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章 炼化

正文 第一千三百章 炼化

    这想法刚完,罗帆心中微微一动,瞬息间,整个世界便出现了种种微妙的变化。【】

    在同一瞬间,分布在这整个世界相聚极为遥远的不知多少亿件或普通,或不凡的事物同时出现一种莫名的变化。

    这种莫名的变化汇合在一处,组成了一个极为惊人的后果。让在罗帆面前不远之处的农悦,忽然间神色大变,身上那原本惊人的气势忽然快速减弱,转眼之间便从原来超越三级伪圣不知多少的层次,减弱到了一般三级伪圣的层次。

    而同一时刻,罗帆和这天地之间的奇异联系所受到的压制,在同一瞬间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比通透,无比顺畅的感觉。那种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的威能,再度降临在他的身上。

    农悦大惊失色,脸上神色甚至已经变得惊骇起来。

    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他乃是这天地的宠儿,从诞生以来,便鸿运齐天,几乎是走一步就能够捡到什么宝贝,修行起来更是一日千里,顺畅得足以让任何一名修士羡慕嫉妒。在成就伪圣之后,他更是能够清晰的感受这天地的呼吸,感觉这天地的强烈存在,甚至隐隐间还能够调动这整个天地的所有力量来办到自己所想要办到的事情。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够以如此快速的速度将自己的道行境界提升到如今这般三级伪圣的高度。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方才能够在之前发挥出远远超过三级伪圣的威能出来。

    但。在此时此刻,他却感觉到,自己和这天地,这世界之间,有了一种隔阂,这种隔阂,让他不单单再感觉不到天地的呼吸,更别说要调动这整个天地的力量了。

    “这怎么可能?!”农悦惊骇欲绝的惊呼出声。

    “果然是能够做到。”罗帆此时却是颇为满意。

    他方才施展的手段不是其他,正是施展了因果律的第二层运用手段——直接定义结果,让因果律自然的补全原因和过程!他方才所定义的结果。便是农悦变成这天地一个普通的修士。他在这天地当中的一切特权完全消失这个结果!

    方才整个天地都在发生的奇妙变化,便是因果律基于这结果之下补全的原因和过程。其中所涉及的变化极为深邃,极为奥妙,哪怕是罗帆在这世界当中几乎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却也难以清楚的把握这每一点变化的真相。无法真正了解这每一点变化对最终结果的出现产生的具体效果。他只知道。这无数变化,最终都会在所谓的蝴蝶效应的影响下,波及眼前的农悦身上。只知道这无数变化结合起来,足以让农悦变成一个这世界当中最为普通的三级伪圣!

    而从此时此刻的结果来看,很显然,他的发现是正确的,此时的农悦,已经真的变成了这天地最为平常的三级伪圣了。

    “这样的心志,白瞎了这样高深的道行。”罗帆看着此时已然是恐慌莫名的农悦,心中暗自叹息。

    这农悦的一生实在是太顺利了。顺利到让他的心灵根本没有受到多少淬炼,到现在,他的心志已然没有完全达到与他的道行境界向契合的境界。在平常顺势的时候,他或许能够表现得极为高深,但一旦事情超脱他掌控的时候,他的本质就会显现出来了。

    用另一种说法来说,那便是眼前的农悦,根本便是被这天地宠爱太甚的温室花朵。在平常各种环境都适合的时候,这花朵自然是极为娇艳,极为美丽。但,一旦环境有所变化,那么这花朵便会自然枯萎,显现出其脆弱的本质出来。

    这样的存在,对于罗帆来说,却是相当看不起的。

    在这种心态之下,原本罗帆还想要通过这农悦看看伪圣级数的存在到底还具有什么威能,如今却已经是没有多少兴趣了。

    心中一动之下,直接施展出他在这天地当中方才能够施展出来的,对因果律的第二层运用手段,直接定义农悦的一切重归天地的结果出来。

    就在他这个结果定义出现的瞬间,整个天地剧烈波动,接着无穷无尽的劫煞之气从四面八方向着这一处位置凝聚而来,直接在农悦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三丈直径的黑色球体,将农悦包裹在这球体之中。

    这整个天地凝聚而来的劫煞之气多得超乎想象,一道道凝聚而来的过程当中在,哎虚空当中留下了饿一道道漆黑无比的长河,看起来就好像这三丈直径的球体变成了这整个世界的心脏,而这劫煞之气长河就是这整个世界的血管一样。

    这样多的劫煞之气凝聚压缩成为一个三丈直径的球体,这球体内部蕴含的劫煞之气之多,就可想而知了。

    罗帆心中微微一动,就发现,这三丈直径的,好似固体一般的劫煞之气球体内部,因为劫煞之气的浓度超越了某个极限,却是直接在那里面开辟出了一个奇异的世界!一个完全由种种险恶的劫数、破灭的力量组成的世界!

    在这世界当中,农悦便如同被丢入油锅之中的老鼠一般,在那无数劫数、无数破灭力量之中疯狂的挣扎着,各种各样的力量,各种各样的神通不断的施展出来,抵挡着这些劫数,这些力量。

    只可惜,这些劫数,这些力量似乎是专门针对农悦的弱点一般,让农悦虽然神通威能超乎想象,但却难以真正发挥多少效果,最终在这无数劫数与破灭力量之下,身体的力量,身体的物质,一切的一切,都在渐渐的散失,渐渐的化入周围那劫煞世界当中。反而是让那劫煞世界变得愈发的壮大,让其中的劫数变得愈发的恐怖,让那些破灭的力量变得愈发的惊人。

    看着这些变化,罗帆心底忍不住也有些发毛了。

    单纯的劫煞之气,在有针对的情况下就能够发挥出这样的效果,能够让一名强大的三级伪圣居然只能眼睁睁的等死,这因果律第二层运用的效果实在是太惊人了!

    “日后碰到能够使用因果律第二层运用手段的修士,定要小心。要不然的话,说不定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他的心中涌现出强烈的警惕。

    再看向那依然在茫然恐惧当中怒吼着的农悦,心底已经没有多少喜悦的心思。反而是有着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却是好似看到了自己日后在某一位拥有他此时同样手段的修士手中。会不会也是眼前这农悦一般的狼狈,一般的茫然,一般的恐慌……

    虽然罗帆是直接定义了农悦的一切重归天地这个结果,但毕竟这天地的力量有限。农悦本身的实力又实在是太强了。

    所以。这个结果要最终出现。所需要耗费的时光却还是相当不短。

    足足是等了一个多月之后就,在那劫煞之气已经是将那一个三丈直径的圆球化为好似黑水晶一般之后,那农悦方才终于支持不住。被那劫煞世界内部的诸多劫数化为虚无,让其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完全消散,整个人直接化为虚无,都被那劫煞之气的球体所完全吞噬。

    在被轰击,被吞噬的最后一刻,农悦好似回光返照一般,有了最后的清明,终于看清了之前一个多月之间所有遭遇的根本原因。

    “原来,因果律还能够这样用……朝闻道夕死可也……”他发出了这样一声悠然的叹息,最后的意志终于完全消失,如同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而那劫煞之气在吞噬了农悦之后,轰然一震,所有的劫煞之气渐渐变幻,从原来充满劫数,充满煞气,充满破灭的状态,渐渐的变得神圣,变得纯净,变得怡人,最终完全化为农悦的元气,渐渐消散,化入天地之间。

    随着这诸多元气的化入,这整个天地的元气浓度,更是直接增长了数分。

    这变化之巨大,足以看出农悦作为三级伪圣的力量到底是多么恐怖了。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天地啊,哪怕这天地本身远不如魔界,远不如地球宇宙,但也毕竟不是生灵所能比拟的存在。一位生灵,光是属于其的力量散发出来,就能够让这天地的元气浓度增长数分之多,这显然代表着这生灵体内的力量原本就已经与这整个天地,整个世界相差不远了,这恐怖之处,可想而知。

    “可惜了那一件宝贝。”等到所有的元气消失之后,罗帆看着那空荡荡的虚空,暗自叹息。

    作为正统的三级伪圣,这农悦的那一块锈迹斑斑的铜镜显然便该是一件三级伪圣之宝。这样的法宝,定然是极为珍贵的。罗帆获得之后,自然不可能凭他来踏上圣人之下的台阶,但却也定然能够获得许多好处的。

    而现在看起来,方才罗帆所定义的那个结果,显然也是将那三级伪圣之宝包含在其中了,使得那一件法宝,也同样是在那劫煞之气的球体当中完全被抹去,完全重归这一方世界,这一片天地了。

    叹息了一阵,罗帆收拾心情,转过来看向阴神教主。只见,此时阴神教主正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看着罗帆。这眼神当中有着惊喜,有着恐惧,有着一种莫名的期待。这种种情绪,显然是因为这一个多月之间罗帆的所作所为而产生的。

    罗帆此时自然是没什么心思去分析阴神教主那复杂得过分的情绪了,他对其淡淡的一笑,道:“现在一切障碍已经解决,我们先出这天地再来动手吧。”

    阴神教主和罗帆的交易便是他交给罗帆那一个好似天然生成的圆环,而罗帆将这天地将这天地完全收取,让阴神教主将其融入自己的半步伪圣之宝之中,以便将那一件半步伪圣之宝阵阵提升到伪圣级数,从而让他的道行境界也提升到伪圣级数。

    而显然的,要将这天地炼化提取。当然不可能在这天地之中来进行了。所以,罗帆这提议,阴神教主却是没有任何怀疑,当下便连忙躬身道:“一切但凭前辈安排。”

    罗帆淡淡一笑,心中一动,在他们两人身前,便有一道时空通道凭空出现。

    这一道时空通道极为稳定,其内部各种奇异的色泽变幻之间甚至隐隐能够感觉到某种规律蕴含着。

    阴神教主面对着这种明显不符合常理的事实已经是麻木了,对于这本不该如此轻易出现的时空通道,也只是眉头一跳。便十分淡定的跟着罗帆一同踏入这时空通道之中去了。

    站在这时空通道之中。那一个世界,就已经化为了一片好似无数色彩结合而成的一种奇异的光芒。对于这个,无论是罗帆还是阴神教主都并不感到惊讶。事实上,从时空通道之中看某个世界。大体上来说都是眼前这等模样。毕竟。正常的世界和时间空间扭曲到极限的区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存在。而视线穿过两者的间隔,自然而然的便会受到扭曲,所看到的东西。自然便会与真实面貌有许多差别。所以,从外面看这时空通道,便是无数斑斓的色彩,从时空通道看世界,便是这样一团好似无数色彩结合而成的产物一般的存在。

    当然,相比之下,时空通道因为处于通道内外,视线看这通道都要受到扭曲,所以从内部看起来虽和从外面看起来有些区别,但大体上却还是类似的,同样还是那无数斑斓色彩的奇异存在结合在一起的产物。

    看着这一团光芒,罗帆抬手轻轻一抓,刹那间,那光芒剧烈震荡,无数奇异的事物在这光芒当中一闪而过。

    同一时刻,在罗帆刚刚呆了一个多月的那个世界当中,整个天地发生剧烈的变化,所有的规则法则层都在瞬间好似被一只大手抓出来再疯狂的揉动一般,变得一片混乱。

    而时间,空间,更是在这个时候以超乎想象的方式快速的相互转换,相互结合,最终与那规则法则层的变化一同让这整个世界,整个天地几乎完全变了个模样。

    这样恐怖的变化,对于这天地当中存在的一切生灵来说,自然便是灭顶之灾了。

    所有的生灵,无论是强大还是弱小,都在瞬间化为规则法则层的一部分,化为时间空间的一部分,同样是随着它们的变化而变化,好似变成了一幅画上面的画像一般,如同固定在这天地当中的风景一般,随着规则法则层被揉成一团而揉成一团,随着时间空间的相互转化而忽而虚幻,忽而缩小,忽而变老,忽而变小……种种种种,复杂莫名。

    天地间诸多生灵所发生的这等变化,其实便是罗帆无法在解决农悦等人之前无法将这天地完全炼化的原因所在了。

    生灵的变化虽然号称是无论何等强大的生灵都同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但这样的变化,事实上却也是有着极限的。

    若是生灵的强大程度超过某个极限,比如农悦那等三级伪圣这一级别的存在,便绝对能够抵抗那天地所产生的变化,任凭那天地的规则法则层、时间、空间的改变而不会动摇其自身。

    而一旦他自身毫不动摇,那他的存在,便会好似一根钉子一般,牢牢的固定这天地,使得罗帆根本无法将这天地完全炼化,无法将这天地完全收取!所以,才需要罗帆先将那农悦这等强大的存在杀死,让其拥有的一切重归天地,方才能够开始现在他正在做的一步。

    整个天地在罗帆的心念之下,产生无比激烈的变化。

    而那一道时空通道,却好似是固定的真实通道一般,任凭那天地如何变化,其都完全不受任何影响,甚至都没有任何哪怕一丝丝的细微震动,便好似这通道的一端,那天地正在发生的变化于这通道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一般。

    阴神教主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已经再难涌起波澜。

    他对于罗帆身上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已经是完全的麻木了。虽然,此时此刻,罗帆所做的,是他原来需要数万年时间,准备上无数材料,甚至需要整个门派所有修士的力量结合起来才能够做到的事情。

    罗帆现在所做到的这一切,并不是因为他本身的力量,本身的威能。而是因为他与那一个世界有着特殊的,奇妙的联系——这样的联系,让他能够在那天地当中做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既然是无所不能,那么将这天地完全炼化,将这天地完全收取,自然也就是简单的事情而已了。

    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这几个形容词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的!

    这几个形容词的意思,便是说,只要罗帆自己意识到,那么,他便能够在这天地当中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够做到!当然,因为天地本身的层次限制,有些事情或许会有一些限制,这却是在所难免的,便如同之前他对因果律的运用因为天地的限制所以只能局限于第二层运用的情况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