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耐心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耐心

    当然,罗帆并不会因为这皇帝通过了考验就觉得他永远不会产生什么反抗的心思了,只是,对他来说,不管这皇帝产生何等反抗心思,他都能够轻松的镇压,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便不需要浪费什么心思去控制他了。()

    而那神王殿,在这个时候,自然也不需要靠这国度的力量来维持其悬浮在虚空之上。这国度的力量,资源,尽皆是要用在统一整个世界之上,哪里能够用在这里浪费掉?

    而解决这个难题,对于这世界的修士来说或许是困难得近乎不可能,但对于罗帆来说,那却是简单到了极点。

    他甚至只需要心中一动,稍稍修改一下这神王殿之上的一道很普通的法则,便自然能够让这神王殿悬浮在虚空之上,而不需要耗费这国度当中的任何资源,任何力量!

    当罗帆将这神王殿修改完成的瞬间,在那下方皇宫之中的皇帝忽然间面色大变。

    一种震撼从心而生,那种这些时日心中存在着的,那种难言的愤恨忽然瞬间完全消退了。

    当差距还在可以想象的范围之时,愤怒,仇恨自然便会产生。但当差距已经达到一个无法理解的高度,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层次的时候,那对方的一切行为,便会变成理所当然,愤怒、仇恨,这种种自然便难以出现了。

    便好似,对于圣人一般,圣人开辟出来的天地便是有什么问题,让某些人利益受损,甚至让某人家破人亡,那些人也只会怪罪直接让他们利益受损,直接让他们家破人亡的存在,而绝不会怪那开辟世界的圣人!

    而现在,对于这皇帝而言,罗帆便是那种好似圣人一般无所不能,无法理解的恐怖存在。

    这样的存在。对于他来说,甚至连仰望,都有些难以做到,哪里还可能因此而产生仇恨?!甚至,之前罗帆对他的种种要求,种种压迫,在此时都变成了一种荣幸……

    心态改变之后。他立马很是虔诚的驾驭武魂飞上皇宫上方,来到神王殿之前求见罗帆。

    这神王殿面积如此广阔,自然不可能只有一罗帆独自一人,但,罗帆却也不需要其他人来这里碍眼,因此。他在之前修改神王殿所在之处的规则法则之时,却是顺手在这神王殿之中创造了诸多好似武魂一般的灵体出来,在这神王殿当中充当仆从。

    这个世界的规则,原本便是适合灵体存在的。

    要不然,修行者体内哪里能够凝聚出武魂出来?

    这样的规则,对于罗帆来说,那简直便是瞌睡来了枕头。甚至不需要大动作,稍稍修改一番,便凭空创造出这诸多武魂。

    或者,更精确的说,这些灵体仆从,可以说是这神王殿的武魂……

    那皇帝被那武魂奴仆引导着来见罗帆,一路上所看到的一切,都让他震撼得无法想象。

    这神王殿乃是他建造的。建造完成的时候是何等模样他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但此时此刻再看这神王殿,他却只能看到他所建造出来的一丝丝痕迹而已!

    整个神王殿,几乎每一处细节,都比起他建造的时候精妙了千百倍。不说其他,便是在他前方引导他前进的那武魂奴仆,便震得他发傻了。凭空凝聚出武魂。将武魂当成是奴仆,这种手段,对他来说便好似圣人在混沌当中自由往来对于罗帆的震撼一般……

    在这样的刺激之下,他在面对罗帆之时。直接便跪倒在地,再不敢将作为一个世界霸主的身份放在心上,就像一个普通的信徒面对自己的神灵一般。

    罗帆一眼看出这人的心态,心中好笑之际,却也暗觉正好,只是用很普通的语气吩咐下去,道:“你现在下去,按照这个步骤,开始统一这个世界。”

    说着,抬手轻轻一拍,虚无当中便有一组信息直接灌入那皇帝的记忆之中。

    现在的罗帆对于这世界规则法则的运用深入程度已经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能调动这世界的规则法则来应和他的动作,施展起来,自然便是无迹可寻,不透出任何一丝丝的异常痕迹了。

    那皇帝心头震撼,一看自己记忆之中多出来的信息,瞬间脸上现出无比激动的神色。

    统一世界,这是任何一个国度的皇帝做梦都想要的,哪怕这皇帝已经是这整个世界的一大霸主,拥有着压制整个世界所有人的权势,却也不会例外,不会因此而满足。

    罗帆所布置的计划,自然是无比完美——以他现在对于整个世界近乎无所不知的状态,每一个国度的弱点,每一个国度该怎样征服才能够更顺利,才能够损失最小,这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如同掌上观纹一般清晰。在这样的信息辅助之下,他若是不能制定一个完美的,征服这世界的计划出来,那他心智,他的道行,他那不知多少万亿年的阅历,也就都是放在狗身上了。

    “这计划居然如此完美!简直就可以当成征服世界的教科书了!”那皇帝越看那计划,便越是震撼,对罗帆越是崇敬。

    罗帆却没有给他时间崇敬自己,说完之后,便顺手一挥,直接借用规则法则层的威能将他重新送到下方的皇宫之中,重新出现在他的皇帝宝座之上。

    那皇帝一转眼间就忽然变了个世界,几乎要怀疑自己之前是否在做梦了。

    好在那信息还在,他立马知道了罗帆的意思,不敢怠慢,立马按照罗帆的计划开始下无数的命令,开始调动这一个巨大得占据了整个国度一成土地的庞大国度的所有力量,这国度当中度几乎所有已经激发武魂的修士,所有军队,甚至所有商家,尽皆有着他们具体的命令。

    这些命令,甚至深入到了个人,深入到了每一个家族。

    接下来数个月之间,这整个国度便远交近攻,开始征服这国度周围那一个个不算太弱小。但却远远不能和这国度本身相比的数十个国度。

    一场轰轰烈烈的,遍布整个世界的战争被直接掀起。

    无数修士,无数谋臣,无数武将在其中斗智斗勇,抛头颅,洒热血,为罗帆。为那国度,开始将这整个世界的力量整合,开始为这整个世界的统一作出贡献。

    “十年……我看你能够忍多久。”罗帆坐在神王殿之上,看着前方的虚无,脸上现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他这样快速的推进这世界的统一进程,除了尽快通过考验之外。便是要尽快的逼出那一名六级伪圣——那六级伪圣现在隐藏起来,正表明了他现在没有对付自己的实力!若是他有这个实力,这几个月之间,早就找上门来了,哪里还用得着隐藏得那么深,甚至让罗帆穷搜天下都无法找到了。

    这般一来,那就很显然了。罗帆需要做的,就是尽量给他少的时间,尽量在他完全准备好之前,就将他逼出来。

    至于之所以统一这个世界便会将他逼出来,这原因就更简单了。

    若是这世界被掌握在罗帆的手中,那么罗帆便能够用最快的速度找到这世界所异常的到底是什么,这样,便能够用最快的速度通过考验。直接获得这世界所隐藏着的考验凭证。到得那时,哪怕是六级伪圣隐藏得再深,也定然会被他所找到!而这六级伪圣在之前面对拥有两件考验凭证的罗帆都只能抵挡了,遇到拥有三件考验凭证的他,那结果可想而知。

    这一点,罗帆看得极为清楚。他相信,那六级伪圣也定然看得很清楚。

    那六级伪圣的耐心。却是比起罗帆预想当中的要强上许多。

    罗帆这一等,就足足等了将近十年时间。

    以罗帆当初做好的计划,统一这个世界,需要的便是十年时间。虽然。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十年当中时不时的便会有一些意外出现,差点搅乱罗帆的计划。但有着罗帆这样一个在这世界当中近乎无所不能的存在,任何变数,他都只需要稍稍一抬手便能够消除,所以,到了这将近十年之后,那被罗帆支持着的国度,却居然是如同罗帆计划的时候一般,即将完成整个世界的统一!即将成外这世界古往今来,第一个将整个世界所有力量统合起来的伟大国度!

    这十年时间,对那国度的皇帝来说,这十年时间的经历,简直便好似活在梦中一般。

    在十年之前,他刚开始下令要建造神王殿之时,整个国家几乎一半的人认为他变得昏庸变得刚愎自用,不再是以前的明君圣主了。

    但,经过这十年之间,在他手中所施展出来的,那种出神入化的调动、整合、征服的种种手段,那种风评早已消失。此时此刻的他,甚至比起淡出建立这个国度的太祖更加伟大万倍,古往今来的无数圣皇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

    至少,在这十年之间激发自身武魂的修士当中,便有几乎两三成所激发的武魂是他的模样!

    由此便可知晓,他的威望,到底是强到了何等程度了。

    而即便是有了这样的威望,那皇帝却也依然相当清醒。那高悬在皇宫上方的神王殿,对他来说,便是一把悬在他脖子上方的利剑,一把随时可能挥下来将他的身首分离的利剑!

    有着这样一把利剑,他哪怕是再被臣子吹捧,哪怕是威望再强,却也不会认为自己已经可以随心所以,肆意而行了。

    “真能忍啊……居然真的坐视我统一世界……”罗帆坐在那神王殿的宝座上,微微笑着看着前方的虚空,在那里似乎有着一个隐藏在黑暗当中的人影一般。

    十年之间,那六级伪圣居然没有任何动静,这国度的统一进程,根本没有遭遇到任何有力的阻击,就像是整个世界从来没有什么六级伪圣存在过一样。

    若不是当初罗帆明明看到那六级伪圣与他一同投入这世界当中,说不定他都要怀疑他是否真的有进入这世界了。

    “难道你是想要等到最后摘果子?还是说,你的力量真的回复得这么缓慢,甚至十年时间都不能恢复足够对抗我的实力?”罗帆暗自思索着。

    在十年时间的最后一天到来之时,罗帆当初所制定的计划完美成功,这世界当中最后一个隐藏着的势力,被剿灭了,整个世界。成为了一个完整的国家,从此,再没有什么国与国的差别,真正的统一,真正的和平,终于降临了这个世界!

    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透出一种莫名的欢欣鼓舞。甚至隐隐间,有着一种更深层的变化正在开始产生。

    武魂,是这世界所特有的,是这世界的规则法则的特殊性所决定的。

    罗帆之前所统一的那两个世界,因为规则法则并不适合修行的缘故,却是没有什么异常。只是相当于将整个世界的人力物力完全整合起来而已。

    但这个世界却不同。这个世界本身便有着修行,便有着超凡之力,这个世界的统一,却是直接反映在超凡之力上。让这世界的规则法则,然这世界的大道自然而然的因此而发生某种微妙的变化。

    而这种微妙的变化,表现出来,便是武魂!

    一个属于这世界。或者说这一个统一整个世界的国度所凝聚出来的武魂!

    “居然有这样的意外之得。”罗帆感受着这世界规则法则的种种微妙的变化,脸上忍不住现出一种莫名的惊喜。

    这一个武魂乃是整个世界所凝聚出来的,其之强大,达到一个超乎想象的程度,一诞生,便已经是达到了世界的极限!

    这样的武魂,罗帆自然不可能放过。

    虽说,这武魂哪怕是凝聚出来。依然是在世界的极限范围之内,依然是处于他所能够压制的范围。但,那毕竟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若是被其他人所得,定然是会给他造成一些威胁,一些麻烦。而罗帆,现在所最想要消除的。就是威胁,就是麻烦。

    世界所凝聚出来的武魂,哪怕本身的根源是无形无质的,但既然已经凝聚出来。自然便需要一个载体,需要某个存在来承载这武魂。

    而则如今,对于这世界来说,能够充当这武魂载体的,当然就只有那以自身的英明神武统一了整个世界的那个皇帝了。

    这一日,那皇帝在这世界一座号称能通天的山峰上祭天,以向上天昭告自身的丰功伟业——这却是一个必要的程序,哪怕是有着罗帆在后方掌控一切,这皇帝却也绝对不可能放弃这种祭天的程序,因为,只有经过祭天,方才能够真正确立这个国度的正统,才能够真正的让这个国度被整个世界所有生灵所真正承认!才可以将这个国度从此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

    若是不经过这个程序,日后这国度之中的许多野心家便能够轻易的找到一些借口来否决这国家的正统性,来掀起叛乱,意图分割这个国度。哪怕不是出现在这皇帝的统治期间,也定然会出现在他的子孙后代的统治期间!

    而这,显然是那皇帝所不愿看到的。

    当皇帝将一大篇繁复拗口的骈文朗诵完点火烧掉的一瞬间,整个天地开始产生极为微妙的震荡。这种震荡虽然极为细微,但却让整个世界的所有生灵都感到一种天变正在出现,都忽然间明白,这世界从诞生到如今最大的,也最重要的变化,即将出现。

    一时间,一种无法言喻的肃穆,出现在所有人的心中。

    而那世界皇帝,在这时却是整个人直直的站在山颠之上,一脸震撼的看着上方天空之上渐渐出现的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巨大得超乎想象,就好似是便是整个世界都不能容纳他一般,但却又极为诡异的,让这世界皇帝能够清楚的看到全貌!

    这个人影起初出现的时候极为模糊,就像是一个幻影一般。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越来越明显。

    最终,在数十个呼吸之后,居然已经变得好似一个真实的生灵一般,出现在天空之上,用无比淡漠的眼神,俯瞰着他,俯瞰着这整个世界,俯瞰着这世界之上的一切生灵!

    “怎么会……”而这个时候,那世界皇帝面上的神色已经变得惊惧交加。

    他隐隐间猜得到这好似就是整个世界的人影便是一个惊人的武魂,但他所惊惧的,却是这武魂的面貌——他居然是那神王殿的主人!那一个十年来掌控着整个世界统一进程,那一个给他无穷底气,让他最终统一了整个世界的存在!

    “居然是我的相貌……看来,我在他的心里留下的阴影当真是很大啊……”罗帆这时在神王殿之中却也看到了那一个世界武魂的模样,忍不住便微微一笑。

    武魂,乃是以生灵心里最为强大的存在的形象来成型的。而世界武魂,要以那皇帝作为载体,自然便以他心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作为形象了,现在其模样乃是罗帆的模样,那代表着什么,却是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