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诡异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诡异

    在他出现的位置,那里有着一个罗帆很是熟悉的身影正盘膝而坐。

    看着这个人影,罗帆忽然有种自己正在照镜子的感觉。

    没错,那个人影,赫然便是罗帆自己!

    “这怎么可能?我还没离开,又还没死……”罗帆看着这人影,心中想法翻滚,几乎无法保持住自己的心神镇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因百花和扈云也已经是跟上来,出现在罗帆的身边。

    “怎么可能?!”因百花在这个时候也是面色大变,看看罗帆,再看看那个人影,面上满是无可置信的神色!

    罗帆原本还打算从因百花口中听到对这种情况的解释,忽然听到因百花口中吐出这样一句话,面色神色一变,道:“这种情况以前没有发生过吗?!”

    “从来没有过!”因百花斩钉截铁的这样道,“至少,我闯荡过这一关许多次,却从没有在这里遇到过我自己!”

    “没有遇到过……或许并不代表没有……”罗帆的面色渐渐恢复了正常。

    现在的情况已经是这样了,他现在所能够做的,就只有接受而已,在这里胡思乱想,猜想什么原因,想象其中有什么理由,这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对于对上自己,罗帆早已有了经验。当初统一岛屿之后圣人的考验不就是有着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自己吗?而且,当初那个自己还是圣人所制造出来的!比起这不知什么存在所创造出来的另一个自己显然要更加完美。在那样的情况下他都能够战而胜之,更别说面对现在在他身前不远处的那另一个自己了。

    之前他之所以惊讶,只是因为现在这样的情况并不在他的预料当中而已,却并不是真的恐惧眼前这另一个自己!

    “既然不知道。那就先杀了再说吧。”罗帆淡淡的道。

    说着,他向前一步,直接就来到那个人影身前。

    就在这个时候,在这一瞬间,那个人影猛然睁开双眼。微微一笑,道:“没想到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

    罗帆眉头一皱,懒得多说,抬手向着他拍过去。

    这一拍,就有一道通道从他的手中直冲而出,直接向着那个人影猛罩下去!

    就在这一瞬间。那个人影忽然身体一晃,好似化为虚影一般,任凭那通道怎样冲击,怎样笼罩,他都不受丝毫影响,看起来就像是和那通道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时间维度。或者两个完全不同的时空一般!

    面对这样的情况,罗帆脸上神色一变,瞬间便知道,这个存在对于这个世界的规则体悟,并不下于他!自己想要借助这个世界的规则来将其搞定,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明白这个,罗帆当机立断。手一转,刹那间,便有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在他的右手之上凝聚,这一股力量,包含了绝对的毁灭,绝对的破灭,甚至隐隐间有着不知多少个世界包含在其中,与那毁灭、破灭一同凝聚成为一个奇异的形态,向着那另一个他猛拍下去。

    这一次,那个人影却无法如同之前那样毫不在意的躲开了。

    他面上神色微微一变之间。同样是一掌向着罗帆挡过来,这一挡,那力量构成方式,甚至是那些世界的形态,都和罗帆发出的一般无二。看起来完全便是一模一样!

    这样的手掌对在一起,那产生的效果可想而知。

    恐怖的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传播开去,只是,这些冲击波在其他地方或许能够将时空毁灭,但在这里却只是让周围的山石被绞碎,让这里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而已,至于时空、规则法则什么的,却并没有因为这样恐怖的冲击波而受到任何影响,依然是如同之前一样平缓自然。

    两人的招式一模一样,力量也是一模一样,这样的冲击结果,可想而知,却是两种相持不下,瞬间完全湮灭,彼此谁也压不下谁!

    等一切平息,所有的冲击波散开的时候,出现在因百花和扈云面前的,便是两个罗帆对面而立。身形动作,几乎一模一样,只有神色之间有些区别。

    罗帆,皱起了眉头,好似遭遇到一个难解的难题一般。而在他对面的那另一个罗帆,面上神色却有些兴奋,好似是遇到了一件什么极为好玩的事情一样!

    也只有两人神色之间的差别,方才告诉因百花和扈云两人,哪个是真正的罗帆,那个是这世界所诞生出来的,罗帆的复制体!

    “你不想知道,我胜了你会怎样吗?”另一个罗帆这样嘿嘿一笑道。

    “我并不想知道会怎样。”罗帆皱着眉头道。

    “你不想知道?还是已经知道了?”另一个罗帆依然是嘿嘿笑着,那表情,却是相当的欠扁,让人再难将这人与罗帆等同起来。

    罗帆确实是早已经知道了。

    这并不难猜,这个世界对于其中诞生的生灵而言,只要能够杀戮够足够的生灵,就能够获得自由,能够脱离这个世界而存在。按照这样的逻辑稍稍推理一番就能够知道,眼前这个存在,若是将自己杀死,定然是能够在获得自由的同时,完全取代自己的身份,甚至可能将自己反而留在这天地当中,取代其身份被这世界所随意的玩弄,被其用来对付后来的闯关者!

    那另一个罗帆虽说只是这世界所复制出来的,但毕竟是有着罗帆的记忆,有着他的力量,甚至有着他的心智,自然是猜得出罗帆的想法。

    他哈哈大笑着,道:“好好好……看来你果然是什么都知道,这样才有趣,这样才有趣!”

    就在这个时候,因百花和扈云两人面色都是微变。

    她们这一次却并不是因为两个罗帆的事情,而是因为。在这个时候,有着两股气息,两个生灵,正想着她们量人快速的赶来。

    而因为之前见到两个罗帆的刺激,她们却是清晰的感觉到。那另外两个存在身上,都带着属于与她们的,或者说,与她们几乎一模一样的气息!

    这样的情况很显然,代表着,这赶来之人。极有可能便是与此事罗帆的复制体一般,同样是他们的复制体!

    果然,很快的,那两个人影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甚至,直接出现在了那罗帆的复制体身边!

    那。赫然便是另一个因百花,另一个扈云!

    对面三人凭空悬浮着,那模样,却是和这边罗帆他们三人凭空悬浮的模样几乎是一模一样。所不同的只是,对面三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兴奋,似乎都等到了梦寐以求的机会一般。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罗帆就清晰的感觉到。在至高至上投下来的那两道视线,似乎凝聚了许多,便好似那某个让他所无法理解的存在,正将自己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一般。

    甚至,连在一旁的因百花和扈云两人,都似乎有了微妙的感觉,隐隐间有种被窥视之感。

    不过,这种感觉,对于她们来说实在是太过模糊了,哪怕是她们两人。而已不由得将这样的感觉当成是一种错觉,并没有将真正的心思放在这上面。毕竟,在这个时候,对她们来说,更重要的却是在她们面前的另一个自己!

    “这一次的情况很不对!”因百花这样道。

    “有没有头绪?”罗帆轻声问了一句。

    “没有。这一关,在我上次的经历当中,怕是第六关都比不上这一关的难度。”因百花肃然道。

    “看来,果真是有什么异变了。”罗帆叹息一声。

    “嘿嘿……有些事情,你们或许早就应该知道,只是你们没有去多想而已。特别是你,另一个我,这些事情,难道你真的想不到吗?”这个时候,在对面的另一个罗帆却是开口道。

    他嘿嘿笑着,神色狂热,在几乎就像是"gaochao"了一般。

    罗帆心中一个咯噔,不由得涌起一股难言的不祥预感。因百花和扈云两人听不懂另一个自己在说什么,他却是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那两道从他踏入这关卡之后就一直盯着他的视线,就像是悬浮在他头顶的斩刀一般,

    时时刻刻的可能斩落下来,将他的身首分开。这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块压在他心头的巨大石块一样,他虽然并没有时时刻刻的去想这回事,但却一直在心底暗自记着这件事。

    或那视线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它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将视线投注在自己身上,是不是它开辟了这些关卡,开辟这些关卡的目的又是什么,这种种问题,一直是在他的心底存在着!

    眼前这样的情况,很显然,便极有可能与这些关卡存在的根本目的相关!

    而且,极有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我猜不出到底是什么。”罗帆淡淡的道,“或许,你能够为我解惑。”

    “你猜不出?哈哈哈……我都猜得出,你怎么会猜不出?!”另一个罗帆哈哈大笑起来。

    这话出口,便是罗帆身边的因百花和扈云两人面色都微微有些变化了。这说话之人,毕竟是另一个罗帆,在某种程度上,它便代表着罗帆,它的想法,它的念头,它的心态,都是属于罗帆的心态,既然它这样说,那么便极有可能代表着罗帆的心中果真是知道事情的真相!

    在周围一片迷雾的时候,忽然有人说自己身边有人知道事情真相,那其他人对于这知道真想之人,要么便会感觉依赖,要么便会疑心——为什么我不知道真相,而你知道真相,是不是这事情和你有关?是不是你在背后搞阴谋?!这种种想法,却是不可能避免的。

    因百花和扈云两人虽然不是什么俗人,不会那么轻易的对罗帆产生疑心,怀疑这些关卡是罗帆的阴谋,但心中自然是会有些想法的。

    罗帆面上神色微微变化。

    “有些事情,只是猜测而已,并做不得准的。”他咬死自己的口风。依然是这样淡淡的道。

    “现在已经是这样了,难道还是猜测吗?”另一个罗帆却是嘿嘿笑着,身上气息涌动,强大的力量缓缓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在他的身体周围渐渐的构筑出了千万个奇异的世界。

    这些世界。便好像是铠甲一样,依附在他的身上,每一个世界,就像是这铠甲的每一个小点一般,密密麻麻的组合以后,看起来完全看不出其本身是一个世界。而只能看出那是一片难以言喻的强大铠甲!

    死而复生……这事情真的会是这么简单吗……

    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叹息一声,身上也笼罩着与另一个自我同样的铠甲。

    这个时候,却已经不再是说话的时候了。

    眼见他们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兴趣,因百花和扈云两人虽心中依然好奇,但却也凝聚心神。开始与另外的自己遥遥相对,气势缓缓提升,彼此之间相互倾轧,要在战斗之前便尽可能的获得优势。

    “你便是不说,事情也在那里,就让我来取代你,让我来先探探这种方式可不可行吧!”另一个罗帆哈哈大笑出来。接着身形一晃,在那世界铠甲裹挟当中,就向着罗帆猛冲过来。

    他的速度,乃是超越极限的速度。

    时间,空间,物质,能量都不能对他造成任何桎梏,他刚刚动身,瞬间就已经出现在罗帆身边,直接一拳向着罗帆的胸腹之间猛轰过去。这一拳。裹挟着那无数世界的力量,在其他地方足以将千百个大千世界完全毁灭!就算是在魔界当中,也足以将一座岛屿大小的空间完全粉碎!

    不过,在这里,却也只是一拳而已。

    罗帆面对这一拳。同样是毫不客气,手中拳头一轰,就想着另一个自己的拳头轰过去。两人的武学造诣相同,若是要斗招式变化的话,两人哪怕是各自都能够施展出精妙得超乎想象的招式,但最终也定然是相互对上的。这一点,他们两人都无比确信。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两人完全摒弃了所有的招式变化,只是以大巧若拙的手段,一拳一拳的对着!

    在这过程当中,两人都将自己的所有修行成就完全融入每一招每一式当中,拼的就是自己的修行,拼的,就是自己的悟性,自己的进步速度!

    而在一旁的因百花和扈云两人与另一个自己的战斗,就完全不同了。

    她们的战斗手段,当真是绚丽多姿到极点,两个人几乎是一举手一投足,都是种种玄之又玄的神通,甚至一呼一吸,都蕴满了无穷的神威。

    相比于罗帆这边如同两个凡人在那里一拳一脚的对着,她们两个战场之中,无数世界诞生,无数世界毁灭,无数奇光闪耀,无数黑暗涌动,种种千奇百怪的神通被施展开来,亿万种足以将世界毁灭的手段不断的展现而出……

    三个战场的战斗如此的惨烈,那产生的声势,当真是巨大无匹。

    这一处位置原本便并不是太过偏僻的位置,在周围还是有着不知多少生灵隐藏着。此时此刻出现这样巨大的动静,那些隐藏起来的生灵,开始快速的向着这个位置凝聚而来,尽皆隐藏在附近,想要做鹤蚌相争最后得利的渔翁!

    而它们的到来,对于因百花和扈云来说,当真是得天之喜。

    她们两人因为之前战斗都是以罗帆作为主力,所以这个时候她们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依然没有达到自己的巅峰,两人都只是勉强踏入伪圣级数而已。能够与另一个自我相持,还是因为对于另一个自我实在是熟悉,知道她们各自的手段。

    现在眼见有这么多外人来到这里,哪里还会与它们客气。

    趁着抵挡另一个自我攻击的机会,两人都偷空将那些隐藏在附近的生灵一个个杀死,从而获得了天地的加持,使得他们所能够施展的实力,随着不断的增强,不断的向着超越一级伪圣的层次跨越。

    那另一个因百花和另一个扈云,或许也是因为她们两人的限制,在最开始的时候只不过是相当于二级伪圣而已,虽然比她们要强,但却也没有达到能够绝对碾压她们,让她们完全不可能抵挡的程度。正是因为这样,方才让她们能够偷空将在一旁窥视的生灵给杀死,方才给了她们两人提升的机会!

    很快的,因百花和扈云两人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就已经是突破了界限,跨入了二级伪圣的层次!

    当她们跨入那个层次的瞬间,她们两人各自的战斗形势便开始渐渐逆转。

    尽皆是二级伪圣,对对手又是这样熟悉,她们与对手之间的战斗力自然是再无多少区别,这样一来,哪里还可能落入下风?!

    而方才因百花和扈云两人那干脆的清场行动,也让周围那些窥视的生灵看得目瞪口呆,每一个都惊骇欲绝,哪里还敢在一旁窥视,一个个都消失得比兔子都快,不一会就让周围变得比起以前更加的清净……

    ★百度搜索雲来阁,万本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