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誓言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誓言

    “既然是最后一次论道法会,却是会发生天大的剧变。◎雲來閣免费万本m.yunlaige.com◎不单单那九级尊者将会将其所走过的九条道路的具体玄妙宣讲出来,而且,他还将会举行一场夺宝大会,将其一生所搜集的,创造的一切法宝都分发下去,以便一身轻松的去冲击圣人之境。”

    罗帆听得此言,眉头皱起,却是大概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他并没有打断邢尊之言,而是依然继续面无表情的听着邢尊开口讲述他所想要听的内容。

    邢尊也并不停顿,接下去说道:“而那一次夺宝大会,却并不是看个人,而是看九级尊者。非是九级尊者,想要参加这夺宝大会,便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依附于九级伪圣之下,帮助九级尊者夺宝,最终再从对方手中分润一些……”

    “原来如此。看来,不单单你是这样想的,其他修士也都是这样想的了。”

    邢尊听得此言,面上神色毫不动摇,但也并没有开口反驳。

    这种事情,却是瞒不过真正的聪明人的。若是他在这个时候还否认他有着同样的心思,想要利用罗帆帮助他去夺宝,那简直就是在侮辱罗帆,也在侮辱他自己了。

    罗帆淡淡一笑,道:“难道,你有自信,我帮助你夺宝之后,会将这法宝交给你?”

    “夺宝大会,虽说是夺宝,但真正的法宝,却并不会在当场交给你。唯有等你真正走到最后了,一切尘埃落定了。那法宝方才可能送到代表的九级伪圣手中。却不会经过参加夺宝之修的手的。”邢尊这样道。

    “果然是好算计啊。”罗帆不由得冷笑起来。

    若是那夺宝大会的程序果真是如此,那他即便是再强大,除非能够随意的在邢尊手中抢夺东西,否则的话,这夺宝大会所夺取的任何法宝,他都是不可能到手的!

    想来,那皓尊等人,也该是这样想的才对。

    只是,他们却并没有想到,罗帆现如今的实力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甚至已经是果真能够在九级伪圣手中肆意的抢夺东西了!

    现在看来。邢尊心中应当是极为后悔才是。

    罗帆思维电转,转眼间便想清楚了其中的种种奥妙,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道:“那夺宝大会。想来是相当危险的吧。”

    “并不算太危险。毕竟只是抢夺宝贝而已。参与的同道却应当是相当克制的。”邢尊道。

    “是吗?你这种不太危险的结论。想来是以九级伪圣作为主体推算出来的吧。若是对于非是九级伪圣的存在来说,或许那就是炼狱吧?”

    邢尊听得这话,却是沉默以对。

    罗帆叹息一声。他原来想不清楚皓尊等人为何要邀请自己,却没想到,事情说通了,居然是这样,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无奈起来。

    道行境界不足,便是为人所看不起啊。

    正常来说,以他的实力来看,便是有九级伪圣带他前往参与那论道法会,他也是有着一些把握能够抵挡住那九级伪圣的逼迫,不去参加那夺宝大会的。这样一来,带他去参加论道法会,也就根本达不到目的。

    但,很显然的,并没有任何一名九级伪圣这样认为。

    他们虽然都知道罗帆的强大,都觉得罗帆比起一般的四五级伪圣要强大许多,但却都并不认为他能够比拟九级伪圣!

    甚至是清清楚楚看到罗帆强大的皓尊等人,都是如此认为的。都是认为,只要罗帆能够与他们一同去参加论道法会,他们就有着足够的把握能够逼迫罗帆代表他们去参加夺宝大会!

    不说他们,甚至便是眼前刚刚被罗帆教训好一顿的邢尊,居然也是这样想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罗帆即将转身离开的时候,还直接开口邀请罗帆前往参加那论道法会了。

    由此就可知道这种观念是如何的深入人心了。

    明白这种种事情之后,罗帆忽然又有些头痛起来。

    之前为了一时痛快,他直接将邢尊镇压,现在他所想要的答案已经知道,一时间却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邢尊了。

    将他杀死,这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哪怕是他此时此刻掌控着神庭天鼎能够发挥出获得圣意的九级伪圣的威能。但想要将一名九级伪圣抹杀,那难度却也是相当困难的!按照他的估算,他至少也要数千年时间,方才可能有那么一点希望能够将这九级伪圣给抹杀……

    耗费数千年时间来杀死邢尊,对于罗帆来说,显然是一个极为没有效率的选择,罗帆却是并不愿意这样选择。

    除此之外,将邢尊镇压却也有些不合适。毕竟,他现在能够镇压住邢尊的,也只有神庭天鼎而已。其他的手段,哪怕是再强大,却也只能镇压邢尊一时,而不可能永久的镇压下去。

    而显然的,将他唯一的一件九级伪圣之宝神庭天鼎留下来镇压邢尊,这也是一种极为愚蠢的做法——他和邢尊可没有那种深仇大恨到他宁愿废去自己的战斗力也一定要将他镇压的地步……

    当然,这是在他看来,或许在邢尊看来他们已经是有着这样的深仇大恨了也说不定……

    至于就此放过邢尊,让邢尊恢复自由。这更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

    他自忖,若是自己遭遇到邢尊这样的遭遇,对于他定然是极为愤怒,极为仇恨,却绝对不会愿意就此将其轻松放过,定然是要与其不死不休的!

    想到这种种难题,罗帆一时间面上却是现出犹豫之色。

    邢尊看着罗帆,面上神色显得有些紧张。只是,他更紧张的,却并不是罗帆怎么对他,反而是紧张罗帆手中无意识把玩着的,那一座岛屿!

    罗帆想了许久,终于叹息一声,问道:“我现在很是犹豫,不知该怎么处理道友。不知道友能否给我一个意见?”

    邢尊一听,咯噔一声。

    这话虽然看似在询问他,但他却无比清楚。这分明是在看他的诚意。若是他没有表现出让罗帆满意的诚意。那么,罗帆的选择必然就是雷霆攻势,定然便是让他永不超生的处理方法。但若是他的诚意能够让罗帆满意,那结果说不定就会好许多。或许只是一些惩罚。又或许可能直接逃脱升天……

    想清楚这些。邢尊心情怎能不紧张。

    他想了一下,道:“在下发誓,不知能否得到道友信任?”

    罗帆有些哭笑不得。道:“发誓?不知道友打算向何等存在发誓,使得我愿意相信这誓言能够应验?”

    邢尊试探道:“向大道发誓,如何?”

    罗帆呵呵一笑,道:“一般修士,只要大道巅峰准圣,便已经有能力超脱大道的掌控了,作为九级尊者,比巅峰准圣强了何止亿万倍,难道道友觉得我会相信大道会对你有多少约束?”

    邢尊一听,就知道自己想得太美了,再度说道:“既然大道道友不信,那不知在下向因果圣人发誓,道友可否相信?”

    罗帆听得此言,心中一惊。

    因果圣人,这一位圣人他现在已经是第二次听到。当初他在与因百花交流的时候就听到过这个名字。当初因百花曾言,因果圣人传言天下,说一旦有修士能够在九级伪圣之前掌握因果律的第二层运用便要收其为弟子。

    现在再度从另一个人口中听到因果圣人这个名字,他却是忽然有种极为怪异的感觉。

    本能的,他便道:“还是换一种吧。”

    邢尊一听,皱起眉头,道:“道友为何拒绝如此。因果圣人掌控一切因果,若是向其发誓,其自然会有所感应,一旦违反誓言,因果圣人的力量自然便会被引动,将违反誓言之人抹去,这已经是天地间最为强大的誓言保证了,若是道友对此还不满意,我便找不到何种方法来让道友满意了。”

    罗帆淡淡的道:“因果圣人?或许他是至高无上,无所不能。但我却不认为他会管任何誓言。我等之间所发的誓言在我等看来或许无比重要,无比严肃,但在因果圣人看来,那也只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他怎会多管?若是道友再无其他办法让我放心,那我便要得罪了。”

    邢尊眉头一挑。

    向因果圣人发誓,这在魔界高层当中已经是一个约定俗成的发誓方式了。一般九级伪圣之间的承诺保证,便是这样。现在罗帆居然说这种誓言不可靠,因果圣人不会浪费精力来管这诸多誓言,他本能的就要反驳。

    但,忽然间,他想到罗帆所说的那些话,却猛然感觉,这话似乎是颇有道理……

    因果圣人乃是圣人至尊。这种存在,至高无上,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掌控天地宇宙的一切因果,一切玄妙。但,难道他这样无所不能,便一定会管任何人向他所发的誓言吗?!

    他自忖,若是自己乃是因果圣人,有什么人随随便便的向自己发誓,自己说不定一个心烦之间,一个手指碾过去将对方碾碎了,哪里还会管他们所发的是什么誓言,又哪里可能去保证那誓言的贯彻?

    这样想着,他居然有些反驳不能。

    无奈之下,邢尊只能道:“在下不善口舌,却是无法说服道友。不知道友还要何等保证?在下着实是想不到了。原本还有一位守信圣人,也可鉴证誓言,但道友既然不满意前面一种方法,想来对这种方法也不会满意的……”

    守信圣人……

    这一位圣人,罗帆却是并没有太多的戒惧,心中一动,便道:“算了,你我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既然找不出其他办法,那便向守信圣人发誓吧。”

    这话,让邢尊却是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之前明明连因果圣人鉴证誓言都不肯相信,这个时候随意说起另一位圣人。他居然就同意了!这转折也太大,太快了吧?!

    不过,这个时候,情况已经是由不得邢尊选择了。

    罗帆的九级伪圣之宝正在他和身上镇压着他,让他成为无法反抗的鱼肉,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是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于是,他便很是干脆了想爱你挂着守信圣人发了一个誓言,说,只要罗帆肯放过他和灵修之岛。他日后敢对罗帆有任何不利的心思。便身死道消,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就在这誓言出口的瞬间。罗帆便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好似有着两股无形的视线从虚无当中传来,直接照在他们两人身上。

    这两股视线强大浩瀚得无法想象。

    与这两股视线相比。当初他所感觉到的。那神尊的强大视线。简直就像是微风拂面一样。两者之间的差距,当真是天壤云泥都不足以形容!

    在这视线扫过的瞬间,罗帆便冒出了淡淡的冷汗。

    当感觉到那视线的到来。邢尊却是全身心的放松下来,道:“守信圣人已是鉴证了这誓言,不知道友现在可曾满意?”

    罗帆皱着眉头。

    抬手轻轻一招,瞬间,神庭天鼎便直接脱离了邢尊的身体,重新来到他的头顶,若沉若浮。

    却是直接干脆无比的就放开了邢尊,让邢尊直接恢复了自由。

    邢尊对于罗帆的干脆也破有些惊讶。不过这对他毕竟是一件好事,他自然不会提出什么意见,站起身,活动活动身体,便将方才被镇压住的天网收回体内。这才道:“不知道友可否将灵修之岛还我?”

    罗帆顺手一送,灵修之岛就已经落到邢尊的手中。

    在灵修之岛入手的瞬间,邢尊面上方才现出轻松的笑容。他对于灵修之岛的感情机已经是几乎有些畸形了,之前灵修之岛在罗帆的手中,他却是怎样都不安心的……

    罗帆这个时候也才回过神来,扫了邢尊一眼,淡淡的道:“既然已然无视,那在下便告辞了。”

    邢尊这个时候不受镇压,而且也已经发了誓言,不再担心罗帆对付他,却再不会和罗帆赔小心,扫了他一眼,道了声:“不送。”

    之后,他便在开始研究找个什么地方来将灵修之岛放下了……

    对于邢尊的态度,罗帆却也并不多在意,只要他不与自己不屈不挠,要和自己不死不休,这种言语上的怠慢,他还不至于去在意的。

    也懒得多说什么,抬步轻跨,直接挪移虚空,消失在邢尊的视线范围之内。

    而在消失的过程当中,他却也并没有将神庭天鼎收起来,而是依然将其祭在头顶——虽说邢尊已经是发了誓言,而且也已经是被守信圣人确认过,被其鉴证了这誓言的准确了,但罗帆却也依然没有对邢尊完全放下心来。

    原因无他,邢尊的心态,着实是让他觉得有些危险。以他那种对灵修之岛有些畸形的感情,若是一个想不开,宁愿牺牲自己也要给灵修之岛减少一个致命的威胁,宁愿顶着圣人的力量抹杀也要攻击他,他却是一点也不感到奇怪的……

    好在,邢尊却似乎没有畸形到这个地步。

    一直等到罗帆远离了那一处区域之后,邢尊都没有发动攻击。

    这却是让罗帆稍稍放松了下来。

    随手一指,神庭天鼎就直接化为握着书本的鼎灵童子,出现在罗帆身边。

    鼎灵童子还没有开口,那在其手中的修行智慧就开始叫道:“闷死我了!刚刚真危险啊!差一点点,差一点点我就被那些世界给淹死了!”

    “淹死什么?!我掌控得好好的!那些世界进去之后绝对会留有很大的空间给你的!别说一个你,就算是一亿个你也绝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鼎灵童子用力拍了拍那书本,叫道。

    修行智慧听了,不由得急了:“屁话!你之前战斗起来简直就像疯子一样,那些世界的冲势之强,简直就要毁灭一切了,哪里有留半点空间给我?!若不是我躲得快,早就被那些世界毁掉了!”

    鼎灵童子不由得有些不确定了。神色有些讪讪的道:“有吗?我觉得我已经留了很大的空间了啊?”

    “绝对有啊!你不信,稳稳我的后辈就知道了!”

    一头正在修炼的乌龟在修行智慧的召唤下,直接出现在鼎灵童子身边。只是,相比于其他两人的精神奕奕,这乌龟却是有些茫然。

    看着正盯着他的鼎灵童子,他茫然的道:“啊?你们在说什么?……”

    这话,就像是开关一样,将正争论得既有趣味的鼎灵童子和那修行智慧之间的对话完全掐断了。

    这三个存在的出现,却是让原本沉静的罗帆身边变得有些热闹起来。罗帆淡淡的笑着,也不管他们几人的争论。听着他们的争论。他之前因为和邢尊之间的争斗而造成的心灵紧张。却是渐渐的放松下来。

    心情放松之下,他的想法开始转动起来:“那考验,不知能否直接获得九级伪圣的参与资格。若是可以获得的话,或许我也可以带一些伪圣去参加那夺宝大会……”

    罗帆却并没有道德洁癖。对于让其他修士帮助自己承担危险。让他们为自己多的宝贝而拼搏。甚至因为这个而献出自己的生命。罗帆心中却是没有任何障碍——只要自己不是那种被利用的伪圣,他就完全可以接受的。

    这个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地位的不同。想法就会自然而然的发生改变。

    在自己被当成其他九级伪圣的目标,被他们当成棋子来利用的时候,罗帆自然对这样的事情是深恶痛绝的。但,当自己有着这种当棋手的可能,可以将其他人当成是棋子的时候,对于这种事情,他反而是毫无障碍的接受了。

    这却并不是善变,而是人的本性。

    哪怕罗帆已经是五级伪圣,甚至已经是获得了似圣意非圣意的意的五级伪圣,却也依然不可能避免这种人的本性。

    对于这一点,罗帆自身自然是无比清楚。

    只是,哪怕是清楚这些,甚至一个动念就能够将这种似乎很不道德的想法斩去,但罗帆却完全没有这样做的心思。

    这种想法,就是他的一部分!虽然斩去这种因本性而生的想法对罗帆来说,影响是微不足道的,根本算不上伤害到他的本性多少,但,这个斩去了,其他因为本性而生的想法呢?要不要斩去?若是尽皆斩去的话,剩下的岂不就只是一个完全和罗帆本性不同的存在?而若是不斩去的话,那斩去这个想法又有什么意义?

    随着罗帆这样的想法。

    很快的,他就携带着鼎灵童子他们来到了一处极为热闹的岛屿。

    这一路上,鼎灵童子和那修行智慧都在不断的争论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却是自得其乐之极,根本不管罗帆这一个主人。

    而那宠物乌龟,则是一心修行,现如今已经是将自己的道行境界提升到了散仙之境的巅峰,很快的就要成就真仙之境了。

    这么长时间才从散仙之境突破一个境界到真仙之境,这样的修行速度,对于罗帆来说自然是完全不够看的。但,对于一般生灵而言,这却已经是一个快得超乎想象的速度。足以让任何修士羡慕嫉妒。

    当罗帆停下来的时候,那修行智慧开始惊呼出来:“小心!这里很多强者!快快将我的后辈收进你的体内!要不然的话,一不小心他就会被那些气息给压碎了!”

    听到这话,鼎灵童子才注意周围,不由得有些不屑起来,道:“都是些级数不高的伪圣,真正能够对我造成威胁的,根本没有几个,怕什么?”

    虽然是这样说,但鼎灵童子还是顺手一抓在身旁的那宠物乌龟,将其收入自己的体内,也即是,收回神庭天鼎的内部!

    罗帆看着前方那一座岛屿,脸上不由得现出莫名的笑容。

    在他身前的这个岛屿,就是那一处获得论道法会资格的考验之处。比起灵修之岛,这一座岛屿却是小了十倍左右。不过,大小虽然小了这么多。但相比于灵修之岛那种荒凉的模样,这一座岛屿却是极为热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