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指点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指点

    “……”那修行智慧一时间却是反驳不了这等在它看来是荒谬无比的谬论。

    “所以啊,修行不修行,和能不能活得长久,根本就没有根本性的联系。命中注定你能够活多久,你就能够活多久。一心修行,也是这么活下去,一直胡混,这一辈子也同样就这么过去了。”那乌龟,最后做了这个结论。

    它们这一只乌龟一本书在那里争论的整个过程,罗帆对它们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脸上却只是淡淡的一笑而已。

    那乌龟的话虽说说起来有些道理,甚至让那修行智慧都无话可说,但事实上,那却只是因为它被自己的四级伪圣烙印给影响了,一时间无法掌握住自己的心灵,无法坚定自己的世界观,自然而然的形成了这种似是而非的谬论。

    若是这乌龟乃是他的弟子,他自然会下一些心思去指明他的错误。

    但,很显然的,这乌龟只是他的宠物而已,对他来说只是玩物罢了,他哪里可能下多少心思在其身上?

    故而,在它们如此争论当中,他却是心情无比平静的翻阅着手中那一本书籍,细细的品味着从另外一方完美天地或者大天地通过种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所传递过来的修行奥妙!

    他不去管,那修行智慧却不肯了:“喂!你得了我家主人的修行智慧,这怎么说也算是结下因果了吧,修行之人不是最惧因果吗?!你怎么样也要回报一点吧!我这后辈现在钻了牛角尖。你不将他扭转,这因果可就越结越深了!”

    它的声音尖锐清脆。其中透出的是气急败坏。

    听着它的这话,罗帆不由得微微一滞,终于开口道:“因果?你的主人都死了不知多久了,因果怕早就断了吧。”

    “谁说我的主人死了?!而且,就算是死了,我家主人既然有着这一个后辈,难道就不会有其他后辈?!这因果,难道不可以转嫁到那些后辈身上?!”那修行智慧大叫道。

    这修行智慧为了那乌龟在和罗帆据理力争。那乌龟却是完全不顾,只是在那里大嚼着送上来的凡世食物,那却是看得那修行智慧愈发的烦躁,愈发的焦急起来。

    罗帆想了想,一笑,道:“说得也有些道理。这修行智慧对我来说却是相当重要,若是不回报的话。却还是有那么一丝可能影响到我。也罢,我就随便说两句吧。”

    “大仙,难道你认为我说的不对?!”这个时候,那乌龟终于抬起头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罗帆。

    他得到的那些结论,分明完全就是从眼前这人身上获得的烙印之中所得到的。

    那烙印之中所包含的这些奥妙。点点滴滴分明就是在表明自己所领悟出来的这个结论,怎么眼前这人居然说自己是错误的,居然想要扭转自己的观念?!

    面对着这个,罗帆自然不会多放在心上,淡淡的道:“修行。确实是没有止境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也是正确的。”

    他的第一句话,便是确定了之前这乌龟所说的话。这让那乌龟面上更是充满了疑惑。若是这话是对的,那么自己后面所推理出来的结论,也应当是正确的才是,那么这人到底还有什么好说的?!

    罗帆摇摇头,道:“任何道行境界的存在,都必然有着能够顺手将其碾成齑粉的强者存在。我现在可以确定的说,哪怕是圣人,也是如此。”

    罗帆想起天元大天地的情况,又想起自己当初在那某一方模拟混沌状态的天地当中所获得的领悟,脸上现出怅然的神色。

    圣人,确实并非是真正的最强者,哪怕是在一般修士,甚至所有修士看来,圣人都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甚至便是完美天地毁灭都不能伤其分毫的存在。但,同样的,有着比起圣人更强大的存在,能够一只手指便将圣人碾死,将圣人的一切存在完全在无穷时空当中抹去!

    因为,圣人的不死不灭,万劫不磨,永恒不灭,只不过是局限在罗帆现在所能理解的,混沌状态这一层级而已。在混沌状态之外,或者在混沌状态的更深层,或是是更上层,还有着另外的,更加浩瀚,更加宏大,更加不可思议的存在!在那里,圣人也就失去了那种不可思议的特性了。

    而失去了那特性之后,碾碎,化作齑粉,那显然就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甚至,便是在混沌状态当中,也可能存在着能够对圣人形成威胁的存在。这一点,罗帆从来不会怀疑……

    这,就是罗帆的想法。也是属于他的,四级伪圣级烙印之中所蕴含的一些观念。那乌龟之所以有着哪些想法,就是从那烙印当中接收到这个观念,这个想法。

    那乌龟听到罗帆这话,面上的疑惑更加浓郁了。

    “但,这并不代表,修行,没有意义。正正相反,这代表着,修行的意义重大。”罗帆道。

    “怎么可能?!”那乌龟大惊,怎么可能同样的论据推出完全相反的推论?!

    罗帆自然不会回答这种废话,接下去道:“修行虽没有止境,永远不可能将一切生灵压在脚下。但,生灵自身的实力越强,对于外界变数的抵抗能力,就会越强。比如,凡人,连时间都无法抵抗。百年、数百年,也就成为一撮尘土了。而仙人,却能够抵抗时间,任凭时间流逝,只要没有意外发生,就自然能够活下去。但,作为仙人,却也无法抵抗劫数。不需要什么大世界的天地发出的劫数,哪怕是一个小千世界发出的劫数。都足以让仙人毁灭。所以,相对于凡人来说。仙人,确实是已经是长生永恒。但,对于小千世界来说,这仙人也就不过是如此而已,要他什么时候死,就什么时候死。而只要实力再度提升,当成为太乙纯阳级数的仙人,小千世界的劫数也就对其无可奈何了。也即是说,对于仙人来说,在小千世界之内,太乙纯阳级数的仙人,就是真正的长生永恒。以此类推,若是某一生灵能够强大到成圣的话,那么。一切世界的劫数,对他来说都只是平常,在无边混沌当中,他都能够算是长生永恒。”

    罗帆这一段话颇长,却是他长久以来难得的一次说了这么多话。

    这话,却是如同雷霆闪电一般辟在眼前这乌龟的心头。让这乌龟忽然整个呆滞在那里,神色随着变幻不定。

    这个时候,整个客栈当中的所有人都在瞬间感受到了某种不对。

    因为,他们忽然感觉到看,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忽然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恍惚之间,似乎马上便要大难临头。马上就会有不可思议的惨烈之事会发生一般!

    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这种变化的根源。

    但却有着许多世俗武林中人发现了这种变化的根本所在!这,分明就是有一股强大的气势笼罩在这整个客栈之中的感觉!

    而这一股其实的源头,他们稍稍追溯,也就发现了,那居然是来自那靠窗的一处位置,盘在桌面上的一只乌龟!

    “果然是异兽!”这样的念头在那些感觉到这气势源头的武林中人心中闪过。

    那乌龟现在连超凡成仙都不能,在罗帆看来自然是蝼蚁中的蝼蚁,拔出一根头发出来转化的投影都能够轻松的碾死亿万个。但,这种存在相对于凡人来说,那却已经是足够强大,强大到哪怕是武林高手,都无法拥有足够的信心来与其相对!

    那些武林高手在发现了这一股气势的来源之后,便尽皆是面色大变。

    几乎同时的,匆匆忙忙的逃离出了这客栈。

    甚至连付账这种事情,都忘记了。

    而此时此刻,这客栈当中的那些伙计、掌柜等人却都是被那股压抑的感觉搞得心浮气躁,眼看这些武林高手要走,一时间都忘记了他们的可怕,声声喝骂响起,原本绝不可能做出来的各种粗鲁动作都毫不犹豫的做出来,搞得那些武林高人却是相当的狼狈——他们在乌龟面前是极度弱小,甚至不敢涌起任何反抗的心思,但在不通武艺的凡人面前,那却也是高高在上的,正常来说,他们、力量爆发之间,都足以轻松的将那些掌柜、伙计给搞定。

    但,问题是,他们哪里敢……

    那乌龟可是这客栈老板的宠物啊……就算那老板真的只是凡人,命令那乌龟一个动手,他们定然就成了肉酱了。

    因此,他们也只能无比狼狈的结账,接着匆匆忙忙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逃离开去。

    而这个时候,这笼罩住整个客栈的那一股气势也已经是消失无踪。

    那一只乌龟这个时候却是在桌面上人立而起,两只后脚曲着靠在桌面上,两只前脚艰难的抱在一起,向着对面的客栈老板不断的弓着,看那样子,分明就是一个人跪倒在地不断行礼的模样!

    这种诡异的模样,却是看得那些还在这客栈当中的普通人目瞪口呆,好一会,才终于有人赞叹起来:“训得真好啊……”

    那样子,分明是觉得这样的动作,是那客栈老板自己训练出来的!

    这话,却是很轻易的被所有人给接受了。他们很快的便散开,吃喝的吃喝,高谈阔论的高谈阔论,工作的工作。一切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多谢大仙指点之恩。”那乌龟自然是真的在叩拜罗帆,同时口中更是这样说道。

    罗帆只是一笑,道:“这只是避免结下因果罢了。”

    “虽然对大仙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对小子来说却是再造之恩,若是没有大仙今日这一番话,小子还不知要在歧路走上斗酒。小子虽然不肖,但却不敢忘恩!”说着。砰砰砰的三个头,就磕在桌面上。

    罗帆没有阻止。也没有得意,面上神色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道:“不要说些废话,在这些日子做好你的宠物就是了。”

    那乌龟这次却是显得很是积极的答应了一声,接着开始表现出和之前一般模样的大吃大喝起来。

    它不知道该怎么做宠物,但显然之前自己的表现是符合眼前这大仙的要求的,所以他自然是要保持下去了。

    罗帆也没有多管他,继续翻动着手中那修行智慧。

    “不错不错。看在你这事情干得不错的份上,你夺这夺修行智慧的因果,勉强算是告一段落了。”这个时候,那本书却是大喜起来。

    作为修行智慧的灵性,它自然是知道,眼前的那乌龟看起来和之前一模一样,似乎同样是在那里不知修行的大肆咀嚼。但事实上却是时时刻刻的运转体内力量,缓缓的从周围虚空当中抽取元气汇入身躯之中,显然是终于知道了修行的重要,开始时时刻刻的修行起来了。

    这种模样,显然是罗帆所说的那些话十分有效,这却是让它颇为满意。

    这种没有营养的话。罗帆自然不会去管。

    那灵性很快的就感到有些无趣了。它嘟囔了几句,发现罗帆都没有管他之后,便再度将自己的目标转到眼前那乌龟身上,对着那乌龟道:“你这样修行是不行的!你是玄武后裔,修行的自然要是玄武的功法才合适。你看看你现在,修行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样修行下去。哪怕是能够快速长生,日后的前途,也绝对是好不了的!”

    这乌龟被罗帆点醒之后,虽然有些鄙视这修行智慧的口才,但还是知道这修行智慧对它的好,于是虽然没有停下修炼,但却很是恭敬的道:“不知前辈有何指点?”

    这样恭敬的态度,却是让这灵性颇为满足,大笑起来,道:“这你就问对人了!我身上记载的各种玄武的功法车载斗量!其中任何拿出一道,都足以让你受用不尽!我看小子你还算可教的份上,就传一道给你吧!”

    “多谢前辈。只是,我似乎听说,最好的修行法门,应该是自己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所创造出来的。只有这样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才能够最完美的发挥自己的潜能的。”那乌龟恭敬的道。

    这态度虽然恭敬,但那种质疑之意,却是毫无掩饰,这让那修行智慧有一种被冒犯的愤怒,道:“小子!刚夸你几句,你尾巴就翘上天了?!自己创造修行法门当然是最好的!但你现在连仙人都不是,你创造个屁修行法门?!还是先老老实实的修行前人传承的法门,有了一些基础之后再考虑自创修行法门的事情吧!”

    那乌龟面现恍然,连忙道:“多谢前辈,还望前辈教我。”

    “哼!”那修行智慧现在依然余气未消,哼了一句,就不再说话了。

    这乌龟连忙不住的赔小心,不断的请罪,好一会之后,那修行智慧方才松口,道:“看在你诚恳的份上,我就漏给你一点好处吧。免得你不知道天高地厚。”

    那乌龟自然是感激不尽,好话又是说了一箩筐。

    “没想到这些天,进步最大的居然是这小东西……”罗帆虽然绝大部分心思都放在手中的书籍所记载的内容上,但却也注意到那乌龟和修行智慧两者交谈的整个过程,这个时候心中忽然闪过这样的想法。

    相比于那修行智慧的稚嫩,这乌龟却是显得圆滑了许多。

    这种圆滑,当然不可能是天生的。那分明是这一个多月它一直呆在这客栈,耳濡目染之间,却是学到了许多凡人的圆滑。这个时候运用起来,却是将那修行智慧玩弄于鼓掌之间。

    在罗帆暗自感慨之间,那修行智慧已经开始指点那乌龟的修行了。

    虽说已经被罗帆抽取出来,但这修行智慧毕竟是这乌龟所有,乃是这是乌龟的先辈留在血脉之中的传承。它对于这乌龟的指点,那自然是不遗余力,对于那乌龟的指点,当真是详尽得甚至让人觉得啰嗦了。

    虽说修行智慧原本是在乌龟的体内,但毕竟灵性没有完全激发出来,以前这乌龟从那上面所获得的好处,都只是自然而然泄露出来的。相比于完整的修行智慧来,当然是显得极为片面,根据这些片面的好处来整理出一些功法,那自然是有着许多疏忽。

    现在这灵性根据完整的修行智慧来对其进行指点,效果自然就完全不一样了。很快的,那乌龟的模样就变得而有些模糊起来,其周围的空间也微微有些扭曲起来。其体内的力量更是随着这过程开始快速的转换着性质,那被刚刚布置的阵法限制在身体周围数尺范围之内的气息更是随着不断的高涨。

    渐渐的,更有一股极为古朴,极为厚重,更极为沧桑的感觉出现在那越来越强的气息之上!这,分明便是远古的血脉正在渐渐被激活的迹象……

    “血脉浓度比我想象当中的还要浓郁啊……”那修行智慧的灵性在这个时候却是以小儿的声音发出这一声感慨。

    ★百度搜索云来阁,免费阅读万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