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目的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目的

    南尊一看罗帆的模样,面色不变,眼神更是没有丝毫改变。()

    对于他来说,罗帆怎样都只是蝼蚁级别的存在,这样的存在,他的心态转变,顶多也只是让他感到有趣而已,想要让他真正在意,让他生出什么凝重,什么戒备的心态,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虽然并没有因为罗帆的神态变化而产生变化,但南尊却并不准备继续如同方才那样下去了,淡淡一笑,道:“现在已经变得无趣了。”

    “南尊前辈不知有何吩咐?”罗帆淡淡的道。

    “呵呵,我师乃圣人至尊德水道人,师尊曾命我搜寻有悟性的同道推荐上去。不知你对此有没有兴趣?”南尊并不说要求,而是这样说道。

    罗帆一听,心头一震。

    德水道人,这个名称对他来说是无比陌生的。而既然被称为圣人至尊,那显然便是这魔界当中五十四圣之中的一个。这南尊自称乃是德水道人的弟子,那显然便是在表明他乃是圣人门下,表明其拥有极为高贵的身份!

    对于这一点,罗帆对于南尊的话并没有什么怀疑。圣人至尊,那是何等神通广大的存在?这样的存在,谁敢冒认是其弟子?!既然南尊说是,那自然便是了。

    罗帆如今对于圣人的强大,已经有了越来越深的认识。拜圣人为师所能够获得的好处,从那诸多圣人门下身上就能够看出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他拜某一位圣人为师。不需要说其他,光是圣人专门为他开辟道场,营造修行环境这一点,就已经能够让他的修行猛增许多倍了。更别说,圣人无所不能,所能够给珍贵之物多不胜数,得到任何一点,都能让他受用不尽了。

    不过,罗帆对于拜圣人为师,心中却还是有些戒备的。

    首先。他在地球宇宙的只是分体。只是分身,他的本体,还在距离地球宇宙不知多少峕空之外的洪荒天地之中。

    而混沌状态对于未曾成圣的修士来说,乃是天堑。但对于圣人来说。却是平地。若是拜了圣人为师。岂不是便是将洪荒天地的位置直接暴露出来,将他本体的所在直接暴露出来?那样的结果,却是他所不愿承受的。

    除此之外。他如今自认为自身的道路已经确定,便是不拜圣人为师,他也不觉得自己的成道希望会因此而减少。

    而这些理由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理由,让罗帆并没有立刻激动万分的哭求要南尊帮忙推荐。

    那就是,南尊说他有资格推荐同道给德水道人,让德水道人收下他充当圣人门下,但却并没有说,不需要有条件,不需要前提……

    一名九级伪圣,对于一名一级伪圣会提出什么条件,这罗帆虽然猜不出,但却知道,这必定是关系重大,要么是极难,要么是他极不愿意透露出去的秘密!

    有了这个清醒的认知,罗帆此时的表现,便很正常了。

    那南尊看罗帆面色微微变幻一阵便恢复了平静,脸上不由得现出一种莫名的笑意,但却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静静的等待他开口而已。

    “不知南尊前辈有何要求?”罗帆将自身体内,那从神庭天鼎灌注进来的力量运起,做好随时准备扑出体外抵挡一切攻击的准备,然后才开口问道。

    “你很清醒。很少人在听到这个之后还能够保持像你一样清醒的。我忽然有些欣赏你了。”南尊这样道。

    “还望南尊前辈直言。”罗帆终于忍不住,这样一句话顶了过去。他现在已经受够了这南尊那纠缠不清,顾左右而言他的表现了……

    南尊被罗帆这句话顶过来,脸上笑容微微一滞。

    随着他的笑容一滞,整个世界忽然间风云突变,原本清朗无云,处处显出一片祥和生机的世界忽然间被乌云所布满,整个天地好似瞬间便从白昼化为绝对的黑暗,一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绝对的黑暗!

    在这黑暗之中,有着一种难言的压力作用在罗帆身上。

    这种压力并不是力量的压力,而是心灵的压力。在这压力之下,罗帆的身体、力量、神魂等等一切都没有受到实质的压迫,但却自然而然的让他生出这一切都在受到压迫的感觉,甚至有种呼吸都有些困难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种莫名的变化,对于罗帆来说,显然是让他的感觉极为难受。但,相对的,他的心中反而是有着松了口气的感觉。

    原因无他,因为这南尊愤怒了。

    南尊乃是一名九级伪圣,其强大之处,罗帆与之相比便是蝼蚁级别的存在。他的愤怒,显然不是罗帆这等级数的存在所能够轻松承受的。但,相比于他表现出的愤怒,罗帆却是更加忌惮他原来那种一切尽在把握当中,看待一切都好像只是觉得其有趣无趣,对罗帆所作出的一切反应都以一种看戏的姿态来看待的态度。

    之前那种好似看戏的态度,那所体现出来的是一种绝对掌控的自信,那给罗帆所造成的心灵压力,让他也难以保持镇定,心神在那之间足足变幻了数次之多!

    相比之下,现在的愤怒,虽然危险,却已经是将那种绝对掌控的自信打破了,给罗帆造成的心理压力,便好似是一个未知的东西和一个已知的危险带来的心灵压力之间的差别一样,却是小了许多。

    正是因为如此,罗帆方才会在这时,在南尊显现出愤怒之后,反而是有着松了口气的感觉。

    南尊对于自身的控制能力极为强大,很快的,他的面色就恢复了过来。那整个忽然间伸手不见五指的世界也随着他的变化而重新恢复了光明。当然,比起最开始那种祥和生机的模样,却还是有了一些不同,一种隐隐的萧杀,蕴含在这天地之间。

    “你是如何抵挡混沌对记忆的消抹的。只要你说出方法,你便有机会成为我的师弟。”南尊淡淡的道。

    他那丝毫没有包含任何情绪,没有任何感**彩的双眼极为淡漠的看着罗帆。被这一双眼睛看着,罗帆只感觉自己的生命本源都似乎被一只大手抓住,随时可能被捏碎一般!

    面对这样的危险,罗帆当机立断。神庭天鼎瞬间出现在他的头顶。它的力量毫无保留的放出,瞬间将他淹没,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片厚厚的,隐隐散发着灰色光芒。自然有着一股九级伪圣级数的气息透出的光罩!

    在这光罩之下。那一种生命本源被抓住的感觉瞬间消失。

    一种绝对的安定之感出现在他的心中。

    南尊将罗帆的一切动作看在眼中。眼中闪现过一丝惊讶,不过惊讶过后,面上却是现出冷冷的笑容。便好似正在嗤笑一般。这模样,他对于罗帆所祭出的神庭天鼎是什么态度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他虽隐隐间猜到罗帆会怎么回答,但还是有一点侥幸心理,想要真正亲耳听到罗帆说什么,是否真的说出了他所想的那些内容。因此,他却是没有开口说任何话语,悬浮在罗帆的斜上方,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开口。

    “南尊前辈恕罪。在下并没有任何力量抵挡混沌对在下记忆的消抹。”罗帆也看到南尊的表情,心中涌起莫名的不安,但还是硬起头皮,这样说道。

    并不是他嘴硬,而是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以他自身的能力,也确实是没有办法抵挡混沌状态所爆发出来的,对他的记忆的消抹威能,他之所以能够做到在这个时候还记得他被混沌状态消抹过记忆,那是因为他在洪荒天地有着一具本体存在,是因为他借助了洪荒天地的本体作为中转,让他的本体保存这些记忆,再找机会将其发送过来的缘故!

    而显然的,这样的理由,却是罗帆哪怕是面对圣人级数的存在,也不愿意透露出去的,对于这只是九级伪圣的南尊,他自然更不可能了。

    如此一来,罗帆所能够给南尊的回答,当然也就只有眼前这个了。

    南尊对于这样的回答,当然不可能满意。他淡淡的道:“你抵挡不了混沌对你的记忆消抹?那你能否告诉我,你如今对化身的记忆,又怎会还在你的心中?”

    南尊说着,抬手一抓,罗帆就感到自己的记忆翻涌,自己的表层记忆居然开始不受控制的在他的眼前闪过,这些记忆,涉及了方方面面,但重点却是,他这些年时刻不停体悟的,那化身在混沌状态之间,被混沌状态产生的一种微妙波动一扫而过便完全抹去的整个过程!

    “住手!”这变化出现的瞬间,罗帆便知道是怎么回事,猛然大吼出来,无论是神庭天鼎还是这整个世界,整方天地,整片时空,都在瞬间剧烈的震荡起来,无穷强大的威能从四面八方瞬间向着罗帆所在之处凝聚,转眼间便斩断了一切作用在罗帆身上的外力!

    随着一切外力被斩断,罗帆那种记忆不由自主翻涌出来的感觉瞬间消失。

    记忆忽然间翻涌出来,这样的情况,罗帆无比熟悉,那分明是记忆再被人读取之时的感觉!这种事情,他在其他人身上做过不知多少次,但被人用在自己身上,却绝对是第一次。那种无力的憋屈之感,差点将他刚刚擦拭过一次的道心打破。

    好在他因为之前对道心的擦拭,这道心已经比起之前要坚韧许多,在这样的憋屈冲击之下,虽是摇摇欲坠,但最终还是重新稳定下来。

    南尊眼看罗帆身上凝聚出那样强大的威能将一切外力截断,眼中现出可惜之色。显然,是在不能通过手段直接在罗帆的记忆之中读取出自己所需要的欣喜而感到有些遗憾。

    境界高的修士对于境界低的修士的压制,那是全方面的压制。一般来说。两者的境界差距达到某个地步,那么境界高的修士,便能够做到轻松读取境界低的修士的记忆!而这个境界差距该是多大,那就看各种功法,以及各个层次的境界了。

    按照伪圣级数,九级伪圣这一级数的存在对于一级伪圣级数的存在,那境界差距,已经只能算是勉强巨大,只有对于伪圣级数以下的存在,方才能够算是绝对的差距。也方才能够有着绝对的把握能够随意的读取对方的记忆。

    毕竟。九级伪圣虽然比起一级伪圣强大不知多少倍,甚至已经足以将一级伪圣看成是蝼蚁级别的存在,一根手指就能够碾死无数。但,毕竟九级伪圣和一级伪圣本质上都是伪圣。都是踏上九级台阶的存在。

    他们之间的本质差距。却是并不大的。

    在这样的本质差距之下。九级伪圣自然不可能如同对待那些未曾成就伪圣级数的修士一般,肆意的掌控他们的一切,肆意的读取他们的记忆。

    正是因为这样。在初初见面的时候,那南尊方才没有直接动手读取罗帆的记忆,而是先用言语试探,想要先使用语言来让罗帆屈服,一直等到最后时刻,等到言语说不通之后,才趁着罗帆不注意的机会,强制读取罗帆的记忆,想要趁着罗帆可能回想起他所问问题答案的时候,尽快的从他的记忆当中读取到自己所想要的答案。

    只可惜,他却是料想不到,罗帆居然反应这样快速,而且心中所思所想,居然都是关于那些大道玄奥的记忆,对于他所想要的问题的答案,根本没有多想,让他居然读取了那么多记忆都找不到。

    在这样的时候,罗帆自然是知道,自己和南尊翻脸是翻定了,面无表情的,抬手一拍,瞬间,整个世界风起云涌,原来天地分明的整个世界瞬间崩溃!这世界当中的规则法则层,时间、空间,甚至是那大道,都在瞬间变得无比的混乱。

    随着这一切变得这样混乱,这时间瞬息间就从原来的模样化为灰蒙蒙的一片。

    这种灰蒙蒙的一片,完全不像是原来那种模拟混沌状态的模样,而是一种混乱,一种甚至连其中一道完整规则,完整法则都无法找到的绝对混乱!

    这种混乱,因为乃是罗帆借助自己在这世界当中近乎圣人的强大威能所造成的,故而,这样的混乱对于他而言,每一点变化都是了然于心,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丝毫脱离他的掌控。因此,他在这变化的瞬间,一切动作,一切神通都没有受到任何一丝丝的影响,原来该怎样,现在还是怎样!

    而南尊便不同了,他虽是九级伪圣,便是这世界都几乎难以承受他的存在。

    但,这变化实在是太激烈,太快速了,而且混乱得太过彻底了。忽然间,就从原来天圆地方,天地分明的状态,变化成为此时此刻这般绝对混乱的模样!

    这种变化对于一般修士来说,可能是致命的,瞬间就会让他们随着变成这绝对混乱的一部分,哪怕是对于三四级的伪圣来说,也定然会让他们受到相当不轻的伤势。但对于南尊这等九级伪圣来说,却甚至连他们的护身神光都无法突破,更谈不上让他们受到伤害了。

    只是,这变化无法让他们受到伤害却不是重点。

    重点是,虽然这样的混乱变化无法让他受到伤害,但,这种混乱,却是在瞬间打乱了南尊对于外界的感知,瞬间将他的诸多感知混淆在一处,让他在亿万分之一刹那之间,失去了对外界的感应!

    虽说,这一段时间极短极短,甚至短暂得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完全不存在的时间间隔。但,却已经足够罗帆这等级数的存在做到无数事情了。

    罗帆无比清楚,以自己此时之能,南尊这等九级伪圣还是自己所无法抵挡的存在!哪怕是有着神庭天鼎,哪怕是有着那世界支持,哪怕是他对于因果律的掌控层次与南尊没有多少差别,想要伤害到南尊或许有可能,但想要战胜他,却是绝无可能的!

    而一旦打不赢他,那么等待罗帆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身死道消、魂飞魄散都可能是一个好下场了。

    以自己的性命去交换对手受到一些不轻不重的伤势,这样的亏本交易,罗帆怎么可能去选?

    所以,从一开始,罗帆就没有想过要攻击南尊,要战胜南尊。

    他从一开始的打算,就是逃!

    当然,普通的逃显然是不可能的。对于九级伪圣级数的存在来说,只要他锁定罗帆的气息,哪怕是罗帆逃到其他世界,其他天地,都不可能将这样的锁定断绝的。若是罗帆使用普通的逃跑方式,比如制造时空通道前往其他世界,哪怕是前往地球宇宙,都不可能逃脱南尊的魔掌!

    所以,罗帆,很快就选择了一个逃跑方向,一个逃跑的目标。

    那一个这地球宇宙当中,甚至魔界当中,没有任何修士能够自己到达的一处所在天地与混沌状态的间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