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纠葛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纠葛

    就在他冲出那空洞的瞬间,在空洞当中传来一声无法置信的惨叫。

    接着,虚空变化,那一个空洞忽然扩展到无边无际的地步,却是将这事一片海域完全与那空洞里面的根源世界完全融合在一处,使得那根源世界似乎变成了这一片海域的某处奇景。

    “这里,应该会变成新的生命绝地吧。”罗帆看着这变化,忍不住苦笑起来。

    他之前那么多的努力,因为这样的一点变化,转眼间就已经化为泡影,他,相当于再度陷入了那根源世界当中,再度进入了那神尊师徒两人的战斗之间!

    好在,他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他们两人的战斗中心位置却是颇为遥远,而且他们两人在这个时候似乎也没有任何管罗帆的想法。

    所以,他在这时却是出现了难得的,作壁上观的机会。

    而他心中一动之间,就能够感觉到,自己依然拥有着根源世界相当多的权限,甚至本身依然能够控制着达到九级伪圣级数的力量!

    那模样,完完全全的,便是那九级伪圣在当初要自己办事之时给予自己的那些力量与权限的模样。

    这种情况,让罗帆无奈当中,又有着莫名的疑惑:“都到了这一步了,神尊还有什么要我做的?”

    “汝,终于出现了。”一声淡淡的声音在这整个根源世界当中回荡着。

    随着这声音,虚空变幻。一个巨大的童子身影在虚无当中诞生出来,俯瞰着这整个根源世界。更精确的说,是俯瞰着这根源世界之中的,刚刚脱离那一个神秘世界,向着之前被其分身打碎的那一个童子的身影冲去的老者!

    那老者听到这声音,看到这虚影,面色大变。

    “怎么可能?!你刚刚复苏而已,怎么可能瞒过我的感知?!”这老者大吼出来。

    他的神色,显得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如此的无法置信。那模样。简直就像是发现了一件原来自认为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东西忽然间变了个模样,变成了完全将自己掌握在其手中的东西的感觉。

    “汝之一切,都是吾所教,吾怎会不知汝之手段?怎会没有防备?”那童子这样道。

    说话间。他一探手。就抓向那老者。

    这老者在这时暴吼出来。身上爆发出强烈无匹的光芒,这些光芒化为无数利剑,快速的冲向那童子的虚影!

    那利剑的威能。强悍无匹,每一把,都似乎就是一个利剑的世界一般,足以将任何一名九级伪圣级数的修士化为齑粉。

    光是这样一招,就可以看出这老者本身到底是多么强大,多么恐怖了。

    “汝一直如此,本身有着强大的实力,但却总要留一手。总要等到避无可避,方才爆发。如此做派,却不是求道之人的该有的表现。”那童子却是叹息一声。

    那探出来的手掌微微一晃之间,整个根源世界剧烈震荡,那无数光芒形成的无数利剑世界轰然崩散,完全化作虚无,被纳入那根源世界之中,成为根源世界的一部分!

    接着,那一只手掌,已经是轻轻的将那老者握在手心之上。

    就在这一瞬间,那老者原本的分身轰然崩溃,所有的力量尽皆被根源世界吸收,接着,那老者本体原本所在的那个世界,也轰然爆开,比起那老者分身爆开更强上数万倍的力量随着涌出,汇入根源世界之中!

    “哈哈哈……”那老者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汝为何发笑?”那童子淡淡的道。

    “我笑我自己,我更是笑你!”那老者笑声不停的大叫着。

    “原来如此,汝确实可笑。吾也确实可笑。”那童子在这个时候却说出了让罗帆感到颇为惊讶的话语,居然是同意了那老者的说法!

    “你觉得可笑的,定然和我笑的不同。”那老者这个时候神色却是显得有些傲然。

    “汝与吾为师徒无数万亿年,吾当初便是冲击圣境也将汝带在身边,如今却闹到这般境地,确实是可笑。”那童子叹息一声。

    “不要假惺惺了!现在什么东西都说清楚了,你难道还打算用如此手段来进行欺骗吗?!哦,我明白了,原来,你是将主意打在那蝼蚁身上了……”那老者起先显得有些愤怒,说着,忽然想到什么,面上神色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这话,让在远处旁观着的罗帆面色大变。怎么扯着扯着又扯到自己身上了?!

    那童子却是微微一笑,身形渐渐凝实。随着他的凝实,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世界。这一个世界,并不算大,虽然本质极高,甚至可以与魔界相比,但却只不过是数万张方圆而已。

    那一个世界之中乃是一片虚空,没有天空,没有大地,甚至没有其他物质,只有一个人影静静的躺在那里。

    那个人影不是其他,赫然便是一个童子的模样,那神尊的模样!

    罗帆一眼扫过去,便看清那个世界,更看透了那一个处于那世界当中的身躯。那一具身躯之上,有着一点细细的,永恒不灭的韵味,但同样的,其中却完全没有了任何生机,没有了任何活力,完完全全便是死物的感觉。

    这种死物与永恒不灭的韵味交织在一处,形成了一种极为矛盾,却又极为玄奇,极为不可思议的莫名感觉,让罗帆似乎能够从中悟到许多东西,又似乎什么东西都不可能从那里悟到。

    猛地,罗帆面色一变:“这是,原始世界?!”

    他忽然注意到,那一具身躯所在的那个世界给他的感觉,居然和魔界给他的感觉本质相同!哪怕是表现出来是和魔界有着这样巨大的区别。这样显著的不同,但那也只是表现而已,整个世界内里的一切,居然完完全全便是魔界的模样!那大道,那规则法则层,那世界本源,一切的一切,尽皆是一般无二!

    这个时候,他终于确信,自己之前所感觉到的。那个世界甚至不会比魔界要差的感觉根本就不是错觉。作为原始世界,这样的世界,本身便是当初刚刚开辟出来的魔界,本质上怎么可能会比魔界要差?!

    “居然将原始世界改变成为这种模样。还将自己的身躯放置在其中。这到底是无奈之下的选择。还是冲击魔界圣人必须的一个状态?!”罗帆在瞬间有着无数想法在心中闪过。

    虽说,他对成就魔界圣人并没有任何兴趣。

    但那毕竟是一个极高的境界,毕竟代表着某种并不完善的永恒不灭万劫不磨。他自然是对那个境界有着很强的好奇,自然是对如何成就魔界圣人有着探究之心。

    种种想法在罗帆心中闪烁的同时,罗帆脸上满是莫名的震惊,莫名的震撼。

    “吾,是有些在意这位名为罗帆的修士。但,却并非如汝所想一般算计于其。”这个时候,那童子已经缩小到常人大小,对着那老者说道。

    这老者在这个时候,却依然被捏在童子的手中,只是,比起之前,已经是缩小了不知多少倍,甚至还没有那童子的手指大小!

    这话虽是对那老者所说,但罗帆却同样听到了这话。在这瞬间,他对于那什么原始世界的一切想法都瞬间消失,所有的注意力都转到那童子身上,同时心中波涛汹涌,开始思考那神尊到底是要做什么。

    相比于自己的安危,那什么原始世界就是一个屁,在那两个强大的九级伪圣说起自己的时候,罗帆哪里还敢将注意力分散?

    “哈哈哈……”那老者却是哈哈大笑起来,“这也就是在那蝼蚁面前你才这样说的罢,当初你在我面前表现得才是仙风道骨,才是慈爱有加,但最后呢?还不是为了成圣要将我化作资粮?若不是我反应得快,先下手为强,这个时候我早就变成你的一部分了!现在居然还用这种让人恶心的表亲说着这些让人恶心的话!真是恶心死我了!恶心!恶心!……”

    “吾,对汝的一切,都是发自真心。此点毋庸置疑。”那童子淡淡的道,“至于打算将汝化作成圣资粮,虽说也是确有其事。但,那只是吾在最后一刻因见积累不够方才冒出的打算,最后甚至没来得及实施。此点,吾并不否认。”

    “哈哈……终于承认了!终于承认了!虽然还有着这么多恶心的说辞,但,你终于还是承认了你当初要将我化作成圣资粮……”那老者哈哈大笑着,眼中却是闪现着莫名的释然。

    罗帆听着他们的对话,再看那老者的眼神表情,心中不由得暗自叹息,这两师徒之间的纠葛当真是太复杂了。

    他相信,那童子所说的是真的。因为,他可以理解这样的感觉。这神尊实在是太强太强了,强大到甚至让人绝望的地步。若不是真正完全信任这老者,又怎会在成圣的最后关头被那老者偷袭成功?最终功亏一篑?!以那老者如今表现出来的实力,虽然强大得恐怖,但连这神尊现在复苏的一点意志都胜不了,要说神尊若是有所防备的话他还能偷袭成功,这罗帆是说什么也不信的。

    而真心对这老者好,真心的将这老者当成是自己的传人,却也并不代表他不能在最后一刻将其当成成圣资粮。

    成圣,这是一切修士的追求目标,代表着万劫不磨,永恒不灭,代表着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这,对于一名有着资格冲击圣境的修士而言,都是他们辛辛苦苦追求努力了无数万亿年的目标。在这样的情况下,冲击圣境者在最后一刻发现,自己的积累还差一点,需要将自己最爱惜的弟子化作积累来辅助自己成功冲入圣境,其会怎么选择,那显然是可想而知的——哪怕是做了之后,会心痛后悔得直欲自杀。正常的修士,也绝对会去做的!

    所以,神尊说他对于那老者的好是完全发自内心的,当初也对其没有任何隐瞒,这一切的一切,罗帆是绝对相信的。

    至于那老者,罗帆之前还有些疑惑,现在也已经是明白过来。

    这老者,当初也确实是对那神尊冲击成圣之后的那一点圣意感兴趣,想要占为己有。但心中更多的。还是痛苦。还是被觉得自己被欺骗,被算计的痛苦,这才让他在最后一刻,在觉察那神尊可能要对他出手。要将他化作成圣资粮的时候。顺势就按照自己的期待先下手为强。动手偷袭了神尊,进而让神尊原来对成圣所做的一切努力化为泡影。

    但,就如同神尊对他完全是真心的一般。他对神尊,也同样是一片真心。同样是将神尊当成是自己最敬爱的师尊,将他当成是自己一生的指路明灯来敬爱的。

    在动手偷袭成功之后,或许是因为成功得太顺利了,又或许是过往不知多少年的那种相交的记忆刺激,他却是开始后悔,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感觉,怀疑当初感觉到的,神尊对他起了要将他化作成圣资粮的感觉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这样的后悔,这样的怀疑,自然是让他心中极度不安,让他难以平静下来。

    为了安定自己的心灵,他只能够不断的催眠自己,不断的说服自己,自己做的并没有错误,神尊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处心积虑的想要在成圣的最后一刻将他化为成圣资粮!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心安理得的报复神尊,方才能够心安理得的,活下来……

    但,这种疑惑,毕竟已经产生,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消散?

    这样的疑惑,还是残留在他的心灵深处,让他时刻都感到不安心,让他的道行境界,也随着难以有所进境。

    也正是为了这个疑惑,他方才一直呆在这里,一直等待在这里,守着那神尊。或许,表面的想法,是为了杀死神尊,夺取神尊凝聚出来的那点圣意,但更多的,恐怕就是为了在神尊口中确认自己的感觉,确认当初自己是不是错觉,确认自己到底有没有做错事!

    只是,这样的目的,隐藏得极深极深,深到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地步。

    罗帆推测出这些,脸上忍不住现出苦笑。这样无数万亿年的纠结,实在是让人无话可说。

    “吾承认。”神尊叹息一声,道。

    他的眼神显得有些悠远,神色有些怔忪。那老者眼中的释然连罗帆看了都能推演出这么多东西,更何况对那老者更加熟悉的神尊了,一时间,他心中无数当初与那老者相处的影像闪过,忽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起来。

    这件事,根本说不清谁对谁错。或许真正要说错误的,就是他自己,他当初若是不将那老者带着观看他冲击圣境的过程,一切或许就不会发生了。他不会因为最后差了那么一点积累而产生要将弟子化作资粮的南头,而那老者也不会因为见识到那圣意而起不轨之心,那样的话,现在他哪怕是未曾成圣,却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一步,需要耗费无数万亿年的积累方才能够复苏一点点的意志,要真正复活,甚至都还是遥遥无期……而那老者,也不会因此而陷入那种心障当中,进而落到如今这般,大好前途被破坏的境地……

    “一切都是吾之错……”心中想着,他口中自然而然的开口。

    “……”那老者同样是心智超人之辈,对于神尊更是熟悉得超乎想象,这不知多少万亿来都是在琢磨他的想法,他的算计,这神尊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想法?一时间神色也有些怔忪起来。

    他们双方在哪里陷入莫名的气氛当中,此时的罗帆却有种莫名的无奈。

    “到底有什么算计倒是说啊,现在这样吊着,不上不下的……你叫我怎么安定得下来?!”他这样想着,面上神色变得有些焦急起来。

    当然,虽然焦急,但他却也知道现在谁强谁弱,自然是不可能开口的。

    “汝可知,吾,之所以冲击圣境失败,并非积累不足。当初,若是成功将汝化作成圣资粮,吾也无有冲击圣境成功的可能。”忽然,那童子这样叹息一声。

    这话,无论是罗帆还是那老者都瞬间一震,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其身上。成圣,这是修士永恒的话题,永恒的目标,现在一个冲击过圣境之人在解说成圣之路,那对于一切修士来说,都是难以抵御的诱惑。

    “……”那老者张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却没有开口。

    神族并没有等待那老者开口,而是道:“汝可知,吾等诞生之世界,并非天下唯一拥有圣人的世界?”

    这问话刚完,他便失笑了:“汝自然知晓,当初吾便教过汝了。只是,汝却不知晓,在那另一个拥有圣人的世界之中,吾等诞生的世界,却被称为魔界。而,吾等世界之五十四圣,却有着一个前缀,被称为魔界圣人,而非只是圣人而已。这,并非因为吾等之世界被称为魔界,而是因为,对于那个世界来说,吾等世界之圣人,并非真正的圣人……”(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云来阁,免费阅读万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