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南尊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南尊

    这样的剧变,罗帆哪里还能够继续之前那样静心的体悟?

    不过,经过方才那一番变化,此时此刻的罗帆,他对于因果律的掌控,已经是比起之前强了百倍不止。【】

    这种强度的掌控力度,让他对于因果律的运用,能够做到更加的随心所欲。甚至,隐隐间已经有了不需要原因,便能直接确定结果的感觉,也即是说,已经是隐隐间有了突破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踏入第二层运用的感觉了。

    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和第二层运用之间的差别,最直接的表现便是在于一个需要确定原因,一个不需要确定原因。

    无论掌控力度多强,只要你想要得到一个结果的时候,需要先确定一个原因,那么你便是处于因果律第一层运用的阶段。而一旦你想要得到一个结果的时候,根本不需要确定任何一个原因,只需要想要,那结果就会出现,那便代表着,对因果律的运用层次已经达到了第二层!

    这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而第二层运用,乍一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个需要确定原因,一个不需要而已,似乎根本没有多少分别,差距也不是特别大——比如罗帆之前要阻挡混沌状态产生的那种强大的消抹记忆的威能对他起作用,用第一层运用的话,便需要拍他自己的脑袋一下,或者作出另一个特别的动作来充当原因。而施展因果律的第二层运用的话,便不需要这个动作。只需要稍稍一想,那个结果就自然回出现。似乎,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和第二层运用之间,就只是差了那么一个动作的差别而已。

    但,这只是表象而已,第一层运用和第二层运用之间差距,却几乎是天壤之别!

    因果律之中包含了三个过程,原因、过程、结果。一般而言,固定的原因,将指向一个固定的结果。这。便是一般修士。一般生灵进行推算的根本原理所在。所以,对于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来说,确定一个原因,哪怕是再小。再简单的一个动作来充当一个惊人结果的原因。都代表着对因果律的顺从。

    而顺从。这便是掌控上无力的表现。

    而因果律的第二层运用就完全不同了。因果律的第二层运用,根本不需要确定任何原因,只需要确定一个结果。因果律自然而然的,便需要将原因和过程补全,让这个结果以完全符合因果律的方式出现。

    这代表着的,是一种对因果律的极度深入的掌控。

    或者用另一种方式来形容,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便好似一个懦弱的,昏庸的君主,他掌控国家的方式,只能够委曲求全,只能够顺着这个国家诸多利益集团的利益来施展自己的种种想法。

    而因果律的第二层运用,就好像一个传说中的圣皇圣君,他掌控国家的方式,就是绝对的强势,绝对的说一不二,任何违逆他的,与他想法不同的,你要么改,要么死,一切一切国家内部的利益集团,对他而言都只是工具,只是掌控在手中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对他有任何一丝丝的桎梏!

    这两种君主之间的差别有多大,可想而知。那懦弱昏庸的君主要维持国家都很困难,说不定什么时候国家就被灭掉了。而那掌控力度如此强大的君主,却能够带领国家变得越来越强盛。

    这因果律第一层运用和第二层运用之间的差别,与这,便是这样的类似。

    所以,因果律第一层运用的力度,却是远比不得第二层运用。正常能够抵挡因果律第一层运用威能的手段,除非加强千百倍,甚至万千倍,否则,根本不可能抵挡第二层运用的威能!

    这很明显,第一层运用的原因已经确定了,只要打断这个原因和结果之间的过程,就能够让最终结果不出现,从而抵挡住这种威能。

    而,第二层运用就不同了,因为原因和过程都并不确定,因此可以将之当成是两种都有无数种之多。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截断原因、过程、结果这三者的统合,那便需要将那无数种原因和无数种过程同时破坏才行!这样一来,比起截断第一层运用的威能来,困难了多少倍,就可想而知了。

    而罗帆此时此刻,经过了对他来说已经是不知几千万年对那混沌状态针对他而产生的那种莫名波动的体悟,却是已经摸到了因果律第二层运用的边缘。

    这进步之大,却是比起任何人想象当中的都要巨大。

    正常来说,哪怕是九级伪圣,能够如同罗帆这般摸到那边缘的存在,都是极少的。

    便在罗帆心中暗自警惕的时候,这一片被那一把清朗的声音随口喝开的天地出现了莫名的扭曲,无穷无尽的奇异霞光笼罩在着整片天地之间,一种若有若无的大道天音凭空涌现出来。

    接着,时空一阵莫名的扭曲,一个周身似乎带着无穷金光的人影从虚无之中诞生,渐渐的出现在罗帆正面的斜上方。

    便在这身影出现的瞬间,这刚刚诞生的整个天地便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隐隐间居然有一种这整个世界无法承受这身影的存在,就要在这身影所带来的压力之下轰然崩溃的感觉!

    而那种遍布整个世界的霞光因此而变得愈发的耀眼,那种原来若有若无的大道天音,更是在这个时候变得更加的明显,更加的大声了。

    罗帆一看这世界的种种景象,感受着自己与这世界的那种奇异联系所传达过来的特殊感觉,心中瞬间便明白,这是整个世界在为这人的降临而欣喜,这是整个世界因为他的到来而欢欣鼓舞!

    感觉到这个,罗帆暗自叹息。对于这个结果更是并不感到惊讶。

    这个世界,在之前乃是一片模拟混沌状态的模样。这种状态,对于罗帆来说可以说是相当的有价值的,但,相对于这世界本身来说,它却可以说是一种半成品的状态。却是这世界的天地意志所并不想要的。

    所以,在方才,这人影一把声音直接将那种半成品的状态打破,将那原本灰蒙蒙的世界化作眼前这般天圆地方的模样,那便相当于对这世界进行完善。那自然便会获得这世界所赋予的无穷功德。

    再加上这人本身已经是极度强大。有着眼前这诸多异象,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心念微动,罗帆调动那神庭天鼎的力量直接灌入自己体内,让自己身心内外都充斥着神庭天鼎那相当于九级伪圣级数的强大力量在其中。

    这一次。却是罗帆在踏上第一台阶。成就一级伪圣之后第一次调用神庭天鼎的力量。

    而这一次来调动这力量。罗帆便感觉到了一种与当初完全不同的感觉涌上心头。

    以前,他调动那神庭天鼎的力量,只能感觉到那种力量极端强大。自己调用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孩在挥舞一把几百斤重的大锤一样,感觉相当的力不从心,更是有种自己随时可能被这力量压碎。

    而现在,他再调动这神庭天鼎的力量,虽然依然有些力不从心,但却忽然发现,那力量当中蕴含着无尽的玄妙道理,其中所包含的威能当中,更是有着不知多少让他稍稍感应碧娜大有收获的奥妙在其中。

    被这力量灌注身心,他忽然感觉自己距离第二台阶的距离似乎变得更加的近了。

    甚至,隐隐间生出一种自己只要凭借这力量向上跨去,自然而然的便能够跨上第二台阶,真真正正的,成就二级伪圣!

    不过,罗帆还是抑制住了这种冲动。

    若是凭借这法宝的力量突破,那他和那些自己炼制法宝,再凭借法宝的力量来成就伪圣的修士来说又有什么区别?甚至,说不定这样的话他比起那些修士还要差,毕竟,那些修士凭借的乃是自己炼制的法宝,而自己凭借的却只是那正尊的法宝!他们靠的勉强还是自己,而自己却是完全靠别人!

    若是愿意这样的话,罗帆之前何必那么辛苦的苦苦追寻三种支撑来突破半步伪圣?

    抑制住这种冲动之后,罗帆的心情却是安定了许多,隐隐间感觉自己似乎度过了一个关口。那种对因果律的运用,似乎距离真正的突破又进了一步了。

    在神庭天鼎的力量灌注之前,罗帆看这将整个世界完全改变模样的人影之时,只能够感觉到他极端的强大,自己与他相比几乎几乎便如同蝼蚁与大象相比一般,但却根本无法具体的感觉到他到底有多强大,他的道行境界到底是达到了什么程度。

    但,在这个时候,在他的身心受到那神庭天鼎的力量灌注之后,他却瞬间便感觉到了,眼前这修士,赫然便是已经踏上了圣人之下最有一级台阶的存在,一名只差一步便能够成圣的九级伪圣!

    “又是九级伪圣?我怎的这么容易就遇到九级伪圣?那三大门派不知多少亿年都遇见不了几名一二级伪圣,怎的到我这来,动不动就是八级九级的?”罗帆一感觉到这修士的道行境界,心中就忍不住暗自腹诽起来。

    “咦?你身上居然有半圣之宝?”便在这时,那斜上方的九级伪圣忽然轻咦一声。

    随着这一声轻咦,整个世界的所有异象瞬间消失。

    那九级伪圣的模样,也直接显现在罗帆的面前,让他终于看清了这九级伪圣的模样。

    这修士,乃是一名青年男子的模样。乍一眼看上去似乎很是平凡,很是普通,但越是看上去,就会越是发现他的不凡,越是会发现他所拥有的魅力。他整个人站在那里,几乎便像是一个完整的宇宙,完整的天地在那里一样,每时每刻,都似乎在发生着亿万种的变化。

    罗帆看的时间稍稍长一点,便发现双眼由此刺痛,体内那从神庭天鼎灌注进来的力量开始被快速调动起来。流转之间,将他双眼的刺痛艰难的消除。

    这种光是看看,就已经是让自己的身躯难以承受的感觉,罗帆却是从来未曾出现过,这让他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和九级伪圣级数的存在之间的差距到底是多么的巨大。知道自己哪怕是能够在这世界有着近乎圣人的威能,哪怕是有着神庭天鼎这样一件被称为半圣之宝的九级伪圣之宝存在,怕也难以抵挡这一名九级伪圣,难以在这九级伪圣手下保证安全。

    “在下罗帆,见过前辈。不知前辈如何称呼?”意识到无法抵挡这九级伪圣之后。罗帆很快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这样道。

    “你可以称我为南尊。”那修士淡淡的道。这声音之中,并没有包含任何力量,但自然给人一种铿锵有力的感觉。就好像这声音每一个字都是一座大山。听到这声音。就是被这大山砸到一次一样。

    听得这句话,罗帆面色微微一变。并不是因为这句话的内容,而是因为这句话本身蕴含的那种特殊的威能。特别是。其中南尊这两个字在入耳的时候,更是让罗帆的心跳都几乎暂停,让他体内那神庭天鼎灌注进来的力量差点暴动。

    “见过南尊前辈。不知前辈来此,有何吩咐?”罗帆艰难的稳定体内的力量,这样小心的道。

    “你和我想象当中的并不太一样。”南尊饶有兴致的看着罗帆,道。他并不等于罗帆回答,直接接下去便道:“之前千年时间,你将三千多万具化身投入混沌之中,肆意搅动混沌,我还以为你会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现在看来,你却还是相当的清醒嘛。”

    罗帆一听,心跳都快停了。

    这次,却不是因为这南尊说话当中蕴含的威能,而是单纯因为他说话的内容了。

    他之前千年时光里面,居然足足将三千多万具化身投入混沌状态之中……这数量,可是比他所预想当中的要多上许多啊……

    至于,这南尊为何能够抵挡住那混沌状态对于化身存在痕迹的消抹,完全记住每一具化身的存在,这一点,罗帆却并没有太多的疑惑。毕竟,那种混沌状态对于化身一切存在痕迹的消抹乃是根据他的化身所在的层次,所拥有的力量而诞生的。而显然的,罗帆的化身相对于这南尊而言,那便是弱小得如同蝼蚁一般。这种针对蝼蚁级别存在的存在痕迹的消抹威能,对于他来说,显然不应该会有太大的威胁。

    哪怕是这南尊,只是掌握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只是用最低的水平来衡量,并不代表事实),在其本身强大的道行之下,却也定然能够轻松的抵挡住这种混沌状态所诞生出来的,对于他记忆的消抹威能,他能够记住罗帆的每一具化身,那显然是再正常不过了。

    “在下鲁莽,干扰了南尊前辈修行,实在是罪过。”罗帆心中震惊之下,口中却是不敢怠慢的这样道。

    “无趣无趣……”那南尊看着罗帆的样子,只是摇头叹息。那样子,就像是原本满怀期待的打开一个礼物盒子,却发现里面装的是自己刚刚丢掉的东西一样……

    罗帆听得这话,体内那从神庭天鼎灌注进来的力量虽没有加快,但却做好了一切准备,随时打算直接将其轰出去。

    “我若是要来兴师问罪,你觉得你现在还能这样和我说话吗?”那南尊似乎看到了罗帆的动作,反而是产生了兴趣,双眼微微一亮,这样说道。

    “……多谢南尊前辈宽宏大量。”罗帆只能够这样回答道。

    “这个反应就比较有趣了。”那南尊哈哈一笑,这样道。看他那样子,着实是让罗帆产生一种要将他暴打一顿的冲动,这实在是太肆无忌惮,太气人了。只是,可惜的是,这种想法,他甚至不敢透出太多,要知道,南尊可是九级伪圣,而且极有可能是本体在这里,这样的存在,若是翻脸的话,他甚至猜不出自己能够支持多久。

    “果然有趣,这次来这里果然是来对了。”那南尊看到罗帆如此,更是欢喜,如此笑道。

    “还望南尊前辈说明来意……”罗帆心中抽了抽,强抑不爽,这样道。

    那南尊却是并不开口,静静的停在那里,低头俯瞰着罗帆,似乎正饶有兴致的观察着他最细微的反应,好似能够从中获得诸多乐趣一般。

    罗帆起初被看得心头七上八下的,心中产生了浓浓的不安,甚至有几次恨不得立刻动手与这南尊拼了。他虽没有信心能够战胜这南尊,但给他造成一些麻烦的自信,却还是有的。

    不过,当时间不断难道流逝,那南尊饶有兴致看他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之后,某一刻,罗帆心头一动,灵光一闪,心情忽然完全的平静了下来。

    “看来,道行境界的进步太快,之前遭遇的打击太大,这已经是影响了我的道心了……”他这样暗自想着,因为被南尊毫不客气看着而产生的心绪波动,终于完全的平静了下来。(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