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悟因果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悟因果

    在那岛屿中央山脉出现那等变化的同时,这整个岛屿之上的诸多国度,再度陷入了混乱当中。()

    当然,这种混乱,却与之前由三大门派所掀起的混乱完全不同。当初三大门派所掀起的混乱乃是三大门派彼此敌对,所以命令他们掌控的国度去攻击,去毁灭其他两个门派掌控的国度而造成的一种混乱。那种混乱之中,隐隐还包含着许多秩序,这种混乱程度,显然是有限的。

    而在这时,出现在这岛屿之上的混乱,那却再没有任何的秩序,完完全全便是利益驱使所造成的混乱。那种混乱,才是真正的混乱,比起当初三大门派掀起的混乱相比在局部规模上或许有些不如,但在整体上,却是严重了不知多少倍!

    世俗界出现这等混乱,修行界却也同样好不了多少。

    没有了三大门派镇压,所有的散修当真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那积攒了不知多少亿年的诸多恩怨情仇在这个时候终于完全爆发出来,种种攻伐,使得这岛屿之上几乎每隔不远,便能够看到惨烈的,属于修士之间的战斗在出现。

    修士之间的战斗,比起世俗界国度之间的战斗相比,那破坏力自然就强了不知多少了。

    世俗界的战斗,对于自然环境来说,顶多也就只是将土地染红,甚至还让土地更加的肥沃。而修行者之间的战斗,那便是将高山夷为平地,将河流湖泊填埋,在大地上开辟峡谷,将草原森林化为荒漠,将荒漠化为绿地……种种种种,几乎只是短短的几年之间,就让这整个岛屿的地形变得完全陌生,让哪怕刚刚离开这岛屿不久的三大门派便是回来这里,怕也难以认出这一个岛屿便是他们掌控了不知多少亿年的岛屿!

    而在这一片混乱当中。在这岛屿边缘的一个三十一品国度,却是根本没有任何国度敢于入侵。

    并不是因为这个三十一品国度多么强大,对于现如今的岛屿而言,哪怕是再强的国度,只要是没有强大的国师守护,那些小国便敢集合起来在其身上撕下一大块肉来饱餐一顿。之所以没有任何国度敢于侵入这一个三十一品的灵国,便是因为此时此刻在这岛屿之中最强大的那几个三十一品的国度。不约而同的颁布了禁令,禁止任何国度,任何修士,对付灵国!一旦有任何国度,任何修士敢于违反,那么便要承受那几个拥有强大国师的三十一品国度的愤怒。

    正因为有着这一禁令存在。这灵国在这一片比起之前强上许多的混乱当中居然依然保持着和平,极为诡异的和平。

    这样的和平,不知不觉间,让灵国再度成为其他国度当中诸多民众的投奔对象,使得灵国居然一一种极为诡异的方式再度获得了壮大。

    只可惜的是,哪怕是这样,却也没有任何散修敢于前来这一个灵国担任职务。无论是国师,还是其他镇守,甚至是最简单的术士,都是如此。整个灵国,虽然蒸蒸日上,但却极为诡异的,成为一个没有任何修士存在的国度!

    因为没有修士存在,那众多民众虽然加入了灵国。但对于灵国却并没有太强的归属感。相反,他们加入之后,心中反而是有着那种强烈的不安,而且也渐渐的受到这灵国本身的特质所影响,变成了这灵国其他生灵一般,被限制在在这灵国之中,

    如此这般变化。对于灵国的皇帝而言,却是让他产生了一种极为恐慌,但又极为兴奋的情绪。这样的情绪,反过来作用于天子印玺。也就是那御玺之上,让这灵国对于其中民众的限制、禁锢变得愈发的强大。

    这样的禁锢增强,通过某种玄之又玄的联系,传递到另一片时空,直接融入了某一件事物之中,使得那一件事物的威能不知不觉间获得增长。虽然距离突破还差了极远,但毕竟是有了提升,怎样都算是一件好事。

    那一件因为这禁锢而获得提升的事物,不是其他,正是罗帆身上的那一件好似长袍一般的符文结构。

    罗帆此时在这岛屿发生诸多变化的时候,一直是在那一个极为混乱的时空当中。这长袍的变化乃是一种渐变的过程,他自然是清楚的知道其整个发展过程。

    在感觉到这长袍发生变化的时候,他也只是微微一笑而已,便已是将其放过。毕竟,相对于那岛屿之上所发生的任何变化而言,对现在的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此时此刻的修行,还是对这一方天地,对这一个世界的感悟,以及在这世界当中所需要做的诸多试验。

    来到这世界数年之后,罗帆终究还是来到了这世界的中心。

    “终究是来到此处了。”罗帆悬浮在那无边无际的灰蒙蒙之间,脸上现出莫名的感慨。

    这世界再怎么像混沌状态,毕竟还只是一方天地,一个世界,而且还是远比不得魔界的世界。

    这样的世界,以罗帆无暇无碍的状态,进入这样长时间,早已是能够与其发生某种极为奇异的联系,在这世界之中获得近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的威能了。

    “相比于其他世界,这世界要获得这等威能,那难度,确实是大了许多啊。”罗帆这样想着,顺手向着前方一指。

    刹那间,便有着一头极为奇异的生灵诞生出来。

    这生灵乃是人形,却有着十八只眼睛,六只耳朵,两个鼻孔,一个嘴巴,八只手臂,十六条腿。本身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直接打到先天大罗之修的层次。

    这生灵刚自一诞生,便猛然一震,仰头发出一声嘶吼,周围无穷无尽的灰蒙蒙便疯狂的向着他的身体凝聚而去,随着这些灰蒙蒙的涌入,他身上的气息随着不断的增强,不断的提升。

    在数个呼吸之后,这种提升终于突破了极限,将其道行境界推进到了初成准圣的境地。

    但。便在这一瞬间,这生灵忽然发出凄厉的惨叫,那十八只眼睛之中透出难以言喻的恐惧,身躯上下忽然出现了无数起伏,看起来便好似是有着某种巨大的存在在其身体内部不断的挣扎,要挣破他的身躯限制,完全将它撑爆一般。

    接着。轰的一声巨响。

    这已经是突破先天大罗成就初成准圣的强大生灵便直接爆开,化为无数碎片,最终碎片不断分裂,完全被周围那无穷灰蒙蒙的存在完全吞没!

    一名初成准圣自爆所产生的威能之强,正常来说足以毁灭一大片时空了。但在这个时候,却是完全对这一片时空没有丝毫的影响。周围那灰蒙蒙的,依然是灰蒙蒙,那混乱的,依然混乱,和这爆炸产生之前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而罗帆,此时已经是半步伪圣,甚至距离真正踏上台阶已经更加接近。又哪里可能在这样的爆发之下受到伤害?面对着这奇异生灵的自爆,他却只是面现遗憾之色,身躯之上却甚至连头发都不曾被吹动,更别说其他了。

    “这种事情,果然不是那么简单啊。”罗帆暗自叹息。

    他方才正在做的,不是其他,正是直接施展对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定义了自己一指的力量能够创造出一个能够完美适应这一个世界的生灵出来。

    世上。以罗帆此时此刻在这世界当中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的状态,想要创造出完美适应这世界的生灵,并不算太难——无所不能若是连创造这样的生灵都做不到,那算什么无所不能?

    不过,这却并不是他所想要的。他创造这种生灵,并不是为了这种生灵的出现。而是为了在这过程当中体悟因果律的奥妙!体悟到底因果律怎么将自己定义的原因和结果之间所缺失的那个过程补全!

    从方才的状态看来,很显然。他表面上是成功了,那生灵确实是诞生了,而且是以一种罗帆所未曾想象的方式,诞生出了一种在罗帆看来是如此丑陋。但却与这天地出乎意料契合的生灵出来。

    但可惜的是,这生灵却是有着极大的缺陷,虽然在诞生的一刻无比适应这天地,但一旦修行,一旦提升,一旦打破其原来的存在状态,便自然崩解开来,那惨烈的景象,让罗帆无比清楚的知道,自己对于因果律第一层的运用,依然并不完美……

    “再来吧。”找到了一种缺失,那便是提升的机会所在,罗帆反正不着急,在这个时候却是将其他诸多事情放在一边,开始猛攻这对因果律的运用去了。

    事实上,按照他的猜想,这或许是他真正踏上九级台阶的一种途径。

    因果律的运用,那是踏上九级台阶之后方才拥有的手段。那若是反过来说,岂不是便表明能够对因果律进行运用,便能够踏上九级台阶?

    若是其他人,要做到这一点,显然是近乎不可能的。毕竟,一般那而言,对因果律的运用乃是伪圣这一等级的道行境界才能够带来的根本能力。但对罗帆来说,这却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他有着这种无暇无碍的状态能够让他在一般大千世界当中做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这种状态,让他能够在这个半步伪圣的阶段,便能够轻易的做到在这些大千世界之中做到对因果律的运用,甚至,都不只是普通的第一层运用,而是更高级的,能完全覆压第一层运用的第二层运用!

    因为这个缘故,所以罗帆便能够做到提前的感应因果律产生作用的整个过程,进而感悟其中的道理,最终让自己能够在离开大千世界,进入魔界或者地球宇宙之后,以半步伪圣之身,同样做到以同样的方法来运用因果律,掌握伪圣级数方才可能具有的,对因果律的运用能力!

    种种想法在罗帆心中一闪而过,他面上现出一种期待之色,太瘦也又是一指。

    刹那间,那种难以察觉的因果律从虚无诞生,直接作用在周围时空之间,作用在那隐藏极深的规则法则层之上,甚至作用在那与规则法则层有着微妙联系的大道之上。在瞬息间,亿亿兆种变化压缩在一处,将那灰蒙蒙的诸多存在进行重构。组合成了一个个体。

    一个极为丑陋的,三十三头,身体却是蛇形,连手臂都没有的个体。

    这个体的力量等级,同样是先天大罗级数,一出现之后,同样是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灰蒙蒙的一切。不断的将之化为自身的力量,将自身的力量等级不断的往上推进。

    罗帆却是没有去管这丑陋生物怎样去做,而是静静的体悟着方才那瞬息间所发生的亿亿兆变化,将之细细的分解,寻找其中的关键之处,体悟其中蕴含的无穷道理。

    这一瞬间所产生的变化。实在是太过繁复了,哪怕是他在这天地当中能够做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却也只能记住其中的一切变化而已,想要以同样的速度分析出其中的诸多道理,却是根本不可能的。

    罗帆双眼之中闪过无穷无尽的文字、符文、轨迹、道纹、杂纹等等等等,种种能够理解的,难以理解的信息。

    而在他身前。那一个三十三头的蛇形生物却是再度在突破先天大罗级数,跨入准圣级数的瞬间,轰然一震,完全爆炸开来。而这一次,这蛇形生物的爆炸所产生的力量,却是比起上一次的要强上几分,虽然结果依然,但显然。已经是比起之前那一头生物要好上一些了。

    方才那一瞬间所发生的变化实在是太多了,所蕴含的信息也实在是太多了。其中虽然必然是蕴含着因果律的至高道理,但,想要在那无数的欣喜,无数的变化当中找出最关键的道理,单凭这一次的变化,显然是不够的。

    若是罗帆已经是踏上了九级台阶。成为真正的伪圣级数,对于这些道理,只需要稍稍寻找,自然便能找到其中的关键。但此时此刻。罗帆却根本还不是那等级数的存在,那当然就不可能这样方便了!

    这便好似丢一枚硬币,可能是正面向上,也可能是反面向上。而一枚硬币丢一百万次,想要知道正面向上的次数大约有多少,反面向上的次数到底有多少。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若是他知道概率,那你就能够知道这必然就是两者一半一半,正面大约是五十万次,反面大约是五十万次。但,他若是不知道概率,不知道这必定是一半一半的话,那么,他想要知道这两者的次数到底是多少,那他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去丢一百万次了……

    真正的伪圣,便好像是那已经知道了概率的普通人去做这一道题,而此时此刻还是半步伪圣的罗帆,便好像那完全不知道概率的普通人来做这一道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所能够选择的方法,就可想而知了。

    他,只能够一次一次的去试探,一次一次的运用因果律,一次一次的搜集这过程当中所产生诸多变化,只有如此,他方才能够在无数次之后,硬生生的从那无数变化当中,找出因果律运用的关键道理!进而让自己完全掌握对因果律的运用。

    罗帆的耐心之足,从以往他的修行过程当中便已经能够看出来了。

    他甚至愿意为了重修而硬生生的在自己的法宝之中修行以万亿年计算的时光,多次运用因果律对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哪怕,这个多次,可能是以亿兆计算的次数……

    “这可能要耗费很长时光,这样的话,为了节省时间,或许可以加快这一个世界的时光流速……”感应到身前那蛇形生物爆开,罗帆心中闪过这种想法。

    他本身的耐心十足,更不觉得自己需要用多快的时间获得突破,成为无上存在。

    但,他却知道,地球宇宙,等不了这么长时间。整个地球宇宙,在三十几亿年之后,便要迎来又一次天地大劫!而那一次天地大劫更将要将整个地球宇宙轰成无数碎片!虽然他知道,这过程当中必然是包含着无数的秘密,事实可能并不如自己以往所想的那么简单。但,三十几亿年之后的天地大劫,定然是极为恐怖,造成的影响定然是极为惊人,若是自己在那个时候之前并不能获得足够的实力,命运定然是不能自主。

    所以,他自己虽不着急,虽有足够的耐心,觉得自己可以等待更加漫长的时光。但,却不得不抓紧时间,在这三十几亿年之间,获得足够自主的实力!

    心中想定,罗帆抬手轻轻一拂,这一片时空的时光流速便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加快了。

    时空时空,自然便包含了时间与空间,也即是说,任何一方与外界隔绝的时空,其内部的时间和空间都定然是与外界隔绝的。

    而与外界隔绝的时间,自然也就能够以世界为范围来加快与放缓了。

    而罗帆因为与这时空有着极为奇异的联系,能够做到在这里拥有近乎圣人的威能,将这世界的时光流速加快,对他来说,显然就只是一个想法的事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