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夺心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夺心

    胳膊是拗不过大腿的。罗帆最终还是没滋没味的品鉴着那老者拿出来的那诸多当真还是有些玄妙的各种物产出来。

    其中,甚至也有着许多是他看了都有些心动,想要自己试着也造来看看的。

    而且,因为东西实在是繁多之极,所以品鉴这诸多东西所耗费的时光,却是比起罗帆所想象当中的更长。

    足足等到他进入这一处地方将近七日之后,那老者方才不再将东西拿出来。

    “不知前辈有何需要吩咐在下?现在神尊规定的最后时限已经到了,若是没有个结果……”罗帆小心的问道。

    当初神尊虽然没有具体规定给他多长时间,但却是说给他几天而已。几天,这并不是一个确定的数字,但却有着一个最大值,那就是九天!超过十天,那就不是几天,而是十几天了……

    所以,可以说,今天,也就是他踏入根源世界的第十天,就已经是当初神尊给他的最后时限,他若是今天之内不把结果给神尊,那等待他的,便将可能是不忍言的事情。

    而显然的,眼前这老者之所以留他在这里,显然是有着事情要他去做,不可能真的就是为了让他在这里来品鉴品鉴什么特产的,如此一来,他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罗帆去死。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考量,罗帆方才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清楚自己的遭遇而已。

    “今日正是时机到了。”那老者笑道。

    “前辈但请吩咐便是。”这个时候,罗帆还能够说什么。只能够这样说道了。

    “我虽不知道你有什么特质能够让那老家伙看重,但,他现在看中了你的身体,这就是你的机会,也是我的机会。我想,他之前和你说的时候,定然是说要借你的身体或者心灵一用吧?”那老者笑道。

    这话,让罗帆咯噔一声。这老者的猜测当真是如同亲眼所见一般!这让他心中更有不祥的预感。

    那老者一看罗帆的表情,便知道自己猜对了,哈哈一笑。道:“哈哈。果然如此,那老家伙都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做派还是一点都没变啊,欺骗人的方法。手段。依然是和当初差不多啊!”

    罗帆听着这话。反而是松了口气。

    他现在已经想明白了,眼前这人所说的话语,却并不一定是真的。他猜到神尊对自己说的话。或许是神尊真的就是一直是这样欺骗别人,而他一下就猜到了。或许也有另一种可能,神尊并没有欺骗自己,只是他猜出神尊并没有欺骗,故而扭曲这个事实,以真假相间的方式,让自己误认神尊在欺骗自己!

    这样的情况,其实和罗帆之前的猜测差不多。

    他原本便有些怀疑神尊不会将身体和心灵还给自己,但同时也并不排除神尊会言而有信,果真是将身体和心灵换给自己。从这而言,这老者所说的,显然就只是废话而已,根本就没有任何积极意义,这才是让他松了口气的原因所在。

    不过,虽说并不完全相信这老者所言,但罗帆自然知道在这里该怎么说:“这该如何是好?!”

    既然双方都把他当成棋子,那他就好好当这个棋子好了。至于他们双方到底是什么算计,最终又是谁胜谁负,那就看他们各自的心智了。至于他,只需要做好他们两人的吩咐,再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够取回自己的身躯,自己的心灵……

    他的目标,成功的希望当然是极为渺茫的,但现如今,他以蝼蚁的姿态在那两位恐怖的强者的夹缝之间,还能怎样?

    “很简单!我要你抢回你的身躯,你的心灵!”那老者双目之中闪烁着灼灼的光芒。

    “这……小子自然是求之不得。奈何,小子实力有限,实在是无能为力啊……”罗帆双眼一亮,接着变得暗淡起来,道。

    他这样的表情,虽然有些表演因素,但却也是有着许多真心在其中。毕竟,这本来就是他的最终目标!

    “你有此心便好。那身躯与心灵本来就是你的,你与它们自然有着天然的亲和,有我在一旁帮助,成功的可能却是相当大的。”那老者笑道。

    “还望前辈帮我!”罗帆知机的道。

    那老者点点头,道:“你附耳过来。”

    罗帆一听,就知道这老者恐怕要传自己什么了不得的法门,心中不由得大为好奇起来。修士的道行境界越高,神通法门的限制便越小。到了伪圣级数,那更是一举手一投足都可以被一般修士当成至高经典了,在这个层次上,还有什么奇妙的功法能够让九级伪圣如此在意?甚至在其自己开辟出来的世界当中,也是显得这样谨慎,这样小心,甚至还害怕被人听到?!

    当然,心中的这种想法,却并不阻止他真的附耳过去。

    那老者就在罗帆的耳边,喃喃着,将一段极为诡异的法诀传授给罗帆。

    罗帆回忆着这一道法诀,脸上神色有些茫然,有些疑惑。这一道法诀每一个字他都知道,但组合在一起,他就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理解这法诀!就好像,有着一层奇异的迷雾遮掩住这法诀,让他怎样都无法体悟这法诀的玄妙一般!

    这样的感觉,对于随手都能够创造出玄奇法诀的罗帆来说,简直就是诡异得不可思议。让他怎能不感到疑惑?!

    “恕小子愚昧,这法诀实在是太深奥,小子却是一点都不理解。”罗帆这个时候也不管面子如何,直接便这样说道。反正自己在眼前这老者的眼中绝对是蝼蚁级别的存在,既然是如此。看不懂那当然就是看不懂,哪里需要在意什么面子,直接就问了出来了。

    那老者一听到这个,脸上却没有丝毫异色。

    显然,是觉得罗帆问出这话是理所当然的。于是说道:“这一道法诀,乃是我专门为你所创的一部夺心之法。它的威能很简单,就是将你已经失去的心灵,用最强的手段夺取回来!”

    “夺心之法……”罗帆听到这几个字,忍不住就有些毛骨悚然。

    虽然这老者的解说之中,这一道法诀似乎并没有太过特殊。其中蕴含的玄妙。都只是针对他夺回自己的心灵,夺回自己的身躯而已。但光是从这名字,罗帆就感到一种深深的恶意在其中!

    相比于这老者的这种解释,罗帆更加相信。这一道法诀。说不定是这老者要从那神尊手中夺取他的心灵而创出来的法诀!若是他施展这法诀。说不定自己的心灵即便是夺过来,怕也要落入这老者的手中吧!

    见识了这老者与那神尊两人那深深的算计,罗帆现在对于他们两人已经是没有了任何期望。却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他们两人……

    当然。显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诸多猜测,罗帆自然不可能透漏出一丝半毫的。所以,他只能说道:“还望前辈解说一番,在下连这一道法诀怎样修炼都不知道……”

    那老者也不在意,呵呵笑着,就将这一道看起来只有数百个字的简单法诀在罗帆的耳边一点点的分析,一点一点的解说。

    随着其分析、解说,罗帆便发现,这一道看似只有数百个字的法诀,真正要展开的话,居然需要数十万文字方才能够解说清楚!而且,甚至这样,似乎都还只是解说出其中的九牛一毛,冰山一角,只能够勉强的将其怎么修行给解说出来而已,真正隐藏在更深之处的奥妙,依然是隐藏得极深极深!

    而那老者,显然也没有继续解说的心思,没有继续将其中的真正道理给罗帆解说出来的意思,只是呵呵笑着,将修行方法解说一番就停了下来,一脸殷勤的看着罗帆。

    罗帆本身道行境界虽然只是三级伪圣而已,但毕竟有着超乎想象的见识,甚至也见过不少从天元大天地当中所获得的诸多功法,甚至还见识过真正的圣人之道!在最开始那一道数百字的法诀因为被九级伪圣的奥义所遮掩,让他根本发现不了其中的真相,完全看不懂这一道法诀,完全无法理解其中的道理。但,当这一道法诀被分解成为数十万字,将其真正的修行方式直接摆出来之后,他那广博之极的见识,那超乎想象强大的体悟能力,便在瞬间,让他发现了一点这法诀的端倪!

    瞬息间,便让他抓住了其中一丝丝这法诀隐藏在更深之处的奥秘!

    那原本这老者觉得罗帆不管怎样都不可能发现的,那属于这一道法诀的真正奥秘!

    “果然是要夺取我的心灵!”抓住这一丝奥义之后,罗帆便心中惊惧,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躯要开始震颤了。

    顺着那一丝丝隐藏极深的奥妙,罗帆便发现,这一道法诀确实是极为高深,极为玄奇,甚至能够让罗帆现在能够以并非九级伪圣级数的心境,心灵意志,完全催动九级伪圣级数的力量,甚至发挥出远远超越一般九级伪圣的恐怖威能!能让他以这样的威能,硬生生的从那神尊的手中,将自己的心灵直接夺回来,继而再借助心灵,将自己的身躯也完全夺回来!

    但,这样夺回来的心灵,却又会打上另外一种烙印。

    这种极为隐晦,极为细微,甚至若是他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便是他再提升百倍都不可能发现的烙印!

    这种如此隐晦,如此细微的烙印,只有一个功效,那就是,将他现在的生命本质完全抹去!使得自己的心灵,变成无主的心灵,使得自己的身躯,变成无主的身躯!

    “比起神尊还狠啊!”罗帆心中想法翻涌,若非对心灵的控制能力足够强,说不定都要用充满恨意的眼神看向那老者了。

    那神尊虽然不知真假,但还肯说个借字,而且当下也没有完全将他的生命本质完全抹去的做法。还肯假惺惺的将他的心灵本质禁锢起来,哪怕是其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让罗帆帮他做事,但却也还残留着一两分的善意。而这老者便是完全不同了,虽然表面完全是笑眯眯的,但心中的恶意,当真是铺天盖地,传授自己的法诀说得好听,内里却隐藏着如此险恶的用心!

    抓住了这一道法诀的真相之后,罗帆自然是没有心思在与这老者讲太多了。只是这样道:“此法诀实在是太深奥了,小子却需要耗费一些时间修行才行。不知前辈能否为我扭曲一下时光。让我好好修行一番这一道法诀?”

    “不可,不可。你现如今在此处的只是生命本质而已。你的心灵与身躯还是在那老家伙的掌控当中。若是我对你扭曲时光,因为心灵与生命本质的联系,那老家伙自然便会发现到异常。到时候他有所准备。你要夺回自己的心灵。成功几率便会小上十倍都不止了。而且。我已经是讲得很清楚了,你按照我说的去修行,自然就能够成功。也不需要浪费太多时间去体悟。”那老者笑道。

    罗帆这才明白,为何之前明明有六七天时间,这老者都不传授这一道深奥的法诀,反而是和自己东拉西扯那么多天,一直等到今天已经是神尊所规定的最后时限到来之时方才将这一道深奥莫测的法诀传给他!这,分明是不愿意给他太多时间来研究这一道法诀!担心他因为长时间研究这一道法诀而发现这一道法诀的真相!

    “当真是环环相扣,算计精深!”罗帆心中暗自咬牙,口中却道:“既然如此,小子明白了。那小子现在便去了吧。”

    “好。等一下你出去之后,就去这一处位置。我在那里已经布置下了许多东西,你将那里的生灵杀死,应当是骗不过那老家伙,但拿去交差,应该是没问题的。”那老者呵呵笑着,向罗帆一指,罗帆就感到一股信息涌入自己的心中。

    那根源时间的四种基本存在都以一种极为奇妙的方式混合在一处,自然不可能用固定的距离,固定的描述来形容具体位置。所以,哪怕是这老者,也只能用这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方式来将这那信息传递给罗帆。

    罗帆感应着这信息,点点头,表示明白。

    那老者呵呵笑着鼓励了罗帆一下,便抬手一拂,罗帆就感觉自己忽然凭空散开,接着再度凝聚之时,就已经是出现在了那一处被迷雾遮掩住的根源世界!

    而这个时候,许多记忆涌上他心头。他很快就发现,在他被那老者召去那老者开辟的世界之时,他之前借助这根源世界的力量所创造出来的那些分身依然没有消失,而是时刻不停的在这整个根源世界使用各种各样的方法继续搜寻着那老者的存在。

    那样子,和他依然在这里继续搜寻的模样一般无二!任何人看着这些人影的行动,怕都会觉得罗帆一直不死心,使用分身的手段在努力的搜寻着什么,而不会发现控制这些分身的已经再不是原来的罗帆,而是被换成了另外的人!

    “连这都算计到了……”罗帆无奈一叹。

    就在这个时候,他就发现,自己的某一具分身却正好是处于之前那老者传递给自己信息的那一处位置。

    而且,那一具分身所使用的探查方法,刚好便是能够激起那一处位置产生异样变化的手段!

    换句话说,即便是那老者并没有将那一处位置传递给罗帆,罗帆也只需要重新回到这根源世界,就会瞬间发现那一处位置的存在!

    这样的整个过程,当真是自然无比,根本没有任何异样的不同,完完全全的,和罗帆凭借这些分身发现那一处位置一样。

    发现这个,罗帆忍不住又是一阵叹息,这算计,当真是成精了,他想要顺势露出一些破绽来让那神尊发现都做不到,只能够顺着那老者铺好的路线走下去,只能按照那老者的安排进行下去。

    果然,就在这一瞬间,那一具分身所在的位置忽然有奇异的波动闪过,那分身就瞬间被抹去,所有存在痕迹都完全消失无踪。

    叹息着,罗帆将所有的分身消除,自己抬步一跨,就已经出现在那一处奇异波动闪过的位置,接着抬手向着那一处位置猛按下去。这根源世界的权限瞬间凝聚恐怖的力量冲向那一处位置,刹那间,那一处位置猛然变化,一个广阔无边的大千世界直接出现在那里。

    接着,一股恐怖的力量从那大千世界之中猛冲出来。

    罗帆一眼扫过去,就发现那力量的主人,正是一名老者,一名和罗帆相处了数日,在不久之前方才刚刚分开的老者!

    而这一股向着罗帆猛袭过来的力量,其强度与质量,更是足足达到了九级伪圣的层次!其恐怖程度,让罗帆瞬息间将所有的其他杂念消除,一切精力都投注在应对这一股恐怖的力量之上。

    在这瞬间,他就知道,虽说那老者说的简单,但自己若是一个应对不好,不说将这世界之中的那老者杀死,说不定自己反倒会倒在其面前!(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云来阁,免费阅读万本小说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