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目标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目标

    想到这个,罗帆却是稍稍放下心来。()

    能够对因果律进行第一层运用之后,罗帆对于因果律的威能已经有了深刻的理解。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对于因果律所传递过来的信息,自然是比较相信的。

    既然从因果律传递而来的信息表明,南尊给他带来的危险已经消失,那他自然便不会再像惊弓之鸟一般四处怀疑了。

    他心中一动,抬步轻跨,身形瞬间便冲破了这间隙和魔界之间的那一层薄膜——相比于与混沌状态间隔的那一层薄膜来说,这一层薄膜要突破却是极为容易,甚至都不需要什么特殊的手段,只要心中想法起处,自然而然的就能够突破。

    突破那一层薄膜之后,罗帆所出现的位置,便是在魔界的星空当中,处于那一片当初他找到那时空通道入口所在的生命绝地。这里,和千年之前罗帆进入之前一般无二,根本没有任何区别。看起来就好像这千年时光完全不存在一般。

    悬浮在这星空当中,回想起当初进入之前的模样,罗帆忍不住叹息一声。虽然仅仅只是千年而已,但他却已经觉得恍如隔世,此时,他的诸多想法,比起千年以前,尽皆是有了不大不小的改变。

    叹息过后,他也不在这里停留,将身一转,化为一道长虹,直直往魔界投去。

    他的速度快速得超乎想象,时间、空间在他那种超乎寻常的速度之下,就像是不存在一样。只是短短的数十个呼吸之间,他就已经穿过了遥远的星空。直接落在了魔界战乱迷海之中的一座看起来极为普通的岛屿上空。

    这一座海岛,显然,便是当初他在这里当过一段时间国师的岛屿。

    罗帆离开这一座海岛之前只不过是半步伪圣,现在离开千年再度回来,他的道行境界便已经是提升到了一级伪圣巅峰的层次了。

    这样的境界差别,让他在看这岛屿,那感觉已经是和之前完全不同。

    之前,他虽然觉得这岛屿渺小。但也只是因为这岛屿相对于整个魔界来对比而已,在他自我的感知之下,这个岛屿却还勉强看得过去,虽然称不上大,但也没有说真正小到何等不可思议的地步。

    但,此时此刻,因为境界的提升。他却是真真正正的觉得这个岛屿的渺小了!

    他甚至都不需要动念,光是他站在这里,这整个岛屿当中的一切信息就好像活物一般,疯狂的向他钻过来,让他甚至只需要站在这里,就能够明悟这岛屿之上的一切。甚至关于这岛屿之上那诸多国家在这千年之间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事实上。这千年之间,这整个岛屿之上数万个国度,早已是在不断的战乱当中,被灭掉了九成几。如今,整个岛屿之上。所有国度加起来,那数量。也只不过是数百而已。

    而灵国,便是这数百个国度之一。

    这整个岛屿的国度数量减少这样多,那些减少的国度到哪去了,这可想而知。

    此时此刻,整个岛屿之上,有着数个二十九品的国度。这些国度,每一个都比起当初那数万个国度当中最大的国度都要大上数十倍之多!这数个国度的国土面积加起来,几乎便占据了整个岛屿九成几的面积。

    剩下的那不足一成的岛屿面积,方才是被其他数百个国度占据。而那些国度,所在的位置也都十分尴尬,尽是在那几个二十九品国度之间的交界之处,承受这两个或者更多个国度的压力,真真正正的,便是在夹缝中成长着。

    当然,在这数百个国度当中,灵国的地位,却是相当的微妙。

    灵国的国土面积,比起当初来增长了十倍,这增加,相比于那几个品级已经变成二十九品的国度来说,乃是远远不及的,甚至根本无法将之与他们放在一起。但,相比于那些在夹缝当中求生存的国度来说,却又是好了太多太多了。

    罗帆悬浮在半空中,转眼间便明白了这岛屿之上千年以来所发生的,那几乎一切可歌可泣的事件,见证不知多少国度的兴衰与灭亡。

    按照他这瞬间所得到的那诸多信息,写上一万部三国演义,那绝对是绰绰有余的,甚至,因为斗争更加的复杂,写出来的这些三国演义,怕会比那四大名著都要精彩百倍不止。

    “怪不得这符文结构的威能有了这样大的提升。”罗帆翻阅着那些信息,心中这样想着。

    在完全回过神来之后,他就已经发现,自己身上那符文结构的威能已经是比起当初强了许多倍。当初这符文结构面对只是半步伪圣的自己,都难以将自己的气息完全封锁,还需要他极力收敛才能够做到让他犹如凡人。但在经历千年之后的现在,这符文结构的威能,却已经就是提升了不知多少,便是面对现在已经是一级伪圣巅峰的罗帆,居然也是轻轻松松的,便将他作为一级伪圣巅峰存在的威势与气息完美的隔绝,完全不为外界所察觉。这种提升之大,就可想而知了。

    心中一动,罗帆抬步一跨之间,身形就已经来到了灵国的首都之处。

    这里,和千年之前兵没有多少区别。

    这灵国的皇帝,却还是当初的那位皇帝——作为皇帝,掌控着一个这样广阔的国度,他自然不会缺少能够延长寿命的宝贝,别说是千年时光,便是万年,十万年,说不定他都还在这里。

    虽然罗帆已经是离开了千年事前,但那国师府,却依然是空着。整个岛屿之上,无论其他国度那些散修为了那国师之位争斗得多血腥,多惊人。但他们却都没有任何一个敢于将自己的手伸到灵国之中来。

    甚至,哪怕是灵国的皇帝耗费重金去延请。也从没有任何一名修士敢于其拿来这里任职国师。

    对于普通人来说,千年时光或许已经是一段极长极长的时光,长到足以让他们更新换代数百代以上。但,相对于修士而言,特别是已经成就仙道的修士而言,千年时光又算得了什么?!当初罗帆离开这灵国的事情,或许已经让普通人所遗忘,但那些修士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连那样强大的修士都离开了灵国。自己等人若是在灵国当国师,若是那人回来的时候心中不爽,那自己岂不是便悲剧了?为了这一个小国的国师之位,他们哪里肯就此将自己的性命送上去抵押?

    便是有些后来才来到这岛屿的散修并不知道当初所发生的事情,对于这一个空悬的国师之位有兴趣,也会有着一些知道当初发生之事的同道小心的劝导,将他这等危险的念头打消。

    在如此这般种种因素之下。这灵国的国师之位,方才会如同此时这般依然空悬着。

    而正常国度,若是国师之位空悬,又没有任何修士敢在这里任职,那么这个国度没有多久,便会被其他国度所覆灭。整个国度的一切资源,一切人口,都被其他国度所分食。

    但,灵国却不一样。

    灵国虽没有国师,没有任何修士在其中任职。但却有着几个靠山!也即是,现如今。这岛屿之上最强的几个二十九品国度的作为它的靠山!而也正是因为这几个二十九品国度的守护,这灵国在这整个岛屿当中,反而获得了一种莫名的超然地位。

    那其他数百个国度,都将灵国当成是一处与其他阵营的国度交流的桥梁。

    如此这般一来,灵国虽然武力差到几乎没有,所以反而是在这千年乱世当中变得越来越强大,到如今甚至已经是紧紧次于那几个充当其靠山的国度,而凌驾于其他数百个国度之上!

    而灵国虽然在这千年之间已经强大了,但毕竟没有国师这等存在在这里,所以在这千年之间,虽说国度不断强大,但这个国度,却没有办法给其国民以安全感,无法给他们以归属感。而是让他们对灵国有着一种夹杂着恐惧,又有着依赖的感情。

    这两种感情,便禁锢了这些国民,让这国民当中的生灵出现一种莫名的禁锢。

    而这种禁锢,便是对罗帆有着巨大好处的存在。也正是这种对越来越多国民的禁锢,让罗帆的那符文结构获得了这样大的提升。

    “我现在的道行境界已经是到了一个**颈,或许可以通过战斗来试试看能否突破这个**颈……”罗帆看着和当初相比变化不大的灵国国都,心中忽然这样想到。

    想到这个,他便有了决定。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当真是高不成低不就,道行境界达到**级伪圣级数的存在,他根本便不是对手。除非运气极好,否则在他们的面前就只有逃脱一个选择。这样级数的存在,若是与他们战斗,对罗帆来说或许会有好处,但更多的却是危险,自然不是用之来冲击自己进行突破的好选择。

    而三四五级数的伪圣,对他来说却是没有丝毫威胁,哪怕是在魔界当中,面对这样级数的伪圣,他都能够找到办法战而胜之,根本给他带来不了太大的压力,想要凭借与这等级数的伪圣战斗来完成自己的突破,对于罗帆来说,那显然也是并不现实的。

    至于六七级的伪圣,罗帆现在根本便一个都没有遇到过……想要寻找这样级数的伪圣来战斗,那难度反而不是在战斗,而是在寻找到他们……

    如此这般看来看去,罗帆显然就只有一个选择了。那便是,统一这个岛屿,参加这个岛屿统一之后,那圣人降下的考验!

    他可是记得,当初玄文可是告诉他,在岛屿统一的瞬间,整个岛屿会出现在一个奇异的空间,与完全复制这岛屿一切的岛屿进行惨烈的战斗,在那战斗当中,一旦胜了,便能够完成圣人的考验,被接引到这魔界的中央四块大陆之上的某一块之上。投入圣人座下,从此拥有比在这里更加广阔的世界。更加光明的前途。而一旦通不过那考验,不能战胜那个完全复制的岛屿,那便是一切重新开始……

    罗帆现在所想要的,便是这考验当中的“完全复制这岛屿的一切”这个特性。完全复制一切,那在那时在这岛屿之上的罗帆,自然也是属于这岛屿的一切之中!

    完全复制自己一切的存在,对于任何时刻的罗帆来说,都是最为合适的对手。定然都能够给他以足够的压力的……这对于正追求压力的他来说,显然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至于若是完成考验之后被圣人接引过去,加入圣人麾下的事情,那更加简单。要通过考验,需要的是岛屿获胜,而不是罗帆自己获胜。只要到时候他不参与岛屿之间的战争,只是与那复制的自己战斗。岛屿自然便不能获胜,那考验自然便通不过了……

    决定之后,罗帆抬步轻跨,身形就已经出现在那皇宫的御花园之中。

    比起千年以前,这皇帝看起来只是头发变得有些灰白,眼神多了一些沧桑而已。其他的和当初比起来却是没有多少区别。

    罗帆出现之前,这皇帝正坐在凉亭内部,在诸多宫女侍卫的守护下,自斟自酌,看起来颇有诗意的模样。

    罗帆出现的整个过程根本没有任何的声息。所以,他在这里。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感觉到他的到来。

    等到罗帆走上这凉亭,在那皇帝面前坐下之时,那皇帝,那宫女,那旁边的侍卫,方才发现罗帆的到来,一时间各式惊骇欲绝,一番鸡飞狗跳之后,那皇帝方才认出眼前这人到底是谁,双眼之中闪过激动无比的光芒,止住了那些正抽出武器打算将罗帆砍成肉酱的诸多侍卫,将他们挥退。

    比起当初,这皇帝多了千年掌控灵国的威势,那权威比起当初却已经是完全不同,哪怕明知道他这样的做法极为危险,但却也没有任何一名侍卫,任何一名宫女敢于提出任何异议,各自皆是极为不甘的退步离开。

    留下了那皇帝和罗帆两人,面对面的坐在这凉亭之上。

    那皇帝站起身来,小心的给罗帆斟了一杯酒,道:“这乃是我耗费了一座城池从异国换回来的佳酿,还请仙长不吝品尝。”

    若是这灵国当中的其他人看到眼前这一幕,定然是眼睛都要瞪出来。作为掌控灵国千多年的铁血帝皇,灵国皇帝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都是说一不二,强势无比的,现在这样强势威武的皇帝居然在给人斟酒,而且还这样陪着小心,那情景怎么看怎么违和,怎么看怎么不可思议!

    罗帆对于这灵国皇帝的表现却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他淡淡的看着灵国皇帝斟酒,淡淡的将这杯酒喝入腹中,淡淡的感受着那一杯酒给他的味蕾所带来的惬意,脸上终于现出了笑容,道:“相当不错的酒,我怕已经有许多亿年没有喝过了……”

    灵国皇帝面颊肌肉一抽,却不敢说什么,只是小心的斟酒。

    罗帆喝了一杯酒之后,便不再动那酒杯。这种酒虽说对于一般修士来说是无比珍贵的存在,甚至喝上一杯都足以让他们获得超乎寻常的漫长寿命。但,对他来说,却是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甚至喝下去之后,他自己的身体都会自然将其分解一空,让其尽可能短的停留在自己体内。他方才肯喝这杯酒,只是因为许久未曾喝过,忽然心血来潮想要试试看这种他已经阔别了不知多少亿年的味道而已。现在既然已经尝到了这味道,自然再不会将这种东西送入自己腹中了。

    “不知仙长来此,有何吩咐?”那灵国皇帝看罗帆不动酒杯,连忙小心的问道。

    “你,想不想当个岛主?”罗帆等了一阵,呵呵一笑,问道。

    灵国皇帝一听,先是一愣,接着便明白罗帆所言的岛主到底是什么意思,激动得身体微微颤抖,连忙道:“想!做梦都想!”

    当初,罗帆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给了他承诺,说要帮助灵国统一统一整个岛屿,让他制定一种统一的计划出来。只是,当初那计划只是实施了一个开始,罗帆便因为当初那一件事而辞去了国师之位,这让他每每午夜梦回都恨不得捅自己一刀。

    现在,再续前梦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他哪里还肯有任何矜持?当真是恨不得立马将自己的心掏出来给罗帆看,直接便承认了下来!

    罗帆一听此言,微微一笑,道:“既然你想,那便足够了。”

    说着,他便站起身来,抬步轻跨,便要离开。

    那灵国皇帝先是大喜,再一看罗帆要离开,连忙道:“不知仙长对灵国国师之位有无兴趣?!”

    “灵国,不需要国师。我,也不需要这个国师之位。”罗帆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的身形就已经消失在那灵国皇帝的面前,甚至连半点元气波动都不曾引起,就像是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灵国,不需要国师?”灵国皇帝张开嘴巴,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