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机缘?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机缘?

    用另外一种说法,限制住罗帆在这些天地之间威能的,除了这天地本身的级数限制之外,便只有一种,那便是,他的创意!

    就像是这对因果的运用,他在未曾成就半步伪圣之前,未曾真正触摸到对因果律的应用之时,他同样是具有在这些天地当中对因果律进行运用的能力。但,他却一直到这个时候,在成就半步伪圣,更真正遇到施展这样的手段来对敌的修士的时候,方才真正的能够完美的运用因果律来对敌。

    以这种情况推算,罗帆此时在那些世界当中,本应当具有更多的,更玄奇,更不可思议的诸多威能的。只是此时此刻他依然没有想到,所以根本无法施展出来而已。

    以此来看,那些天地,却还是有着许多潜力等待着他来挖掘。

    这,或许是他今后的一个修行方向。

    那一个世界的变化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明显。

    猛地,罗帆猛然一用力,刹那间,那一片好似无数色彩交织在一处的光芒猛然一震,瞬间凝聚成为一团,化为一个晶莹剔透的球体。

    这个球体极为奇异,在其内部似乎有着一片广阔无边的天地在其中正在演化着种种正常天地所应该具有的种种,这整个演化过程具体入微,纤毫毕现,活灵活现之处,便是完全没有看到之前所发生那一切的存在看到这球体,都会想到。这球体内部包含了一个完整的世界,一片完整的时空!

    “便是此物了。”罗帆淡淡的一笑。扫了一眼这球体之后,便将之顺手一抛,直接穿越了这时空通道内部那种时间和空间完全扭曲的状态,直接落到阴神教主的身上。

    阴神教主眼见这球体落下来,心中既是激动,又是恐慌。激动的,自然是这球体便是那一个世界,这球体的到来。便代表着他的半步伪圣之宝提升为真正的伪圣级数只是时间问题,代表着他自身的道行境界提升到伪圣级数,同样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而恐慌的,却是他在这一个球体落下来的瞬间,就感到自己好似一整完整而强大的世界正在想着他猛砸过来一样,那种恐怖的压力,那种惊人的冲击。几乎超越了他所能够承受的极限,在这瞬间甚至让他有一种自己的存在要完全被这一个完整的天地给压碎,甚至完全的抹去一般!

    虽然已经被罗帆炼化收取了,但这天地,毕竟还是天地。对于没有炼化这天地的存在来说,他的力量。它的冲击,它的恐怖,都是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削弱的!哪怕是已经变得这样小,被其砸中,也同样是如同被一方天地砸中一般!

    好在。罗帆却是清楚的知晓这变化,还是有着一股力量残留在这天地之中。虽说声势惊人,但在落到阴神教主双手之上的那一瞬间,那力量轰然爆发之间,便将那一股惊人的冲击力量完全抵消,让阴神教主轻松无比的,好似就是接住了一只普通球体一般,接住了这一个世界。

    “多谢前辈成全!”阴神教主大喜过望,连忙谢了一声。

    接着,身躯一变,那金光灿灿的身躯,在瞬间化为一个虚无的大口,一张,一吞,就已经是将那一个化为球体的世界完全吞入其中。

    在之前罗帆和那农悦战斗的时候,他因为那战斗的余波实在是太过险恶,所以早早的就已经是将身躯躲在那一件半步伪圣之宝内部了。此时此刻他的身形看起来和平常没有多少区别,其实却已经是变成了那一件人形的半步伪圣之宝。

    正因为如此,他方才可以这样变形直接便将那一个世界完全吞没。

    随着这半步伪圣之宝将那世界吞没,一种莫名的气息渐渐的从那一件法宝之间散发出来。这种气息,极为微妙,并没有让这法宝直接产生本质的升华,直接提升到真正的伪圣级数,但却似乎已经是打破了半步伪圣和伪圣之间的屏障,有着一种前途无量的感觉。

    “这一件法宝祭炼得相当不错,比起其他两个门派的法宝要强上一丝。”罗帆一看这一件半步伪圣之宝的变化,心底便暗自赞赏。

    虽说这时空通道已经是失去了其重要的一端支点,但因为某种极为微妙的事实,这一道时空通道,却依然是如同原来那样稳固,如同原来那般顺直,甚至连稍稍的震颤都没有发生,就好像那天地依然存在,依然在支撑着这时空通道一般。

    那微妙的事实的根本,便在这时空通道乃是时间和空间的强烈扭曲而产生的变化这一特点上。

    正因为乃是时间和空间产生强力扭曲所以才产生的。故而,这时空通道一旦存在,便处于一个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状态,这个状态,乃是相对独立的。这种相对独立的特性,使得这时空通道虽说根本上是因为魔界的星空和那个世界之间而存在,但却可以在那世界消失之后依然能够存在。

    这,便如同罗帆穿越之前所在的太阳系,若是那太阳系的太阳在某一瞬间忽然消失,那么在接下来八分钟之内,地球上的所有人依然能够看到太阳,地球也依然是在太阳引力的作用下依然在绕着太阳公转……

    这两者,虽然等级不同,但却是同一道理。

    虽说那世界已经消失了,但这个时空通道,只要是罗帆和阴神教主两人存在于这里,那么这通道便会一直存在。

    一直等到罗帆和阴神教主两人离开这时空通道的瞬间,这通道方才会如同从来不存在一般完全消失,以后甚至也再无法构筑出来。

    罗帆对于这一个理论自然是无比的清楚。阴神教主虽然不曾研究过这等理论,但却对罗帆的实力无比的信任。既然罗帆表现得那样悠然自得,他自然也就更加放心了。

    在两人各自的感觉当中。他们又是经过了十数日方才冲破了这时空通道的限制,进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充满无穷星辰精气的星空之中!

    “交易已经完成,便就此别过吧。”罗帆看着这魔界的星空,微微一笑,对阴神教主说道。

    他自然是能够随意的将这时空通道开在那岛屿之上,甚至直接开在阴神教的阵势之内都能够轻松做到。但,他现在想在这星空之间呆上一点时间。还有一些其他事情要做,当然是开在这星空当中比较方便了,哪里还会委屈自己去照顾阴神教主的方便?

    阴神教主一听,便知道罗帆的意思,连忙躬身再度谢过罗帆,然后很是得体的告辞离去了。

    眼见阴神教主离开,罗帆只是一笑。抬步轻跨,向着自己之前赶路的过程当中所感觉到的,某一处可能存在着时空通道的位置而去。

    他现在要做的,是找到一个域外天地以获得在其中存在的那种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的威能。进而借助那种威能,开始体悟属于伪圣级数的一切,推演属于伪圣的一切,进而让自己的道行境界突破极限,不借助任何外物来踏上那九级台阶。成就真正的伪圣!

    这星空无边无际,罗帆之前和阴神教主在赶往那一处天然阵势的过程当中所经过的星空路程却是极为惊人。在这路程当中。不单单有着诸多修士存在,更是有着诸多各式各样的奇景遗迹,这时空通道,却也是相当不少的。

    接下来数日之间,罗帆在这星空当中所走过的距离,长得足以让任何修士惭愧。

    他所寻找到的,那可能存在时空通道的位置,也足足有上百个之多。

    只是,这些时空通道,要么就已经是有了其他强大修士的烙印与禁制存在,要么便是根本只是一个雏形,难以开辟出稳定的时空通道,要么,便是虽有时空通道,但那时空通道联系的域外天地,乃是太过渺小,或者太过枯寂的天地,根本不适合罗帆使用。

    所以,罗帆却是一直没有停留下来,没有进入任何一个天地之间。

    这一日,罗帆来到一处星空之间。这里,有着十几颗极为巨大的星辰,这些星辰彼此相对独立,但他们所散发出来的诸多星辰精气,却是在彼此冲撞,相互之间,产生无比剧烈的反应,使得这十几颗星辰的中央形成了一片哪怕是相对于罗帆来说,在毫无抵挡的情况下也绝对会受伤的绝域。

    而罗帆毫无抵挡的状态,其身体本身便已经强大得超乎想象了,能够让这样的他都受伤的绝域,对于准圣级数的存在来说,怕都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方才能够穿越的区域了。

    罗帆之所以来到这里,原因,便是在这绝域的正中央,因为那恐怖的星辰精气的肆虐,那里的时间、空间都出现了巨大的变化。这变化,使得那里隐隐间有着形成时空通道的趋势。

    “这里,希望似乎颇大。”罗帆看着这一片绝域,脸上现出期待之色。

    经过之前几日在这星空的探索,他已经是得到了一点规律。那时空通道对应的天地,正常来说便该是与这一处时空通道这一面的环境相类似。

    天然形成的时空通道,并不是一种好似架设桥梁一般架设起来的通道,它,也不是在一面山壁两边开辟的通道。这时空通道的两边,并不是固定的!时空通道之所以存在,并不是因为这一处位置的空间与那一个天地距离更近,或者说这一处位置的空间强度比其他位置更脆弱,能够更好的架设从这里前往那一个天地的通道。

    时空之间,是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远近之说的。毕竟,远近,本身便是空间的概念,对于不同的空间之间,自然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远近了。自然是没有这样严格意义上的远近,那两个时空之间的距离更近这种说法,当然就不存在了。同样的,空间的脆弱。也是不可能的。既然时空之间没有远近之说,那么。若是空间脆弱便能够连往另一个时空的话,那岂不是任何一处空间脆弱之处存在的时空通道都能通往任何一处时空?!这时空通道的另一个落点,岂不便是时时刻刻变化,甚至会随机转移的?

    事实上,时空通道之所以出现,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一种共鸣!

    是两处时空的两处位置彼此之间因为某种特殊的共同点,使得另一个时空的一处位置与这一个时空的一处位置发生某种强烈的共鸣。而这种强烈的共鸣。影响了时间、空间的结构,最终在某种机缘巧合之下,构筑出了一道时空通道出来。

    而这种天然形成的时空通道,显然是不可能长久的。

    一旦两边的环境有任何一边发生变化,那么这时空通道便会自然断绝。只有被强大修士发现之后,以强大的神通,超卓的法力来镇压这通道。加固这通道,这才能够让这通道长久的存在下去,方才能够让这时空通道不因沧海桑田的环境变化而改变。

    这,其实也便是那么多的时空通道入口和出口环境并不相同的根本原因所在了——它们的存在岁月实在是太长久了,长久到两边的环境都发生变化,再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了。

    罗帆在这魔界当中虽然无法完美的施展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但却对因果看得比起其他任何时刻都要清楚。

    当他将目光锁定那绝域内部似有似无的时空通道入口的瞬间,他就感觉到,那通道之内,有着对自己影响极为巨大的事物存在!那或许是某种实物,又或者是某种抽象的机缘。到底是何种存在,没有亲自体会。他却也是并不清楚。

    “怪不得那三大门派那么坚决的要选择那三处时空,想来他们也是通过看清因果才确定那三个时空能够让他们的半步伪圣之宝获得升华进化的吧。”罗帆一感应到那种奇异的感觉,就恍然大悟,明白了之前心中的那丝丝疑惑。

    他之前虽说没有下多少心思去管天青庙、五蕴庵、阴神教之上,但却也偶尔会产生一种疑惑,疑惑他们为何那么肯定就是那个固定的世界能够让他们的法宝成就伪圣级数。毕竟,虽说域外天地不容易找,但要找到与那些天地类似的天地,想来还是有可能的。他们既然被那天地卡住不知多少亿年,耗费一些时间寻找另一个天地看看岂不是也是一种方法?现在,真正自身看到这时空通道,感应到这时空通道之中蕴含的,对自己有着极大影响的事物的存在,他便恍然大悟了过来,知道了他们的感觉。

    一番感叹过后,罗帆不再犹豫,抬步轻跨,身形毫不停留的跨入那一片绝域当中。

    虽说这绝域已经能够伤害毫不抵挡的罗帆了,但,罗帆又怎会毫不抵挡?他现在可不是为了试验自己身躯的强度,而是为了进入那时空通道当中。

    他的身上放出微微的光华,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薄薄的,几乎是比起头发丝的厚度更薄上数万倍的一张薄膜。

    就是这样一张薄膜,便让罗帆身上出现一种永恒不灭的韵味,让他的身躯任凭周围那无穷星辰精气的暴动冲撞,都不受丝毫影响,整个面容表情,甚至都没有因为这样的冲撞而产生任何哪怕一丝丝的变化,身形飘逸自然的,就已经跨过了颇为巨大的暴动星辰精气,来到了那若有若无的时空通道边缘。

    这时空通道此时虽然已经有了雏形,但却还没有真正成型,那与另一个天地的联系忽断忽续,忽有忽无,忽强忽弱,这一瞬间强烈得让罗帆甚至已经能够感应到那另一个世界的气息,但下一瞬间,这通道却又完全断绝,变成了一片极为普通的绝域时空。

    罗帆双眼之中闪过无数的符文,无数的图案,这符文和图案密密麻麻的,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下,若是这个时候有普通人看到罗帆双眼之中所发生的变化,定然会在瞬间就因为接受不了那其中蕴含的信息,整个脑袋都会在瞬间完全爆开,变成一片浆糊。

    这样无穷符文图案倾泻的过程持续了十几个呼吸之久。

    这样一段时间,已经是自从罗帆达到无暇无碍的状态之后很久未曾出现过了。

    按照他此时此刻的道行境界,耗费这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来推算什么东西,正常来说,甚至已经是能够轻松的将一个平常天地的天地意志找到了。

    此时此刻,他却只是为了固定这时空通道而已,由此便可看出他对这通道的重视程度了。

    这却也是正常的,对罗帆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他的修行,就是他的道行境界。其他的一切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不如这一点重要。

    而以他现在所感觉到的,这时空通道后面的那个世界,对他有着那样巨大的影响,甚至极有可能让他的道行境界能够获得本质的提升,真正跨出现在所差的那半步,完全踏足那九级台阶之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不重视这时空通道?又怎么可能不努力将一切做到尽善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