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天变了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天变了

    “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焰火在这些人中依然是那一个最常提问的,在这个时候,他皱着眉头问道。【】

    “怎么做?你还想要怎么做?当然是修行了。”另一名修士淡淡的道。

    “不,或许还有另外一种办法。我们或许可以去那些国度去充当国师。当初在灵国任职的时候,你们可是都清楚的知道了这世界的官职到底代表什么东西了吧,连那样的小官职都有那样的好处了,更大的国师之位,定然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大的好处,现在空处这么多位置,若是放过了,那可就太浪费了。”神圣却是摇摇头这样说道。

    “此言有理。虽然不知县长到底是干了什么,但我并不认为这些事情和那些普通的国度有关。我们去那些普通国度任职国师之位,照理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才对的。”在一旁的天神点点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还等什么呢?”焰火一听他们两人之言,不由得面现喜色,这样说道。

    “总要研究一下去哪些国度吧。我们乃是同一处地方出来的,总不能分别在敌对的国度任职,最终造成彼此争斗的结局吧。”那女子白了焰火一眼,这样道。

    焰火一听,连连点头,道:“是是是,我却是糊涂了。”

    一番研究之后,他们几人便各自选定了一个颇大,但却并不是这岛屿之上最大的国度,约定日后的联系方式之后。便各自出发,前往那各处国度去求职去了。

    他们这些人便是最差的,都是小成准圣级数的存在,强的更已经是中成准圣了。这样的存在,在之前的这岛屿之上都已经算是高层了,在现如今,那三大门派的弟子都在集中力量搬迁门派的时候,那威能更是凌驾于这整个岛屿之上的所有修行者之上!

    以他们这样的道行境界,这样的实力,前往任何一个国度求职。那都是绰绰有余的。

    因此。短短的数日之间,这岛屿之上,在其他众多修士还在观望的时候,整个岛屿之上数万个国度当中处于第二等级。仅仅次于最上层那三个国度的国度。也就是那十五个三十一品国度之中的几个。便迎来了新的国师!那比起他们原来的国师也是丝毫不弱,但却并没有带来太强限制,只需要伺候他独自一人就足够的新国师!

    这样的变化。对于那几个国度来说,当然便是天大的好事,甚至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

    一时间,那几个国度原本惶惶然的心态终于稳定了下来,甚至,隐隐间还有这一种莫名的庆幸,庆幸之前那属于三大门派的国师离开,庆幸此时此刻新的国师到来此处!

    而这几个国度变得稳定下来,便好似在一片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了极快巨大的石块一般。那余波不断的扩散开去,使得周围那些国度随着而变得愈发的混乱起来。

    当然,这种混乱,和之前那种茫然无措,看不到希望的混乱并不相同。现在的混乱,却是一种恐慌的混乱。在这几个国度周围的那些国度之中,无数民众在这过程当中,不断的逃离他们的国度,向着这几个有着强大国师的国度转移。

    哪怕是那些民众原来的国度颁布了种种极为严厉的制度,都不能制止这种行为。

    作为在一个拥有国师镇压的国度当中成长起来的民众,这些民众本身对于国师的需求,已经强烈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境地了。对于他们来说,国师这种存在对他们来说,便相当于是水之于鱼一般。失去了国师,他们便失去了安全感,他们便感觉自己随时随刻可能身亡,可能魂飞魄散!

    正是因为这样的不安,使得他们在知道邻国还有着国师,而且还是比原来更加强大的国师之后,便不顾一切的要搬迁往灵国,去生存在那国师守护的国度之中。

    这种心态,几乎是一种病态,但对于天神等人来说,那却是再好不过了。

    他们在获得国师印玺之后,便同样与当初的罗帆一般,发现了这国师印玺对他们的作用。他们的道行境界比起罗帆差了不知多少万倍,甚至多少亿倍之多,那国师印玺对于罗帆来说只是让他解析这魔界国度的规则法则层的速度加快许多而已,但对于他们来说,那却是让他们在这魔界当中的神通威能几乎是千百倍的提升!

    他们的道行境界获得提升,虽然有着他们在原来他们诞生的宇宙当中所努力修行的成果,但更多的还是在罗帆开辟出来的,那使用魔界气息构筑而成的那气息天地当中的所得。

    在原来,他们虽然从中获得了许多收获,体悟了无穷玄妙。但其中却还是有着许多关键是他们所无法理解的。比如,为什么这种普通的神通在那气息天地的描述当中居然会有那样恐怖的威能,但在正常的宇宙当中,那威能却只是一般般。为什么只是这样,就能够做到那样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在正常宇宙却完全没有……等等等等,这一切的一切,他们原来只是因为可能是自己的境界不够,理解不了其中的玄妙,或者施展出了错误。但等到如今,在获得了那国师印玺,借助那国师印玺对这魔界的规则法则层的结构尽心极为深入的了解之后,他们方才明白,这哪里都是他们体悟不够,又哪里是他们施展方式错误?那分明便是这魔界本身的结构,造成了那威能的不同,妙用的不同!

    有了这样的明悟,当初他们所记住的,但却没有办法施展出来的诸多神通,诸多手段,尽皆在这个时候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这便是大幅度的增强了他们的神通。增长了他们的威能,让他们表现出来的实力,表现出来的神通威能,比起之前增强了千百倍!

    这样的收获,自然是让天神等人大喜过望了。

    甚至,他们隐隐间,都还在暗自的后悔,后悔自己不早一点寻找一个小国将国师之位抢过来,那样的话,说不定他们早就能够享受这样的好处了。

    而因为国师印玺有着这样的效果。他们对于那国家的壮大。自然是更加的积极。对于周围国度的民众不断的投入他们所在的国度,却都是极为欢迎。甚至有几名修士还极力的鼓动他们所在的国度掀起侵略战争,将其他国度纳入统治之中。

    好在,天神等人毕竟还是理智尚存。在发现这样的趋势之后。连忙借助当初留下的联络方式。阻止了那些鼓动战争的修士,让他们等事情明朗了,了解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之后再来决定掀起战争的事情。

    天神和神圣两人在这些修士当中的地位极高。他们的说法,其他修士,自然不敢轻忽,当下,那几名鼓动战争的修士终究还是停下了动作,虽然很是不甘……

    “到底是因为什么?这样的好处都能够轻易放弃,难道有什么更大的危险吗?莫非仙长真的有什么大动作?”天神和神圣越是了解这国师之位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心中反而便越是不安起来。

    他们自认为,这样的好处,他们但有任何可能,都是不会将之轻易放弃的。

    而现在,看那些修士,却是完全将这个国师之位弃如敝履,这让他们怎能不感到不安,怎能不怀疑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让他们不得不将这国师之位抛弃。

    不过,这些事情,他们所接触圈子根本达不到那个等级,哪里可能真正的知晓其中的究竟?

    因此,虽然纠结着,但他们却也只能提着一点心防备着而已,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一年时间很快过去了。

    天青庙、阴神教、五蕴庵这三大门派的搬迁工作只是完成了九成左右而已。这种速度,其实已经是超乎想象的高速,之所以能够快速到这个程度,还是因为三大门派完全不顾忌损耗,不吝惜人力,抓大放小,将那些容易搬迁的先收拾,将难以搬迁的完全放过的结果。

    在这一日,处于岛屿正中央的三个阵法不约而同的剧烈震荡起来。

    那种震荡,波及了整个山脉,让那山脉也随着剧烈的震荡,使得其中不知多少悬崖怪石完全倒塌,使得不知多少名胜古迹化为一片乌有。

    这样的震荡根本没有丝毫掩饰,对于那些关注着三大门派的诸多散修而言,却是现眼无比。几乎同时,他们所有人便知道,那三大门派,定然是有着大动作出现!

    当下,不知有多少生灵从四面八方赶往这岛屿的正中央,遥遥看着那三个阵法正在发生的变化。

    那三个阵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渐渐的散发出三种不同的光芒。一种是青色,一种是金光,一种是好似包含一切,又好似什么都不是的,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光芒。

    这三种光芒交相辉映,忽而你压下我,忽而我压下你,彼此隐隐间便像是在进行着某种另类的争斗一般。

    某一刻,那金光灿灿的阵法忽然间光芒一敛,所有光芒便完全消失。

    那原本被阵法扭曲的群山景象忽然变得前所未有的真实,看起来碧娜好像是那阵法已经完全消失,阵法对于这群山景象的扭曲已经完全消失了一般。

    这样的变化,让那些观看到此处变化的散修们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好一阵子之后方才各自惊呼出来。

    “怎么了?!那阵法怎么不见了?!那阴神教怎么完全消失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为什么消失了?!这是什么神通?!”“见鬼了!”……

    各种各样的惊叹聚成一股嗡嗡嗡的声响。

    就在他们惊叹之间,在那原本散发出金光的阵法之中,有着一道无比耀眼,甚至合起来比起之前那整个阵法发出的光芒聚合起来还要强,还要耀眼的金色光芒从那群山的某一处位置直冲而出。向着西方快速的冲出去。

    那样子,看起来便好像是天空上忽然多了一个金色的太阳一般。

    那金光随着不断往上,渐渐的收敛,到最后,所有光芒消失无踪,只剩下一抹若有若无的金色,瞬息间就已经消失在在场诸多散修的眼中。

    随着那散发金色光芒的阵法发生变化,剩下两个阵法,也几乎同时发生了变化。

    只见得,那两个阵法同样是光芒瞬间收敛。发生了和之前那阴神教所在的阵法几乎完全相同的变化。

    见过了阴神教的阵法所在之处所产生的整个变化过程。现在那些散修自然不会再发出之前那些惊呼了,只是他们却依然是惊讶万分,十分好奇他们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好一阵子之后。那两处已经变成普通山脉的位置之中。冲出两道无比耀眼的光芒。一道是天青色。一道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其色泽的光芒。

    这两道光芒同样是在飙射在半空之后,所有光芒收敛,只剩下淡淡的色泽裹住他们内部的事物。向着两个与西方完全不同的方向飚射而出。其中,天青色的光芒,向着东北方向,无法用言语形容其色泽的光芒,则向着东南方向而出。

    “天,终于变了。”那诸多散修之中,有一名看起来极为苍老的,道行境界只不过是先天大罗之修的散修叹息一声。

    这句话,传入周围散修的耳中,让他们都面色微变。

    三大门派,原本虽然掌握了整个岛屿的权势,几乎夺取了整个岛屿之中一切珍贵的修行资源。但,也正是因为三大门派的强势,方才让这岛屿之上保持着一定的稳定,让那些散修并不敢太过肆意的争斗。这才让这一个这样巨大,有着这样多修士的岛屿保持着表面的和平。

    但,如今,三大门派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离去,这便相当于将一个原本压在弹簧之上的铁块拿走一样,那所出现的反弹之大,可想而知。

    可以想象,失去了三大门派镇压的那些国度,这整个岛屿,定然会陷入一种极度的混乱当中,那诸多散修之间的争斗,将再无任何忌惮!

    那老者能够意识到这个,其他修士却也不会比他差上太多。

    很快的,越来越多的修士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个。一时间,越来越多的散修脸上现出兴奋的神色。有些,更是完全便是毫无掩饰的嗜血了。

    当然,哪怕是争斗,他们也不可能在这里争斗。等到三大门派山门之处的异变完全消失之后,那些散修便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这一处岛屿中心,要么是去防备仇敌可能到来的攻击,要么便是去准备攻击仇敌,或者去抢夺地盘,抢夺资源了。

    自然的,这样多修士,自然是什么样的修士都有。大部分修士已经离开,但同样有着小部分修士留在这里,准备等待一段时间之后好好探索一下这三大门派留下的遗迹——他们也对三大门派的规模有所猜测,大概猜出他们不可能将所有东西完全搬空,一定还在那山门之内留下无数搬不走的资源!那些资源,或许对于三大门派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对于他们来说,那却绝对是无比珍贵的宝贝,获得任何一点,都足以让他们的命运逆转,从此踏上通天之路

    可能存在的这种收获,足以让他们冒着得罪那三大门派的危险了。

    在三大门派离开的数日之后,终于有胆大的散修踏入那中央山脉内部,去探索三大门派留下的遗迹。而有了第一个,自然便有第二个。

    如此这般,短短的一个月之后,那中央山脉当中,已经是密密麻麻的有着不知多少散修在其中孜孜不倦的寻找了。

    可惜的是,他们虽然明明知道三大门派不可能将所有资源都搬走,定然还在这里留有无数珍贵的修行资源的。但这样多的散修寻找了这么长时间,却都没有任何收获,没有任何一名散修能够找到三大门派所残留的任何一点资源。

    三大门派毕竟是即将出现伪圣级数存在的门派,这样的门派在整个魔界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在这岛屿之上,却已经是一个至高无上,足以让任何散修仰视的恐怖门派了。这样的门派,他们所遗留下来的种种布置,对于这诸多散修来说,又哪里可能是那样容易就能够找到的?

    接下来几年之间,那些散修都停留在这山脉之中不断的寻找着。但越是寻找不到,不知不觉间,便有着越来越多的散修失去信心,决定放弃这一处定然有着诸多宝贝残留的遗迹,离开了这山脉。

    但,正如上面所说的,这样多修士,自然是什么修士都有。

    有那没有信心找到宝贝而离开的,自然便有着死活不肯认输,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散修,直接便将洞府设立在这山脉之中,打算和这一处山脉耗上了,不寻找到宝贝绝不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