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因果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因果

    罗帆之前发现自己依然是被运道长河掌控着,便一心想要将那种联系斩断,将自己的运道斩断。◎雲來閣免费万本m.yunlaige.com◎

    但他却一时间忘记了,这运道,现在就像是那吊住他的绳索!虽然给他带来极大的不舒服,虽然让他心底有着极大的不爽,但他若是将其斩断,却可能会摔死!

    也即是说,现在的他,根本还没有任何为自己斩断运道之后的状态做准备……

    他将这运道斩断,的确是能够让脱离运道长河的掌控,但同样有更大的可能,是让他直接因为失去运道的支撑,而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现在想起了这个,罗帆方才在暗自后怕。幸好方才自己没有将那运道斩断,若是真的断了,那现在他说不定就会直接化为虚无了。

    就在罗帆暗自庆幸的当头,这一场合运却已经进行到了一个需要他们这些观礼者帮忙的程序了。

    在那运道长河降临这一座殿堂的时候,书尊便开始在询问着吴尊种种问题。当然,这种询问,其实也是一种仪式而已。

    就像是一般凡俗的中人成婚的时候要问问“你愿不愿意……”这样的话语一样,却是一种合运所必须的仪式。

    若是在凡俗之间,这种询问,自然只是被当成是一种废话,只是被当成一种为了表示庄重,表示郑重而故意设定的一些可有可无的仪式。但在修行界,特别是此时此刻参加合运之人。观礼之人尽皆是九级伪圣的时候,这种仪式的真相。就在众人面前完完全全的展露出来了。

    只见到,书尊的每一个问题,都让整道运道长河震荡起来。

    随着这运道长河的震荡,吴尊等十人身上的运道也随着波动,而每一次吴尊回答的问题答案,便让他们身上所产生的波动产生微妙的变化,与那运道长河的联系似乎也有了一些改变。

    如此这般,书尊一个个问题的询问过去。吴尊之后,便是他的那些红颜知己。

    每一个的询问,都同样带动运道长河产生变化,而她们的每一个回答,也同样是改变着她们自己与运道长河之间的关系。

    这样的仪式,罗帆却是感觉有些熟悉。

    他稍稍一回想,就知道自己当初在洪荒天地却也为罗浮和广菩夫妻二人搞过一次。只不过。当初他所联系的,却只是洪荒天地的无上大道而已,这一次,书尊所联系的,却是更高一层的,甚至可能影响整个混沌状态的运道长河!

    这两者之间的差别。当真是天差地远,几乎是天壤云泥一般。

    不过,差距这样巨大,那复杂程度自然也就完全不同了。当初罗帆并没有询问多少问题,甚至只是一个简短的仪式。就已经完成了这个过程,得到了无上功德。

    而现在。书尊单单询问的问题,就已经是成千上万,一个个一句句的,繁琐到了极致。

    若不是在场中人尽皆是以亿年为一瞬的伪圣级数存在,耐心都极度惊人,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有人忍受得了这么繁琐的仪式。

    至于罗帆等人要做的事情,其实也很简单。

    那就是在书尊询问某一个问题的时候,重复一句,加强这句话的气势,其实也是加强这句话对运道长河的影响而已。

    这种应和,对于众人都没有任何伤害。相反的,反而会因为影响了运道长河而可能让他们领悟到一些有关运道长河的玄妙,甚至可能借机感应到自己的运道,进而能够针对自己的运道而做到一些什么事情,改变一些自己的计划……

    这可以说是一种双赢的结果。也正是因此,这众多九级伪圣方才会答应得如此干脆。

    无利不起早这一个事实,哪怕是到了九级伪圣这等级数,也是不会改变的。

    随着那一个个问题,这整个大千世界都在不断的震荡着,那星空当中的无数化为星辰的中千世界一个个的力量都不断的渗出,传入虚无当中,影响那从混沌状态当中涌出来的这一道运道长河,使得这运道长河能够尽可能长时间的在这世界显化,使得这运道长河能够更加容易被言语动摇……

    从书尊现在的本体都不敢出现,只能融入这世界帮助这世界做到这一点来看,就能够看出要做到这一点到底是多困难了。

    相比于其他修士只能借助这样的过程微微感应到自己的运道,罗帆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收获却是更大。

    通过这种加强,他却是对自己的运道看得越来越清楚。

    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运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运道,那是一根丝带,一根由无数从他身上一切部位,甚至他体内一切时空,一切的一切伸出来的无形丝线组合而成的丝带!

    这一条丝带,无形无质,但却并非直接连上那运道长河,而是直接延伸出头顶之后,便直接断开,再如同跃迁一般,穿越时空与运道长河之中的某一处位置连在一处,最终被运道长河掌控!

    这种如此紧密的联系,让罗帆看得毛骨悚然,脸上的神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居然是如此紧密的掌控……若是不能超脱,岂不是我的一切命运都被掌控?我的一切遭遇,一切体悟,都会被影响?!”

    他暗自想着,心中却是下了更重的决心,一定要将这种联系斩断。

    忽然,他又忍不住想到:“只是,或许斩断之后,还有更深一层的掌控,更高一层的掌控吧……”

    当初,他以为超脱大道,就已经是不受运气的掌控,自己的一切行为,一切动作。都只是靠自己的掌握,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再不会受到气运的影响,再不在大道的掌控之下。

    但却没想到,现在却发现,他便是超脱大道之后,居然还有着运道长河掌控这一切!

    这运道长河,简直就像是以前的大道一般,对他的掌控,居然是如此的紧密。如此的深入。按照这样的方式推论下去,岂不是自己便是斩断和运道长河的联系,也依然会受到更高一层,或者更深一层的存在所掌控?

    想着,罗帆心中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颓然。

    一个牢笼套着一个牢笼,突破一层之后又有一层,如此这般。什么时候是个头?

    在这颓然诞生的瞬间,罗帆猛然警觉。

    瞬间,心念化刀,瞬间一斩,就将这种颓然一斩而断!刹那间,心灵瞬间恢复了清明。

    “好险。差一点就迷失了。”

    回过神来之后,罗帆忍不住一阵后怕。

    方才那种颓然的心思,可是修行的大敌!若是任凭这种颓然发展下去,他不说会身死道消,但修行受到影响。日后难以寸进几乎是一定的。

    “打破一个牢笼进入另一个牢笼又怎样?既然前面有牢笼,那继续打破就是了!就算这牢笼永远没有尽绝。那我就永远努力去将我所能发现的牢笼打破!”

    他再度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就像眼前这运道长河,他没有发现自己被这运道长河掌控那便算了,既然已经发现,那自然便要用尽一切努力来将这种运道的掌控完全截断!如同超脱天地的大道一般,完全超脱这运道长河!

    或许,这样依然是会进入新存在的掌控之中,依然是无法完全超脱,但在没有发现那种存在之前,他便不会去管,等到自己发现之后,再努力来将其斩断,超脱出去……

    如此一直循环下去,总归有一日,他会真正获得大超脱,大自在的……

    受到这信念的洗练,罗帆感觉自己的心灵明澈了许多。

    忽然间,他就在那运道长河之上感觉到了一种因果的味道。

    瞬间,他就明白过来,因果,是属于这运道长河的一部分。

    至少,他目前所掌握,或者所运用到的因果,是运道长河的一部分!

    发现这个之后,他便发现,在这运道长河之上,还有着命运,还有着造化,还有着生命等等等等的存在……

    那几乎便是包罗万有,如同另一种形式的大道一般。

    发现这运道长河的一部分组成之后,罗帆心中一动,脸上忽然现出淡淡的笑容。

    一把无形的长刀出现在他的体内,瞬间对着他的运道一斩而过。

    刹那间,那由无数丝线组合而成的丝带微微一暗,似乎有着无数条丝线在瞬间被斩断了。这让那一条丝带忽然间黯淡了许多,而他自身的生命本源,似乎抹去了一层微不足道的污浊,好像变得明净了一丝丝……

    “原来要这样斩断……终于找到方法了……”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这瞬间,一种莫名的轻松,笼罩住他,恍惚之间,他觉得自己似乎脱去了一层枷锁!

    现在,那运道丝带上的那无数丝线看起来和原来并没有多少区别,数量依然是那么多,依然是和之前相比并没有多少区别,但他却知道,这些丝线已经是比起原来小了一点点,它们和自己的联系,已经是被削弱了一点点!

    正是因为这种联系被削弱了,他的生命本源才会有这样的变化!

    他方才用来斩击那运道的,并不是其他,就是他所掌握的,对因果律的第二层运用所具现出来的长刀!

    这一把长刀过去,却是让他将那运道之中所蕴含的因果斩断了一部分!这,也就造成了他的运道与运道长河之间的联系被斩断了一部分。

    这,才让他有种脱去枷锁的感觉,才让他的生命本源变得纯净一些。

    只可惜,他对于因果律的运用只是达到了第二层而已,所以不能将因果完全斩断。若是他对因果律的运用达到第三层,方才那一斩便只是那样的结果了,说不定那一斩之下。便会将所有因果完全斩断!

    到那时,就不只是运道与运道长河的联系被削弱而已。

    而是所有联系都会被完全斩断。他就将会完全超脱出去!从此再不受运道长河的掌控!

    没错,并不是斩断一部分,而是完全斩断!

    因果,虽然只是运道长河当中的一部分而已,但却是极为关键的一部分,也是运道长河的重要支撑。将其斩断,那运道失去了支撑,其本身的力量便会直接将那种联系完全压断。从而完全断绝罗帆和运道长河的联系超脱出去!

    不过,那样的话罗帆同样也会因为那恐怖的碾压力量而被压成齑粉,身死道消,化作虚无。

    运道长河本身可能掌控了混沌状态当中无穷无尽的完美天地、大天地当中一切生灵的运道,本身的威能之强,可想而知。若是罗帆不能自己完全将联系瞬间斩断直接将自己和运道长河的联系断开,不再与运道长河联系在一处。而去等待运道长河本身的力量来将这种联系压断,那运道长河压断那种联系的余波,便会瞬间顺势将罗帆也碾碎化为虚无……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罗帆现在尚且没有掌握因果律的第三层运用去却也是一件好事。

    微微调整一下自己的身体,罗帆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他现在却是在借用自己对于因果律的第二层运用取代那运道之中的因果来支撑他的身体。这样的话,除了他自身的因果便将有很大一部分再不受运道掌控之外。那运道长河和他联系的因果也再难重新恢复原来的模样,而将永久的保持此时此刻的这种状态。

    “杀人不沾因果,现在也差不多能够达到了吧。”

    他暗自想着方才那一斩之后自己最大的改变。

    因为他自身的因果已经有很大一部分已经不与运道相连了,所以他的因果,也就有着很大一部分独立而成。再不与其他修士有所干涉。

    这样一来,他原来杀死其他生灵将可能沾染上的因果。就有很大一部分再不能沾染他了。

    当然,这也只是很大一部分而已,他毕竟不曾将所有因果斩断。与运道长河的联系依然是有着一部分因果存在。

    这样的话,他若是干了什么造成因果太深之事,那因果依然是会沾染上他的……这显然是无法避免的。

    杀人不沾因果最大的好处,就是将某人杀死之后,再不用担心其背后之人会推算出是他所为的。不用再担心杀了小的会出来老的。

    除此之外,许许多多诡异的,借助因果联系来产生效果的神通威能也将再难以对他产生效果。

    在罗帆获得这样收获的过程当中,这场合运仪式已经是进行到了高%潮。

    书尊的每一次问话,都已经需要观礼的所有人随声应和,而在这大殿当中的那运道长河也在这过程当中动荡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明显。

    原来或许还只有九级伪圣能够感觉到,到了现在,怕是普通凡人都能够感觉到这里正在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而吴尊等人的头顶之上,那一道代表着运道的丝带也开始渐渐显化出来。

    这些丝带原本便是任何力量都不能动摇,不能改变,只会按照他们原来的方式慢慢飘动,缓缓的波荡而已。但现在,这十道丝带,却是开始朝着一个方向偏转。

    随着这些丝带的偏转,这些运道与运道长河所联系之处,也在随着几位艰难的移动着,从四面八方渐渐的向着其中央靠拢,要努力的聚拢在一起。

    就在这个过程当中,这整个大千世界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在那无边星空之间的那无穷无尽的中千世界更是好似普通的星辰一般,开始剧烈的闪烁起来!其中所喷涌出来的无穷能量,甚至引起了能量潮汐,产生了无数肉眼可见的光焰,让那些世界周围好像是萦绕着奇异的烟雾,使得整个天空之上的星辰都好像被奇异的烟雾所笼罩一般。

    这个时候,书尊原本在这殿堂当中不断询问着吴尊他们问题的那一个身影也再难以维持,只剩下他好像是天地发出一般的声音在这大殿当中回荡着而已。

    显然。是这个时候的书尊已经将自己的力量施展到了极限,最后连这一点维持自己身影的力量都收了回去。不肯浪费在这殿堂当中了。

    吴尊他们的神色这个时候也极为紧张,体内的力量虽然没有多少消耗,但精神却是消耗极大!

    为了引导运道变化,他们所说的每一个字,都需要用尽心神,都需要将自己的生命本源催发到极限,都需要深入自己身体的每一处位置,每一个体内时空等等一切的一切。只有如此,方才能够动摇他们的运道,方才能够真正的合运成功。

    两个完全不同之人的运道都是完全不同的。

    而这种不同,便使得要将两人的运道合在一处的时候会产生强烈的排斥。如此情况下,两个人若是彼此相爱的话,这种排斥自然会因为他们之间强烈的爱意而减弱,使得合运的难度减少。甚至自然而然的就能够合在一处。

    但,当合运之人的数量多于两个的时候,那排斥力便会变得复杂十倍。而三个人之间,自然不可能彼此都有着同样深厚的爱意——其中必然会有两个是情敌,彼此怨恨都来不及了,哪还会有什么爱意?所以这种排斥力。当然就很难消除,需要凭借强制的手段来将他们的运道合在一起……

    如此这般类推下去,等到数量增加到了十个的时候,那情况之复杂,那排斥力之大。将会达到何等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就像是此时此刻。吴尊他们十人之间,便是这样复杂的关系。吴尊的那些红颜知己和吴尊之间自然是爱意满满,足以消除他们之间的排斥力。但她们彼此之间,却是极为不爽,甚至极为仇恨的,甚至其他人死去她们都只会喜悦,而不会流半滴眼泪的。这样一来,如何能够消除她们运道之间的排斥力?

    而这种排斥力相互作用之下,反而更加影响了吴尊和她们运道的排斥力,使得吴尊也难以在这诸多排斥力之间与任何一个红颜知己的运道相合在一处……

    所以,吴尊他们在运道长河之中的连入点在远距离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影响,想要将它们向彼此移动,那也只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很简单便能够做到。但,等到它们的距离接近到一定的距离的时候,它们之间的排斥力,便会增大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从而使得书尊需要耗费无穷的力量,都需要用尽无尽的努力才能够将他们合在一处!

    吴尊他们显然也知道其中的困难。

    这个时候她们都是一心一意的配合着书尊,一心一意的在书尊的语言引导下移动他们自己的运道。

    书尊果然是极为不凡。

    他所寻找到的方法,当真是精妙无双,这样在罗帆看来近乎不可能成功的事实,在他的引导下,居然进展得颇为顺利。

    罗帆抬目望向那运道长河,就发现那十个点虽然移动速度不快,但却依然是在不断的接近,不断的靠拢着。

    而那十个点的移动方式,也并不是普通的移动,而是好似是按照某种奇异的阵势,在移动的过程当中不断的变换着,甚至隐隐间似乎正在绕着一个固定的点进行着某种特殊轨迹,特殊频率的旋转。

    “以她们对于吴尊共同的爱意作为中转,借助吴尊的运道尽力平衡她们彼此的排斥力,继而达到相互抵消,让那排斥力难以产生效果的结果,能够在运道长河当中做到这一点,简直是不可思议。”

    罗帆从那十个点的聚拢轨迹之中看到了一些关窍,忍不住又是暗自佩服。

    事情的发展极为顺利。

    甚至顺利得超乎想象。原本要数个月时间方才可能完成的过程,居然短短数日之间,就已经发展到了最后阶段!

    很快的,在不到五天之后,罗帆就已经看到,那十个代表着吴尊他们运道与运道长河之间联系的点已经聚拢在一处,眼看着就要相互交融,完全相合了!