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考验真相?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考验真相?

    现在的罗帆,已经是完全不敢觉得进入这个世界只是十年时间了。()不单单因为之前他进入这世界已经是十年之久,而是被这世界的研究人员提醒之后,他已经反应过来,这个世界的时光流速,根本就不可能是正常的时光流速!

    之前的十年时间,相对于魔界当中的世界,到底有没有一刻钟,甚至一个呼吸,他都相当怀疑,更别说接下来这个世界的时光流速依然会在不断的加快,甚至最终加快到超越这个世界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说不定,等到这世界百年之后,整个世界完全崩溃,外界都过不了多长时间。距离那法宝所能承受的时间极限,更可能差了不知多远……

    “这个世界,必定不是最后的世界。若是我无法在这个世界触发考验,通过考验,定然便会被投入另一个世界之中,再度经历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罗帆清楚的明白这一点。

    这一点并不难猜。

    原本他并没有往这方面想,只是因为那法宝说他只能够支持十年时间,而他在这世界当中轻轻松松的就能待过这十年时间。而现在,在知道这个世界当中的时间比起外界快速了这么多之后,罗帆终于回想起当初那个世界的变化,瞬间便推测出了这个事实。

    那一件佛尊的法宝所创造的世界乃是以亿亿万来计算的,这样数量众多的世界来充当考验场所,而参加考验的又有多少人呢?哪怕是加上罗帆借助因果律创造出来的那些生灵,数量也只是一两千而已……

    这样多的世界,这样少的考验者。若是用不上这么多的世界,那原本就只能支撑十年时间的那一件法宝又何必开辟这么多的世界出来?

    所以,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便是,这一次的考验并不只是局限于在一个世界之内。当一个世界通不过考验。便会投入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世界通不过,便会继续投入第三个世界,如此这般循环往复下去,一直等到考验者身亡,或者那法宝所能支持的结束!

    这种作为普通人来掌控一个又一个世界的感觉对于罗帆来说相当的新奇。也相当的有趣。当相比于那种成圣的机会,相比于自身所掌握的力量,所拥有的道行,这种新奇的感觉却是远远不够,不足以让他沉迷在这之中。

    在罗帆不断的在这世界的规则法则层当中不断的寻找着那时间异常的根源之时,这个世界的时间慢慢的过去。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

    不知不觉间,时间,就已经过去了九十多年。

    距离那当初研究者所说的,那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时间,已经是越来越近。而这个世界,也因为这样的变化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异常。

    这个世界的科技发展,在这九十几年之间,出现了甚至比起最开始十年之间那种超乎想象的进步更加快速十倍甚至百倍的速度!

    当初只是在罗帆命令下研究这世界的研究者才能够知道的,时间的异常,已经变得近乎尽人皆知了。

    只是,哪怕是科技已经发展到了如今整个太阳系都几乎被统合成为一处的伟大科技,但他们对于时间的异常,却依然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即便是传说中的时间机器已经被发明出来,有着不知多少人已经坐着时间机器前往过去。甚至前往未来,去寻找避免世界末日的方法,最终,也根本没有任何一个有回音传来。便好似这些已经被证明了不知多少万次的时间机器根本就是骗局,根本就没有将那些时间旅行者送回过去或者送到未来一般。一旦启动机器将他们送走,他们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完全消失无踪。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种莫名的恐慌与绝望渐渐的弥漫在整个世界,让整个世界隐隐间加快了走向末日的进程……

    罗帆在这九十几年之间,完全不管这世界的一切变化,只是一心关注着这世界的规则法则,关注着那隐藏在规则法则当中的,那造成时间加速,世界末日的根源。

    这九十几年之间,他因为这样的寻找,对于这个世界的规则法则的解析变得更加的深入,更加的完善,隐隐间甚至感觉自己已经做到能够在这世界当中无所不能,甚至近乎圣人了。但,对于他想要寻找的,时间异常的根源,却是一点都不了解,却是半点都找不到。

    罗帆此时所在之处,虽然还在虚空当中,但却已经不是当中那种完全空虚的虚空,而是在一座神殿之中。

    这一座神殿,并不是他命令这世界的生灵所建造的,更不是这世界的生灵因为他们的神灵罗帆在这里而建造出来的。而是自然而然的,是世界因为罗帆对于这世界的规则法则的解析不断深入而自然凝成的,它看似和那星球表面的神殿一般无二,但事实上却完全是能量与规则法则的凝结,甚至感觉上,那是这世界经过百来年的发展所发展出来的,足以将这世界完全毁灭的武器,都难以将这神殿打破。

    “到底是什么呢……”罗帆坐在神殿的宝座之上,抬手抓着一缕无形的法则。

    这一缕法则,不是其他,正是那规则法则当中,与时间相关的,最为根源的一道法则。

    这一道法则,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已经可以算是时间法则——虽然和这世界的时间本身并不是同一存在,但光是从其种种性质,种种表现来看,其实已经和时间并没有区别了。

    正常来说,这一道法则的任何变化,都会直接反应在这世界的时间上。比如,只要罗帆将这一道法则微微扭曲,这世界在这法则周围一定范围之内,时间便会瞬间发生扭曲。当罗帆将这法则折断。在这里就会出现时间断层……如此这般。

    但,便是这样一道法则,无论罗帆怎样寻找,都找不到其中有任何异常出现。

    这一道法则,便好似是正常世界。正常时空的时间法则一般!任凭罗帆对于这一道法则进行任何改变,都会如同正常的世界一般反应在世界的时间之上。

    无论是减慢时间,甚至是倒流时间,扭曲时间,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异常。

    当然。这些变化当中,有一种罗帆却是从来没有尝试过。不是其他,便是加速时间……

    并不是做不到,而是他没有办法下定决心。

    整个世界原本便是因为时间流速在不断的加速,如今已经快要达到其承受的极限,就要整个完全崩溃。完全毁灭了。若是罗帆再将这时间加速,那岂不是便是要将这个世界向着世界末日的境地再加一把力?!却只会让这世界的崩溃来得更快,而不可能给罗帆带来更多的时间。

    而这,在这时只觉得时间不够用的罗帆来说,当然不是一个好选择了。

    “或许,我应该尝试一下。”罗帆抓着这一道法则,脸上忽然现出莫名的笑容。

    他这时忽然已经想通了。这一次的佛尊传承对他来说也是极为珍贵,但他却并不是就一定要获得!

    得到,对他来说自然是有着极大的好处,可以让他对魔界当中的圣人看得更加的清楚,或许能够从中悟得许多对他有着无数好处的玄妙。但,便是得不到,对他来说也并没有太多的损失。他原来该怎么修行,现在还是怎么修行,并不会因为失去了这传承他就有多绝望,也不会因为得到这传承他就会多放松……

    甚至。更深层的来看,便是得到了传承,那也只是成为魔界圣人的机会而已,而魔界圣人相比于地球宇宙的圣人似乎还有着一些差距……这对于一心想要不死不灭,想要永恒不朽。想要成就真正的圣人的罗帆来说,那吸引力却当真并不算太强……

    明白了这些,他的心忽然就完全放松了下来了。

    “或许,正是我的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态,方才让我找不到那时间异常的根源……”罗帆这样想着,顺手一抹自己手中的那一道时间法则。

    随着他这一抹,他身体附近的时光流速开始快速的加速。

    而且,这种加速的范围,更是从他所在的这一出神殿开始,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几乎只是一转眼之间,就已经扩散到了整个世界,让整个世界的时光流速猛然加速了数百倍,甚至是上千倍之多!

    这世界原本就已经时光流速太快而承受了极为惊人的压力,忽然间时间猛然加速数百上千倍,却是瞬间超越了这世界的承受极限。整个世界从罗帆在的位置开始,开始进行速度快得超乎想象的崩塌……

    首先崩塌的不是其他,就是这世界自然凝成的,那一座和那星球表面上几乎一般无二,但原本甚至能够承受那足以毁灭世界的武器进行打击的神殿。

    随着这神殿崩溃的,就是空间,接着便是规则、法则,便是元气,便是能量,便是物质,最后,方才是引起这世界崩溃的,时间!

    在这世界崩溃的瞬间,罗帆忽然看到了,一种隐藏在这世界背后的,一种更深层次的存在。

    这是一个这个世界最为常见的计时仪器,怀表!这个怀表,很是正常,只是上面有着不知多少裂缝遍布这怀表的整个表面,甚至隐隐间已经深入了这怀表的内部,透过这些裂缝,甚至可一看到那怀表内部的齿轮等等零件也同样是出现了无数裂缝。

    这一个怀表正在走的,并不是正常的顺序,而是在倒计时,而且,极为诡异的是,哪怕是已经损毁破灭到这个地步,这个怀表居然也依然在正常的工作着,完全看不到那无数裂缝对它工作能力的影响。

    罗帆细细分辨这个倒计时的刻度,发现只是差了一点点,这怀表的倒计时便要走到尽头了。这个怀表显现出来之后,缓缓的向着罗帆飘来,不一会就已经落在了罗帆的手中。

    握着这样一个好似是虽是可能崩溃。随时可能分为无数片的怀表,罗帆却忽然恍然大悟了。

    这一次的考验,便是找到这一个怀表!这一个代表着这个世界时间或者说寿命的怀表。

    根据这个怀表的工作方式,很显然,它的倒计时不单单与它自身。也和那世界的寿命连在一起,一旦这倒计时归零,那么不单单那世界将会毁灭,这个怀表也会在瞬间完全毁灭!而到得那个时候,罗帆哪怕是还能够如同现在这般保持清醒,也只能看到这怀表的碎片。而绝不会发现这个怀表的存在,更不会知道这怀表的本质,从而将这怀表给错过了。

    当世界崩溃毁灭之后,罗帆便发现自己所在之处已经变成了那一片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其色泽的所在。也是他当初被那佛尊法宝碎片裹挟着到来的那个世界之中。

    当然,相比于当初他刚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此时此刻这整个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那不知多少亿万个世界如同不知多少亿万个泡泡一般陈列在这世界当中。

    这让这世界好似变成了一个泡泡的世界。

    而当罗帆回到这里,那一个怀表忽然间散发出淡淡的,无形无色的光芒,直接灌入他的身躯当中。瞬间,罗帆就感觉自己的道行境界,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其他一切。都忽然恢复了一点。这一点并不多,只不过是相当于他原来的亿万分之一而已。但便是这亿万分之一,其实便已经相当于准圣级数的存在了。

    虽然恢复的力量不多,但罗帆此时却依然是现出淡淡的笑容。

    在那世界当中过了那百多年时间毫无任何力量的生活,过了百多年想要飞天都只能依靠那世界规则法则的力量的那种生活,现在所回复的这点力量虽然不多,但却已经是让他有了本质的改变,却已经是让他感觉好受了不知多少了。

    “原来这怀表是这般作用,居然能够恢复被那法宝封印的道行。”罗帆一边享受体内充斥着力量的感觉,心中却是这样暗自想着。

    他稍稍一推算。就已经知道自己之前在哪世界当中呆了百多年时间,但外界的时间其实只不过是过去了十个呼吸都不到而已……

    就在罗帆还想要推算更多东西的时候,忽然间,那种一切都受到了某种强大的压制,便是自己的记忆。自己的法力,自己的力量,都在受到某种不可思议的威能作用下不断的失去的感觉再度凭空出现。

    面对这样的变化,罗帆第一时抬手拍向自己的脑袋,亿万次对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被直接施展开来。

    而这亿万次因果律第一层运用所指向的目标,同样是他的记忆!

    此时此刻罗帆被那怀表恢复的力量只不过是他真正实力的亿万分之一而已,只不过是相当于准圣级数罢了。这样的实力,他虽然只是凭借自身的记忆勉强施展出这种亿万次因果律第一层运用交织在一处共同作用,其威能比起他巅峰的时候就所施展出来的威能要差上不知多少万倍。

    但,幸好,这一次那种凭空出现的,对他一切的那种压制,似乎只是针对他现在的力量,针对他现在“恢复”的记忆而已。那威能,却也比起上一次完全将罗帆压制得只剩下记忆的那种压制要弱上不知多少万倍!

    在两者同步减弱的情况下,罗帆居然如同上次一般,在最后时刻完全将这威能挡住,完全保住了自己的记忆!

    当然,同样的,也和上次一般,他刚刚恢复些许的力量,道行,同样是在那种压制之下,好似从来不存在一般,完全不被他所感觉到,让他除了记忆之外,重新变成一个普通人。

    仔细算来,这一次脱离那世界之后,罗帆恢复道行,恢复力量的时间,却只不过是短短的数个呼吸而已……

    面对这样变化,这个时候的罗帆,却也只能无奈的苦笑了。

    就在他苦笑之间,某个世界忽然产生强大无匹的吸力,直接作用在他的身上。若是平常,罗帆还能够抵挡这种吸力,但这个时候,他除了记忆之外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这样一个世界产生的吸力,哪里是他所能够抵挡的?!

    只是瞬息间,他就眼前一黑,直接被吸入那一个奇异的世界当中。

    他忽然间眼前一黑,却并不是因为他已经昏了过去,而是真的外界的一切都变成了漆黑一片,这种漆黑,甚至让人感觉上它是连光明的概念都没有出现的漆黑。

    等他眼前重新恢复光明的时候,罗帆就发现,自己已经重新来到了一个看起来和他穿越之前的世界极为相似的世界当中。

    甚至,他所在的这个房间,也和他上次进入的那个世界当中一模一样——除了,他手中多了一块好像马上可能崩溃为无数碎片的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