觉,绝不会错到那个地步!”

    说着,他也不等罗帆回答,抬手向着他头顶的血色铜镜一指。那铜镜之中猛然就有一道血光从中直冲而出,在虚空当中化为一头长着一千个脑袋,一万只手,三十六只翅膀,十六只脚的奇异生物,这生物双眼之中透着超乎想象的残忍与酷烈,其身体内部的杀意。强烈得甚至凝成了实体,在其身体周围抽象出了一种无法用色泽来形容,甚至无法用流体或者固体来表述的一种杀意的抽象实质出来。

    这奇异生物出现之后,一千个脑袋之上的眼睛都各自放出各种各样的光芒,那一万只手臂更是在瞬间掐出不知多少亿万个手印。

    在这手印之下,整个天地。猛然间从时空深处,从规则法则层的深处透出强烈的血光。

    这些血光对于这天地本身的一切没有丝毫损毁,反而是让这天地内部的一切物质,一切力量都从深处散发出某种力量,反而来加强这些血光。让这些血光变得愈发的强烈,愈发的恐怖。直接向着在这世界之中的,唯二的,属于这世界之外的生灵凝聚而至。

    这血光,却是无比纯粹的破灭,在这血光之中,罗帆都感受到一种难言的危险,有一种自己若是毫不抵挡的被这血光包裹的话,在第一瞬间,自己的所有存在便都会被这血光所消融,所抹去。

    罗帆都是如此了,更何况是比起罗帆弱上不知多少倍的那阴神教主了。在这瞬间,他心中恐惧难言,根本不敢怠慢,将身形一钻,身体一晃,就被一件金光灿灿的人形半步伪圣之宝所取代了。

    显然,他心中知道自己抵挡不过,也不敢将自己的所有希望完全寄托在罗帆身上,直接钻入那半步伪圣之宝内部,以他们阴神教不知多少代的努力所炼制出来的半步伪圣之宝来承受这些血光的冲击,以便让自己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

    “这种精细的运用,却是值得学习。”罗帆看着这些血光,感受着这血光带给他的危险,心中这样想到。

    这种血光的威能,乃是那农悦的法宝的力量与这天地的力量结合而成的一种攻击,这种攻击的作用方式,却是以一种极为微妙的运用方式来凝聚天地的力量,使得天地本身所产生的威能获得了恐怖的提升,最终产生这样的效果,甚至能够将他的存在完全抹去!

    罗帆细细体会着这种血光的运用,身上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力量,直接包裹住在一旁的阴神教主与他自己。这无形的力量本质虽然极高,但却并不能完全的抵挡那血光,在那血光之中,这种力量不断的消融着,使得那血光不断的接近着他们两人。

    按照这样的趋势,再等上数十个呼吸,这无形的力量便会被完全消融一空,那血光便会瞬间将会将所有的威能向着罗帆和阴神教主两人倾泻,从而会产生种种极为惨烈的后果。

    阴神教主虽说有着那半步伪圣之宝守护自身,但那毕竟只是半步伪圣之宝而已,在三级伪圣之宝的所有威能以及这天地的恐怖威势之下,却也只能比他的本体支撑的时间长上那么一点点而已,若是罗帆护住他的力量消失,等待他的,绝对是在支撑一小会之后,便被轰灭,便完全消失!

    对于这种难以想象的生死危机,阴神教主自然是有着预感,此时此刻心中的恐惧却是难以言说。

    “早知道我就在外面等了……为什么我要跟着他进来?!”这个时候,阴神教主的心神意念之间,只有这样的念头在闪过。

    那种后悔的情绪,让他简直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原本他在魔界当中还是一派之主,在整个魔界当中自然是算不得什么,随意都能找到强大的修士来将他一手掐灭。但在那战乱迷海当中,他却还是属于最高层的阶段。数百亿数千亿年以来根本没有能够威胁到他性命的存在,让他享受了这样长时间作为区域最强者的惬意。但,自从他踏入这一个世界之后,他便好像变成了蝼蚁一般,几乎每一瞬间,他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受到极大的威胁,每一瞬间,他都需要罗帆的守护。若是什么时候罗帆一个失手,那他就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是何等的悲催,可想而知,他现在没有怒骂出来。只是在心中后悔,这已经算是他很有修养了。

    罗帆发出那无形的力量,当然并不是为了完全抵挡那血光,而只不过是为了延缓那血光,给他一些体会这血光奥妙的时间而已。

    所以,对于那无形力量被不断消融。他却是毫不在意,只是一心体会那血光的玄妙。

    几个呼吸之后,在那血光已经将无形的力量消磨了大半之时,罗帆终于是找到了关键。

    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抬手虚空一戳。

    刹那间。整个天地瞬间改换,这天地的大道。那所有的规则、法则,一切的时间、空间,尽皆随着这一戳而发生了一种极为微妙的改变。这种微妙的改变,本身并没有让这事天地造成多大的影响,并没有让这天地变成了什么荒谬的状态,一切事物,一切力量,甚至一切规则法则的表现,都和之前一般无二。

    但,就是这样一点点微妙的改变,便已经让那充斥整个天地,从这天地深处爆发出来的那种血光完全消失无踪了。

    这血光,乃是天地力量的精细运用。这种精细的运用虽然玄妙,能够爆发出不可思议的效果,如同将石墨变成钻石一般,将天地力量的攻击力增强不知多少倍。但,正是因为这样的攻击是如此的精细,所以也就造成了这样的攻击变得极为脆弱!

    这攻击本身乃是无数规则法则的玄妙变化结合在一处所形成的,一旦这些规则法则发生细微的变化,那么这原本完美的结合,便变得不再完美。而这种不再完美,便将这种血色光芒完全瓦解,使得这血色光芒瞬间完全消失!

    农悦看着这变化,心中大惊,心念一动,那千头万手的怪异生物发出一千声惊天动地的嘶吼,强烈的音波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震得下方化为厚厚冰层的海面轰然爆碎,无数细微的寒冰碎末四处飞溅,化为一片烟雾,滚滚而流。

    接着,这千头万手的怪异生物好似不需要经过时间一般,直接就从原来的位置转移到了罗帆身前,那一万只手臂,三十六只翅膀,十六只脚完美的配合,直接用近身攻击的手段直接轰向罗帆。

    这血色怪物的这些攻击,几乎超越了武道所能阐释的极限,每一招每一式都包含了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发出之后,任凭因果律调整其过程,最终以完美无匹,这样多的手、脚、翅、头没有丝毫相互干扰,反而彼此促进,彼此互补,彼此加强的方式,毫无保留的轰在罗帆的身上!

    罗帆在这攻击发出的瞬间,就知道这攻击将会作用在自己身上。

    心中一动之下,他却是丝毫不躲,任凭这样多的攻击落到自己身上。

    在这瞬间,这范围之内一切可以破坏的存在都被完全破坏掉了,什么规则法则,什么时间空间,什么物质能量,甚至是那大道,都在那一瞬间完全毁灭了。这样的毁灭,甚至波及了那千头万手的怪异生物,让那怪异生物也轰然爆开,完全化为那绝对毁灭的混乱的一部分!

    那阴神教主反应虽说不是攻击的主体,但还是被那攻击波及了,哪怕是他反应速度极快,快速躲开,脱离那一片绝对的混乱范围,但仅仅是因为那些余波扫过,却也已经让那一件半步伪圣之宝身上出现了不知多少细小的裂缝,好一阵子方才在无数金光的补充之下完全弥合。

    只是,这个时候,他却是惊骇欲绝的看着不远处的那一片绝对的混乱,心神意念之间满是无法置信:“不可能吧……之前那样恐怖的攻击都不能让他身死,这样的拳脚攻击虽然激烈。但显然更加容易躲避,怎么可能就让他身死了?!”

    “你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就能施展这等手段?!”就在这时。农悦满是震惊的话语传入了他的耳中,让他心中涌起难言的希望,往声音之处望过去,却只见到在农悦身前,方才明明已经被那千头万手的怪物轰碎的罗帆依然是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那模样,和之前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在其他地方我自然做不到这边拿完美的运用因果律,但在这里。却是没问题的。”罗帆此时双眼极为深邃,似乎有着无数玄之又玄的奥妙闪过,声音因此而显得好似是从天外传来的一般飘忽。

    他此时此刻,心中却是正在体会着之前运用因果律逃脱那攻击的整个过程。

    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忽然散开,完全化为一种绝对的虚无。一种比起规则法则层之下的虚无层更加虚无的一种绝对虚无状态,接着,这种虚无,以繁复得便是他也难以完全把握住的方式一动,直接转移了位置。

    接着,他就感到一阵剧烈的震荡。自己便从那绝对虚无的状态脱离出来,在他的身前不远处,就出现了农悦这一名三级伪圣。而在他原来所在的位置,一个同样是属于他的身躯,完全破灭一空。消失于无形。

    这整个过程,当真是玄之又玄。其中包含的道理,深邃莫名,甚至在他的感觉当中便是比不得圣人之道,也是差不了多少了。

    同时,经过方才那一瞬间的过程,他也明白了过来。幸好他在这里能够如同圣人一般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否则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完成方才那一个利用因果律的过程。要么便可能无法化为那种绝对的虚无,要么便完全无法从虚无当中重新脱离出来。那样的话,现在可能就真的身死道消了。

    这种将自身被轰杀而死事件转化为在另一处地方重新出现的结果的因果律运用手段,虽说还是处于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手段,但显然已经是一种极为高级的第一层运用手段了。罗帆现在虽然已经能够超越自身为半步伪圣的事实而运用一些因果律,但本身的道行境界还是限制了他,让他若是凭借自身的实力,还是无法完美进行这种第一层因果律运用的高级运用。

    他方才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那根本原因,其实只有一个,那便是这天地的支持!

    农悦哪里会知道其中有这样复杂的原因,他听得罗帆之言,脸上隐隐有着一丝茫然闪过。

    这天地难道有什么特殊之处,能够让未曾成就准圣的存在做到如此这般,完美的运用因果律?

    农悦虽说已经是三级伪圣了,但因为他从来不曾离开过这一个世界,不曾进入魔界或者地球宇宙之中。所以,他的见识,别说比起罗帆了,便是比起那还是半步伪圣的阴神教主,也是远远不及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能够通过看到他方才对因果律的运用手段而推演出因果律运用的三个层次,但他自身,哪怕是已经做到能够在这天地完美的施展因果律第一层次运用的高级运用了,却依然对这因果律的运用方式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甚至都不知道在这上面还有第二个层次的运用,更别说第三个层次了。

    如此一来,罗帆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是已经让他震撼莫名,有种自己的观念被完全颠覆的感觉,一时间有些茫然失措,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该做什么。

    “有这天地帮助,要完成第三层运用似乎力有不逮,但完成第二层运用似乎没有问题。”罗帆此时却并没有多管农悦,而是在思考自己在这天地当中所能做到的。

    “嗯,应该不是做不到第三层运用,而是第三层运用有极大的限制。不能对超越某个层次的存在产生作用。”罗帆微微感应一番,改变了自己方才的断言。

    因果律的第三层运用,便是逆转因果。这种运用最直接的表现是,若是有人发出强大的攻击来攻击罗帆的时候,他一旦施展这种第三层运用手段,那么这攻击便会直接反过来作用在那人的身上,那攻击最终能够在罗帆身上产生什么效果,就一定能够在那人身上产生什么效果!

    当然,这只是最直接,最为粗暴的表现,其他更加复杂,更为玄妙的表现应有尽有,数不胜数,却不必多说。

    而罗帆现在在这天地当中,因为乃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所以,却也能够施展这种对因果律的第三层运用。只是,因为这天地本身的限制,所以这种第三层运用,却无法对太强大的力量产生作用。只能够对那些比较弱小的力量产生作用而已。

    这,便是罗帆所说的,第三层运用的极大限制了。

    “不过,第三层运用虽有这样巨大的限制,但第二层的运用,却应该是能够完美施展的。”罗帆忽然一笑,心中这样想到,眼神扫向正茫然失措的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