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章 求助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章 求助

    那耐看女子的形态已经是越来越接近之前那两团堵在那一片虚空之中的光团了。而且,其身上也渐渐的释放出某种属于天地之光的玄奇气息,隐隐间,就像是化作了真正的天地之光一般。

    在这样的变化之中,每时每刻的,周围无尽的信息与玄奥都不断的涌入她的身躯之中,不断的融汇。相比于之前,这种融汇速度,却是愈发快速了。

    而她向着那中央的,化作天地之光模样的那信息与玄奥接近的速度,也随着加快起来。

    可以预料,顶多千年时光,她便将真正投入那信息与玄奥之中,完全牟取其中所拥有一切,获得难以想象的升华!

    当然,在罗帆看来,那也是向着深渊彻底的跨出

    在这一条岔路接近起始之处,那壮硕修士却是在艰难的跋涉着。

    那周围无尽的信息与玄奥,对他来说就好像是无边的海浪一般滚滚而来,不断的拍在他的身上,让他不得不用尽全力来与其对抗才避免自己受到这海浪的拍击而后退。

    当然,在这过程之中,他却也时时刻刻的能够得到无尽的好处,感受到自身以及自身的天地之光雏形接收到了某种难以言喻的道理与玄奥,让两者都在同时不断的获得升华

    以这样的速度来看,可以预料,千年时光,怕是还不足以让他前进个数里

    也即是说,待得那耐看女子跨入那中央好似天地之光一般形态的那信息与玄奥之中的时候,眼前这壮硕修士,却是怎样都不可能到达那最深处的。

    看着这一幕,罗帆却只能够暗自叹息而已:“看来,他们终究还是不可能改变现在的关系。”

    这壮硕男子与那耐看女子之间的关系虽然没有挑明,但两者心中的想法显然是不言而喻。若不是这样,他们又怎么可能为彼此付出那么多?

    但,可惜的是,错过了便是永远。在之前他们没有挑明,却就已经永远失去了挑明的机会了

    叹息着,罗帆将自己的感知收回,再一次陷入了修行之中。

    时光流逝,不知不觉已是千年时光到来。

    这一日,从那九百九十九层高塔的最深处忽然有着奇异的波动泄露出来,搅动着这整个禁地,让这禁地之中的无尽光芒在这瞬间产生了微妙的混乱。

    这种混乱,瞬间使得外面的众多修士这么多年来所探查出来的,那进入这禁地的安全通道瞬间易道,几名正在这一条道路上小心前进的修士极为倒霉的被道路之外暴烈千百倍的恐怖光芒直接卷入其中,完全失去自主,只能被动的承受周围无尽光芒的疯狂消磨!

    这种没有凝成天地之光雏形的修士面对着这禁地却是无比的脆弱。

    哪怕是将自身的一切威能都激发到最强,间自己所能够想到的一切办法都用出来,最终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围无尽的光芒在不断的将他们的身躯融化,分解,吞噬,消化。

    可以预料,若是没有意外的话,这些修士被完全消化就是必然的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天地之光雏形从九百九十九层高塔之外发出,向外席卷,找到了这几名倒霉修士,卷住他们向外一送,就将他们送出了这禁地,让他们脱离了被周围的无尽光芒吞噬分解的命运!

    这种手段,远远超过了正常拥有天地之光雏形的修士所应该拥有的。

    哪怕是已经完全凝炼出天地之光的修士,都不太可能做到这一步。

    唯有那种天地之光已经接近某个层次的圆满的强大修士,方才有着把握能够做到这个。

    “道友总是借用主宰赋予之权限做这些,总有一日会让主宰不高兴的。”在那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外的那一座城中,一名修士对另一人叹息一声。

    这另一人,不是其他,赫然便是重德真人!

    也即是,当初与罗帆建立了一些交情,被罗帆赋予了在这禁地之中的一些特殊权限的那一名道尊门下!

    重德真人听到自己的好友这样说,叹道:“或许吧,但,看着这些道友苦心修行亿兆载的成就轻易散去,我却实在不忍啊。”

    显然,方才出手帮助那几名修士,将他们送出这禁地的,正是这重德真人!

    而重德真人之所以能够以不过有着天地之光雏形这一层次的实力完成这种成就,也正是靠着罗帆所赋予他的,在这禁地之中的一些特殊权限的缘故!

    那劝导重德真人的修士看到重德真人如此,不由得叹息一声,道:“道友总是如此,终究是不行的。这一处机缘之地已经存在这么长时间了,很难说还能够持续多久,道友将绝大部分时间花费在这外面,而不是放在机缘之地中,实在是有些不理智啊。”

    “道友这话已经劝了无数次了,我知道友是好意,只是,我的性格早已定型,现在便是再说什么,都无法改变了。”重德真人苦笑起来。

    他的好友一听,无奈苦笑。

    对于重德真人的性格,他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事实上,若不是重德真人有这样的性格,他作为一名孤僻的修士,作为一名依照年来交友屈指可数的存在,又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与重德真人建立这种交情?

    “不过,道友也不必担心,我这些年的修为可并没有因此而退步。反而是大有长进,或许这便是我的修行吧。”重德真人看着自己的好友,笑道。

    却是反过来安慰起了自己的好友了。

    听到这个,那修士更是苦笑了

    在这机缘之地之中哪个修士没有进步?哪怕是最差的,最没有悟性的,其进步速度,都要比起重德真人大上许多

    这样的情况下,重德真人的这种话语,却也唯有单纯的,安慰的作用而已。

    可以说,若不是有着在这禁地之中的特殊权限,重德真人怕是要泯然众人,根本不可能有现在的地位

    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一名修士前来求见重德真人。

    这重德真人的好友眉头一皱,心中一阵不爽。

    这自然不是因为有人前来打扰了他与重德真人的单独相处。而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其他修士来找重德真人,为的,无非就是要他帮忙!

    在他自己想要帮忙的时候,他自然是恨不得重德真人热心过度,陌生人的忙也要尽心尽力,甚至付出自我的代价也要去帮忙。但,现在他与重德真人的关系已经别有不同,心态自然也随着改变。却是恨不得重德真人无比自私,对于其他陌生人的求助完全无视了。

    只是,虽然心中不爽,但他却也没有办法。

    因为,这里那修士并非是来见他的,而是来见重德真人的

    而重德真人,显然不可能不见这样的修士。

    果然,重德真人很是友善的将那求见的修士请了进来,并很是温和的询问了对方来意如何。

    事情果然重德真人好友所想的那般,那修士,确实是来求助的。

    “此次厚颜前来,却是迫于无奈,但凭有半点其他办法,在下绝不会厚颜前来求道兄的。”这修士很是惭愧的这样道。

    重德真人毫不犹豫的道:“道友何出此言?你我同为求道中人,自应彼此扶助,道友有何难题,但请说来,只要在下能够做到,必不推辞!”

    “我就知道会这样”重德真人的好友心中暗叹。

    而那前来求助的修士却是满面的感动,道:“多谢道兄!此事对道兄来说绝对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重德真人只是一笑,道了声请讲。

    那修士接下来便将他所要求助的事情讲了出来。

    原来,这修士乃是一名散修。也是已经凝成完整的天地之光的一名散修。他进入这一处禁地,已经是数亿年之久。

    这样的修士,这一处禁地,本不是他的修行之地。毕竟,这里最为合适的,还是那种凝成天地之光雏形,但天地之光雏形尚且没有凝炼成为真正完整的天地之光的那种修士修行。

    对于已经拥有完整的天地之光的修士来说,这一处禁地之中所蕴含的种种道理与玄奥,其实还是不足以让他们满足的。至少,相对于这第五层之中的其他禁地,其他的奇异修行之所来说,这一处禁地之中的道理与玄奥,还是差了一些。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修士在这禁地之中一待就是数亿年之久,这显然不可能是为了修行。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却是为了找寻自己的亲子。

    一名已经凝结天地之光雏形的,同样是五劫强者的修士!

    他的亲子,在数万亿年之前进入了这一处禁地,之后便杳无音信,完全失踪。若不是他与亲子之间的感应知道自己的亲子依然活着,也依然是在这禁地之中,说不定都要以为对方已经死去了。

    但,这数亿年之间,他在这禁地之中已经是几乎将每一片区域都找遍了,甚至有些地方都已经是找了千百次,自我感觉,这整个禁地之中已经是没有任何一处位置是他所未曾探查过的了。却依然没有找到自己的亲子!

    与亲子的联系,依然是和数亿年之前一般无二,没有任何恶化,但也没有任何好转

    如此这般一来,这修士自然是相当着急。

    到现在终于忍不住前来求重德真人这一名在这禁地之中有着特殊权限存在的帮助。

    重德真人一听,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下来。

    表示,自己定会尽心尽力的帮助这修士寻找他的亲子

    “多谢道兄,无论找不找得到,在下都会毕生记住道兄的大恩大德!”那修士大喜过望,连忙行大礼拜谢重德真人。

    重德真人没有多说什么,让这修士在这洞府之中等待一下,自己直接离开洞府,开始前往这禁地之中一处处他在这里无法探查的位置而去,来到这一处处或是禁地之中的禁地,或是完全密封的,内外屏蔽的所在去一个个的探查其里面的情况,寻找那修士所告知他的,其亲子的存在。

    这禁地相比于当初已经是愈发的复杂,其中种种特殊的,在外界无法探查之处,却是相比于当初要多上数百倍。

    因此,哪怕是有着特殊的权限,能够轻松探查一处处其他修士无法探查之处,重德真人也足足耗费了数百年之久,方才探查清楚一处处特殊之地,重新回到自己的洞府之中。

    那修士见到重德真人,面上满是期待,问道:“道兄可曾找到他?”

    重德真人一脸惭愧,道:“我已经将可能之处几乎探查遍了,都没有找到道友亲子。”

    听到这个,那修士不由得眼神变得暗淡起来,苦笑道:“还是没有找到不过还是多谢道友,让道友白费了数百年时光。”

    重德真人却是摇摇头,一脸惭愧的道:“数百年而已,不过是一眨眼,算不得什么。只是没有帮到道友,实在惭愧。”

    那修士哪怕是心中着急,却也不由得被重德真人的风度所倾倒,安慰了一番,便要告辞离去。

    在他即将离去的瞬间,那重德真人的好友忽然道:“方才道友说几乎?”

    那修士一听,猛然一滞,接着双眼大亮的转过来,看向重德真人。

    “确实是几乎,还有两处位置,我没有探查过。”重德真人道。

    “莫非是”那修士心跳猛然加速,声音之中有些迟疑。

    “没错,便是主宰所在之处,以及”说话间,重德真人将手指向外一指。

    那方向,正好便是那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所在的方向!

    看到那个方向,那修士双眼大亮,忍不住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狂猛的威能疯狂涌出,狠狠的轰在他的头颅之上。瞬间,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他的头颅被这一巴掌完全拍碎了!

    好一阵子,这头颅方才是重新恢复过来。

    直接将自己的脑袋拍碎,这种手段之暴烈,足以看出他的心中到底是有多么懊悔了

    “我本该想到的”他喃喃着,马上拜谢那重德真人两人,身形一冲,就冲出了这一处城池,向着那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冲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