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给脸不要脸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给脸不要脸

    作为九级伪圣,这邢尊之强大,自是不用多说。『万本收费免费看』

    这一抓之下,右手直接便穿过了无数时空碎片的阻隔,完全不受那众多的时空胡乱所影响,直接便一把将那正在不断远去,就要消失在那时空乱流当中的那一座岛屿给抓在手中!

    这个时候,罗帆的神庭天鼎,便已经是完全将那巨斧镇住,让那巨斧直接化作一张天网,被倒卷而回,直接将那邢尊卷住,被那神庭天鼎直接镇在虚空当中,便好似被蜘蛛网紧紧缚住的蚊子一般,无论他怎么挣扎,都不能挣脱这神庭天鼎的镇压!

    本来,这个时候罗帆若是想要的话,直接借助他所修成的,似圣意非圣意的意出来,顺手一绞过去,就足以将眼前这九级伪圣分开千百万片,丢去无数个时空当中。

    但,眼看着这邢尊在这个时候居然不顾自己的身躯,不顾自己的法宝,不顾罗帆的神庭天鼎,反而是伸手去抓那一座岛屿,他却是有些下不去手。

    叹息一声,道:“邢尊道友,不知此事可否就此作罢?”

    邢尊皱起眉头,冷道:“阁下现在胜了,自然是你说什么便是什么了。”

    罗帆无奈道:“道友莫要说得好像是我主动挑起战斗的吧。分明是道友硬是要折辱与我。这才让我不得不反抗的吧。”

    邢尊这个时候却不再开口了。

    那一座岛屿虽说因为之前的战斗冲击而被掀开,被时空碎片裹挟着要沉入时空乱流当中。但因为那岛屿之上存在的法阵效果。在那其中生存着的无数修士,却并没有任何一个因此而受到损伤。

    此时此刻,他们被抓在邢尊的手中,却都只是露出惊色罢了。

    邢尊此时这般表现,却是让罗帆极为不放心。

    此人乃是自尊心国度强大之辈,若是他忽然觉得自己对他的手段乃是对他更大的折辱,乃是更大的冒犯,乃是触犯了这灵修之岛更多的法规,那样的话,他可就更加的麻烦了。

    作为九级伪圣。这整个魔界对其来说其实都算不上多大。罗帆除非直接离开这魔界。直接回归地球宇宙,否则的话,却是怎样都不可能躲开他的追踪的……

    而且,就算是能够躲开这追踪。他却也不愿就如此一直躲避。所以。最好的。当然还是将这件事完全解决的好。

    现在的邢尊不发一言,那种模样,简直就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一样。让罗帆甚至有种一把将她捏死的**。

    可惜,毕竟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为了这样一件小事而将一名九级伪圣掐死,这显然是有些过了。

    罗帆叹息一声,抬手一引,那神庭天鼎微微一缩,便直接回到他的头顶,若沉若浮。

    被神庭天鼎放开,邢尊忽然一愣。

    他用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罗帆,道:“你居然肯放了我?难道你不知道,我绝不可能就此罢休的吗?”

    罗帆无奈的道:“我总要离开的。总不能将这一件法宝一直用来镇压你吧。”

    “难道,你就不怕我继续不屈不挠?!”邢尊依然不肯放弃这个问题,继续问道。

    罗帆淡淡的说道:“如果道友一直不屈不挠的话,在下自信还是有能力再度将道友镇压的。不过,若是道友一直不肯放弃,那在下也只能施辣手了。还望道友仔细思量。”

    邢尊面色微微变幻。

    通过之前的那一番敌对,他已经是发现了,罗帆本身的道行境界对他根本不值一提,但,他掌握着那一件法宝之后,其能力却是强悍得超互想象,自己在短时间之内或许能够抵挡得住,但若是时间一长,定然是难以抵挡的。

    所以,他却是知道,罗帆所说的话虽然不客气,但却确确实实是真正的事实。

    只是,他所修行之道,却让他不愿放弃追求罗帆之前触犯这灵修之岛法规的事情。

    因此,他便说道:“阁下之能,在下颇为佩服。只是,灵修之岛的法规,在下不能不守。不够,若是道友愿意的话,可以换一种方式来解决此事。”

    罗帆无奈道:“不知道友打算怎么解决?”

    “可以不用阁下前往邢殿受罚,但却是需要阁下付出一些东西来补偿灵修之岛。”邢尊这样道。

    罗帆更加的无奈了:“补偿?”

    邢尊肃然道:“正是,阁下触犯了灵修之岛的法规,对灵修之岛的存在根基造成了损伤,若是不愿受罚,便只有补偿。否则的话,便是阁下实力强大,在下也定要追究到底。”

    听到邢尊这么一说,罗帆苦笑着道:“要什么补偿?说说看吧。”

    他却是不愿意和邢尊继续纠缠下去了。

    若是邢尊要的什么补偿不太过分,他却宁愿付出那种补偿来交换自己的安乐。

    邢尊淡淡的道:“不需多少东西,只需要一件半步伪圣级数的法宝,也就可以了。”

    “作为九级尊者,道友并不缺半步伪圣级数的法宝吧……”

    “在下缺不缺是一回事,阁下给不给是另一回事。”

    “好好好……算我怕了你了……”

    看着邢尊那好似铁板一样的漆黑表情,罗帆终于屈服了。顺手一抓虚空,因果律的第二层运用施展出来。

    刹那间,整个魔界有不知多少亿兆种细微的变化产生,并快速的向着他身前凝聚,转眼间便化作一件好似圆环形状的法宝出来。

    这一件法宝,精妙无双,却正是一件半步伪圣之宝!

    这样一件半步伪圣之宝,别说对于伪圣级数的修士来说。便是对于一般刚刚成就伪圣的修士来说,都是一件没有多少价值的东西,任何一级伪圣,只要愿意的话,都能够花上一段时间便将这样一件法宝炼制出来……

    而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九级伪圣的邢尊,居然就要这么一件法宝,甚至,为了这一件法宝宁愿和罗帆这等能够轻松镇压他的存在纠缠不休,不屈不挠。这当真是有些不可理喻。

    邢尊接过了这一件法宝。细致的检查了一下,才道:“既然有了这补偿,阁下触犯灵修之岛法规之事,便就此罢休。”

    听到这话。罗帆终于松了口气。道:“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既然无事,在下便告辞了。”

    听到罗帆之言,邢尊抬手止住罗帆。道:“且慢。”

    罗帆一听,身体一抖,道:“又怎么了?我这次可没有从你们的灵修之岛跨过了!”

    “我是想问,道友此去是否是想要前往参加论道法会的资格考验?”邢尊道。

    罗帆一听,面色一变。这难道很容易看出来吗?

    “道友何处此言。”

    “论道法会的资格考验所在之处便在这一片海域,这些年,我却曾经见过数名伪圣同道从灵修之岛跨过。现在见道友同样是往这个方向而去,故而有次猜测。不知阁下是否是为了那一次考验?”

    罗帆皱眉道:“原来如此。在下确实是要前往参加那资格考验。不知道友何以教我?”

    邢尊道:“这次多得阁下护我灵修之岛法规,无以为报,我却有一个推荐道友前往那论道法会的资格,不知道友有无兴趣?”

    罗帆一听,忽然想起当初皓尊元尊他们同样是邀请过自己去参加论道法会的事情,他们的邀请和邢尊的邀请有什么关系?

    一时间,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些时日,在下曾遇到几名九级尊者的道友邀请前往参加论道法会。而且是几乎同时。不知这其中是否隐藏着什么秘密,道友可否为我解说一番?”

    邢尊听到这话,面色一变。显然却是没有预想到罗帆居然已经是接受过九级伪圣的邀请——这是几乎一定的,若是已经有九级伪圣邀请他了,他又何必还去参加什么资格考验?直接便跟着九级伪圣前往那论道法会不就可以了?

    “既然阁下已然有九级尊者邀请,那便当在下没说。阁下请便便是。”

    他却是根本没有回答罗帆话语的意思。

    罗帆看着邢尊,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这种模样,就算是傻子都能够看出来这背后有着什么秘密!

    若是之前邢尊没有说起,他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多想,更不会往心里去。但现在邢尊已经说起了开头,在这个时候居然硬生生的卡住话锋,完全不管他的问题,这简直就是在挑衅他的耐心!

    他淡淡的道:“邢尊道友,在下已经给了道友足够的面子。”

    邢尊眉头皱起来,罗帆的话他自然是听出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分明便是再说,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面子,你也应该给我足够的回报才是。若不然的话,我便要将面子收回来了。

    “此事,与阁下无关。此乃我等九级伪圣之间的规定,阁下还是勿要多管为好。”邢尊淡淡的说着。

    罗帆冷冷的笑了起来。

    他原来觉得这邢尊虽然有些不可理喻,但毕竟对于那灵修之岛的态度还是让他佩服的,所以心中却也并没有多少恶感。但现在,就在自己面前,邢尊**裸的就是不将自己看在眼里,对于自己之前放过他居然没有任何感激之心,这让他之前已经削减许多的恶感再度冒了出来。

    既然已经有了恶感,罗帆也懒得再压抑自己。

    “原来如此。”他淡淡的说着。

    接着,也不等邢尊反应过来,直接抬手一指,心中一动,那神庭天鼎就猛然一震,如同超越时空一般,瞬间消失在原来的位置,在同一时间,直接出现在邢尊头顶,猛然向他猛镇压下去!

    邢尊面色一变,那原来收入体内的天网猛然一晃,直接融入虚空当中,瞬间一转。他的身形就刹那间化为虚幻,便好似完全脱离这魔界,脱离这一片空间,这一片宇宙一般!

    这样的手段,正常来说,想要伤害到他,就必然需要先破开宇宙,破开时空的阻隔才能够做到。而在这过程当中,他早就能够想到其他的办法来抵挡这种攻击,甚至反攻回来了。

    但。很显然的。在这个时候,他面对的并不是普通的攻击,而是已经融入圣意的,九级伪圣之宝的攻击!

    这样的攻击力度。哪里是一般的九级伪圣所能比拟的?!

    在瞬息间。那一股超乎想象的镇压的力量便直接渗入虚空。渗过虚无,更是轰然穿透时空,穿透宇宙。直接便作用在那似虚似实,好似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宇宙一般的邢尊身上!

    随着这力量镇压,邢尊忽然周身一震,面上现出惊骇之色,甚至口中还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叫。

    接着,他便重新被神庭天鼎的镇压力量裹挟着,直接出现在罗帆面前的时空之中,并直接被那神庭天鼎镇压在规则法则层之上!便好似是被一座大山压住的蚂蚁一样,周身咔咔咔直响,似是随时可能完全崩溃,完全毁灭一般!

    “不知道友现在能否说说看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了。到底推荐我去参加那论道法会,有何算计?道友千万别说没有任何算计,这种屁话,我却是怎样都不信的。”罗帆淡淡的道。

    比起之前和那邢尊战斗,他这一次表现得却是干脆得超乎想象,干脆得好像面对着的不是一名九级伪圣,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一般!

    邢尊剧烈的挣扎起来,体内力量涌动,那天网之上的法规之力更是急速流转,产生一股股强大的冲击力,想要直接破开这神庭天鼎的镇压。

    这种挣扎,光是透出来的余波,就已经是让神庭天鼎作用范围的十丈之外的数十万例范围的时空完全崩散,规则法则变得无比混乱,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这四种基本存在更是好似直接回归了原来的混沌状态的模样了,变得灰蒙蒙的一片!

    但,在那神庭天鼎覆盖的十丈之内,这种挣扎却根本没有任何的效果!

    这范围之内,时间稳定,空间稳固,规则法则更是好似变得无比的坚固,似乎任凭一切力量冲击都不可能将其动摇。至于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这四种基本存在,更是稳定得好似亘古不变一般!

    这种恐怖的镇压力度之恐怖,可想而知。

    邢尊甚至连自身的身躯都完全用上了,直接要将自身化作一股法规之力,疯狂的冲击着那神庭天鼎。

    但,结果却是,无论他怎么挣扎,无论怎么冲击,那神庭天鼎却都是丝毫不动,看起来简直就像他的挣扎如同蚍蜉撼树一般不自量。

    如此这般好一阵子之后,邢尊才终于放弃了继续挣扎的念头。

    他这个时候,心中有的只是震撼。无法言喻的震撼!

    他也是那参加过许多次论道法会的九级伪圣。他所见过的九级伪圣的数量,自然是多得罗帆所难以想象。其中比他弱小的有,比他强大的也有许多。但,他却是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一位九级伪圣能够以如此不可思议的优势镇压住他!

    邢尊这个时候心底只有这样的念头:“这人的法宝怎会如此强大?!而且,这样强大的法宝,他居然也能够完美的运用出来?!”

    他如今却还是不承认罗帆自身的强大……不承认,罗帆现在便是不借助这神庭天鼎,都足以拥有在他面前不落下风的威能……

    罗帆看邢尊不断的挣扎着,就是不开口,眉头又是一皱。

    他冷哼了一声,抬手一镇,刹那间,那神庭天鼎之上灰蒙蒙的光芒直透出来,轰然一落之间,碾压得邢尊身体有一大部分化为齑粉,直接崩散开来……

    好一阵子之后,他稍稍放松镇压的力量,邢尊的身体方才重新凝聚出来,化为如同执勤啊一般无二的身体。

    这样的做法,却是让邢尊真正认识到了罗帆的决心,知道他的耐心已经被完全消磨,心中就是一惊。

    只是,哪怕是这样。邢尊依然是咬着牙,不肯开口!

    罗帆一看,冷冷一笑,抬手一招,瞬间,神庭天鼎的力量一拂而过,被邢尊收起来的那一座灵修之岛在瞬间就脱离邢尊,直接出现在罗帆的面前,被他一手握在手中。

    看到那灵修之岛被罗帆抓住,邢尊面色大变:“住手!快将灵修之岛放开!”

    罗帆一手托着那一座岛屿。一边细细的观察着那岛屿。一边淡淡的说道:“好像,一直以来都是邢尊道友在提要求,而也一直是在下在满足邢尊道友的要求。不知道邢尊道友何时满足一下在下的要求?”

    那一座迷你岛屿之中此时已经是一片混乱,整个岛屿之上的众多修士都显得极为忙乱。或是四处寻访相熟的同道。或是四处找寻脱离这岛屿的方法……

    之前落入邢尊的手中。那岛屿之中的修士虽然惊异,但却并没有多少惊慌。因为他们知道邢尊对于这岛屿的感情,知道不管怎样。邢尊都会守护这岛屿的。但这个时候,这岛屿易手,落入了罗帆的手中,他们便再也淡定不了了!罗帆和邢尊之间的冲突他们并没有看到全貌,至少在被邢尊抓在手中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他们都看不清楚。但,他们却不是普通的愚昧俗人,怎会看不出这个时候就罗帆身上带着的那种毁灭的**,怎会看不出罗帆这个时候是真的打算将这整个岛屿完全毁灭?!

    只是,可惜的是,他们哪怕是再怎么努力寻找。却也无法突破这岛屿的防御。

    这岛屿甚至能够防备九级伪圣级数的修士,又怎么是他们这些不足九级伪圣的修士所能够破开的?

    邢尊看着在罗帆手中转来转去的岛屿,面色不断的变幻。

    好一阵子,他方才道:“阁下想要知道什么?”

    “在下的问题,之前不是已经问出来了?”罗帆依然转着那一座岛屿,淡淡的说道。

    邢尊停顿了一阵,道:“我并无什么算计。”

    “我不信。”

    邢尊当然知道罗帆不可能相信,听到罗帆说出那三个字,也不奇怪,更没有迟疑,直接就到:“我自己确实并无什么算计。但,我知道其他九级尊者有什么算计。”

    罗帆淡淡一笑,显然是并不相信邢尊自己并没有什么算计。但也并不妨碍他听下去。

    邢尊接下去道:“据说,这一次的论道法会,可能是天下最后一次论道法会。因为,那主持论道法会的九级尊者,已经决定在这次论道法会之后便最后一次发起对圣人之境的冲击!”

    罗帆点了点头,同意了邢尊这话的逻辑性。

    那主持论道法会的九级伪圣足足掌握了九股圣意,换一种说法,便是他已经是从九条道路冲击过圣人之境了。这样的简历自然是足够辉煌足够震撼。但,同时,也代表着他已经是几乎走到尽头了。

    九乃极数,在修行当中,一般九这个数字都代表着巅峰。比如圣人之下的台阶分为九级,比如仙境也分为九个级别,等等等等。

    所以,已经掌握了九种圣意的那九级伪圣,可以说已经是将自己的准备积累到了巅峰!接下去他若是再冲击圣人之境,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成圣,要么身死道消,魂飞魄散!却再无像以前那般,能够冲击不成功而再掌握一股圣意。

    而显然的,不管那九级伪圣是否冲击圣人之境成功,是否能够成圣。他都再不可能继续主持这论道法会了。

    成圣了,这论道法会对他还有什么意义?又怎么可能浪费时间来继续主持?

    至于冲击失败,那更不用多说,都已经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哪里还可能主持这论道法会?

    所以,若是那九级伪圣果真是要在这一次论道法会之后冲击圣人之境,那么这一次论道法会,果真便是最后一次论道法会了。

    罗帆皱眉问道:“就算是最后一次论道法会,又怎样?”

    邢尊既然已经决定将罗帆所想要知道的都说出来了,这个时候自然是显得干脆无比,直接便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