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三百年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三百年

    罗帆在这边金城当中优哉游哉的日子一过就是三百年。

    这三百年之间,这城中之人换了四五拨,当初罗帆刚来之时这城中居住的所有人都已经化作尘土,便是他们后代的后代,现在都已经是垂垂老矣了。

    这样相对于凡人来说极为漫长的时光,罗帆一直是在这城中居住。

    平常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他的客栈当中,在那一张靠窗的桌子旁边坐着看书,偶尔的,也逛逛这城市,看看这城中各种有趣的活动。

    日子,却是过得相当的悠闲。

    而他这三百年间毫无变化的模样,若是一般情况,早就被这城中所有人都知道他的不平凡了。但,因为罗帆的意念,整个城中所有人却都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对于所有知道罗帆之人来说,罗帆就是一个很平常,很儒雅的年轻人而已,甚至许多人都还觉得自己是和罗帆一起长大的,能够记得罗帆小时候的模样……

    这种玄妙的威能,却是让充当罗帆宠物的那一头乌龟时常赞叹。

    这样的手段,对于那乌龟来说,实在是太高端了。那乌龟虽然已经是散仙了,实力也已经是极为强大,能够一巴掌将整个城市毁去。但,这种不需要任何动作,不需要施展任何神通,整个城市的所有人的记忆都自然调整,自然适应的能力,还是远远超过他所能理解的范畴了。每次看到原来从小看到大的老人一脸追忆的回忆起罗帆小时候穿开裆裤的模样,它在好笑之间。都会感到莫名的震撼……

    至于那修行智慧,对于这个自然是没有任何特殊感觉的。

    毕竟,对于记载着无穷无尽修行奥妙,甚至记载着伪圣级数玄奥的它来说,这种自然调整周围所有生灵记忆的能力,实在是再平常,再普通不过了。

    这一日,罗帆终于将那一本看了三百年之久的书籍翻到了最后一页。

    书本瞬间一合,脸上现出一种莫名的明悟之色。

    三百年时间来读一本书,这也只有罗帆这等有着永恒时光。并一心只关注修行。只在意道行境界提升的强大存在才能够做到吧。

    随着他将书本合上,他身上的气息微微变幻,本质似乎获得了某种微妙的提升。

    这却是他的道行境界获得了提升的表现。

    看完整股修行智慧,他对于那玄阳天地的修行体系。已经是有了极为深入的认知。

    对于玄阳天地之中众生的世界观。也有了一个具体的理解。

    通过对于这种世界观的理解。他却是感觉自己的则之世界观有了一些进步,原来有些解释得有些模糊的存在,因为有了玄阳天地那种完全不同的世界观的解释启发。都变得清晰了许多。

    而这种世界观的完整,自然而然的便会带动他的道行境界得到提升。现如今有着这样的进步,却是很正常的。

    道行境界提升之后,罗帆已经是脱离初入四级伪圣的状态,成为了一名可以称得上是小成的四级伪圣。

    “咦?你看完了?!那不如快点将我打入我后辈的体内吧!我看它现在又快要被你的修行智慧给洗脑了!”这个时候,罗帆手中那本书中传出这样的声音。

    当初这修行智慧虽然因为罗帆几乎巨细无遗的询问而变得沉默,但却也沉默不了几天,几天过后,便变本加厉,变得比起之前更加的啰嗦,更加的聒噪!若不是罗帆道心坚定,说不定这一股灵性早在这三百多年之间便已经被抹去了……

    至于它言语当中的所说的,罗帆的修行智慧,所指的,显然便是那乌龟从看到罗帆的形体之上所接收到的那四级伪圣烙印了。对于将圣人烙印称之为圣智的修行智慧来说,这种烙印与圣人烙印本质相同,但级数却是差了那么多,显然便是修行智慧了,虽说,和他这一个修行智慧有些不同……

    罗帆听得这话,微微一笑,道:“打入自然是没问题。不过我当初怎么抽出来的,这次怕就要怎么打回去了。那样的话,你这一股灵性,可是不可能保留下来的,你可要想好。”

    “……不必了吧……不用一定要和当初一样吧。我觉得,这样直接打进去就挺好的。”那修行智慧一听,不由得悚然。

    这也是显然的,任何有着智慧之辈,哪怕是一股灵性,对于消亡,对于死去,都是排斥的。听到自己要被抹去,这和一般人听到自己要被杀死有什么分别?当然不可能毫无挣扎的同意了。

    “这可不行。将你留在那里,那岂不是重新结下因果。”罗帆淡淡的道。

    他现在一片轻松,却是有了心思和这修行智慧逗趣。

    “罗帆,你今天怎么不看书了?!”这个时候,在门口传来一声清脆而惊喜的声音。

    罗帆扭头看过去,便发现一名十六七岁,双眼圆溜溜好似两颗熠熠生辉的水晶一样,形容更是极为可爱,身材极为匀称的女子正一脸惊喜的在那里。

    罗帆这三百年一直没有太过出格的表现,甚至他的形象也只能勉强称得上一声帅而已,在一般人看来又是这样古板,本不招女人喜欢。但,奈何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这些年,也陆陆续续有着女子看上他,虽然大多数保持着矜持没有主动追求,但却也有不少如同眼前这女子一般,几乎每天都要来这里呆上几个时辰,殷勤的伺候,想要引起他注意力的女子。

    “是啊。书已经看完了。”罗帆笑道。

    对于这女子,他自然是不可能接受的。不单单是实力差距,更有着这个女子的父母、祖辈、增祖辈。都是他看着他们从穿开裆裤一直成长起来的。甚至便是这女子,他也看清了她从穿开裆裤一直成长到现在。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看着女子怎么看都只有长辈看晚辈的心态,哪怕是要体会世俗人生,享受一下世俗婚姻,他也是不可能选择这女子的……

    “终于看完了啊!太好了,那你今天陪我去逛逛庙会,好不好?”这女子来到李浩的桌前,脸颊红扑扑的说道。

    “原来又是到了庙会的时候了啊……”罗帆感慨一声。

    这女子却听不出他的感慨当中夹杂的情绪是何等的深刻,很是期待的道:“是啊。庙会可好玩了!有好多人杂技表演呢。我们快去吧!”

    “算了,你知道我不喜欢热闹的。”

    “怎么会不喜欢热闹?我记得你小时候不是很喜欢的?”那女子很是惊讶的道。

    “呵呵,人总是会长大的嘛。”这个时候,门口又传来这样一把声音。

    这声音传来。那女子便面色一僵。咔咔咔的扭头看过去:“爹爹!”大叫一声。猛扑上去,紧紧的抱住那说话之人,不住的哭泣起来。

    “哈哈……没想到几年不见。居然长这么大了!让我看看,我的乖女儿现在怎么样了!”那人哈哈大笑着,一边擦着那女子的眼泪,一边细细的打量着那女子,眼中满是愧疚心酸之色。

    罗帆一扫那人,便微微一笑。这是一名中年男子模样之人,却是这女子的父亲。同样是被罗帆看着张大的,只是他却是在十年前已经离开了这边金城,据说是要前往仙山求道,到现在方才归来。

    那中年男子安抚了那女子好一会,方才让那女子停下了哭泣。

    之后,他便让那女子回去家里准备吃食,自己想要常常她的手艺。那女子虽然万分不舍,但却还是对父亲的想法比较在意,和罗帆告辞之后,快快离开了这客栈。

    而那中年男子,却是留在了这可战当中,眼见那女子走远之后,来到罗帆桌前,躬身行礼,道:“小子不知前辈高人在此,当初多有冒犯,还望前辈恕罪。”

    罗帆呵呵一笑,道:“不知者不为罪嘛。没想到你这小家伙居然短短十年之间就修成仙道,看来这些年你却是颇有奇遇啊。”

    没错,这中年男子离开这城市十年再度归来之后,居然已经不再是凡人,甚至都不是一般的修士,而是已经成仙!

    此时此刻,他赫然已经是一名散仙!道行境界,和在罗帆身前缩成一团修行的那一头乌龟在境界上却是不相上下,隐隐间,甚至还有些超出之处……

    十年成仙,这还包括寻找仙门,这速度之快,那几乎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奇迹了。

    “小子这点道行,在前辈面前却是不值一提。”那中年男子很是恭敬的道。

    这整个城市所有生灵记忆被蒙蔽,被调整的变化,并不是罗帆施展神通所致,而是这天地自然而然的为罗帆的到来而自然做出的改变,是因为他的想法而自然衍生出来的一种变化而已。其影响虽然奇妙,但层次却并不高。

    只要有生灵在生命本质上能够突破,便自然能够免除这种影响。自然能够恢复被蒙蔽的记忆!

    而成仙,显然就是这样一种生命本质的突破。所以,眼前这中年人在成仙之后,便完全恢复了一切记忆!自己小时候所看到的罗帆是什么模样的,自己长大之后所看到的他是怎么样的,这客栈在小时候是怎样的,长大后又是怎样的,这一切的一切,都在瞬间完全恢复过来。

    让他在那一刻就知道,罗帆乃是一名实实在在的高人!

    他留在这里,要么便是有着什么谋算,要么便是有着什么难言之隐。若是放任不管的话,定然便可能对他的家乡造成难以预测的后果!

    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他方才在成仙之后,不顾门派的阻挡,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用最快的速度回归这边金城,想要亲眼看看罗帆到底是什么人,隐藏在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是不是会对边金城有什么损害!

    但,当他真正看清罗帆的时候。他便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猜疑。

    或者说,不敢再有之前那种猜疑。

    因为,罗帆的强大,已经达到了他所无法想象的程度!他看罗帆,便有一种自己门中无所不能的掌门也远远比不上他的感觉!自己在其面前,完全便是蝼蚁而已。这样的强大,这个城市对其来说,那便是随手都能够创造的东西,他又怎么可能对这里有什么阴谋,有什么谋算?

    正是因为这样。他方才会表现得如此恭谨。

    “不错了。不错了。你看我这宠物,每日在我面前修行,十年来都没有任何提升,你能够在十年时间从一介凡人成就散仙。放到任何地方都足以夸耀了。”罗帆笑道。

    “嘿嘿……这分明是在另一个时空当中经历漫长时光堆积出来的结果。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这个时候。那修行智慧忽然开口道。

    这修行智慧开口说的话凡人自然是完全听不到的,但眼前这男子已经是散仙,早已非是凡人。却是能够清楚的听到其说话。

    当听到这声音,这中年男子面色便微微一变。

    不单单因为这一本书会说话,还因为这本说所说的内容!

    他虽然只是一名散仙而已,但在门派当中却也算得上见多识广,知道能够说话的器物,除了长相怪异之外,就只有法宝才能够做到。换句话说,这一本从小被眼前这前辈握在手中的书本,居然是一件不知多强大的法宝!这让一直没有将那本书看在眼中的他怎么可能不感到震惊?

    除此之外,这书本居然一眼看透他的虚实,看出他这些年大多数时间是处于另外一个百年相当于真实世界一年的提拿地当中修行,这更让他感到震惊了。

    要知道,他这个秘密,便是在他的门派当中那看似无所不能的掌门也没有看出来的啊……

    “多嘴。”罗帆淡淡都将这本书砸了砸桌面。

    “哎呀……”那修行智慧在这瞬间就感到一股虽然不甚强大,但却诡异得超乎想象的力量灌入其体内,给他的灵性带来了无法形容的痛苦,忍不住惨叫出来。

    这显然是罗帆不满他多嘴插口,直接给了它一点教训。

    听到罗帆教训那书本,在这桌边的那男子哪里还不明白,眼前这前辈虽然没有说话,但他却也是一眼看出了自己这些年是处于一个时光流速和外界完全不同的时空修行!一时间,他却是开始后悔起来,自己这一次不该回这边金城一趟。

    作为一个拜入修行门派的修士,他对于修行当中的各种宝贝的价值可是有着清晰的认知的。

    时光流速比外界快速的时空,在修行界当中可是无比珍贵的!哪怕只是比外界快上数倍的时空,也足以让任何一名修士出现杀人夺宝的心思了,更何况自己发现的那个时空,那时光流速甚至比起外界要快上百倍都不止,这对其他修士的吸引力之大,可想而知。

    心中惊慌之下,这中年男子一个冲动,抬手向着罗帆一指。

    瞬间,一口飞剑瞬间从他手指之中直冲而出,化为一道蓝光,向着罗帆猛冲过来,直接绕着他的脖子一绕。

    眼见这飞剑绕过罗帆的脖子,那男子大喜过望。却是没想到这人居然是绣抱枕头,外面看起来这么强大,本身居然是这样弱小,连自己的一剑都承受不住!

    “很不错的飞剑。”在那中年男子大喜的当口,罗帆微微一笑,顺手一招,那飞剑就直接落入他的手中。至于他的脖子,却是毫发无损——这飞剑虽然使用的材料颇为特殊,隐隐间有着几十重虚空包含在其中,但却只不过是一件法器而已,他便是弱上亿倍,这飞剑都不可能伤害他半根毫毛,现在又怎么可能因为这飞剑一绕就受伤?

    “将虚空压缩,化为实质,很不错的思路。炼制这一件法器之人却是颇有奇思。”罗帆细细查看着这一口飞剑,脸上满是欣赏之色。

    这个时候,那中年男子的笑容已经僵在了那里。他的身体开始渐渐的发抖起来。

    “噗通……”他直接跪倒在地,向着罗帆不断的叩头,道:“前辈饶命……”

    “嗯?”罗帆不由得皱起眉来。原来他看这人已经成仙,还以为他的心智是多么坚定,却没想到居然如此窝囊,这让原本并不打算和他计较的罗帆终于改变了主意。

    他心中一动,顺手向着那中年男子的头颅一抓。

    刹那间,那中年男子的记忆便瞬间被他抓取出来,直接化作一团蓝光出现在他的手中。

    “我怎么在这里?……”被抓取出来之后,那中年男子双眼一阵茫然,一小会之后就恢复神智,但却完全失去了记忆,有些茫然的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喃喃道。

    “回去吧,你的家人还在等着你呢。失踪了十年,今天刚刚回来居然就来我这里跪倒,你到底有什么毛病?要是被你女儿看到了,说不定以为我怎么你了呢。”罗帆摆摆手,对他说道。

    他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姿势,不由得面色涨红,连忙爬起来,本想要询问罗帆一番,却发现罗帆根本懒得理他,只是看着自己的手心,就像那里有什么宝贝一样。

    无奈之下,只能摸着脑袋离开,一边离开一边嘀咕:“我怎么在这里呢……”(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百度搜索云来阁,免费阅读万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