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换地!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换地!

    站在这里,罗帆回想起当初的种种,不由得摇头失笑。()

    他从袖里乾坤当中掏出当初自己从那三大门派当中换过来的那两件器物,其中,一个是好似天然诞生的,不知其玄妙的圆环,一件则是佛尊的法宝碎片。

    这两件器物,罗帆获得的时间已经不短,但他却是一直没有耗费时光去领悟这两件器物当中的玄妙。

    现在,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等待这岛屿一统,圣人的考验降临,却是有着不少时间能够等待,却正是体悟这两件器物玄妙的时候。

    此时此刻,罗帆的神通威能,已经强大得超乎想象。心中一动之间,这一片山脉就整个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原本残留在这山脉当中的诸多阵势,直接便被他瞬间抹去,那被阵势隐藏起来的,三大门派未曾搬走的诸多修行资源,就瞬间完全显露出来,几乎堆满了这山脉。

    这些修行资源,乃是那些散修这千年时间搜刮之下所残留下来的,那三大门派真正珍贵的修行资源。这样的修行资源,对于此时此刻在这岛屿之上的任何修士来说,哪怕是对于天神等人来说,也是有着极大诱惑的,甚至足以让他们直接翻脸,造下无数血腥。

    但,这样的一些修行资源,对罗帆来说,自然是丝毫没有任何用处的,丝毫看不上眼的。

    看着这诸多在他看来好似杂物一般的修行资源,罗帆眉头一皱之间。顺手一挥,这诸多修行资源便尽皆在瞬间消失。直接触动这魔界的某一道法则,通过某种玄之又玄的方式,传递到了他刚刚离开不久的一处区域,那属于灵国的,那天神等人此时所在之处!

    在将这诸多修行资源送走之后,这一处中央山脉,已经变成了空无一物,那空荡荡的群山。因为千年时间成为战场,早已没有了当初那种修行圣地的模样。

    哪怕是元气浓度极为浓郁,哪怕是地脉走向依然没有改变,但看起来就已经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了。

    对于这样的环境,罗帆虽然有些不满意,但却也只是皱皱眉而已。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他想要的话,只需要心中一动,这里变得比起原来好上千万倍,都只是等闲的事情而已,自然不会因为这样的情况而有什么太过异常的表现了。

    “这样的修行环境。看了便心情不好。”叹息一声,罗帆顺手一拍。

    刹那间,这整个中央山脉猛然一震,接着,无声无息的。这方圆不知多少万里范围的一大片中央山脉,那不知几百还是几千座高大巍峨的山峰。甚至那地底不知多少的地脉,灵脉,都在这一瞬间,完全化为虚无!

    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出现在这一片山脉原来所在之处。

    这深坑,直接深入地底数万里,这范围之内的,无论是煞气、地火、地脉、灵脉之类的一切,尽皆完全消失无踪,而且,看那断口之处,更是按照某种极为玄奇的状态存在着,让这些断口之处看起来好似天生便是如此,好似自从有这岛屿一来,这断口便已经是断口,而且并将继续永久的存在下去一般!

    罗帆看着这一个深坑,点了点头,顺手一指。

    这魔界的规则法则自然演化,甚至便是这魔界的大道,也自然发生微妙的颤动。

    在这微妙颤动之间,无穷清水从无形中诞生,直接注入这一个巨大的,取代了原来中央山脉存在的巨坑之中。

    这些清水的量无比的巨大,诞生的速度更是快速得超乎想象。

    每一个呼吸,都有不知多少亿吨清水凭空诞生,注入这深坑当中。

    如此这般,只是短短的数十个呼吸之间,这整个深坑,居然便已经被这些清水所充满,形成了一个巨大得超乎想象的湖泊,让这整个岛屿的地貌,瞬间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还是少了一些东西。”罗帆面色平淡的看着这一个凭空出现的湖泊,这样想着。

    如此一想,他虚空一抓,再向着这湖泊一洒。瞬息间,整个湖泊底部,就有着不知多少奇形怪状的水草生成,在那湖水之间,更是有着不知多少水生生物,比如鱼虾蟹啊,龟啊,贝啊之类的生物出现。

    只是呼吸之间,这一个原本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生机的湖泊,就已经变得生机勃勃,形成了人间胜景。

    “还得形成循环才能长久。”这样想着,罗帆直接固定住了那种自然诞生清水注入这湖泊的规则法则,并在这同时为这湖泊增加了一种湖水流失的规则法则,如此这般通过规则法则的方式,形成了一个极为完整而特殊的循环。

    若是有修士看到罗帆借助这样的方式来给这湖泊一个完整的循环,他们定然会在心中暗骂罗帆小题大做、奢侈浪费的。

    给这湖泊这样一个完整循环所需要耗费的精力、力量,都已经足够他们炼制出一件法宝了,那法宝还能够给他们提供巨大的帮助,这一个湖泊成了循环,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这岂是正常修士会做的事情?!

    只是,罗帆却完全不会管这种行为在其他修士看来怎样。

    对他来说,自己过得舒心,畅快,那付出多少努力都是值得的。

    这湖泊或许对他没有什么实质的好处,但让他修行的时候能够有畅快愉悦的心情,让他能够更加投入修行当中,那就已经足够了……

    罗帆细细体察这湖泊好一阵子,发现一切都已经完美无瑕了,终于满意的点点头。

    心中一动,那湖泊之上。就凭空出现了一条船,一条很是古朴。很是普通,但却很是巨大的船。

    这一条船,在这湖泊的正中央,微微的飘荡着,自然透出一股飘逸逍遥的气息出来。

    罗帆眼见如此,满意的点点头,抬步一跨,身形就已经站在船上了。

    这一条船的材质完全是木质。但这种木质,却是一种世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木质,而是一种软中带硬,柔中带刚的木质,而且,这种木质更是极为轻便,一指厚的木质。那重量轻得便像纸片一般。

    而且,这整条船在外面看起来很是普通,便像是普通船一般由龙骨搭着木板建成的。但真正踏上这船上一看,才会发现,这一条船根本就是一株奇特的树天生长成这样的!那船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木板接口。更没有任何木缝存在!

    甚至,隐隐间还能够从这船上感应到一股属于树木的生机,就像是这船现在虽然已经漂浮于海面上,但其实却依然是活着的一般。

    罗帆看着这船,心中暗自赞叹着:“因果律果然是妙用无穷啊。”

    他之所以这样说。原因很简单。这一艘船,并不是他自己设计成这样的。而是他施展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让这湖泊中央自然诞生一艘最适合这湖泊,能够存在最长时间的一艘船之下,因果律自然演化,所制造出来的这样一艘船。

    或者说,这样一棵长相奇特的,只需要清水与元气便能存活下来的一棵奇树!

    因为这奇树乃是活的,而且能够随着时光的流逝而不断成长的,所以,这一棵奇树其实却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腐朽,它甚至能够随着时光的流逝而不断吸收外界的元气,最终可能让自身的存在本质升华,使得自身超脱本体的桎梏,从一棵树变成妖,从而成为修士。

    它的这种基础,在此时来说却是相当的重要。

    至少,因为罗帆在这里,它的这种最终成为修士的可能性,却是大大的提升了——罗帆毕竟已经是强大的伪圣,哪怕是他一切气息内敛,一切力量内敛,但他的存在本质足以让它不知不觉间影响外界的事物。他若是在这艘船上呆的时间长一点,这一艘船自然便会受到其影响,那进化速度,必然会加快。

    对于这个,罗帆却没有去管。赞叹一下因果律之后,他便直接在这船上找了个位置盘膝坐定,开始体悟他手中的那两件器物去了。

    ……

    天神等人在灵国当中,正安排着其他修士去执行各种任务,忽然间发现自己附近凭空出现的大量的修行资源,第一时间的表现,自然便尽皆先是一愣。接着,很快的,他们便尽皆反应了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白这些必定是罗帆送过来的,连忙将这些资源收了起来。

    这些资源,罗帆虽没有告诉他们怎么用,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知道该怎么用。

    他们毕竟也是掌握了极大权势很长时间的存在,有功则上有过必罚,这还是很清楚的。

    除了天神等人之外的其他修士,在看到这些变化的时候,虽然反应比起天神等人满上许多,但毕竟最终还是都反应了过来,知道这些东西怕都是给他们准备的,一时间所有人尽是暗自欢喜,对于被罗帆压服来加入灵国的排斥心理,倒是减少了许多。

    统一整个岛屿,哪怕现在绝大多数国度都已经宣布加入灵国了,但需要做的事情,依然是极多极多,却不是三言两语能够结束的。

    所以,此时此刻,整个灵国,便已经好似一个拧紧发条的机械一般,开始快速的发动起来。这灵国之上出现这样的变化,那灵国皇帝又怎会不知道?他很快的,就亲自来与天神等人相见。

    这次,他却是已经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了,却没有做出那种命令天神等人前去皇宫见他的蠢事出来。

    天神一看这灵国皇帝到来,便道:“你来得正好,免得我们跑一趟。你现在派兵从这几个方向出发,按照指路修士的安排,去接受那些国度的天子印玺吧。其他事情等你将国度接收过来了再说。”

    那灵国皇帝早已见过天神等人,当初天神还在他座下当过一阵子的镇守仙长呢。所以他对于天神等人的实力,却是清楚无比。知道他们哪怕是比不得罗帆,相对他来说,相对于整个灵国来说,都是强大得无法抵御的存在。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天神对他的态度不好,他也不敢露出丝毫不满的神色,只是小心的应是。

    然后,他小心的试探道:“这么多仙长。我该怎样安排是好?”这显然是打算让这些修士在灵国担任职务,以改变如今灵国这种国民没有安全感,只是被禁锢在灵国之中的这种状态。

    天神等人哪里会听不出他的意思。

    几人相视一眼,皆是一笑,最后还是由神圣说道:“不必你安排。灵国以前怎样,今后还是怎样。你也不必去拉拢其他修士,他们不敢答应的。你去的话之时浪费精力而已,倒不如将精力摆在需要的地方。”

    灵国皇帝一听,面色一白。

    他原来还奢望自己在这一统全岛的灵国之中有一些权势,但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是真真正正的傀儡而已。灵国哪怕是再强大,对他来说。也是没有多少区别……他的生活,却不会因此而有任何的改变。

    想到这里,他叹息一声,只能小心的应了声不敢,然后就告辞离开。前往皇宫按照天神他们之前的说法安排了。

    他甚至连回到皇宫之中,都不敢将自己心中的不满与郁闷发泄出来。反而需要表现得兢兢业业,好似对这样的轻松安排极为满足一般。

    “很识时务的皇帝啊。”天神感应着灵国皇帝的表现,叹息一声。

    “要做长命的皇帝,自然需要很识时务。他统治了灵国千多年,若是不识时务,这皇帝早就换上几十个了。”神圣在一旁却是不以为然。

    “就是不知仙长为何要将灵国保持这等状态。这可不是一个正常的,长久的国度所应该的模样啊。”在一旁的另一名修士这样叹息道。

    “这些事情,我们不必去管,仙长自有他的安排。我们只需要照做便可以了。”天神淡淡的道。

    他们几人,对于罗帆虽说已经是颇为熟悉,至少,相对于在场其他诸多修士来说,是更加熟悉的。但,他们看罗帆,却依然是笼罩在一层迷雾当中。无论怎么努力去理解,怎么努力去观察,都会发现罗帆的真相正隐藏在更深之处!揭开一层之后,又有更恐怖的一层……

    这一次的事情,罗帆表现的相当明显,他们自然能够看出罗帆是想要保持这灵国的这种状态,再让灵国统一整个岛屿。

    但,具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他们便完全一头雾水,完全是摸不着头脑了。

    几人商量了一番,都是不得要领,只能够暗叹一声罗帆的高深莫测,自己却是小心努力的安排灵国却占领其他诸多国度了。

    这岛屿相对于凡人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哪怕是有着诸多运输法器、法宝之类的存在,想要让一般人在诸多国度之间来往,那也绝对快不了的。

    光是让灵国皇帝派人去接收诸多国度的天子印玺,那时间,就足足花费了十年之久,方才勉强的完成。

    这十年之间,灵国的国民,也都渐渐的反应过来有着某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渐渐的明白过来,灵国终于要一统整个岛屿,完成自古以来从来没有任何国家完成的丰功伟业!

    只是,在知道这些的同时,他们也都知道了,完成这种丰功伟业的,并不是灵国之中的任何力量,而是不属于灵国的,甚至都在灵国当中没有任何职务,随时可能离开灵国,随时可能离开这岛屿的那些强大修士的作为!

    明白这个,哪怕是最愚昧的国民,心底都自然生出一种恐慌,一种担忧。那些修士,到底是什么目的?他们与灵国无亲无故,为何要这样帮助灵国完成这种丰功伟业?!他们,会不会有什么阴谋,他们帮助灵国,会不会就像养猪一样,要将灵国养肥了再杀?

    那生国民的数量这样多,甚至便是万亿为单位都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所有人都怀疑这灵国会不会不久之后遭遇什么厄运,那所产生的想法之多,就可想而知了。

    甚至,在这十年之间,更是时不时的便爆发出种种叛乱,要推翻灵国朝廷,或者最差的,也是要独立出去不再成为灵国的牺牲品……

    当然,在这整个岛屿几乎所有修士聚集在一起的力量之下,这些叛乱却只是土鸡瓦狗而已,根本便没有给灵国的统一大业造成任何影响,只是激起一些浪花,就淹没在那统一大潮之中,根本就没有造成任何影响,顶多也只是让那些修士有了一些调剂而已……

    对于这灵国的变化,那灵国皇帝,却是没有任何发言权。

    他只能如同傀儡一般,在天神等人的吩咐下,不断的调兵遣将,不断的将文武百官派出去,然后带回来一个又一个的天子印玺,将之收拢起来,等待着日后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来召开祭天大典,昭告天地,将所有天子印玺融合成为整体,让自己成为古往今来,这岛屿之上所诞生过的皇帝当中,最为幸福,同时也最为憋屈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