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门路(6k)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门路(6k)

    罗帆看都寒子虽是苦笑,但眼神当中却完全没有多少无奈之意,反而是显得颇为满足的样子。很显然,对于这些他气息转世重生所化的修士,他却并非如他所说那般无奈,甚至是乐见其成。

    对于这个,罗帆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便算。

    他们进入了那洞府之中。

    这洞府乃是气息所构成的空间,却是极为广阔。

    坐定之后,罗帆这样问道:“道友怎会在这里开辟洞府?此处修行环境却不算太好。”

    都寒子笑道:“正如道友之前所做的,却是想要完全找出这天地奇观的根本奥妙所在。只可惜,经过了这几万亿年之久,我的道行境界,也从原来的四级伪圣提升到如今的八级伪圣,只可惜,还是一无所得。”

    罗帆笑道:“怪不得之前道友会劝我放弃。”

    都寒子笑了起来:“或许,日后道友说不定会认为是在让道友失去了体悟其中奥妙的机会你。”

    罗帆摇头叹息,道:“我怎会有如此自傲之心?道友几万亿年不曾成功之事,我却是知道自己没有机会成功。”

    都寒子只是一笑,便将这个话题揭过。作为修士,彼此交流,更多的当然还是谈论修行,互相交流各自修行之道。

    罗帆和都寒子两人自然也是如此。

    接下来三年之间,都寒子将自身在气息之道上的体悟向罗帆大概的宣讲出来,让罗帆却是对于气息之道有了更深的体悟。隐隐感觉自己对气息的运用再进了一步,似乎能够控制气息做到许多以前所不能做到之事一般。

    投桃报李,都寒子将其修行之道都讲了出来了,罗帆自然也不会吝啬。

    只是,他自然不可能直接将自己的修行根本的世界观讲出来——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彼此之间甚至还算是陌生人,这种如此重要的关键之处,怎么可能随便讲出?他所向都寒子宣讲的,却是他对于因果律上的体悟。

    这因果律的运用分为三个层次,这一点。并不是所有修士都知晓的。至少。一直以来,罗帆所遇到的诸多伪圣当中,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因果律的运用分为三个层次。

    特别是,眼前的都寒子。显然也是那不知道因果律运用具体划分的修士。

    他听得罗帆讲述因果律的三层运用。一时间却是听得眉开眼笑。看他的样子,几乎有种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样子。那看向罗帆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感激与佩服。

    对于因果律的运用。都寒子虽然已经是八级伪圣,但那运用层次却还是局限于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也即是,确定原因、结果,任凭因果律自身补全过程!

    而他在以前,也并没有将因果律的运用看得多重。甚至觉得,因果律的运用也就是这样,相比于他自己施展力量来,根本就没有多少优势。

    而现在,在听到罗帆讲述因果律的三层运用的奥妙之后,他方才知道自己以前是如何的孤陋寡闻。在见识罗帆演示出来的,因果律的第二层运用之后,更是震惊莫名,眼中满是悔色。

    某一日,都寒子忽然叹息一声,道:“若是早遇到道友,我却不需要这么长时间才成就八级伪圣……”

    罗帆却是一笑,道:“呵呵,若是早遇到我,我却根本没有这样的道理来与道友分说。”

    这种若是早遇到会怎么样怎么样的事情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都寒子不由得呵呵一笑,点头道了声也是。

    罗帆讲出因果律的三层运用对他自己来说虽然算不得什么,但都寒子却觉得此奥妙实在是太过珍贵,以他所讲出来的那些微气息运用之法着实是不够看,不给罗帆一些补偿,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因此,在某一日,他便对罗帆说道:“不知道友可知那十亿年举行一次的论道法会?”

    罗帆一听,不由得一愣。

    他在与都寒子见面之前方才听皓尊等人说起这论道法会之事,原本他还在想着什么时候去寻找一下哪里可以弄到参与论道法会的资格。却不想,他在听到这论道法会之后所遇到的第一名修士,居然就和他说起这论道法会!

    这也太巧了吧……

    罗帆点了点头,道:“这自然是知晓。还有将近千年时间,便是下一次论道法会举行的时候了,这点我却是听一些同道说起过。不知道友何发此问?”

    都寒子一听,笑了起来,道:“既然道友知道,那就好了。免去了我许多口舌。这论道法会对我等未曾成就九级伪圣的修士来说趋势一种极大的机缘。若是有幸参加,听得众多九级尊者谈法论道,对日后修行将有天大的好处。只是,不成九级尊者,想要参加却实在是太难太难。只有寥寥几种方法能够做到。我这里,便有一道门路能偶获得参与资格,不知道友有无兴趣?”

    罗帆双眼一亮,道:“咦?道友居然有门路让非九级尊者获得参与这论道法会的资格?!那当然是有兴趣了,还望道友不吝告知。”

    “我便知道道友会有兴趣的。”都寒子一听,颇为欢喜的笑了起来,道。

    罗帆忽然皱了皱眉,道:“这门路,不知对道友可有影响。若是妨害了道友获得资格,那便有些不美了。”

    都寒子微微笑着道:“不瞒道友,这论道法会的资格,我却是早在上一次论道法会举行的时候就已经获得了。却用不上这门路。所以道友尽管拿去便是。”

    说着,他并不等于罗帆拒绝,抬手一指。便有着一点灵光直接出现在罗帆的面前。

    罗帆听得都寒子那么说,也不再推辞了,抬手一引,那灵光便落入了他的手中,其中的信息涌动之间,便让他明白了许多东西。

    论道法会,乃是诸多九级伪圣彼此交流之所,本不该有其他资格不到的修士参与的。

    但,不知在哪一次论道法会,有九级尊者带了其非是九级伪圣的弟子前往参与那论道法会。却是打破了这种默契。

    之后。便有越来越多的九级伪圣带着他们的弟子前往去见世面。

    而这样的行为,不断的扩大,到最后,却是对那论道法会的秩序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使得那论道法会变得不伦不类。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变化。所以。在那之后,为了改善这样的现状,那主持这论道法会的九级伪圣便立下了规矩。限定了每一名参与论道法会的修士都能够携带多少非九级伪圣级别的修士参与此会!而且,似是为了给其他没有背景的修士也一些机会,所以却是向天下开放了一些名额。让一切修士都能够有机会获得前往参加那论道法会的资格。

    现在都寒子所介绍的,就是一种获得这种那拥有九种圣意的九级伪圣所开放出来的名额!

    看清那获得名额的方法,罗帆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道:“由主持尊者布置的考验?”

    对于九级伪圣级别的修士所布置下来的考验,罗帆已经是经历了数次,而每一次,对他来说虽然都能够让他获得不小的好处。但同样的,每一次的经历,对他来说也都是一个噩梦,让他几乎没有勇气再度去参与一次。

    到了现在,虽然他已经是实力大增,但听到九级伪圣的考验,依然是不由自主的有些发毛。

    不过,罗帆毕竟是罗帆。很快的,他就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和过去的自己完全不同了,哪怕是那有着九种圣意的九级伪圣,对他来说,也不可能再如同蝼蚁一般对付他!他现在已经是有了足够的实力来反抗他们了!

    明白这个,罗帆摇头失笑,也不等都寒子回答,道:“确实该是考验。没有一定的考验,如何能够知晓挑战之人有无资格?”

    都寒子原本正想要回答李浩的话的,听到李浩自我开解,也就住了嘴,笑道:“以道友之能,那考验却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定然能够马到功成。”

    罗帆微微一笑,谢过都寒子的吉言。

    因为那考验随时能够进行,所以罗帆却也并不着急出发去参与那考验,而是继续在这类留了百多年时间,和都寒子谈道论法,彼此交流了许多各自对大道的体悟。

    这样百年之后,无论是罗帆还是都寒子,都感到大有收获,感觉却是有些意犹未尽。

    不过,因为距离那论道法会的时间已经是不算太多,罗帆却也没有心思在这里继续停留,在百年之后的某一日,便向都寒子告辞。

    都寒子自然是不舍的。但罗帆要走,他又怎能阻拦?

    挽留几次之后,只能无奈的道:“本想与道友多聊几千年,可惜时机不对。我此处有我数万亿年之间对这天地倒转奇观的体悟,虽不曾悟得此处天地奇观的根本奥妙,但却也算是有些趣味,这便赠与道友,以偿当初打断道友体悟之过吧。”

    罗帆一听,并没有多推辞,这对他确实是颇为有用,他又不是世俗凡人,既然已经确定要了,又哪会故意做出推辞不要的模样?却是大大方方的接了过来,谢过了都寒子的赠送之德。

    那是一面铜板模样的法器。

    这一件法器并没有太多层禁制,距离法宝的距离也是极为遥远。它其实,就只是一件记载信息的法器而已!之所以不使用玉简之类之物来承载信息,却是因为那信息的量实在是太多,用普通的玉简根本无法完全容纳,故而才只能炼制出一件法器来承载。

    罗帆接过这法器,心中一动,那法器内部的景象就映入他的眼帘。

    那是一片完全由信息组成的天地。

    这天地包罗万有,甚至可以看到无数信息生灵在其中生存、争斗、修行……

    “没想到道友居然将气息淬炼之法融入其中,真是奇思妙想。”

    “我自己是没能力真正体悟出其中的奥妙的。所以才只能让这些信息自己演化,自己成长,自己争斗,最终看看能否将其真正奥妙演化出来。只可惜,这么多年来,虽然有些进步,但想要真正得出其中奥妙,却还是差得太远太远,怕是要到这天地毁灭了,都不一定能够得出结果。哦。道友放心便是。这样的法器,我还做了几千万件……本打算用数量来堆积出结果出来的……”

    罗帆本来听到都寒子这一件法器原来的妙用,觉得此物并不好拿,正打算将里面的信息复制起来。再将这法器还给都寒子。忽然听到都寒子说起还有几千万间这样的法器。也就放下心来。笑着再度谢过都寒子,将此物收了起来。

    有来有往,方是正理。

    都寒子赠送了罗帆一件法器。罗帆却也不好空手而去。顺手一拍,就借用因果律的第一层运用,直接创造出了一件气息法器。

    这一件气息法器本身并没有太过高深的妙用。最重要的却是其本质。它,乃是使用无主的气息所创造出来的一件法器!

    这样的一件法器,和都寒子在这岛屿之上所创造的那些生灵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多少区别,但本质上却是完全不同!因为这些气息并没有主人,所以这些气息本身就拥有绝对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让这一件气息法器能够和真正的,由正常法宝材料所炼制出而成的法器拥有同样的特性!

    甚至,都可以被真正的血肉生灵来使用,来继续提升!

    这样的气息法器,对于其他人来说,那自然是没有什么用处,用无主的气息来炼制法器,这比起使用真实的材料来炼制法器多了一个步骤,威能反而并没有强大多少!这样又有什么意义?

    但,对于都寒子来说,情况便不同了。都寒子对于气息的执着,明显是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全新的气息运用手段,对他来说当真就是一种无法抵御的诱惑——若是他将其运用在这岛屿之上,那几乎就是创造一种全新种类的生灵啊!对于在这数万亿年之间一直是在这岛屿之上用气息制造生灵生存的都寒子来说,他会怎么想的,可想而知……

    果然,都寒子一看到罗帆随意创造出来的这一件法器,双眼便是猛然一亮。

    罗帆见此,呵呵笑着,将这一件法器就送给了都寒子。

    都寒子接过法器,口中喃喃着:“巧夺天工……奇思妙想……”

    罗帆呵呵笑着,也不打扰都寒子,直接施了一礼,转身抬步轻跨,就化作遁光,直接冲出了这一处天地倒转的天地奇观所在。

    刚刚出了天地奇观之地,在罗帆的体内就传来了声声嘟囔:“亏大了,亏大了……”

    这声音,赫然就是鼎灵童子的声音。

    接着,随着声音,鼎灵童子的身形就直接出现在他的身边。

    这个时候的鼎灵童子却是有些愤愤不平,道:“主人,方才为何将因果律的妙用传递给那修士?用一点气息运用之法交换这种极为根本的妙法,这简直就是一泓芝麻换西瓜!那赚得可是太多了!”

    罗帆在这些时日并没有限制鼎灵童子感知外界,因此,他和都寒子两人的交流,却是完全被鼎灵童子看在眼中。

    很显然的,他对于罗帆用那因果律三层运用的妙法交换那气息之道,却是感觉极为吃亏,这个时候离开了都寒子的视线,终于忍不住大叫出来。

    罗帆淡淡笑道:“有什么好吃亏的?我并没有损失什么,还得到了不少,对方虽然得到的东西相对来说比较深邃,但又不是听到就马上能够掌握因果律的三层运用,收获却没有你想象当中那么大。这算什么吃亏?”

    “……这总是用比较珍贵之物去换他比较差的东西,不管怎么说都是吃亏的吧……”鼎灵童子还是没有被罗帆说服。

    罗帆呵呵一笑,顺手在袖里乾坤之中一抓,就抓出了一本书籍,丢给鼎灵童子。

    那本书一出来。就开始喋喋不休:“终于放我出来了?!外面的空气,就是新鲜啊!咦,怎么忽然又换了地方的?!”

    这,赫然就是罗帆当初从自己的宠物脑海中所提炼出来的那修行智慧所化的书籍。

    这一段时间,罗帆因为颇为忙碌,却是没有闲适时间去管这修行智慧,所以却是直接将它和那乌龟宠物扔进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一直等到现在才将这本书掏出来。

    那修行智慧大呼小叫了一阵,发现了那乌龟并没有出来,大叫起来道:“我的后辈呢?!既然将我放出来。怎么还将我的后辈关着?!那里面虽然能够修行。但一片空旷,单调而漆黑,在这么下去,我那后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废了啊!”

    罗帆本不想理他。但想想一直装着那宠物也不是事。

    于是。顺手一扬。那乌龟就直接出了他的袖里乾坤,直接撞在那修行智慧之上,让那修行智慧在半空中惨叫着不断翻转起来。

    好一阵子它才停了下来。

    罗帆也不管它。对鼎灵童子道:“这两件东西你拿去玩吧。”

    鼎灵童子一听,大喜,道了声:“谢主人赏赐!”

    说着,双眼灼灼的抬手一抓,就将那好似书籍一样的修行智慧以及那一头乌龟抓在手中。顺手一拉,它们便已经来到了他的手中了。

    那修行智慧原本还在为罗帆如此粗鲁对待它们而不满,忽然间发现被送给人玩,哪里还敢多怪罗帆的粗鲁,大叫起来:“我可不是玩的!我是修行智慧!是能够指点生灵成就六级伪圣的强大修行智慧!你小子若是对我客气点,我还可以给你一些指点……”

    鼎灵童子一听,笑呵呵的道:“哦?给我一些指点?”

    那修行智慧这才感应到鼎灵童子的气息达到何种程度,不由得吃了一惊,若是它有舌头的话,这个时候定然就是咬到自己的舌头了。

    这是九级伪圣级数的存在?!

    这怎么可能?!自己的主人相对于这样的存在来说就是蝼蚁而已,而自己居然说要指点这样的存在修行?!这简直就是嫌命长啊!

    “……我是说,除了修行上的事情……”

    鼎灵童子嘻嘻一笑,双手一抓,就将转口速度快得差点咬到自己舌头的修行智慧以及那正在静静修炼,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的那一只乌龟抓在手中。

    它对那修行智慧问道:“你不是修行智慧吗?除了修行的事情,你还知道什么?”

    “……其实,我并不只是一股修行智慧。我还是一种能够搜集天下一切书籍的法器!只要这世上存在的任何书本,给我足够的时间,我都能够直接弄来给你看!所以,你有任何与修行无关的事情,就来问我吧!我一定会给你解答的!”这个时候的修行智慧却是信誓旦旦起来了。

    不过,它的这话顶多也只算是有些夸大而已,却也并不算完全的虚假。

    罗帆当初重炼这一本书的时候,确实是赋予了它搜集天下一切文字,一切书籍,一切书本的能力。

    按照这样的能力,它在理论上,确实是能够将这无边广阔的魔界当中所存在的任何一本书都搜集起来,化作这本书的一部分,让人能够随意的翻阅。

    只是,很显然的,在理论上虽是如此。但若是真的要让这一件法器能够将所有的书籍都搜集起来,完全复制在这本书里面,那所需要的时间却将可能漫长到一个超乎想象的程度!

    甚至可能是千亿年万亿年都难以做到……

    若是为了看到特定的一本书而等上这么多年,这显然还不如直接四处打听来得快……

    不过,鼎灵童子却并没有想这么多,听到那修行智慧吹嘘,却是大喜,开始嘀嘀咕咕的和这修行智慧交谈起来。

    一时间,罗帆耳边却是终于清静了下来——他拿出这些修行智慧,那宠物,本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就是为了让鼎灵童子尽可能少的用废话来烦他,现在这样,却是正和了他的意。(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百度搜索云来阁,免费阅读万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