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灵修之岛(6k)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灵修之岛(6k)

    这一日,罗帆来到一处岛屿之处。☆万本收费免费看☆

    这一个岛屿极为广阔,甚至说他是这魔界当中的一块大陆,罗帆都愿意相信。

    这样一座岛屿,挡在了罗帆的面前。在那岛屿之上,有着一股股强大的气息盘踞着。这些气息之中,不乏伪圣级数的气息。

    其中甚至有着一股气息甚至达到了九级伪圣级数!

    这一整个岛屿之上并没有任何凡人存在。整个岛屿之上有的,就只有修士!或是强大,或是弱小的修士。

    这些修士,在这岛屿之上占据了一处处地方,在那里开辟着一个个洞府,让这整个岛屿成为了修士的世界!

    这样的一座岛屿,罗帆却是第一次见到。

    他暗自回忆从都寒子所得到的信息,知道这里却并不是那参加论道法会的资格考验之处,不由得有些失望。若是这里就是考验之处,那他却是一点都不奇怪的。现在居然不是,那便表明他还需要继续前进……

    就在罗帆正打算从这岛屿上方跨过去的时候。

    忽然,有着一股力量从天而降,直接向他猛轰过来。这一股力量,蕴含了强大的规则和法则,在这力量之下,时间和空间都似乎被改变了!产生了一种极为诡异,极为不可思议的扭曲!

    罗帆尚且没有说什么,在一旁的鼎灵童子就猛然大吼一声:“好家伙!居然敢偷袭!”

    说着,它猛然抬手向着上方那力量轰来的方向猛拍出去。

    这一拍,并没有什么特波动产生,但却自然有着一拨奇异的变化直接作用在那一股力量之上。

    瞬间,那力量之中蕴含的奇异规则法则在瞬间瓦解,那一股力量更是被完全拍碎!

    就在这个时候,下方忽然传来一声奇异的鸣声。

    在这鸣声当中,有着奇异的玄光从下方岛屿之上的某一处山巅直冲而起,在虚空当中显露出一片五彩缤纷的光影。看起来就像是天地在为什么事情而喜悦,在欢迎着什么人的到来一样。

    在这瞬间,罗帆心中想法电转,却已经是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了。

    方才那一股力量,定然便是属于这岛屿本身的某种规则设定,或者说是某种奇异的阵法!其存在的根源,定然便是为了让经过这岛屿的一切修士遵守某种规则。或者不能飞得多快,或者不能飞得多高,甚至可能不能从这上面飞过……等等等等。

    而方才鼎灵童子瞬间将那力量拍碎,将那规则拍散,定然就是让那种检测的规则认为是有九级伪圣的存在经过,如此方才会显露出这样的欢迎场面出来。

    当然。这种欢迎场面,或许也是为了逼迫他不能不直接离开的一种做法……

    很快的,在那无数光影之中,有着一名名修士从这下方岛屿的各处地方飞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中,向着罗帆所在之处看过来。

    这些修士,绝大多数都是伪圣以下的。但其中却也有着不少,是属于伪圣级数的!

    那些修士看着罗帆他们,眼中满是好奇。但却没有一个前来开口说话。

    鼎灵童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一时间却是有些茫然无措起来。在这个时候,这一路被鼎灵童子折腾得很惨的修行智慧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嘿嘿,你闯祸了!看他们虎视眈眈的样子,一定是想要攻击我们!你居然招惹了这么多的敌人,看主人怎么惩罚你!”

    鼎灵童子听了。身体一抖,但还是本能的反驳起来,道:“怎么可能?!我看他们分明是来欢迎我们到来的!”

    修行智慧再度嘿然笑道:“他们又不认识我们,怎么可能来欢迎我们到来?”

    罗帆皱眉看着前方这众多修士,心中知道那主导此事之人却还没有出现,心中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之上。

    过得一会。在这岛屿的某处,有着一道光芒射出来。

    这一道光芒射出的位置和之前那射出种种五彩缤纷光芒的位置并不同步,而是差了颇为遥远的距离。两者甚至可以说是处于这岛屿的两个边缘,横跨这整个巨大得甚至让罗帆以为这是大陆的岛屿。

    这一道光芒来的速度极快。转眼间就已经在罗帆的面前显化出来。

    那却是一名形如老者的修士。

    这老者神色如铁,下巴连着几缕黑色的长须,整个人悬浮在虚空之上,自然而然的就透出一种古板,严苛的韵味。

    而最重要的是,这老者,乃是一名九级伪圣!

    那老者站定之后,躬身一礼,淡淡的道:“欢迎两位道友来我灵修之岛。”

    “灵修之岛?”罗帆眉头一皱。这个名字却是有些怪异,灵修,这并不是一种修行方式,而是指一种没有实体的生灵修成的修士!

    这种修士,相比于正常血肉生灵的修士来说,在低级层次,却是有着巨大的差别,既有极大的劣势,又有不小的优势。

    但,这也只是低级别而已。只要修士能够成就太乙纯阳级数,这种差别便将不复存在!既然是这样,眼前这绝大多数修士都已是超越太乙纯阳级数的岛屿,为何要称为灵修之岛?

    当然,心中怀疑,但罗帆表面却不会失礼的。

    他与鼎灵童子同时回了一礼,接着罗帆说道:“在下罗帆,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这一开口,就让人知道了他和鼎灵童子之间到底谁是主体了。

    那九级伪圣听到罗帆开口,眉头微微一皱,道:“吾乃邢尊,不知两位道友来我灵修之岛所为何事?”

    罗帆笑道:“只是路过罢了。在下第一次来到贵岛,却不知贵岛规矩,若有冒犯,还望邢尊道友恕罪。”

    在自己修成了似圣意非圣意的意之后,罗帆却已经再不会称呼其他九级伪圣为前辈了。因为,九级伪圣在他看来,已经是没有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地位!在对方没有高高在上的地位的情况下还称呼对方为前辈,这种事情,罗帆却是做不出来的。

    哪怕这样可能让对方不满。甚至愤怒,罗帆也绝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做法。

    那邢尊听到罗帆之言,更是不满。

    对他来说,罗帆虽然身份不简单,甚至有着一名九级伪圣在其身边护住他,但怎么说也非是九级伪圣,这样的存在。怎么有资格和自己互称道友?!

    忍不住冷哼了一声,道:“灵修之岛,欢迎一切外来修士。但,一切外来者都必须遵守灵修之岛的规则。需受岛屿法规所制,飞行速度,飞行高度。都须按照航路,不能出轨。方才阁下击散本岛的法规之力,已是触犯法规,还望道友到本岛邢殿受罚!”

    罗帆一听,面上更是现出不可思议之色。

    受罚?击散法规之力?这邢尊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他还没有开口,在一旁的鼎灵童子已经是怒道:“喂!老头!你在说什么屁话?!要我们去你们那狗屁邢殿受罚?!你以为你是什么人?!”

    那邢尊面色不变,冷冷的道:“你们若是不愿受罚。可以,那便打出我们灵修之岛吧!”

    “邢尊道友,只是这一件小事而已,难道真的要弄到翻脸的地步?”罗帆淡淡的道。

    这邢尊的作风实在是霸道得诡异,让罗帆一时间却是有些摸不准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邢尊冷道:“灵修之岛的法规,至高无上。任何人触犯法规,都必须受罚!哪怕是阁下乃是外来者,也不能例外。”

    罗帆忽然有些明白了这个岛屿为什么还会叫灵修之岛了。

    灵修这种存在。在任何世界都是少不了的。毕竟,生灵死之后会有鬼魂,鬼混若是踏足修行之路,那便是灵修。而任何世界,都是会有生灵的,而生灵一多,自然便会有些生灵机缘巧合之下在死后踏足修行之路。从而成为灵修……而这,还只是灵修的一个来源而已,除此之外还有着众多的,什么天地生成的奇异种族啊之类的灵体。也是灵修的一个来源……

    这魔界之中的生灵数量多得甚至连数字极限都不能描述清楚,更是广阔得难以形容,诞生出来的各种千奇百怪的种族多不胜数,其中可能存在的灵修数量可想而知。

    而灵修,虽然在太乙纯阳级数之后和正常血肉生灵修成的修士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在这之前,灵修却是有着一个巨大的弱点,那便是,被人制服之后,能够将其化作资粮,化作炼宝材料,化作提升魂灵的灵丹妙药!

    正是因为这样,在太乙纯阳级数之前,灵修的生存状态,不能说举步维艰,但也绝对算得上是恶劣的。而恶劣的生存状态,便极有可能造成超乎寻常的自尊心。

    这种自尊心,便可能让那些灵修变得变得敏感,变得严苛,对于一切可能对其的冒犯极容易反应过度。

    按照这样的情况来看,眼前这邢尊,就极有可能就是这样一名自尊心过强的灵修。

    如此一来,这个岛屿被叫做灵修之岛,那也就可以想象了……

    大概猜出根源之后,罗帆也失去了和这人争论的想法。除非他能够将自身的位置摆得极低,直接按照这邢尊的想法到那所谓的邢殿接受惩罚,否则的话,他不管说什么,都只会让邢尊更加愤怒,让他有着更多的敌对之心!

    而罗帆显然是不可能统一前往那邢殿受罚的……哪怕,邢尊不可能给他太重的惩罚……

    所以,很显然的,他们两人的矛盾,几乎就是不可调和了。

    叹息一声之后,罗帆道了一声:“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得罪了。”

    说着,鼎灵童子微微一晃,就在半空中化作一只神庭天鼎,接着向着邢尊一兜过去,就要将邢尊装入那神庭天鼎之中。

    这一兜无论是速度还是轨迹都是精妙得超乎想象,正常来说,千百万个世界都能够被这一兜兜进那鼎中。

    但,邢尊毕竟是九级伪圣,哪里可能这么容易的被兜入其中?!

    眼见鼎灵童子变化,他眼中现出惊讶之色,显然是在之前根本看不出鼎灵童子原来乃是一件法宝的宝灵!但,眼见这神庭天鼎向他兜过来。他却是面上现出冷笑。

    从他脑后猛然冲出一张巨网,凭空一展,一包,就向着神庭天鼎猛包过来!

    这一张巨网虽然网眼稀疏,但却似乎比起真正的密封之物更加的严密一样,甚至连空间,连时间。连规则法则都似乎无法逃脱这一张网的封锁!

    在这瞬间,罗帆便想到一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果然不愧是邢尊!居然是将这法规凝练到这种程度了!”他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任何九级伪圣果然都是极不简单的,哪怕是眼前这一个看起来脑袋有些怪异,自尊心实在是强得有些扭曲的九级伪圣,却也是如此。

    不过。这样的一张天网哪怕是九级伪圣之宝,却也只是和神庭天鼎同级而已。

    若是之前有些偷工减料的神庭天鼎,或许在这天网之下会无有任何反抗能力,直接就被网住,但现在的神庭天鼎却完全不同了。在那几股圣意之下,其不单单是基础已经被完全弥补,而且更是被大幅度的加强!

    眼见这天网兜来。神庭天鼎微微一震。

    刹那间,亿万个世界从这鼎中用处,铺天盖地的,向着那天网猛冲过去。

    这些世界,乃是一个个绝对混乱的世界,在那世界当中,什么父子人伦,什么君臣纲领。什么法律法规,尽皆不存!

    这样的世界,一个个散发出一股股与那天网完全不同的气息,本身的存在,便已经是对那天网的存在根基进行扰乱,如此这般亿万个同时冲出,同时撞向那天网。瞬间便让那天网剧烈震荡,其中蕴含的法规力量在快速的损耗,那种封锁一切的威能,更是在这过程当中被渐渐的损耗!

    邢尊眼见如此。不由的面色大变。

    他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攻击。

    九级伪圣级数的力量,本身已经是几乎达到了圣人之下的巅峰。作为法宝,因为没有了肉身的限制,那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更加的强悍。眼前这样能够影响他的天网的威能的世界冲击,他却是从来没有遇到过!

    他轻喝一声。

    抬手虚空一抓,一道道长河便从他头顶冲出,猛然灌入那天网之中。

    那一道道长河,就是法规长河!

    其中的法规,若是放在任何凡俗世间,放在任何一个凡人的国度,哪怕是一个最原始的国度,都足以在这法规的护佑之下,不断成长,最终甚至超越世界的极限,成为罗帆所见过的,最为伟大,最为闻名的宇宙国度!

    现在这些法规长河灌入那天网之中,却是瞬间就让那天网光芒大亮起来。

    直接一裹之间,就将那天网所喷涌出来的亿万个世界完全裹入其中,猛然一绞,所有的法规渗入那亿万个世界当中。

    转眼间,那亿万个世界尽皆变得井然有序,所有的父子人伦,君臣纲领,法律法规,尽皆在瞬间确定。那世界当中所散发出来的,与天网完全相反的气息,更是渐渐的转化为与天网相同,反而是大大的加强了天网的力量,让那天网的威能显得更加的强大,直接将天空遮掩住了。

    罗帆看到如此,忍不住赞叹起来:“好手段!”

    能在瞬间改变亿万个世界的混乱,将混乱的亿万个世界化作绝对的秩序,这法宝的威能,却是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

    不过,虽然赞叹着,但罗帆却显然没有就此认输的计划。

    在他的想法之下,神庭天鼎一震之间,其中产生了强烈无匹的吸力,同时,在那其中所散发出来一股无法形容的混乱力量。

    这种吸力,乃是针对那天网的吸力。是使用强制的手段要将天网吸入其中,而那混乱力量,则是使用诱惑的手段,要将天网引诱进入其中。

    两者相互补充,相互配合,却是产生了巨大的效果。

    那天网,在这瞬间,开始向着那神庭天鼎的鼎口凹进去,开始不可抵御的向着那神庭天鼎的鼎口之中钻。

    邢尊面色大变。大喝一声。

    那亿万个被天网改变成为秩序世界的世界直接在虚空当中凝成一把法规之剑,直接化为一道刃光,顺着那神庭天鼎的吸力猛投入那神庭天鼎之中!

    这长剑乃是亿万个世界凝聚而成,其中的力量之强,爆发出来,便是九级伪圣怕都会抵挡得够呛。而因为其中秩序的力量,法规的力量贯通一气。那法规的力量在这之中更是不断的加强,不断的提升,虽然只是从那天网直到那神庭天鼎之间那短短的路程,那长剑的威能就已经是提升了十倍都不止!

    这样的一道长剑冲入神庭天鼎当中,刹那间那神庭天鼎的吸力就是一散。

    接着,恐怖的爆炸在那神庭天鼎之中爆发。

    而在那爆炸当中。一股法规的力量疯狂喷涌,直接就中和了那鼎口之中原来所散发出来的,那一股难言的混乱。

    很快的,一切消散,神庭天鼎悬浮在半空中,而那天网,也与这神庭天鼎遥遥相对。

    其中。再无任何变化出现。

    邢尊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很不错的法宝。”

    罗帆也赞叹了一声:“道友的天网也不错,深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精意。”

    邢尊淡淡的道:“既然你知道这是天网,便该知道。在你未曾认罪受罚之时,我是不可能罢手的。”

    罗帆摇头叹息,道:“虽然很是佩服道友的天网之玄妙,但,我可没说自己抵挡不住啊。”

    说着。他抬手一指,神庭天鼎便猛然增大,接着猛然向着邢尊猛镇下去。

    鼎的最大作用是什么?不是吞吸,不是喷吐,更不是什么烹煮之类的,而是镇!镇压的镇!

    天网的法规之力再强,再严密。却也要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才能够起作用。在没有获得最高统治地位之前,制定的法规哪怕是再好,也只是被统治者镇压的命运!

    而罗帆此时的神庭天鼎,便是化身为比邢尊更高的统治者。直接用蛮横霸道的手段对邢尊进行镇压,完全罔顾他的法规是如何的严密,如何的强大!

    在这样的镇压之下,邢尊面上神色大变。

    他头顶再度喷涌出法规长河,直接灌入那天网之中。随着法规长河的灌入,那天网这次却是直接改变,化为一把巨斧,直接向着那神庭天鼎猛劈过去!

    法规,并不只是化为网而已。而还能够化为暴力!不能成网的法规,不是完整的法规。而不能化作暴力的法规,更不是能长久存在的法规!

    那天网所化的斧头极为巨大,极为强悍,其上面缠绕着的丝丝法规力量,不断的凝聚周围的规则法则,不断的凝聚时间空间的力量,甚至隐隐间演化出亿万种千奇百怪的世界出来,化作这巨斧的力量,直接向着那神庭天鼎猛轰过去!

    而这个时候,罗帆却并没有改变神庭天鼎的攻击。而是继续催发神庭天鼎的镇压威能,毫不在意那巨斧的攻击,无比直接,无比霸道的镇压下去!

    镇压,本就是需要无穷的霸道!需要绝对的果断!

    若是不够果断,不够霸道的镇压,那便是首鼠两端,自乱阵脚,根本不可能起到任何作用,反而可能自己伤到自己。

    轰轰轰轰……

    恐怖的爆炸声响从两者接触之处爆发出来,在这瞬间,强烈无匹的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疾扫而过,虚空粉碎,时间混乱,甚至便是下方那一个巨大的岛屿,也都因为这冲击波而被整个扫空,被冲入混乱的时空碎片当中,直接消失在这一片海域之上!

    这一座岛屿,有着无穷法规力量守护,哪怕这足以毁灭时空的冲击扫过,却也不能将其粉碎。但,这岛屿本身可以,没有被法规力量护住的,岛屿周围的海域,便没有这样的便利了,却是直接被完全粉碎掉,甚至直接随着时空碎片荡开去。这,才让这一个岛屿随着时空碎片而离开原地……

    “不!”邢尊惊恐的大吼猛然爆出。

    这个时候,他根本顾不上神庭天鼎的镇压,也顾不上那天网所化的巨斧被怎样冲击,快速的伸手向着时空碎片之中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