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一章 帮助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一章 帮助

    重德真人虽说已经被罗帆赋予了在这禁地当中的特殊权限,但终究也不过是罗帆随意赋予的一点权限而已,能够探查大部分的险地,已经算是极为难得了,又如何能够对那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下方的那真圣留下的机缘之地有同样效果?

    所以,重德真人找不到的,这修士的亲子所在,那一处机缘之地,显然便是最有可能的。

    这一点,那修士在得到重德真人的提示之后,瞬间就想明白了。

    以前他或许也曾想过自己的亲子会在其中。但,那终究只是想一想而已,这种想法很快就被他自己给推翻了。

    毕竟,那可是机缘之地,而且还是最近几千万年方才出现的机缘之地。不管怎么看,失踪时间以万亿年计算的自己的亲子,出现在其中的可能性着实是小之又小。

    如此这般一想,他自然便会将自己之前的怀疑给推翻,认为自己的亲子不在其中。

    但,这一次情况可不一样了。

    这一次,他已经是得到了重德真人的确认,自己的亲子,并不在这整个禁地之中,除了眼前这一处所在以及那主宰所在之外的其他任何位置!

    如此这般一来,眼前这一处机缘之地,显然便最有可能是他亲子失踪的去处了。

    至于为何这机缘之地出现的时光与自己的亲子失踪的时间不一致,这只要脑子稍稍转一下弯却也就没什么了。

    机缘之地虽然是最近方才公开,但并不一定在公开之前其就并不存在。

    或许,在这之前,这机缘之地也存在着,只不过是隐藏起来,不被他人发现而已。

    最重要的是,通过排除其他地方,眼前这地方即便是再不可能,也已经是唯一的选项了。

    这修士进入这禁地并不是为了这一处机缘之地。所以,哪怕是已经在这里呆了许多岁月,但他也从没有进入过那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虽说他从其他修士口中听到过不少有关那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信息,但终究没有亲自进入过……

    这一次,却是他第一次踏入那高塔大陆之中。

    因为真正的目标乃是寻找自己的亲子,所以他对于闯关,却并没有太强的执念。

    进入高塔大陆之中后,他在每一层,都尽可能的耗费长时间,将一切位置都感应个遍,仔细的寻找可能存在着与他的亲子有关的事物,气息,乃至其他微妙的感应的存在。

    幸好这前面的三百多层的时光流速已经是被极度加速,和外界相比,已经是快速了不知多少亿万倍了,这才使得他有足够的时间慢悠悠的,一点点的走遍那整座大陆,感应遍整座大陆之中所隐藏的一处处奇异之地,一处处冒险之地……

    这种做法,并没有让他找到自己的亲子。

    但,有心摘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虽说他并没有将自己的目标放在一关又一关的闯关上,但他这种走遍了大陆每一寸土地,每一寸海洋,每一点虚空,探查每一点异常的奇异之地,修行之地,冒险之地的行为,却反而是让他对罗帆当初留在一层层大陆之上的种种准备,种种机缘,种种考验有了极为深刻的了解。

    这种了解,让他闯关的过程比起其他外来修士要顺利不知多少倍。

    几乎每一关都是水到渠成的,就通过了这一层大陆与下一层大陆之间的通道,进入了下一关!

    在他自己感觉当中,自己似乎足足耗费了数十亿年之久,方才来到了第三百多层,来到了那道祖正在产生共鸣的所在位置。

    但,事实上,在外界看来,他却不过是短短数十日之间,便已经是通过了三百多层大陆,直接超越了时光加速的极限层数……

    不过,这也已经到了尽头了。

    接下来,这种短时间的突破行为,显然已经再不可能继续进行下去了。

    毕竟,时光加速的效果,必须等那道祖完成共鸣之后才能获得。

    “这样的话,浪费时间实在是太多了……”这一日,那修士来到了那道祖不远处,心中一阵不爽。

    他之前敢那样浪费时间,也正是因为知道时光加速的效果存在。若是没有时光加速的效果存在,他却怎样都要加快速度的。毕竟,每多一日,他的亲子便要在生死未卜的状态多一日……

    “或许,该想办法帮帮他……”这修士看着那道祖,心中闪过这想法。

    此时此刻,他能够来到这里看到那道祖,而那道祖却没有阻挡他,根本原因却是因为那道祖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若不然的话,作为外来修士,他天生的便与这道祖有着立场上的冲突。哪怕是他本身并不多放在心上,那道祖也绝不可能对他失去戒心的。如此一来,自然也就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修士来到其附近了。

    至于为何那道祖会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原因更加简单。

    这修士虽说没有深入吸收前面三百多层大陆之中所蕴含的,那大陆之中所蕴含的深层的道理与玄奥,但,他的本质终究还是五劫强者!

    作为五劫强者,他天生的就站立在这些大陆之中蕴含的那深层道理与玄奥之上。

    再加上他在这三百多层大陆之中,每一层都几乎是扫遍了其中的每一寸虚空,扫遍了其中所蕴含的每一处特殊之处,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没有深入体悟,他也隐隐间能够契合那大陆之中所蕴含的深层道理与玄奥。

    在这一层那道祖尚且没有与其产生共鸣的大陆之上,他同样也能够做到这一步。

    如此这般一来,借助这一层大陆之中蕴含的深层道理与玄奥,这修士能够做到这一步,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按照传说,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蕴含着替代一层层道尊之路的效果,能够将土著生灵培养成为我等这样的强者……若是这样的话,对于眼前的这所谓道祖来说,桎梏他的难关,应当便是没有对我们这些外来者的境界有真正完整的概念吧……”这修士心中想着,却已经是知道该如何帮助这所谓的道祖了。

    这修士的怎么说也是五劫强者,见识之广博,感知之敏锐,却是不言而喻。

    他只是观察一下这所谓的道祖,便已经明白过来现在他到底是卡在哪个关口。

    而按照他的推算,这个关口,其实并不会太难以突破。只要领悟到了关键,马上便能够获得突破!

    这所谓的道祖之所以一直卡在这个状态,却正是因为他领悟不到其中的关键!

    若是按照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说不定亿万年都不能突破也是有可能的。

    而显然的,这修士却不可能等个亿万年时光来等待他的突破……

    当下,他心中微动,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化作一道流光,向着那所谓的道祖猛冲过去。

    虽说借用了这一层大陆之中所蕴含的深层道理与玄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蒙蔽那道祖的感知。但,这种蒙蔽终究是有极限的。

    接近这道祖,只是观察,没有任何举动,确实是能够让那道祖毫无所觉。

    但,这样大大咧咧,毫无掩饰的向着那道祖猛冲过去,哪怕是那道祖被这一层大陆的深层道理与玄奥所蒙蔽了,他的生命本能,也会让他瞬间醒转过来,发现不对之处!

    在这瞬间,这紧闭双眼的道祖双目圆睁,两道耀眼无比的光华从他的双眼之中喷射而出,虚空在这种光华之下微微扭曲,感觉上就像是有着恐怖的威能从其中释放出来一般。

    “谁?!”这道祖怒喝一声。

    瞬间,光华收敛,他就已经是发现那化作光芒向着自己猛冲过来的那修士。

    心中瞬间大怒,抬手就向着那光芒猛抓过去。

    这一抓,将他乃是入劫强者巅峰的实力彰显得淋漓尽致!一抓之下,如同天地反覆,整片大陆好似在这瞬间将一切威能凝聚过来,被其掌控着,狠狠的向着那光芒碾压过来!

    在这瞬间,那修士就感觉到周围的虚空一阵变幻,原本自己与那道祖之间的极短距离好似在瞬息间被增大了不知多少亿兆倍,似乎只是这么一转眼间,两者就已经是被两个世界完全分割开来了!

    紧接着,便是遮天蔽日的巨大手掌从天而降,向他抓过来。

    这手掌巨大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其中蕴藏了无尽的威能,在这手掌之下,他好像是从无比强大的五劫强者变成了甚至无法自己站立的婴儿,眼睁睁的看着那遮天蔽日的手掌狠狠的向自己掐过来!

    “不错的手段……”看着这一幕,这修士却只是心中暗赞而已,面上却并没有多少恐慌的情绪。

    眼前这修士所施展的手段虽说不弱,但也仅仅是不弱而已。相对于他所掌握的那种种妙法来说,这种手段却还不足以对他造成威胁!

    当下,他甚至没有采取什么动作,身体所化的光芒微微一扭,其中有着丝丝光丝在瞬间编织出不知多少奇异的符文。随着这符文出现,他所化的光芒一闪之间,就已经是跨越虚空,穿透了那好似被世界分割的,这光芒与那道祖之间的距离,狠狠的贯入了那道祖的眉心之间!

    “该死!”那道祖在这瞬间大惊失色。

    正要采取行动将那种贯入自己眉心的存在驱除,却猛然间发现,自己的眼前一花,直接来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

    紧接着,他好似化身为一个奇异的生灵,正在一方无比广阔的天地之间。

    “这是哪里……”他喃喃着,心中感到难以理解。

    这一方天地之广阔,超越了他任何时候的想象,哪怕是他做梦,都无法想象居然会有如此广阔的天地……

    而除了广阔之外,这一方天地更是蕴含了超越他以往所见到的一切天地的玄奥!哪怕是天地的气息,似乎都是由无数股他光是感应到就已经震撼无比,明白哪怕是自己将永生永世都用在其身上都绝不可能将其彻悟的气息在一起所形成的。

    至于那山川河流的形态,那天空之上云彩的形态,大地的地形,草木的韵味,乃至于一名名生灵的形态,更是让他感受到其背后蕴藏着无比深厚的底蕴,知道那绝不是普普通通通形成的,而是有着无边漫长的历史,更是有着种种难以想象的因素相互影响之下方才形成的种种形态……

    “这便是外来者所生存的世界?!这便是我突破层层大陆之后所进入的世界?!”这道祖心中猛然闪过一个让他都难以置信的猜想,忍不住变得心情激荡起来。

    这时候,他的身体忽然不由自主的开始了行动。

    这时候他才发现,在这里的根本不是真正的自己,而是另一位他所完全陌生的存在。

    他,不过是以意识附身于那存在,以旁观的视角来观察那存在所经历的一切而已……

    在他的旁观之中,他所附身的存在在这一方无比广阔的天地之中冒着险。无数种不可思议的玄奇景观呈现在他的面前,种种难以想象的修行之道,种种难以想象的生灵,甚至是,那强大无匹的道尊门下,都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被他所见识到。

    甚至,有着几次,他遇到一些自称为道尊门下的强大存在,他都感觉到,那些强大存在似乎通过某种无法想象的手段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这对于已经渐渐明白过来自己处境的这道祖来说,简直便是颠覆了他的三观。

    要知道,见识越来越多,他已经是明白了过来,自己怕是正在阅读自己所附身的这强大存在的记忆。

    也即是说,他所遇到的一切,都是在那强大存在当初所经历过的。

    如此这般一来,这些他所遭遇到的存在,显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虚假的存在。但,就是这样虚假的存在,居然也能够发现他,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震惊?怎能不感到三观被颠覆?!

    这样的日子经历了不知多久,在某一刻,他猛然感觉到某种排斥力出现在他的身上,他被这排斥力一个排斥,就猛然脱离了那种附身的状态,重新回归自己的身体。原本失去的,对身体的感应,瞬息间完全恢复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