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运道长河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运道长河

    罗帆当然不可能因为那个无稽的理由躲过那一天的观礼了。★手机看登录雲來閣m.yunlaige.com★

    请柬都已经发了,你不去?那你简直就是不给发请柬之人的面子!你是打算不再联系了不成?!

    十人合运结道侣虽然已经确定了日期,请柬也已经发了,但时间却并不是最近。而是在三十多年之后。

    原因无他,却是想要完成这样的合运仪式,书尊却需要许多准备,需要创造许多材料,炼制许多宝贝,更要修炼许多神通才能够做到。哪里是上嘴唇碰下嘴唇就能够完成的?

    三十六年之后。

    罗帆被残尊裹挟着,打开了一个时空通道,来到了一个奇异的大千世界之中。

    这一个大千世界,无边广阔,看起来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星空的模样。

    整个世界之中,只有一块方圆数万丈的平台悬浮在那无边无际的星空当中,充当这世界的大地。

    在这平台之上,有着一片建筑群,按照一种极为奇妙的方式分布着。无数奇异的线纹遍布这平台之上的每一寸空间,那丝丝缕缕的力量流转之间,让这一个平台好似蕴含着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似是随时可能爆发出来,将一切崩灭一般。

    而在这平台之外,整个世界之中的不知多少亿万星辰都按照一种极为玄奇的方式分布着。他们的分布方式,与这平台之上的那无数线纹相互呼应,彼此之间的力量涌动传递。产生某种玄之又玄,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奇特威能。

    罗帆一踏入这大千世界,就忍不住一惊。

    对书尊,却是生出了莫名的佩服:“这一个阵法居然如此精妙,书尊道友之能果然让人佩服。”

    残尊在这时笑了起来,道:“大师兄对于这种事情其实是最拿手的。”

    这个时候,在两人不远处出现了一名九级伪圣,对着他们笑着道:“你们也来了啊?这次可是有点慢了呢。”

    这一名九级伪圣名叫周尊,同样也是残尊的师弟,同样是那掌握九道圣意的九级伪圣的弟子之一。

    接下来自然便是一番见礼了。

    寒暄过后。周尊叹道:“虽然已经见过不少次这种场面了。但每一次见到,还是忍不住感到震撼啊。”

    罗帆笑着道:“此等妙法确实是让人佩服。”

    “不过,每次都只有在吴尊师弟在需要合运的时候大师兄方才会拿出真本事,这让我都不知道该期待吴尊师弟多多与人合运的好。还是期待他少来给人带来麻烦的好。”残尊叹道。

    他们出现在挨着大千世界的位置却是在那平台上空。

    说话间。他们几人已经是缓缓降落在这平台之上的一座宫殿前方了。

    “武尊道友呢?”罗帆看看周围只是一些奴仆。侍女,却没有看到吴尊,不由得问道。

    “还在准备呢。这一次合运可比以前复杂多了。大师兄正在他们身上做着先期准备呢。现在,其实就是我代替他来招呼宾客的。”周尊苦笑道。

    “哈哈……”残尊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罗帆忽然想到什么,不由得也有些忍不住的笑了。

    他自然不是附和残尊,而是忽然想到,当初吴尊一日之间遇到两名青梅竹马,今日他这样大张旗鼓的要举行合运仪式,那会不会也招来其他青梅竹马呢?又或者,会不会有些人会来这里捣乱呢?

    这样看来,周尊的这个工作,显然并不是什么美差,说不定到时候还会被弄得灰头土脸。

    看到他们两人这样幸灾乐祸的笑,周尊不由得气短。

    这时刚好有新的客人到来,周尊也就顺势的将他们两人丢在一边,前往去迎接那人到来了。

    这一次连罗帆都邀请了,这合运仪式显然不可能紧紧只是他们师兄弟之间庆祝一下的事情,而是定然邀请了许多同道修士到来。

    罗帆从来不觉得世界是绕着自己转的。

    他与残尊他们不管怎么说也只是认识了三十几年而已,那交情比那时因为脾气合拍而变得比起正常情况要深厚一点,但也是绝对比不上那些数亿年,数千亿年,甚至数万亿年积累起来的交情的。既然邀请的范畴都波及到他了,其他交情更深之辈又怎么可能不邀请?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证明了罗帆的猜测。

    这一次的合运仪式简直就像是一次小型的论道法会一般,来参加的九级伪圣居然足足超过了两百人之多!

    他们陆陆续续的被周尊引入待客殿堂,不多久,就让这里变得颇为热闹。

    罗帆虽然实力惊人,但表面看来却只是五级伪圣而已,在这尽是九级伪圣的所在,却是显得鹤立鸡群一般显眼,所有九级伪圣都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这种修行者之间的聚会自然不可能如同凡俗中的聚会一般,会因为看到谁谁谁实力不如,衣着太差或者表现低俗之类的便过来踩他。他们尽皆是心智超卓之辈,自然是很轻易的便想清楚了其中的疑点。

    罗帆既然如此弱小,为何能够来参加这种只有九级伪圣方才会被邀请的聚会?又为何强大的残尊会对他如此客气?!有了这样的标杆在这里,哪里有人敢轻忽罗帆?!

    相反的,他们却都对罗帆起了结交之心,几乎是有了空闲,便走过来与罗帆认识一番,低声聊了几句,交换了联系方式,方才离开。

    如此这般,不多一会,罗帆居然便已经与这两百多位九级伪圣之中的每一位都聊过,都交换了联系方式了……

    这在原来可是一般新加入的九级伪圣所不可能拥有的待遇啊……

    罗帆自然不是傻子,他们是因为什么而来。他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只能暗自叹息而已。

    不过,他却也并不多在意,那些联系诸多九级伪圣的方法他只是记在心中,至于日后会否去联系他们,这就得看机缘,看心情了。

    这样谈谈笑笑了不多会。那合运仪式便开始了。

    吴尊和他的九名红颜知己却是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十名九级伪圣站在一起,却是自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震撼,让在场所有修士看向吴尊的目光都有些佩服,又有些嫉妒。

    那九名女性的九级伪圣尽皆是风华绝代,每一个的容貌。都几乎是尽善尽美。而且彼此之间各有特色。各有风采,让人看了几乎要产生一种这九名女子已经将天下女子之美妙完全包括起来的想法。

    而让众人佩服而嫉妒的还不只是她们的风采容貌,而是,她们每一个都对吴尊含情脉脉。几乎恨不得将自己完全融入吴尊的身体里面一样。那种柔情蜜意。几乎要让这整个世界都发生改变了。

    不过。让众人佩服而且嫉妒的吴尊却并没有表现出正在收人佩服与嫉妒的满足,他表面上虽是笑得很是开心,但眼神当中的无奈却是任何人都能够看出来的。

    而这种无奈。虽然让绝大多数人的心理平衡下来。但却也让更多人觉得更加的嫉妒了……别人要找一个九级伪圣的红颜知己都不可得,他一下就找到八个,而且居然还在这里装,还在这里表现出这样不情不愿的模样,这简直就是不能忍啊!

    罗帆并没有多注意他们十人的容貌与神情。

    在他们十人出现之后,他便感应到他们体内隐藏着无数玄之又玄的,与他们本身并不完全融合的奇异力量。

    这些奇异力量数量多得超互想象,几乎超越数字的极限。而且,本身的强度更是强大得惊人。感觉上,其若是爆炸开来,甚至可能将一名九级伪圣完全化为齑粉,直接从活生生的状态轰至形神俱灭!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这些隐藏在他们体内的力量,隐隐间和下方的平台相呼应,更和这整个大千世界之中由无尽星辰所构筑出来的那一个巨大的阵法相互呼应。

    罗帆忽然眉头一皱。

    他抬头看看天空,双目之中光影流转之间,瞬间就看透了那些星辰的虚实。

    这一看透,他更是震撼。

    那些他原来以为只是星辰一般的存在,居然并非是真正的星辰!而是一个个世界!一个个极为完整的,极为广阔,其中隐藏着无穷能量的中千世界!

    这天空之上有着多少星辰,那就是有着多少中千世界!

    看清这近乎无穷的中千世界之后,罗帆心中忍不住想到:“居然是如此……为了这样一次合运,居然要准备这么多东西,看来观礼这一次合运大典怕是会看到不少有趣的东西啊。”

    吴尊出现之后,自然是要说上一番必要的话语。

    首先是感谢众人能够到来捧场,其次便是感谢他的大师兄为了这次合运所做的努力,接下来又声明了一番自己对于这九位红颜知己的真挚情感,表示一下自己那不肯放弃她们之中任何一个,无论怎样都想要与她们所有人共度永恒岁月的心思……

    这一番话说得是如此的圆满,如此的得体,让人不由自主的被其言语所调动,自然而然的为他的感谢而喜悦,为他们之间的感情而感动,再为他那种不离不弃的节操而佩服不已……

    就是靠着这样一番话,他居然就已经是将在场所有人对他原来产生的嫉妒之心打消,不多一会之间,所有人眼中就只剩下对他的佩服了。

    罗帆这时也是一脸的佩服。

    他当然并不是被其言语所动,而是在佩服吴尊这话说得如此漂亮。这个时候他忽然有些理解他的那些“青梅竹马”为何那么快就被他安抚下来,将几亿年,几千万年被抛在一边的愤怒平息下来了……

    这不,现在在他身边的那九位红颜知己不都是一脸痴迷的看着他?看她们的表情,看她们的神态。简直就是爱意满满,双眼中神光闪耀,简直就是要有化为实质的爱意流淌出来了。

    吴尊说完那一堆话之后,感觉到身边那些红颜知己的神色变化,似是有些松了口气的模样。

    这个时候,书尊终于从虚无之中凝聚出一个虚影出来,出现在吴尊他们之前,与在场两百多位修士面对面而立。

    这一个身影,并不是书尊的真正身体,而只是一个甚至连投影都不算的虚影而已。

    这样的虚影。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只能够加载了一点书尊的意志,能够做到的,就是代替书尊讲话而已。甚至连抬起任何东西的能力都没有。

    书尊并没有多说什么,但众人却都知道。这个时候的书尊。其本体定然是与这世界融合在一处。正在细致的掌控安排着这世界准备着接下来的合运之事。

    “吉时已到,合运仪式正式开始。次次合运极为困难,极为关键。还望诸位道友多多配合。在下先行多谢诸位了。”书尊这样说道。

    随着这话,众人瞬间都从虚无当中接收到一种奇异的信息。瞬间就知道了等一下该怎么配合。

    罗帆同样是接到那种从虚无之中诞生出来的信息,不由得暗自想到:“原来是言出法随,果然不愧为残尊的大师兄,光是这一点比起凡人更微弱的意识就能够做到这个……”

    这种无形诞生的信息,并不是书尊或者任何人传递过来的,而是这世界自然而然诞生出来的,是这世界主动应和书尊的话语,自然而然的让众人知道顺尊话语当中所说的等一下的配合到底该怎么做。

    这,是一种言出法随的神通。

    而一般情况下,需要有着仙人级数,甚至太乙纯阳级数的意识方才可能在某些级别不算太高的世界做到这一点。

    但现在,书尊所凝聚出来的这一个连投影都不算的身影只是蕴含了甚至不如普通凡人的意识而已,以这样的意识能够使用这样的神通,足以表明这书尊的不凡了。

    书尊见众人答应下来,笑着谢过众人之后,便转过身来,抬手对着吴尊等十人轻轻一指。

    口中称道:“运道之道,玄之又玄,在宇宙,在天外,在混沌,在无形……”

    随着这话,整个世界开始微微的震荡起来,这种震荡,乍一下感觉似乎很是混乱。对那细细感应就会知道,其中蕴含了极为微妙,极为玄奇的韵律,隐隐间却是与整个庞大无匹的阵法相合,渐渐的让整个阵法激活了起来。

    在这瞬间,在这殿堂当中的所有修士都感觉到有着某种奇特的,无形的存在似乎正在向着这一出殿堂凝聚起来一般。

    相比于这些修士,因为他本身的修行体系,他所能够感应到的东西却是更多。在这无形无质的奇特存在出现在这殿堂的瞬间,他就感觉到其并非来自这世界,更非来自魔界,甚至都不是来自地球宇宙!

    它,便好似是一条长河一般,从天外混沌状态当中凭空涌出,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式通过了重重阻隔,降临这一个世界,最终直达这一座殿堂之后,再度涌出,通过虚无回归混沌状态,至再不可察的奇特所在……

    而在这一条长河拂过周身之际,他更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有着某种奇特的存在正在与这长河共鸣。

    似乎他能够在这长河当中找到与自己体内那种奇特存在相互联系在一处的一部分一般。

    “这,就是运道长河吗……”他心中暗自想着。

    这个想法闪过之后,他猛然就明白过来,这种在自己体内存在的奇特存在,就是自己的运道!

    “原来,斩断了大道对自身掌控所代表的气运之后,却还会连上更高一层的运道长河,还是会受到运道的影响,却只是从一个牢笼跳到另一个更大的牢笼……”

    忽然间,罗帆面上露出了苦笑。

    这种事实,当真是让人有些气馁,有些绝望。

    心中一动,罗帆产生了要将自己的运道和运道长河之间的联系斩断的心思。瞬间,有一把无形的神刀出现在他的体内。对着现在忽然与那运道长河产生联系的奇特存在斩过去。

    嗤的一声轻响。在那一瞬间,罗帆体内有不知多少个体内时空被斩碎,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但,那一种奇特的,可能是运道的存在,却依然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甚至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它,便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哪怕罗帆已经是按照那种奇特存在的性质制造出了那一把无形神刀,却也无法将那存在斩断!神刀划过。就如同斩过虚影一般!

    罗帆心头一惊:“斩不到?”

    原来他只是心血来潮动了点心思而已。现在忽然发现这东西居然斩不断,心中忽然起了挑战之心。

    心中想法电闪而过,无数神通妙法在他心中生成。

    瞬间,他借助神庭天鼎的力量再度凝聚出一道更加精妙。更加虚幻。更加与那运道相似的神刀。猛然对着他体内那好似运道一般的存在斩下去!

    这一斩,产生的结果更加的严重!

    瞬息间,他体内的时空层直接破灭了将近一千层。并且是完完全全的,绝对的破灭,绝对的毁坏。

    但,就是这样,在他体内存在的运道,却依然并没有收到任何损伤。哪怕是九级伪圣之宝的力量所凝聚而成的无形神刀,居然也完全无法对那运道产生作用!居然也同样像是斩在虚影之上一般!

    体内的时空层有着那样巨大的损耗,罗帆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体内的力量也忍不住有些波动起来。

    这样的波动,在如今的殿堂当中却是显得这样明显,瞬间便让不少九级伪圣将自己的目光转向罗帆身上。

    不过,罗帆的恢复能力却是超乎想象的快速。

    在众人眼光转过来的时候,他的神色却已经是完全恢复了正常,看起来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过一般。至于他体内那完全破灭的一千多层时空层,那自然不可能是这样快能够恢复过来的,此时却依然只是在不断的恢复着而已。

    众人都看不出什么,却也只能认为罗帆可能是因为这运道长河的浩瀚而震惊,心中或许还在暗自嘀咕罗帆见识浅薄……

    罗帆一边向众人表示歉意,一边暗自思索着:“我自己的力量,九级伪圣级数的力量都对这运道长河没有办法?难道只有圣人方才可能对它有办法?!才可能斩断这运道和运道长河的联系,完全超脱运道的掌控?!”

    这个时候,那殿堂当中所发生的事情已经是再不能引起他的多少注意了。

    那原本他看得颇为有趣的闹剧,他更是再无心思欣赏。

    此时此刻,他几乎所有心神都是放在了这运道之上。

    被当成棋子,被其他存在安排自己的一切,这对于罗帆来说,显然是不能忍受的。除非发现不了,一旦发现,不能将其破除,他却是怎样都不可能安定下来!

    “圣人……圣人……或许,意,会有一些作用……”

    罗帆暗自思索着,脸上猛然现出坚定的表情。

    只是,相比于九级伪圣的力量,相比于他自身的力量,对于那意的掌控,罗帆却还只是刚刚入门而已。想要将其化为能够来斩断那运道的神通,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没有长时间的研究,他却是怎样都做不到的。

    所以,虽然已经下定决心要用自己所拥有的,似圣意非圣意的那一股意来试试看能否将这种运道斩断。但罗帆却也没有办法马上便开始试验。

    等知道自己短时间内做不到的时候,罗帆才渐渐清醒过来。

    脸上不由得现出苦笑:“幸好方才没有成功,若是成功……说不定就麻烦了。”

    斩断自身的运道与运道长河的联系,这自然是一种超脱运道长河桎梏的手段。但,这其实就像一个人被吊在大树上的时候一样,你斩断那一根吊住你的绳索确实是能够恢复自由,能够脱离被吊在大树上的困境。不过,若是你没有在绳索斩断掉下来不会被摔死的把握,那你斩断绳索,就相当于在自杀!脱离了被吊的困境,却会陷入被摔死的死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